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校草护花》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四章 校园易贷 上

  第四章校园易贷
  “今生有缘?”杜子长恍恍惚惚,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半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像一幕幕的电影蒙太奇在眼前显现。
  那一天的秋阳依然灿烂,那一天母亲的笑容与秋阳一样灿烂。
  杜子长的母亲名叫卫玉珍,虽然步入中年,但是在杜子长父亲杜威的呵护下,容颜艳丽,看上去,就跟青葱少女差不多,以至于杜子长有几回跟她外出,竟然被人当成是姐弟俩。
  卫玉珍很是尴尬,杜子长却泰然自若,他说,幸好人家还有眼光,没有把我们当成是兄妹。
  他这一句无厘头的话,差点遭来他母亲的一顿暴揍。但是,他并不怕她,因为,从小到大,他所享受的最严厉的酷刑就是罚他多啃两块大骨头——他当然知道,这与古时候某县官不喜欢吃肉,就推己及人,狠狠地惩罚犯人吃肉绝不一样,而是蕴含着父母对自己浓浓的爱意。
  因为,杜子长从小到大,一直是父母眼中的乖乖男,他知道父母含辛茹苦养大自己不容易,所以,他从没有向父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比如一般独生子女口中的零食,手里的漫画,对他而言,仅仅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也正因为如此,卫玉珍夫妇更加的疼爱杜子长,有时候也会变着法子让他接受小小的惩罚,说是惩罚,实则上是变相的奖励。
  但是,杜子长偏偏对这样的惩罚更加的拒绝,为的是尽量减少父母的负担。所以,他一直兢兢业业,在学校努力读书,在社会遵纪守法,在家里乖巧可人。他很爱自己的父母,父母也因为有他这样一个好儿子而骄傲。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是杜子长最害怕的,那就是他不想让父母为自己担心,哪怕是一点点,他也不想看到。这也是今天洪亮说要去他家拜见他父母时,他眼中那复杂眼神的原因。
  杜子长的眼前仿佛又看到半个月前,母亲手中的十块钱,这是学校布置下来的期中考试的试卷费。
  云溪中学是私立学校,除了昂贵的书学费外,一般不另外收费,不过,有时候也会收取一点费用,比如这一次的试卷费,学校本来是号召同学们利用课余时间,自食其力来获得的,这也是为了培养同学们的自立能力,动机不可谓不好。
  但是,高中的生活本来就很紧张,再加上,现在的孩子一个个娇生惯养,父母自然不愿意让孩子们为了十块钱而找什么事情做。所以,大都是父母给钱了事。
  杜子长本来一直利用课余时间帮助海星超市整理废纸板,偏偏这时海星超市由于经营不善,竟然关门大吉,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做,没有了收入的他,只好扭扭捏捏半天,才向母亲说明了原由,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向家里伸手要钱。
  卫玉珍哈哈大笑,她拍拍杜子长的肩头,“小伙子,多大的事啊,咱家里现在虽然没有小康,但是早已脱贫,快要致富啦,这些小钱,老妈我还没放在心上,别说你半个学期只要十块钱,即使你一天十块,你老妈连眼皮也不会掀一下滴。”
  杜子长从母亲手中接过十块钱,感觉沉甸甸的,那上面分明有自己父母的血汗味,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已经十六岁了,却不能帮他们分担一点,还要给他们增加不必要的负担,等以后自己自立了,一定要加倍地回报他们。
  见自己儿子的脸上神情变幻不定,卫玉珍说:“子长,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你老妈老爸就是你坚强的后盾,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
