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龙子凤种》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6章慧目心镜

  尤参谋长专程到姜山来,向姜富贵口头传达了郭师长的最新兵力部署的指令:栖霞三团一个营到达海阳的朱吴地区,莱阳一团两个营和机动营一个连分别到达大夼、团旺、万第、灵山地区,平度二团一个营到达即墨的湍湾和南泉之间,时间要求在两天之内。
  在这之前守备师中高层军事联席会议上一致认为,拿下金口这个敏感场所最为震惊的应该是青岛的沈鸿烈,他绝不会袖手旁观,视若等闲的,他会派兵干涉是必然的。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大势峰回路转了,向着有利于姜山守备团方面悠然而来。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之后,七月十一日,在台湾附近的日本第三第十战队、第十六驱逐舰赶到青岛,日本航空队一部及新编特别陆战队在大连集结待命。之后,便一直在岸边观察。
  青岛作为华北地区的重要军港和商港,战略意义重大,当时的青岛并沒有重兵设防,距离日本很近,为何迟迟沒有发起进攻。原因:除了日本的战略外,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一战后,日本战胜德国占领青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在青岛建设各种工厂,发展经济,有大量的日本侨民来到中国。到一九三七年时,在青岛的日本侨民已经有两万多人、日本工厂二百余家,价值九亿多日元,在中国关内仅次于上海。他们担心贸然进攻会影响到这些日侨和自己的企业。
  此时的青岛保持着与其它地区不一样的"祥和"。但大家心里都明白:日本人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借口而已。
  面对青岛这种错综复杂的局面,就连高唱:战端一开,无分南北,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的民国最高长官也乱了方寸,一筹莫展。从一份电报中就可以看出,在青岛日军一旦登陆的指令上"均应断然以武拒之。"但在电报发出前又做了更改,将文中的"以武"去掉了。沈鸿烈为此进退两难,不能动武,何来断然拒之?
  不过,沈鸿烈当然也有自己一套处置的方式,首先,他把所有兵力集结到青岛,包括在即墨的部队,共计八千余人。当时在即墨留下警察只有百八十人。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四日,日本海军派遣几名日本浪人,化装成中国士兵,携带手枪潜伏在德县路圣功女子中学对面的一条冷僻的胡同内,下午二时,一批日本水兵走过德县路,潜伏在胡同内的日本浪人突然开枪,击毙日本水兵一名,击伤二名。
  日本军方由此大放厥词,硬说中国政府无力维持地方治安,沒有等市长沈鸿烈发出通缉令就迅速作出了反映,中国军方因此严阵以待,准备打仗!双方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但是,日军此时竟然放弃进攻青岛,原因;日本在青岛的兵力不足,主力尚未到达。......。
  ......。
  自从接到郭师长要求三天后凌晨拿下金口的口头指令后,姜富贵虽说嘴上表现的如此强硬和坚决,可心里打鼓似的,毕竟这是一次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行动,也可以说是一场真正的战斗。
  左传庄四年:"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入吿夫人邓曼曰:'余心荡'。"
  "怎么样,有沒有信心?"姜团长问王五。"要说有信心,心里还是沒底,这毕竟不像咱们以往那样吆呼几声,兄弟们就冲上前那么的简单机械和随心所欲。"尽管王五翻动着那双古怪的令人捉摸不定的小眼晴,但他所要说得也确实是心里话。"再说沒有信心,那肯定是假话。咱们起早贪黑,含辛茹苦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出头露面扬眉吐气的这一天嘛?你下令吧!"王五突然醒来似的,尽管姜富贵还不清楚他是否有特灵光的招术,但他还是滿意点了点头。
  排除一切思虑与欲望,保持心境的清静纯一是当前之首要。
  "有什么好办法,可以不费一枪一弹?"姜富贵虽说漫不经心,若无其事的样子,可心里直嘀咕:"金口还有二百多警察,虽然谈不上有多少战斗力,可这些人也是称覇一方的角儿,喝五吆六的对他们是见多不怪,会不以为然的。唯有来硬的,兵戎相见才有效。但他们过于分散,如何让他们集中......?"
