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人类屎壳郎》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章人类屎壳郎

  第一章人类屎壳郎
  茶林村是四川省北川县曲山镇三合村的一个偏僻的自然村,一条深深的山涧从村前的斜坡下往东南方向流,一条窄窄的土路往北面的302省道走,茶林村的正北方二十里地的省道旁才有一个墟,要到镇里还得先在墟里搭车再往东方向绕半个圆。
  这个山坡上的小山村跟2008年的大多数的中国中部乡村一样——年轻父母大多出外挣钱去,留在家里陪孩子的只有爷爷奶奶。小豆子家就是这样的情况。
  村里的孩子不多,大一点的也都上镇里念初中,像安海那样有个有本事的父亲,他能跟着父母到镇里的小学念书,像小豆子跟班的黑皮这样留在村里小学读书的父母都是没本事的。好在有黑皮这样七个跟小豆子差不多大的小伙伴。因此即使父母不在身边,这群小家伙在小豆子的英明领导下都过得挺高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多么自在呀!
  每个周末都是小豆子最风光的时候,这时的他往往带领着他的小伙伴黑皮、小媳妇等人四处征战。村子后头的茶林很大,地上爬的昆虫、茶树上跳跃的小鸟必须让它们服服帖帖,村前的梯田里的小鱼小虾也是他们要征服的对象,甚至连老实巴交的树木有时也碍了他们的眼,常常无端地受到脚踢和棒击。唉,没办法,统治这个世界有时得用点武力。
  每当周末的傍晚,小豆子通常老早就困了,白天玩得太疯,晚上容易困,这时他对上帝说:“我要睡觉了,天黑了吧!”天果真就黑了。
  上学的晚上就不是这样,没跟小伙伴们躲猫猫一阵子,他是睡不着的。
  这就是他的世界。
  大班的这个学年,村里的情况有点小变化
  ,变得有点“现代化”,而大家都被这个“现代化”给迷住了,小伙伴们再也不跟小豆子玩“水灌土狗洞”,也不玩“木头人”,连平常他们最喜欢的“滚铁圈”、“抢老虎洞”都不玩了。小豆子的影响力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他快成光杆司令了。
  这一切都源于王老师的儿子。
  王老师是镇里中学的老师,跟小豆子算是本家,论理小豆子应该管他叫伯伯。王老师本来不住在村里,虽然村里有他家的老屋,自从他在镇里工作,他一般不回村的。王老师也没什么不好,挺和气的一个人,这个学年回村小学支教也是好事,只是他的儿子不够好,甚至不是他儿子的问题,而是这个“现代化”的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现在的小学没有新的老师愿意来,原先的三个老教师都是爷爷级别,快退休了,最年轻的这个是小耗子他爹,还不是民办的,还没转正,还在自学考大专,听说这个学期就毕业。因此每年都必须安排镇里中学的老师下乡支教。王老师的到来受到学生们的欢迎,他能教语文、数学、甚至外语。他的儿子去年中考后就没地方念书,现在跟大人一样在一家公司里跑业务,今年年初,他到学校推销一种平板电脑,说这种高科技的平板电脑能帮助孩子们学习,也能帮助老师轻松讲课,更关键的是价格适宜。
  业务员演示了一遍给老校长看,电脑里有要读的课文、习题及相关的解析,还有名师课堂,上课不认真听讲的孩子,课后可以自己从内存中录像或者上网听名师讲课。这种平板电脑明显对教学的帮助很大,屏幕上的内容可以投影到白色的黑板上,跟放电影似的,该内容还可以随意粘贴和删除,极其方便。当然电脑里还有游戏,不是普通的平板电脑或者手机上的游戏,它是可以跟人机互动的,比如踢足球,你一个平板电脑,代表红方,我一个平板电脑代表黑方,我指挥我这方的,你指挥你的,我们就可以开战了,我的队员会跑到你的平板上去,你的也会冲进我的平板里。
  老校长没见过这么厉害的高科技,他想给自己买一个。业务员不同意,他说这个平板电脑还在调试阶段,还是样品机,没向市场推广。选择这里的原因是这里比较闭塞,他的父亲也在这里支教,都是自己人,不容易泄露商业机密。现在2000元一台的价格也是有条件的,他需要学生们帮他们公司做大面积的使用测试,学校要帮他们公司记录使用过程中发现的问题。2000元对于村民来说可不便宜,老校长还是不想在全校推广使用,他也怕学生的自制力差,迷上的是游戏,而不是里头的知识。他坚持只给自己买一个。
  见老校长这么坚持,业务员退一步,说给全校师生免费试用三个月,不过每星期要有使用情况记录,小心谨慎的老校长还在犹豫,他还是担心孩子们的不自觉。王老师和其他老师见这个“现代化”这么好用,一起帮忙劝说,说如果发现不良情况再收回来也不迟。觉得有道理,老校长同意了。
