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依师的记忆—献给861毕业30年纪念文集》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依师岁月

  红霞带着山东老家浓浓的亲情,回到了东北黑龙江佳木斯的家,回西格木中学读初三的下学期。
  回来发现,功课的进度,有些科目和山东还是不一样。玉仲为红霞补几何,红霞找教代数的付晶老师补代数。很快,红霞的功课都跟上了。
  民胜村有几个学生已经考上了大学,冬季的每个早上都拣粪的那个男孩子常树春考上了黑龙江大学,陈文平的哥哥陈恩平考上了黑龙江省理工大学,村里最困难的老马家的孩子马玉林也考上了中专,这更让玉仲兰英看到了希望。
  红霞独自和同学们去佳市考试了,她还临时请那个学校的生物老师给指导了一下生物知识。红霞估了一下分儿,最保守也得考369分,可是成绩下来,竟然大出所料,得分是304分,这让对她抱有极大希望的玉仲和兰英很失望,也让红霞不能理解。红霞就是不肯相信这是事实,常常到市招生办,要求查试卷。家里已经放弃了,让红霞回校重读初三。
  红霞,边上学,边去招生办坚决要求查看试卷。家里不再给车费了,村里供销社的一位婶子,听说了这件事,当即给红霞十元钱,支持她去继续找。最后一次去招生办,负责接待红霞的一位女同志,对红霞说“看你是当老师的料,给你一张通知书,你去依兰师范报到吧。”可不久,红霞却听到了当时轰动的杀人大案,给红霞通知书的女同志和她妹妹,都在宿舍一起被暗杀了,红霞心里很难受,心想:会不会与自己的通知书有关联呢?
  红霞回想起在去市招生办等公共汽车的时候,见到同学于俊飞的父亲于叔,于叔问红霞“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于叔见红霞没听懂,连忙说“你不是去依兰上学了吗?”红霞急忙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于叔,我没考上。”于叔紧忙说“送小飞,我还看到新生大榜里有你的名字。”红霞说“一定是重名了。”于叔接着说“班级的座位号都写着你的名,还去你寝室看了你的床位,可没找到你。”红霞笑着说“一定是重名了,我真的没考上。”
  尽管,通知书下来了,可红霞心里并不愿意读中师,她真心地想上市重点高中。跟妈妈说了想法儿后,妈妈恳切地做了红霞的工作,说红霞下面有两个弟弟,你先上了高中,两个弟弟就上不了学了,上高中是自费的,上中师就是国家的人了,有助学金,吃国家供应粮,家里就不用负担了。
  红霞去市中考的学校,找到了中考前曾请教过的那位女老师,表示谢意。女老师写了一封信,托红霞交给依兰师范她的一位老师。红霞告别了母校和老师,玉仲没在家,兰英当晚为红霞打点了行李,第二天一早,红霞带着通知书,乘车去依兰师范报到了。
  到了依兰师范,新生已经入学一个多月了。红霞见到了小学初中同学才淑英,也见到了初中同学于俊飞。不久,班主任孟祥义老师,告诉她的中考成绩是379分,在班级中是高分,超过她分数的极少,并要求她担任班长。这些,是红霞没想到的,但也是早已意料之中的。同时,这个分数,也成了红霞内心最大的遗憾,因为她知道,班里的一位大个子男生,重读了四年,这次才考了379分!佳木斯市一中的录取段才372分!与梦想的高中就这样失之交臂了!中考成绩单,还居然公布自己的成绩是304分!老百姓家的孩子成长怎么就这么难呢!事已至此,想什么也没用了,但为了感谢班主任老师透露的真情,红霞答应了班主任老师的提议。红霞告诫着自己,不要再想中考成绩的事,也不再追究了,能做的只有多学习,争取把大学的课也能学到。
  从此,红霞心中蕴藏了一种力量,锻炼身体,刻苦学习,争取实现大学梦!她拼命地锻炼身体,更加刻苦地学习,还尽可能多的学习更多的知识,提升自己的学识。她学英语,学世界语,学日语。她考试从不背题,都是靠平时积累,同学们点灯熬夜的时候,红霞便开始拆洗行李,准备回家了。考试的时候,红霞见到试题,能清晰地记起在课本的位置。