  "......。"王五见姜团长沉默不语,所以他也并不急于献策。他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多很好了,可姜团长始终不表态,将他升任团参谋长。这倒不是王五想在危急关头拿一把,而是,觉得自己和富贵是多年的朋友加兄弟,如果不在此时有个说法,这头衔很容易落入他手,为此,他不得不思虑再三,以防万一。
  "噢,有件事咱顺便通报一下。"姜富贵见王五不言语,知道他可能有顾虑,所以也就不和他玩什么欲速则不达的戏法了。"尤参谋长带来了师部的决定,任命你为守备团参谋长。你看一下这是任命各营连排班长的名单。"
  "......。"王五急忙把名单接过来,他一看,脸上虽然沒有流露出诧异的表情,心里却暗暗吃惊,因为这是一份与他上报的大不一样的名单。李营长是骑兵营长沒错,可师部偏偏加了个副团长兼,推荐的三个连长成了副连长,连长由师部指派;郭家庄和灵山两个连长四个排长和金口一个连长三个排长以及在王村的连长排长,同时,还有两个营长也全部由师部来决定。至于其他四个连长等一些排长是他和富贵原来的小兄弟们,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异议的了。
  对于这样的安排,王五觉得他这个团参谋长并无多大实际的兵权,出个点子,建议个什么之类的,比个不帯长的参谋也好不了哪里去。
  庄子人间世:"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之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已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尤参谋长说了,"姜富贵见王五不言语,知道这样安排会使他很失望就马上辨解道:"上述能够任命与否关键要看这次行动中的表现!""不用说了,对我个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还有什么异议,那真有点说不过去了。"王五突然觉得此时应该保持心境以达到清静纯一,特别是在一个行动之前。有道说,来日方长么,何必计较眼前的利益。
  "时间紧廹,你看如何?"姜团长问。"二百多警察分布不一,要尽快地让他们聚拢。"王五答。"用什么办法?""挑衅!"这一问一答,简短扼要。
  夜晚,姜团长只听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拉开门,眼前的一切顿时使他大吃一惊。参差错落的百八十人,只见他们衣衫褴褛,一言不发,使人觉得一个个都是一副穷凶极恶,穷困潦倒的样子。"善人呀!可怜可怜穷苦人吧!"随着一个人的叫喊起来,队伍中一声声喊叫震耳欲聋,此伏彼起。......。
  "怎么回事?......。"姜团长心想,刚叫王五去做行动前的准备工作,怎么就弄来这些不是玩意的玩意。怎么想的......。
  "我们要求减税!......。"这节奏也太快了一些吧,迷糊着呢,有点跟不上趟。換角色了,后面的人換到前面来了。这是一些衣冠不整的人,有的手里拿着铁铲,有的拿着扫把,有的背着鱼网手里握着木桨。......。
  明白了,姜富贵忽然明白了。金口港是商业区,街上有不少商铺,还有供有钱人消遣的娱乐馆子:还有税收机关、盐税征收局、电报局。用乞丐讨米去扰乱市场,用船工和盐工去逼迫几个征税机关,把个金口港的社会治安搅和越乱越好,使其达到人心惶惶,警察不得不全部出动的目的。
  "全体集合!"......。随着王五的集合令下,整齐的步伐传来,紧接着一阵马蹄声风起云涌似的传来。见此情景,姜富贵心中"咯噔"一下,不禁想起尤参谋长的话,要防微杜渐确有道理。想归想,可嘴里却喊道:"好!咱很满意!"
  ......。
  部队吶喊着,挥动着火把和枪械,拖着死不肯走的马匹,几乎是同时涌上树叶铺滿的上下起伏的路。受惊的马匹不听牵马人的指挥,癫痫似的挣扎着,引来了狂怒地破口大骂声......。部队在路途中,按照规定的时间要到达目的地。
  ......。
  可想而知,整个金口港两天内被搅动的鸡犬不宁,人气爆棚。真正的乞丐嗅到什么风声全赶来了,真正的船工和盐工见有人为他们出头也纷纷赶来了。警察也赶来了,黑压压的一片,有些不明真相的乡亲见事不妙想趁机躲开。
  "乡亲们!不要激动。"领头的大声喊话的是警察署长。他中等个,两眼发光,沒有那种低声下气的猥琐样,有个爷们样。"咱们和你们一样,需要有一个管事的!"
  这话说得令所有在场的人迷惑不解,是有点蹊跷。"哪位是当家的,可以露脸了!"署长大声喊着。"你是叫我吗?"姜冨贵若有所悟。"我就是守备团长姜富贵!"""咱们归顺来了!所有警察二百二十五名,今天向你报到!"聪明,这才叫聪明人。
  其实,像这样不费一枪一弹的拿下金口港也不算什么稀罕事,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痴呆?看不见的,听都听出老茧来了。
  ......。
  在青岛中日双方放弃战争改为"外交途径"的这种形式,原则上要在一周之內撤出两万余名日侨及军舰、飞机,并将其工厂、商店等财产全部封存。进攻青岛的日本海陆军在日侨完全撤退后也紧急调转了方向,往上海和华北战役奔去。
  日侨撤走了,日军虽然也撤走了,但是,制约着日军再次进犯的障碍也因此消除了。在沒有明确什么的情况下,沈鸿烈开始也只能提前对青岛实行"焦土抗战"做着准备。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日本陆军参谋部发出侵占山东和青岛的作战指令后,在下午,沈鸿烈市长宣布"最高统帅部制定的必要的焦土抗战"任务,夜晚,日本在青岛的九大纱厂炸了、青岛啤酒厂炸了、铃木丝厂炸了、两个橡胶厂炸了、四方发电厂、两个自来水源地及青岛船坞都炸了。与此同时,在十二月二十五日,他又下令将军舰和小火轮共二十余艘船装上水泥凿沉于青岛港主航道之中,完事后,带上他的亲信部队和眷属弃城而逃,南去徐州。
  另有消息称: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两万人兵分两路,自齐河与济阳渡过黄河包抄济南。民国军队二十七日不战而弃守,日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济南。
  一九三八年一月十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出动几十架飞机掩护在青岛山东头一带登陆,不费一枪一弹占领青岛,日本军队大摇大摆地走过中山路、栈桥和中山公园。一月十七日整个胶济铁路沿线被日军占领,青岛将作为日本侵华战争的桥头堡和兵站基地。
  一九三八年二月一日,日军中村第五师团三千余人自青岛沿青烟公路进犯。占烟台、福山,然后兵分两路:一路东犯牟平、威海,一路西犯蓬莱、黄县、掖县。三月七日,日本海军五百人在威海登陆,胶东地区渐次陷入敌手。四月二十九日,第五师团把侵占胶济铁路(青岛胶县至济南)沿线(胶莱河以南)及山东北部(胶东)的任务移交给独立第五混成旅团(7700人)并留下了四个中队(1000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也不一一赘述了。
  ......。
  拿下金口港的第三天,郭师长就带着秀芬下部队慰问视察去了。先到平度的二团看看,送上点海货,接着又到栖霞三团,也送上点海货,之后就到了艾山汤,这一住就是三天。回到师部后,听说济南有大员已经来过,实在等不及了,就走了。郭师长嘴里惋叹的说道:"这么一小会儿时间就不能等了?"心里却在想:"老子要得就是这样的结果!"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