  小豆子的幼儿园跟小学是合在一起办的,因为人数不多,两边合在一起校园还是显得无比宽敞。小学依坡地而建,分两层,小学在低处,幼儿园在高处,小学有一栋两层的楼房;幼儿园只有一层五间的砖瓦房,两栋房子之间是操场,低处的操场大,有跑道和篮球场,高处的是小操场,一块平底而已,就是里边的角落摆放的木质滑梯也是早就玩腻的,小豆子他们更喜欢到大操场去,跟大孩子们混在一起,哪怕是无谓地跑来跑去。
  因为这样的亲密关系,小伙伴没几天就被大孩子勾了去,没人理他。为此,小豆子回村后就向他们的爷爷奶奶打小报告,然后,他们在外地打工的父母都知道了,纷纷赶回来看个究竟。
  茶树村的家长们跟其他自然村不一样,可重视孩子学习了,晚上孩子们要集中到祠堂里晚自习,跟镇里的中学是一样的,小豆子的爷爷等四个威严的长老还会在祠堂的前厅看着,孩子们得在大堂上读书写字。长老们一点儿也不无聊,他们一边品茶,一边下棋。因为这种传统,茶林村出了好多人才,当官有当到省里的,医生有市里大医院的主任医师,赚钱的有到深圳办厂的大企业家,小的有工程师、老师、电视台的,由于这样的示范效应,走出去的人家越来越多,村子也就越变越小,也越来越冷清,到现在只剩20户人家。
  没办法,谁叫小豆子的祖上没本事呢,小豆子也想到镇里的小学上学呀!好在妈妈已经许诺,等今年大班毕业后,新学年他就能到镇里的小学念书。小豆子想,到那时就好了,满街都是包子,再也不用管王老师的老婆到底卖不卖包子的事。
  大人们是回来了,可是情况没什么改变,他们自己喜欢这种“现代化”,他们让孩子专心念书,自己反而带着“现代化”到祠堂外面的石埕玩,有几个不像样的甚至争执起来。有人把小日本的战舰调到石灰墙上,另外有人把中国的战舰调到墙上,两拨人马围着钓鱼岛展开厮杀,谁都想干掉对方,可是谁都不愿认输,吵得很,最后还是威严的小豆子爷爷出来发话了:“滚,有多远滚多远!自己没本事又不会扮个好样子,滚,趁早滚!”
  父亲们回到祠堂,几个责任心强的跟孩子们一块儿阅读,一块儿探讨习题,“现代化”真的很方便,什么都有,不明白的地方把里头的上课录像调出来看一看,孩子会了,父亲也跟着会了。
  经过这事,父母们不但没有反对孩子们拥有“现代化”,反而支持他们,就是小媳妇他爹、村里的厨师也给她买了一个。说是这么说,他自己用得更多些。还好,小媳妇是他小豆子的小媳妇,要不然,他这个国王的统治地位就要受到挑战了。即使这样,小媳妇变得有钱有势也是不好领导的,有时也敢公然反对老公的。唉,真没办法,男人要是没有一点资本,就会被媳妇骑到脖子上。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呀!
  小伙伴们不再跟随没有任何资本的小豆子了,他们开始喜欢小媳妇手中平板电脑里头稀奇古怪的东西,小豆子要变成光杆司令了。没办法,小豆子只得再打小报告。小豆子向阿姨报告小媳妇玩“现代化”。阿姨不愧是阿姨,她讲道理,很快小媳妇的平板就被厨师没收。为此,小媳妇跟小豆子闹了几天的意见。不过,小豆子有办法,没几天就把她给哄回来,并许诺给她当两天的武则天。
  小媳妇的事件是解决了,小学生那边的事却没这么好处理,长老们抱怨说晚自习的孩子们学习不专心,容易开小差,喜欢看着日光灯。长老们说的并非虚言,本学期的期中考就是证明,孩子们的成绩下滑得很厉害,老师们反映孩子们都不想思考问题,更喜欢抄袭。
  期中考后,所有的平板一律被收缴,平板事件暂时得到解决。可是,平板的后遗症开始显露出来。首先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即使是阳光普照的大白天,学生们、老师们也喜欢开着日光灯上课,接着是各家各户反映孩子们都喜欢开着灯睡觉,不开灯,他们睡不着,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几个情况比较奇特的孩子被他们的家长带到镇卫生所检查,可是没查出什么问题。
  孩子依然那样,白天无精打采,晚上却对着日光灯兴奋无比。
  实质上,几个好玩平板的爷们也出现这样的状况,可是他们没感觉这样有啥不对,大人们通常都是很晚睡的,他们老婆也没感觉到不对,反而觉得顶好,男人晚上兴奋,她们不也跟着兴奋吗?一切回到新婚的那阵子,多好呀!晚上瞎折腾,白天当然精力差点啦,她们开始炖老母鸡给自己的男人补身体。
  更奇怪的事还再继续,只不过没人注意有什么不妥。有些人开始喜欢吃生的,以前他们不敢吃的蜂蛹,现在他们生吃;以前不敢生吃的河虾,现在他们生吃;甚至老鼠宝宝、小鸟宝宝也被他们生吃了,还有米虫、青菜虫等等,都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吃的。
  为了挽回孩子们的心,长老们开始强化传统教育,连幼儿园的小豆子他们也得参加。
  费尽了殷勤教子心,
  激不起好学勤修志,
  恨不得头顶你步云梯,
  恨不得手扶你攀桂枝。
  你怎不寻思!