  红霞生活极俭朴,从不用化妆品,日用品都是体育比赛得的奖品,即使添一件很便宜的衣服,也要请示家里同意。红霞在学校,最奢侈的,就是假日争取看部电影,洗次澡了。一次,红霞在班级回寝室晚了,天早已黑了,当想起了寝室外晾衣服的铁丝绳上凉晒的花了八元钱买的很喜欢的高领红绒衣时,急忙跑向晾晒的地方,只见晾衣绳已空了,根本没有自己衣服的影子,从此红霞特别注意及时收回晾晒的衣服。
  道北是学生宿舍和食堂,道南是教学楼。在教学楼的西侧,是一处宽敞的贮木区,红霞常和校友们一样,找堆木头坐下来,清静舒服地专心看书。节假日,红霞也去城西的姑子庙,城北金乌朱坐井观天的地方,还去东大坝、倭肯河边写生。有时,也去班主任孟老师家,还去孟老师家前院的田老师家和她的孩子们玩儿。
  红霞有几个好朋友,班里有张洪英、马文晶、吴艳、王安凤、王秀文、于淑红、李月英、隋淑清,班外有七台河的齐颖,还有下届的罗璇、庄庆霞等。和红霞在一起时间最多的是同学隋淑清,俩人在一起搭伙吃饭,这样隋淑清每月就不用再借钱买饭票了,俩人也常在一起散步聊天,倾听着隋淑清的心事。红霞也和好朋友张洪英、隋淑清诉说自己的心事。红霞还结识了在同寝借宿的依兰一中的高三重读生陈冬梅,还有年轻的女教师杨凡,还到城南纺织厂陈冬梅家、女教师杨凡家去玩儿过,也去过依兰的几个小作家那里,听他们讲红棉袄的作品。
  每天早晨,一年四季,风雪不误,红霞坚持长跑锻炼,沿着宿舍门前向东的公路,跑过倭肯河大桥,跑到很远的东山弯儿处,再往回返,有时也去东山登山,每天都在超越极限,出透了汗才感觉身心的清爽。学校运动会,环城比赛,红霞常常创校女子纪录,又破自己创下的纪录,一次全校登山比赛,还荣获了女子冠军。红霞还被选拔参加学校演讲比赛。也参加女子篮球赛,班级还荣获过女子冠军,为此班主任孟老师还在晚上领队员们出去吃了冷饮。
  学校组织学生到战地第六军医院参观,红霞和同学们站在行驶在山路的东风汽车的车厢上,迎面的风吹拂着女同学飘扬的秀发,秀美的山河映入红霞的视野,心中升涌着豪迈的志向。第六军医院,在一个山洞里,洞内很宽很长,有土炕,有灶台,有水井,洞壁上还有字迹。洞外还有多处哨岗,红霞还在第一哨岗留了影。
  红霞还常去学校西面的依兰一中,到校图书馆借书看。在图书馆,红霞认识了图书管理员赵老师。突然有一天,红霞得知赵老师病得很严重,已经卧床不能自理,再也不能上班工作了。红霞买了水果去看了赵老师,见赵老师家的孩子都在外地读大学,身边只有她丈夫照顾着,于是红霞有时间,就去赵老师家陪她。
  当时,依兰师范还没开设英语课,红霞就坚持自学。学过陈琳主编的英语教材,也学高中英语。红霞去依兰一中,从一位叫梁兆波的高三男同学那借到了高中英语教材。学完后,红霞还买了一条浴巾作为答谢。
  学校食堂,赶上过节,还给学生包饺子吃。几个同学合伙儿,买师傅们和好的面团,调好的饺子馅,摁剂子的摁剂子,擀皮儿的擀皮儿,包的包,摆饺子的摆饺子,同学们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开心极了。每每吃饭时,窗口都排着一片片长队,一次红霞排队买饭,一着急,竟然跟师傅说“买窝饼烧头!”反过劲来,自己都乐得不行。学校有晚自习,有时晚上还有一顿夜餐。红霞为了和隋淑清每个月都能吃饱饭,隋淑清喜欢吃jing食,红霞饭量大,很多时候,就只能吃一饭盒四两大碴子粥和一碟咸菜了,偶而也买根麻花,每天胃都好象无底洞。
  红霞尽管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可还是经常犯低血压贫血的老毛病,时常到校医室打升压针推葡萄糖,好在学校用药全免费。一次,红霞患了严重的急性肠炎,住院了,同学们都去医院看她,还送给她好多水果罐头,这让平时内向的红霞倍感温暖。红霞刚出院不久,兰英突然来学校看望红霞,让红霞喜出望外,兰英还给红霞买了件花衬衣。