  杜子长见老妈说的云淡风轻,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家里的情况他当然知道,为了让他进入云溪中学,父母化光了所有的积蓄,这两年爸妈单位的效益也不理想,家里生活难免捉襟见肘,所以,自己才会想尽一切办法,利用课余时间去海星超市整理废纸板,虽然辛苦点,但是,自己的生活费基本上不用向父母伸手了。“妈,你真好!”杜子长扑进卫玉珍的怀抱,他感到母亲的胸怀温暖而宽广。
  “啊哟喂,子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啦,你老妈真好,难道老爸我就真不好吗?”在一边的杜威笑嘻嘻地看着母子俩。
  “爸,你和妈是一丘之貉。”杜子长俏皮地说,他将这个贬意的成语用的恰到好处,这也是他们一家人经常的调侃方式。
  “滚椟子!”杜威和卫玉珍同仇敌忾,一致对杜子长暴吼。
  杜子长倒是不愠不喜,一脸的淡定,向父母深鞠一躬,“你们二位老牛多保重,我这小椟子滚啦。”他这一句虽然多有调侃,但是,在他心中,父母又何尝不像一对默默耕耘的老牛呢。然后,他感慨地看了父母一眼,便健步如飞,向云溪中学跑去。
  那一天的朝霞很美,一缕一缕如丝带一般,五彩缤纷,铺满了整个天空。杜子长想,原来朝霞也可以这么美呀,以前怎么没有注意过呀,真是大大的浪费。他望着满天的朝霞,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刚刚来到学府路,杜子长便看到了远方一片红霞灿烂似火,他不由一愣,这学府路,自己一天两趟,可以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怎么从来见过这么美的风景啊!他不知不觉又加快了脚步,他迫切想看到究竟是什么能在这秋天的朝霞里绽放出如此美丽的风景。
  身边的小花小草齐刷刷地退向后面,远方的红霞越来越鲜艳,近了,近了,终于看清,原来是朝霞映栖落在那株老槐树巨大的树冠上。
  传说这株老槐树已经有千年以上的树龄,它不仅粗壮异常,足足需要十个人才可以环抱过来;而且它更是高大挺拨,在江城市中心一片高楼大厦中,栉风沐雨,昂然而立,可以说是历风雨而弥坚,经霜雪而愈强,也正因为它的雄姿征服了所有江城市民,在江城人民代表大会上,被一致推举为江城的市树,更因此成了国家一级保护文物。
  杜子长对这株老槐树可以说是情有独衷,每一次他经过这里时,总会情不自禁地围着它绕上三圈,尽情地呼吸老槐树下那清新的空气,也许这一刻才是他身心最为放松的时候。
  杜子长呆呆望着朝霞里如五彩锦锻一般的老槐树,不由喃喃自语,“原来,仅仅是一片朝霞,也能让老槐树焕发如此美妙的青春啊!”
  “好诗!”忽然一个慵懒之极的声音传来,“可惜,未免有点忧郁。”
  杜子长一愣,然后,他便看到面前的老槐树树下,站着一个人。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
  那名老丐,蓬头垢面,手里拄着一根明显是从老槐树上折下来的枯枝,颤颤巍巍地盯着远远跑来的杜子长。
  杜子长心想,看这老伯,面容憔悴,衣衫褴褛,一定食不果腹,没想到他竟然能听出自己这忧郁诗人的味道,看来,他一定是一个有内涵的人。
  然而,就在杜子长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的时候,那老丐忽然将一双比老槐树皮还要粗糙三分的手在身上蹭了又蹭,“好湿,好湿。”原来,他的一双手上,不知什么原因沾满了水渍,正一个劲在身上揩来蹭去。
  杜子长暗暗惭愧,原来这老丐是说自己的手湿了,哪里与自己的忧郁诗人有一点关系啊。他自嘲地笑笑,转身要走,他的时间一向安排的紧紧的,略有耽搁,很可能会迟到。
  然而,不知为什么,他明明越过了老丐,却发现老丐又站在自己面前,向他伸出那双粗糙的大手,有气无力地说:“小伙子,我已经饿了三天啦,求求你,行行好,给我十块钱,让我这可怜的人吃上一顿饱饭吧。”
  杜子长赶紧停下来,见老丐形容枯槁,双眼无神,看那样子,一阵风刮来,都有可能将他吹倒。
  “十块钱?”他不由伸手摸了摸兜里的十块钱,但随即摇摇头,不行,这可是交给学校的试卷费,如果没有了,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小伙子,求求你,我,我给你叩头啦。”老丐说着,就要俯下身去。
  杜子长慌忙扶住老丐,“老伯,不是我不想给你,可是,我真的没有多余的钱啦。”
  “没有多余的钱?”老丐喃喃自语,“那还是有的,没想到人情凉薄,我这一条老命竟然抵不上你那十块不是多余的钱啊,难道,十块钱就能买来你那光彩照人的面子吗!”