  试看那读书的千人景仰,
  不读书的一世无知,
  读书的如金如玉,
  不读书的如土如泥,
  读书的光宗耀祖,
  不读书的颠连子妻
  ......
  这是《训子格言》的内容,雕刻在祠堂的墙壁上,每个月的月初,长老们总要孩子们朗诵一遍,进行传统文化教育。现在不行了,每天晚自修之前都得念。
  越来越多的孩子表现出不正常的样子,很多家长纷纷带着孩子上医院检查,可是就是县医院都没检查出什么毛病。不管怎样,家长们还是觉得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纷纷要求王老师赔偿他们的医疗费。王老师是个讲道理的人,他同意了。孩子们的医疗费他出,而且他决定在5月10日校运会后在家宴请全校师生,给大家赔罪。老师就是老师,讲义气。王老师这么真诚,大家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太过份了点,大家都说,医疗费赔了就算啦,不用请客赔罪,老师的工资不高,况且这事事先说好的,只是试用,大家都没想到高科技的副作用会这么大。
  无论众人怎么劝,讲义气的王老师还是坚持要请客。王老师的老婆叫碧华,是个体户,在镇里卖包子馒头的,村里的孩子对她的包子更有印象,都管她叫包子阿姨。包子阿姨也是个好人,不仅同意王老师的做法,更表示说她要办个村宴,宴请村里的老老少少。她的解释是这样的:难得回趟老家,通常他们回村也很快就回去,从没在村里请过客,这次请客就当是大家聚会吧。
  包子阿姨既然这么说,大伙反而同意了。这个个体户足有钱的,镇上的那栋房子就是她买的,办次村宴不算什么。人们恭维包子阿姨是个大善人,他们一家都是好人呀!
  向王老师要医疗费的家长此时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脸上都是干笑。
  对于王老师请客,小豆子有疑惑,他不知道王老师是不是跟包子阿姨一伙的,如果是,那问题就大啦,他两次见过包子阿姨从天而降,绝对不是自己眼花或者做梦。万一这个外星人像七仙女,是个好人呢?《牛郎织女》的戏,他可是看过。他摇了摇头,甩掉这个想法,妈妈说了,陌生人都靠不住。
  看着后院外面的红薯地,小豆子回想起去年中秋节过后的第二个晚上。那晚跟这个晚上很像,天空也是清澈得像洗过一般,小豆子趴在后院外的红薯田里抓萤火虫。突然,天上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盒子闪着白光,旋转着往下掉,似乎就要往小豆子身上落,小豆子被这个奇怪的东西吓住了,趴在田垄里一动不动,萤火虫胆子比小豆子大,它趁机跑了。很快的,甚至是相当快,这个盒子分裂了,无声无息地呼啦一下变成两根三角形的、白闪闪的根子,包子阿姨突然间从盒子分裂的虚空中闪现出来,她空中迈步似的轻轻松松踏在地上,长裙的裙角都不飘动一下,地上也不起一点飞尘,就跟刚从出租车下来一般。只见她变魔术般的一伸手,棍子到了她的手中,她稍稍环视静谧的四周,然后不紧不慢走向她家的老房子。她家的老房子在小豆子家后边的茶林边,回村支教的这一年里,王老师基本住在老房子,只有每个月最后的那个周末才回镇里的家。
  这也太奇怪了。小豆子坐起来,发了好一会儿呆,觉得有必要跟过去看看。从院门溜进去,他先趴在大门口看看,客厅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奇怪的包子阿姨在哪里。她回家竟然不开灯?跟奶奶一样抠门?