  日常生活,除了拆洗行李,缝被褥,红霞还能编织毛衣毛裤了。好多女同学,都热心地帮男同学拆洗行李,缝被褥,可红霞一次也没做过,也极少去男寝室。但在红霞的心里,始终有一位同班的男同学,让她高看一眼,因为这位男同学特别有毅力,话不多,沉稳,学习又好。
  暑假里的一个傍晚,红霞正在和家人在炕上吃晚饭,“轰!轰!轰!”的几声巨响,全家人都震惊了,玉仲迟疑了一下说“是炮声!”紧接着外面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村民们纷纷向西面涌去。村西的一对年轻恋人,男的叫李子安,女的姓刘,是特般配的一对,男的标致,女的水灵,这对恋人在地里锄草休息时,两个人就到一边去谈恋爱了,可男方家孩子多,结婚得自己盖房子,两个人正在摆弄雷管,准备上山上炸石头用,可男的嘴里叼着的烟头的火星不小心掉在了雷管的炸药上,男的炸去了双手,炸模糊了双眼,女的炸烂了胸前的一对ru房。这对被炸的恋人还是结了婚,生了子,红霞上山采蘑菇时,见过男的戴着一付墨镜在放羊,也见过女的在家附近的井边提水。
  红霞有时乘火车去依兰上学,还去过同学徐学江的家,还有校友刘万里的家。放假时,也去过邻村同学于俊飞家,认识了他的家人。有时,也去本家、父母的老乡家、老师和同学家玩儿。也到村里红霞上学的小学校园,去看看曾经亲手栽下的已长高了的杨树。
  在依兰,红霞和年轻的杨凡老师相处得很好,还跟杨凡老师去了她家。红霞看到杨凡老师家干净得一尘不染,在屋里的炕上,放着一排连体的红色的三个木箱子。杨凡很小的时候就没有爸爸了,身下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都在外地上大学,母亲是照相馆的会计,家里生活很拮据。
  自从农村实行土地经营承包了,玉仲家就有了自家的农田地,分布在村子的北部西部和南部。红霞每放假,就到地里干农活,种地,铲地,收割,扒玉米,打柞子,扶梨趟地。在地里,夏天,能吃到甘甜的甜杆儿,还有高粮桔上的黑黑的乌蔑。初秋时,到地里掰回来粘包米,煮熟了吃,清香甘甜,还挖土豆煳着吃,香香的面面的。秋天,还能采到一片一片的红得熟透了的山姑娘。
  小钢秀林,在梧桐河工作了。大弟弟向阳,考上了市重点高中十一中。最小的弟弟海燕,也上初中了。一次,红霞放假回家,海燕赶了牛车到西格木接自己,让红霞惊讶得不得了,海燕长高了不说,声音明显地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海燕还是象小时候那么爱笑。
  这几个孩子里,红霞和向阳接触频繁,几乎每星期都通一封信,彼此说些鼓励的话。红霞和向阳通信,一张八分钱的邮票,能寄很多次,多涂上厚厚的浆糊,把邮戳用清水小心翼翼地轻轻地抺去痕迹,再用。
  玉仲将一直珍藏的学生时代的一个精致的黑色小皮箱送给了红霞,在玉仲整理皮箱里的物品时,红霞看到其中有本日记本,红霞翻看时,里面都是父亲俊逸潇洒的连笔字,红霞还看到了“青春”的字样。
  依兰师范学生考试,不只局限笔试,有的文科实行抽签口试,音乐和美术通过实际操作进行考试。教红霞的一位物理老师,是上海人,每到暑假,老师在上海的妻子,领着可爱的小女儿,来学校度假,常在学校水房洗衣服。
  上侧所的红霞,眼看着别在自己上衣左胸前兜里的心爱的钢笔掉到深深的大侧所里了,从侧所出来看到老校工说“大爷,我的钢笔掉侧所里了。”老校工说“你等着”,红霞见老校工到水房墙头儿拎着掏粪的长把大勺走了过来,领着红霞来到了女侧所,问红霞“钢笔从哪掉下去的?”红霞指着钢笔掉下去的位置说“就从这儿”,老校工说“你出去吧,不用管了”。红霞站在侧所外,心想:再怎么心疼,也不应该让大爷去捞啊。只听老校工高兴地说“捞出来了!”红霞一回身,老校工已端着掏粪大勺直奔水房了。红霞紧跟着去了水房,心想:掉进侧所里的笔,还怎么用啊。只见老校工的右手里,托着自己那支刚用清水冲洗过的崭新晶亮的钢笔,老校工兴奋地对红霞说“一点儿味儿都没有了!”红霞接过老校工递过来的钢笔,十分不好意思地说“谢谢大爷!”红霞想起了曾经听说的,得四个农民一年的收入,才能供养一个象自己这样的中专生。红霞在心里暗暗地下着决心,一定要报效祖国,回报人民。