  “啊!”杜子长心头一震,茫然地说:“我没有什么面子,我只是要尽我的义务。”
  “我的一条贱命哪里能比得上你的义务,小伙子,你去吧,去吧。”老丐无力地挥挥手,眼见杜子长犹豫不决,他不由仰天长叹,“苍天啊,大地啊,你睁开眼瞧瞧吧,这冷漠的世界,哪里还有一点人间大爱啊。小伙子,你去吧,就让我这孤苦的生命悄悄地流逝在这冰冷的秋阳之下吧!”
  不知为什么,杜子长看到老丐无助的样子,忽然感到一阵阵地心酸,是啊,区区十块钱,对于自己来说,虽然很重要,它可以让自己完成一个小小的任务,让自己不至于在同学与老师面前丢失一向完美的形象。但是,对于面前这位老丐,却可以让他很好地吃上一顿,或者,就是这一顿饱钣,便可以让他顽强地活下去。只要能活下去,也许,他便能因此找到生活的希望。那么,与自己这一个小小的任务相比,这样的价值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第一次,杜子长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十块钱对于有钱人来说也许不屑一顾,它们只是他们手中的一截烟蒂,不够贵妇太太们的一抹牙惠,但是,它却是自己父母一个多小时的工资,更是自己一个星期的生活费,甚至于是他上交给学校的试卷费。而对于眼前的老丐,它的价值却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如此的不公平!
  想到这里,杜子长再没有半点犹豫,立即从兜里掏出带着他体温的十块钱,双手捧着,递给老丐,“对不起老伯,我只有这么多,您就将就一点去买点吃吃吧。”
  老丐一把接过钱去,嘿嘿大笑,“小伙子,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没有排斥我的人、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输了------”
  “你输了,什么你输了?”杜子长一愣。
  老丐摇摇头,“是死神和我的赌博又输了一回,嘿嘿,谁说人间无情,小伙子,我从你身上看到了人间的真情。如果我有能力,一定会保佑你长命百岁滴!”
  “呵呵,没事,老伯,您多保重,我上学去啦。”杜子长向老丐挥手告别,他的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像你这样,长命百岁那岂不是很累很累,不过随即又自我解嘲地想,活着就好!
  就在那一瞬间,小小的杜子长仿佛明白了好多好多,但具体是什么,一时却又茫然不知。
  那一天,当仪态万千的班主任周子媚老师开始收试卷费,到了杜子长这里,却忽然发现他一脸的窘样,“周老师,我,我今天忘带钱啦,可不可以明天再带来。”
  周子媚笑笑,“子长,没事的,老师先给你垫上,明天你再交给我好了。”
  杜子长刚了说句,“谢谢老师。”洪亮却站起来说:“周老师,杜子长同学的钱,我先给垫上,嘿嘿,我们同学嘛,应该互相帮助才是啊。”
  周子媚看了一眼洪亮,“洪亮同学,你是不是又想放你的校园贷呀。”
  洪亮大度地笑笑,“周老师,我们这校园易贷,也是为了同学们救个急什么的,你放心,只要杜子长明天还给我,我保证不收他任何费用。”
  周子媚征询地看看杜子长,杜子长站起来说:“周老师,既然洪哥愿意帮忙,我看就这样吧。”他又转向洪亮,“洪哥,谢谢你,明天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洪亮大度地一摆手,“咱是同学嘛,什么都好说的。”
  然而,让杜子长想不到的的,下课以后,洪亮立即让刘强找到他,让他在一张字据上签字。
  杜子长略看一眼,那是一张“校园易贷”的借据,除标明某某于某天借款多少以外,还有很多补充说明,比如,日息百分之十,逾期不还,收取双倍滞纳金等等,他也没有细看,反正是十块钱的事,明天跟老妈再张一回嘴而已,今天有了第一次,也不在乎明天那第二次了。
  那天晚上,放学回家,杜子长经过老槐树时,留意看了看,槐树依旧,那老丐却是不知去向,想是吃了一顿饱饭,又去其它地方行乞去了,他心里竟然莫名地感到一丝丝失落。
  第二天,为了还钱给洪亮,杜子长第一次对母亲撒了谎,说要买学习资料,又要了十块钱。
  然而,当他经过老槐树时,那个老丐不知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再次颤巍巍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