  包子阿姨家跟村里的房子都不同。村里的老房子是翘着燕子尾巴的屋脊,跟燕子似的,仰着头,想飞上天;半新不旧的第二代是中山装一般的石头房子,跟课本里的印刷字似的,平平整整,也平平淡淡;最新的这代是洋楼,什么怪模样的都有,不过也只是比“老二”打扮得花俏了点,还是没有老大的气质好。最不像样的就是包子阿姨家的这栋老房子,说它什么好呢?这个老房子简直没特点,也就是火柴盒那样,还是平房,两溜,直来直去的,大门这一溜是前面的客厅和后边的厨房,另一溜就是部队营房的样子了,三间还是四间,小豆子没注意,他去过这个房子的次数有限。这栋老房子老锁着,他们家人不常回家。至于这老房子是用什么造的,看起来像是砖头造的,小豆子也没注意,外墙的墙皮是一层浅浅的青色。肯定不是石头造的,现在的人们都在拆石头房子,说这样的房子不安全,地震时很容易死人。
  小豆子人小胆子大,晚上小豆子都敢到后山的坟场去溜达,为什么会到那种地方溜达呢?还不是玩得太晚,错过了睡觉的时间被奶奶给打的,一生气就去那儿了。
  顺着墙根,小豆子猫着身子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探过去,两个房间是关着的,一个房间开着,小豆子往开着的房间里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黑乎乎的,可是感觉里头好深呀,深不见底的那种,也没发现有床或者桌子、椅子之类的,或许这是带个地下室的空房间。
  没什么收获,小豆子只好退出来。不甘心,小豆子又在屋外的窗户下站了一会儿,想听点屋里的动静,可惜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
  这之后的几天,大家都知道小豆子认为包子阿姨是外星人的事。如果包子阿姨不在村里,人们就会取消笑小豆子说:“瞧,小豆子,包子阿姨又回外星球去了。”最不上道的是小媳妇的爷爷,那个讨人嫌的红脸酒鬼老头,他一见到包子阿姨总截住她,对她说:“看,包子阿姨来了,外星人在这儿呢。”说完,他色色地瞧着包子阿姨,哈哈大笑起来。酒鬼老头喜欢大妈,尤其是喜欢漂亮的包子阿姨,总是刻意找机会跟她套近乎。他也不瞧瞧他自己,他够到人家的胳肢窝吗?包子阿姨一家都是高个子,包子阿姨有一米八几,王老师就更高了,总之,他们这地方很难见到这样的高个子。
  酒鬼的名声不好,小豆子听好多大妈说过,酒鬼摸过她们的屁股。屁股不是臭烘烘的吗?有啥好摸的?这个酒鬼老头总是经常喝麻。
  没办法跟这样的人家攀升亲戚真是件丢脸的事,不仅仅是酒鬼的名声不好,厨师的名声也不好,听说好几个给他打下手的阿姨都被他搞过,当然,这都是村里人传的,也不知道小媳妇将来会不会这样,要是她也这样,他就休了她。
  嗨,唯有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老夫子说得有道理呀!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跟小媳妇说,无端惹上包子阿姨,一连好几天,小豆子都不理小媳妇,也不让她跟他们玩,害得小媳妇哭的惨兮兮的。嗨,没办法,男人嘛,还是要有点度量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小媳妇呢。
  对于众人的嘲笑,小豆子很生气,第一时间他想证明自己,他到过老房子找那两根白闪闪的根子,可是找不着,大概是被包子阿姨藏起来。再后来,小豆子想到守株待兔,他知道包子阿姨还会再次坐着四四方方的盒子过来的,为此,他时常在晚上躲在他家后院的那棵乌桕树的树冠里。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小豆子又再一次看见了相同的情景。他想叫人来看一看吧,但是它发生得太快,结束得也快,根本等不及人来,再说,大半夜的叫谁?什么人能像他这样半夜不睡觉躲在树冠里呢?
  人们说多了,包子阿姨开始注意上小豆子了
  ,看他的眼光有点不一样,很专注。有一天午后,小豆子独自在后院的乌桕树下挖土狗,她找到他,问他的奶奶在不在,小豆子说在,她很高兴地赏给他一个包子。小豆子接过,但不敢吃。爸爸妈妈说了,不能随便要陌生人的东西,很多小孩就是这样被人拐走的,还被打断腿,当了可怜的小乞丐。小豆子不知道包子阿姨不去找奶奶,站在他身边要干啥,傻乎乎地看着她。包子阿姨说:“吃吧,很香的。”小豆子说:“我等一下吃,刚吃饱,吃不下。”
  “好的,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说我是外星人?”
  “你长得跟我们不一样,你长得漂亮,指甲是褐色的,眼睛是......”对于陌生人,小豆子是不会告诉她实话的,妈妈教的。
  包子阿姨没等小豆子说完,问:“我的眼睛是什么色的?”