  有时假期,红霞去村西很远的农场干农活挣钱,还去过冰棍厂打工,也去过市区上麻花到砖厂、监狱去卖,挣的钱,还为自己买了一台录音机,用来学外语,家里人也常能吃上她上的麻花,红霞把所得的粮票都给了妈妈。
  有一年,玉仲兰英和三分场老乡王家一起买了一大批抗贝尔鸭,是英国和匈牙利配种的鸭子,长得快,产蛋率高,营养价值高,尤其公鸭是种鸭,价钱比母鸭要高几倍。玉仲兰英对这些鸭子,喂养得特别精心。白天鸭子在院子南面的水塘里游泳,晚上赶回院子里,鸭子长势极好。一天,有商家来家里买鸭子。公鸭竟然卖到36元一只,与母鸭平均,还卖上18元钱一只。玉仲兰英商量好,将这批鸭子全卖了,一下就收入一千多元钱。全家人第一次品尝到丰收的喜悦,玉仲兰英采购了电视机、洗衣机、录音机,还买了一台飞翼摩托车。当红霞在依兰师范的班主任孟老师领着学生来家里坐客时,问玉仲“日子过得怎么样?”玉仲看着红霞的班主任老师,笑着说“还凑合,算是小康了吧!”
  红霞假期放假回家,也去初中的班主任郭文斌、张凤才、高亚杰老师家看望老师,在依兰师范还给初二班主任郭老师写过信,也常去本家、山东老乡家、干妈家、同学家。
  四年的依兰师范生活,就要结束了。最后一学期,玉仲兰英商量,多给红霞些钱,先后给了一百二十元钱,用来毕业前给同学老师赠送纪念品。当时是八几年,名字都时兴俩字,同学就把她的名字改为秀儿,去掉了后面的霞字,为此,毕业时省教育厅差点没批准,后来补写了霞字,才批准毕了业。
  秀儿红霞与依兰师范,除了和全班师生合影外,还与两位女老师照了合影,一张是红霞和教哲学的冉老师照的合影,一张是和杨凡老师照的合影。
  毕业前,班里几对谈恋爱的同学,都要求将分配调令开到一块儿。同学们都收拾好行李,相互告别,各自或乘车或乘船,回家奔赴新的工作岗位了。临行前的晚上,秀儿红霞也和她心里的男同学告了别,才从男同学的话语中得知,与这位男同学没能走到一起,是因为自己比那位男同学还内向。
  第二天,一大早,秀儿红霞,就背上行李,乘船回家了,她被分配到家乡西格木教学。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从山村开始崛起
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插稻秧,倘若当时能回头,子孙三代不用愁。
春歌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精修版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靠山
他,木讷,笨拙,无背景,无靠山,在蔑视、欺侮,嘲笑中不改初衷,与有靠山背景之人坚韧对决……
三三五五
现代都市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爱你是一种情毒
疾风骤雨,席卷着这座海滨城市。 滨海路旁丛家大宅,此时也如同阴霾笼罩。 “罗云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丛思睿青筋暴起怒目欲裂,愤怒的瞪视着眼前面容清秀的女子。 罗云熙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青衣花
现代言情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