  小豆子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本来是浅绿色的,可是就在她这么询问小豆子的这一会儿,眼黑突然变成了跟小豆子们一样的黑色,跟变脸的杂技似的,这让小豆子目瞪口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包子阿姨又说:“小傻瓜,我的指甲是涂指甲油的,没见过吗?外面的女人都这样,指甲,脚趾甲都是要涂指甲油的,你看”说着,她伸出脚给小豆子看,在黑色的坡地高跟鞋前头的脚趾甲也是褐色的,“这下子,你明白了吗?小傻瓜。”小豆子机械地点点头,她又说,“那你还说我是外星人吗?”小豆子又机械地点点头,然后她爽朗地大笑起来,小豆子听她大笑,醒悟过来,赶紧再摇摇头。这下,她笑得更厉害了。奶奶听到她的笑声,从屋里出来接待,请她到家里坐坐。她进屋了,走进后门前,还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小豆子一眼。小豆子被她看得有点心里发毛,这下子,小豆子再也不敢说她是外星人,至少嘴巴再也不敢这么犟。
  第二天,小豆子家的老黑不见了,奶奶问起,小豆子哪知道呀?奶奶说老黑偷吃了包子阿姨给他的包子,一定是他把老黑打跑的。小豆子是打了老黑,可是老黑怎么会不回家呢?往后几天,老黑都没回家,奶奶显然知道是找不回来了,在屋外骂了一阵子,说老黑是被哪个“夭寿”(一般是指酒鬼)做成了狗肉,吃了烂肚子什么的。
  五一节长假到了,住在城里的大孩子们纷纷回村,村里开始热闹起来。小豆子的那帮手下真不是什么好货色,见异思迁,都跟着那帮大孩子玩去了,失去孩子王国的统治地位的他郁闷地拿着竹枝清扫他走过的每寸草地,就像70年代初期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工作队。他不想妥协,也不想跟大孩子们凑一起。整天只能这样独自游荡,只有当爷爷奶奶叫唤他的时候他才回家,跟他家的鸡鸭一样。
  5月3日,临近中午,孩子们个个慌里慌张跑回了家,几个大孩子说他们在茶林后边的坟场那边看见一只大虫子——狗的头,甲壳虫的身子。家长们起先根本不理他们,不过见他们发抖的样子,认为有可能是碰上了什么奇怪的动物,家长们和祠堂里的四个长老稍稍商量,小豆子的爷爷决定带些人到坟场转转,随后一伙人拿着各种家伙浩浩荡荡往坟场去。小豆子没见过那样的动物自然不知道害怕,好奇地跟了过去,没事,厨师不是拿着菜刀,而是端着被限定不能再私藏的气枪。
  十几个爷们围着坟场转了一大圈,除了野猪的脚印什么也没找到。长老们在坟场里摆上三牲,点了一把香,烧了几叠纸钱。
  孩子们一再声明他们没有撒谎,家长们一时也没法判断孩子们说的是真是假,长老们则推测是孩子们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那地方脏东西很多,可是这也只能是通灵的孩子才能看见的呀,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看见的!这事确实有些蹊跷。
  可是有那么大的虫子吗?全世界都没发现,可见孩子们说的还是不靠谱。
  “不会是盗墓贼吧?”有个家长推测。
  “应该不会,没听说这里有什么地主老财的古墓呀。”小豆子的爷爷回应,“我觉得有可能是野猪或者黑熊。”
  没查出什么来,孩子们更害怕了,假期还没结束就纷纷赶紧回城里。
  由于之后的什么事都没发生,五一节长假一过,人们也就忘了这事,这事算是过去了。
  小伙伴依然害怕,晚上仍然不敢想从前那样跟着小豆子四处躲猫猫,没有小伙伴的配合,小豆子一个人也闹不起来,他盯着清澈的天空发呆。没有月亮、也没有云朵的夜空就像一个大大的芝麻饼,星星显得特别多,特别亮,也特别清晰。
  “狗的头、甲壳虫的身子?有这样的虫子吗?小媳妇和黑皮等人都说他们没说谎,那他们一定没说谎,这是什么东西呢?会不会是包子阿姨带来的外星狗呢?”小豆子把这个想法告诉小伙伴们,小伙伴觉得有这可能。伙伴们对小豆子也是信服的,他们都相信包子阿姨是外星人。小豆子进一步推测包子阿姨把外星狗都给带来了说明她已经准备要进攻他们村子了,为此,他们得有所准备。
  很快,人们发现小豆子带着小伙伴在四处寻找隐秘的避难所。坟场东面有个很好的藏身之所,那里有棵小叶榕,小叶榕是长在一堆石头上的,那堆石头下有个洞穴,足够容纳他们七个小伙伴。可惜小伙伴们仍然被外星狗吓的,他们不敢去坟场。第二个好的选择是洞穴东面的那座沙丘,沙丘上没有半棵树,只有山脚下有零星的灌木和瘦高个的桉树。沙丘上有条100来米的环形战壕和一个七拐八弯的山洞,听老人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民兵训练的靶场,现在老村长还是当时的民兵队副队长。
  小媳妇还是害怕那个外星狗,她不敢出去,建议钻祖屋的鸡窝。鸡窝是够隐秘的,小豆子知道,在祖屋前厅的大门左侧,又低又小,小豆子去试了试,钻进去是没问题,可是装不下所有人呀!没想到这个问题还真是大问题!还得再想办法。
  小豆子的胡作非为引起大人们的反感,他们纷纷要求奶奶制止小豆子的胡闹。可是没办法,小豆子是头,小豆子是领导,只要小豆子相信包子阿姨是外星人,会来入侵他们村,那么小伙伴们也一定相信,即使是他们没有亲眼看到那个会发光、旋转的四方盒子,他们还是愿意跟着小豆子到处乱钻。
  大人们有办法,他们竟然出动幼儿园的阿姨,阿姨整整开导了小豆子一节课,又让他当木头人站了第二节课。
  “不行了,不行了,该歇一歇了。”召集小伙伴们,开了个长会,会上,小豆子再三这么强调。然后他又给出了行动方针——近期,我们要保持克制,千万不要在这种敏感时期活动,哪怕长时间的走动都不允许,更不允许躲藏,一定要时刻处在大人们能看得着的光明之处。
  最后小豆子还有自己的反击策略——既然包子阿姨已经开始进攻了,他们也得反击。
  他们的第一个反击是到包子阿姨家撒尿。可是屋里进不去呀,她家经常锁着门,就是院门也锁上,围墙也比别家的高,甚至连狗洞也没有,根本爬不进去,没办法,只能在墙根撒啦。
  5月10日,在小学60届运动会闭幕的这天下午,全校师生都到了王老师家。宴会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从祖宅里飘出炸五香卷的香味,小媳妇他爹光着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围裙正在用一根大铲子翻动油锅里的五香卷,10来个姑姑婶婶进进出出,忙着各种各样的事。这些姑姑婶婶是小媳妇他爹的帮手,历来如此,每年各村各户的佛圣诞的宴席都是他承包的,这家5桌,那家3桌,合起来就上百,每年,他只要忙这个就可以挣到钱,不必像其他人那样出外打工。
  宴席全部安排在王老师家,也就15桌,小学师生9桌,本村6桌,多预定1桌预防突然到访的客人。现在的小学生不多,一年级才12人,最多是6年级,也才16人,全校师生不足90人。本村的老老少少加起来也不多,满打满算60人。王老师家的屋里和院子足够摆得下这么多张桌椅,这是大家没想到的,可能是院子比较大吧。为了预防晚上的寒露,院子上方搭起塑料棚,挂起几盏2000瓦的业务员带来的LED灯,亮堂堂的。
  时间尚早,西方的天边晚霞红彤彤的,大地也是一片红彤彤的,跟过节似的,小豆子他们也跟过节一样高兴,到处窜来窜去,可是不久他就傻眼了。大孩子们玩的可有意思得多,他们只有当观众的份。闲来无事的学生们正在学着电视上的一档综艺节目,玩起撕标签的游戏,他们每人在背后贴一张纸,然后分成两拨人,开始互相撕对方的纸,被撕的就算是牺牲了。孩子们人多,玩得很疯,场面甚是热闹,很多大人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露出欣赏的表情,谁说孩子变傻啦,纯粹是胡说。
  6点,天开始暗下来不久,宴会就开始了。有了诱人的五香味,小豆子把原先的警惕性都忘光,跟着大伙吃得很高兴。在上烧鸽子这道菜的时候,顶棚上的灯光突然变了,变成了蓝色,王老师站出来,他要说几句。小豆子他们这桌,哪管那么多,他们的王国永远是独立在他人之外的,根本不顾王老师的讲话,人人都在争抢有腿的那一半鸽子肉,鸽子太小,翅膀没肉,都是骨头。小豆子抢了一个,也给小媳妇抢了一个,然后再听王老师怎么说。王老师说男人应该生吃,生吃的男人才够威够力,以前的野人身体素质为什么好,就是因为生吃,生吃没什么不好的,也别不好意思,他建议将来大家要多多生吃。很多人站起来,围着他,举双手支持他的这种观点。接下来,真的上了一盆活的河虾,真有人生吃,还大呼过瘾。
  王老师在说的过程中,白色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蓝色,院子开始变得幽暗起来,小豆子暗骂包子阿姨小气。
  小屁孩饿得快,饱得也快,吃完鸽子,看到生的河虾,他们开始不安分了,小豆子带领着他们溜出去玩,去看看厨房在忙什么,他们打算等上螃蟹的时候再回来,而大虾是不会上了,它们变成了河虾,生的。
  到了祖宅,祖宅的灯光也是蓝色的,屋内天井里,厨师正在吃竹篓里的青菜叶,生吃。那些姑姑婶婶也吃,也是生吃。小伙伴们都被这个场面给吓住了,本来一个人吃生菜叶,那也有过,他们小伙伴八个一起生吃,也有过,不就是生吃嘛,谁怕谁呀!可是屋里的人不是他们这样的,而是闷头大吃,那真的是喜欢,这个场面太震撼了。唯一不感到奇怪的反而是小媳妇,她有点木头木脑地看着他爹,还眨巴眨巴着嘴唇,看她的样子似乎也想吃。
  包子阿姨来到他们身边,发现他们跑出来了,她来找他们,说宴席没结束,不能随便跑,这是礼节。大家都是讲理的人,小豆子他们只能一脸疑惑的被带回去。回去后,发现更不对头了,每桌都空出好多座位,好些人不在了,就是还在吃的人面相看起来也不太对头,他们的后背似乎变宽变大变突出,而脑袋反而变小,脸色更是阴狠而呆滞,眼睛发绿。
  “不对啦,不对啦,一定不对啦。”小豆子在这种时候,警惕性回来了,他马上去找他的堂哥王铁锤帮忙。当他发现王铁锤的时候,王铁锤正跟他的四个伙伴往屋里走去,小豆子叫他,他不听,还在往屋里走,小豆子只好尾随进去。堂哥越走越快,小豆子只好跑上前一把拽住堂兄。王铁锤回过身,冷漠地问他要干什么。小豆子看着他变得绿莹莹的脸,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不出话,然后说他要一瓶椰汁。王铁锤四处找了找,发现墙角里有一箱,他拿给他一瓶。小豆子拉着王铁锤的手,希望他跟他到屋外,他有事要说。而这时,王铁锤的四个同伴已经走到以前紧闭的那两个房间,他们推开门,门开了,从里头发出一股腐烂的屎臭味。小豆子赶紧捂住鼻子,而此时堂兄却甩了他的手,几步赶上他的同伴,跟着他们一起走进那个臭气哄哄的房间,然后他的背一下子拱了,衣服被拱裂,露出驼背的样子。小豆子赶紧上去拉住他,他回过头,用绿莹莹的小眼睛瞪着小豆子,小豆子吓了一跳,放开他,一动都不敢动。房间很大,甚至可以说相当大,也许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甚至不止。怎么看怎么像布袋和尚的乾坤袋呢。
  正在疑惑期间,进屋的人在前方全趴下,爬着前进,越来越像巨大的屎壳郎,他们的目标是前方的粪堆,堆积得像小山的粪堆。
  “完了,完了,祸事发生了。我该怎么办呢?”刚发了阵呆,他已经被一个个正在变态的人推开,越来越多的变态人正在从大门口走进来。他赶紧跑,跑得飞快,也应该跑出一段距离,不是吗?他都气喘喘,可是门口还是离他很远,好像那个出口是个遥不可及的山洞洞口。小伙伴个个都进来,厨师和他的帮手也进来,一个个从他的身边经过,他想拉住小媳妇,小媳妇已经不认识他,刚经过他的身边,她就在地上爬,已经比别人早一步变成小一点的屎壳郎。
  他正想抱起她的时候,包子阿姨来到他身边,抓住他的小胳膊,把他提了上来,很和气地说:“难道你看还不出来吗?你不是说我是外星人吗?没错,我就是外星人。”
  此时,小豆子真不想跟她说话,更不想见到她本人,可是已经成了人家的俘虏,有啥好说的呢?自己被香喷喷的五香卷的香味打败了,战败者的下场是悲惨的,他直愣愣地抬头看着她。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看见了我的盒子呢,就是因为你,我们才不得不提早行动,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放心,你不会变成屎壳郎的,我们会研究研究你的基因,看看有什么变异使你变得这么聪明。”
  “你们要解剖我吗?”
  “你猜?你不是聪明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变成屎壳郎呢?”
  “我们的那个星球比你们的大几十倍,里头有好多恐龙那么大的动物,他们拉的粪便实在太多,太大啦,常年累月的,严重污染我们的星球,为此,我们找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后来我们发现你们星球有一种叫屎壳郎的虫子可以专门干这事,可惜它们实在太小,适应能力偏弱,存活率不高,也处理不了太多的粪便,为此,我们提取它们的基因构成,并通过光辐射和一些抗排斥的药物重组你们人类的基因,把你们变成大的屎壳郎。”
  “为什么选择我们人类呢?大象不是更大吗?”
  “我们需要很多屎壳郎,而你们人类多,去掉一部分不会影响这个星球的生态平衡,反而对这个星球的负载有些好处。”
  “我们跟屎壳郎很像吗?这样改造很容易吗?”
  “你们星球的生物起源相同,人类跟屎壳郎的基因相似度是53.83861847%,这对于我们的科技来说,改造起来并不太难,当然也不是很容易,所以我们也费了点时间,搞了几次试验。现在这种生物改造技术已经基本成熟,现在可以大面积的推广运用。”
  “你们也是这么变形的吗?我们家的老黑是因为吃了你加了药的包子变成不像狗也不像屎壳郎的怪物,对吗?就是小媳妇他们在坟场看到的那个大虫子,后来我家的老黑怎么啦?被你们处理了吗?你本来是想害我的,对吗?”
  “对,你说的都对,你真聪明。谁知道你没吃那个包子,你应该吃的呀!”
  “你卖的包子都是这样的吗?”
  “当然。只用药物改造,时间要长一点,有了射线的辐射,速度快些。”
  “天呀!可怕的食品安全问题呀,那这次的屎壳郎不是超多的吗?你们需要那么多吗?你们不怕屎壳郎泛滥成灾吗?”
  “这次运输会有死亡率的,将来到了我们星球还适应性问题,我们必须保证有足够的试验品。”
  “这屋子看起来像布袋和尚的乾坤袋,它是你们的飞艇吗?你们的飞艇是可以模仿的吗?而且有几个空间这样的吗?”
  “对,可以叫飞艇,外表可以拟态,不是模仿;几个空间嘛?对,就是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会变化,你真是太聪明啦。”
  “你们真想解剖我吗?我还小,能有多聪明?”
  “你说的不算。亲爱的。”
  “如果我愿意当屎壳郎呢?”
  “你不觉得布拉格的屎很臭吗?”
  “布拉格是什么?”
  “就是我们星球的大象或者恐龙。”
  “你们把这臭烘烘的东西都带来了?”
  “那你还想当屎壳郎吗?”
  “当了虫子就不会了,可能还觉得香。”
  “你真想活呀?”
  “当然,我还小。如果你们让我当屎壳郎,我的命能有多长?”
  “不好说,我们正在试验,老的少的,我们都实验过,你们不是第一批,有可能是最后一批。相信我们现在生物技术,相信你们这一代能活得很好,活得久些,估计三五十年应该不成问题。不过,不好说,毕竟是变种,而且是一个你们没经历过的全新的环境,怎么活,活多久真不确切。”
  大门口出现了阳光,白云上面的阳光透过飞艇的水银般的薄膜,发出紫色的光晕,不刺眼,很温暖,很美丽,但是很遥远。老屋离地球应该好远了。
  “怎么,喜欢这光。”包子阿姨问。
  “当然,要永远离开地球了嘛,对老家的东西总是比较怀念,你们星球有阳光吗?”
  “当然,我们的星球不缺少阳光,反而充足的要命,我们有十个太阳,好在熄灭了3个,被我们弄坏了四个,还保留剩三个,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们的太空技术比你们的发展得快得多。”
  “十个太阳,你们疯了吗?”
  “是疯了,我们那里会产生生命确实是奇迹,我们星球独特结构造成的奇迹,到现在我们依然不相信我们能在十个太阳包围下的一颗沙漠星球上存活,即使我们的星球是空隙星球,里边别有洞天,可是依然猜测我们是别的星球的移民,所以我们总在各个星系中寻找我们的祖先。甚至我们的人们也分成两派,一派是移民派,我这派就是;还有一派是土著派,他们认为我们跟布拉格是近亲,就像你们人类跟猩猩一样。我们为此吵得不可开交,差点没引发战争。”
  “你们这么厉害,不会把地球给灭了?”
  “不会,一路走来,有生命的星球挺少的,你们也是稀有生物。我们正在研究你们,从你们身上找找我们星球生命的起源,但是我还是不相信我们是土著,你没法想象有十个太阳是多么可怕的事。”
  “是呀,那不热死了吗?你们到底住哪儿呢?不会是地洞吧?”
  “你真聪明,对,就是地洞,或者说是天坑,大的天坑或者溶洞,一个天坑就是一个城市或者一个省,城市因为信仰而聚集,不同政见代表不同城市,这样形成了两派城市联盟,就像美国的北部联邦和南部联邦,一个奴隶制,一个共和制,不过我们的地域比他们复杂多了,我们的联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斗争特别复杂。否则,我们就楚河汉界,分边而治,省得那么多麻烦。”
  “是吗?看来哪儿有人哪儿就有麻烦。不过,土著就土著吧,移民就移民吧,有必要分那么清楚吗?土著过土著的,继续钻山洞,移民过移民的,继续移民嘛。”
  “你个小屁孩,你懂什么是政治呀。台湾的国民党不就有本省的和外省的吵吵嘛。”
  “也是,政治就是能闹腾。那好,说定了,到你们那儿让我先参观参观再把我变成屎壳郎,行吗?如果允许我变成屎壳郎的话。”
  “我们得研究研究。”
  “嗨,跟我们这边的一样,好吧,烟酒得越长越好。喂,能先让我见见你的样子吗?外星人是什么样的?我怕自己变成屎壳郎看不懂你的样子。”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人间政道
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梦中女神,一桩离奇诡异的坠楼命案,蓝京和志同道合的秦铁雁、莫胜男等伙伴为了寻求真相踏入漫漫仕途,开启起伏跌宕又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
岑寨散人
现代都市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