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江南复仇记》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节身世之谜

  就在我同秦缘儿提及算命老头对我所讲述的那个叫做《缘字诀》的故事后不久,我再次与算命老头相遇了。基于此,我对缘份二字开始有了重新的理解与定义。
  我在想:无论秦缘儿的出现,是否是缘份的安排?又或者算命老头的再次出现,是人为有意的设计?我从此都开始相信命运、相信缘份了。甚至,我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还会开始默默地思考这么几个简单而平常的问题:我为什么姓岳?我同古代的抗金英雄岳飞有没有血缘关系?我为什么会叫江南?每次问父亲,父亲都支支吾吾、躲躲闪闪不愿多讲。还有就是,我长这么大,在我身边出现的那么多亲人、朋友、同学,还有那些全部认识的人等等,他们为什么会在不同时候、不同地方、不同环境里,刚好分别地出现在我的生活与生命的不同阶段之中呢?例如近来认识的阿邦、秦缘儿、王朝阳女士等人的出现,刚好在此时出现在我的生活和生命之中,这似乎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又似乎都是为了证明,我的一切缘份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吗?如果不是的,那为什么不是其他的人出现在我的生活和生命之中呢?何况,这些人都不是我主动刻意地去认识的,而似乎是由某一种神奇力量将我们聚集到一起的。——每每想着这些问题,再仰望穹苍时,我都感到这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都充满无数未知与神秘。这些未知和神秘总是不停诱惑着我们、牵引着我们,不断地努力去寻找答案,而我,好似就是其中一名一直在默默寻找答案与真相的人。
  再次遇上算命老头,他问我:“是否还是单身一人?”
  我想到了秦缘儿,可是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于是点点头说:“是的。”
  不过老人的话的重点似乎不在这个问题上,因为他轻描淡写地说:“男女之事是注定的缘份,逃不掉的,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老人停顿一下,又继续问我道,
  “你姓岳,岳飞的岳,是不是?”
  我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位背刻“尽忠报国”和写下激情豪壮《满江红》的民族英雄来。
  “您怎么知道的啊?”我非常疑惑地问道。
  “孩子,你身上还有很多事情是你至今都不清楚,但是,我却十分清楚的啊!”他说到此情绪突然显得异常地激动不已,浑身仿似都在颤抖。
  我听见他喊我“孩子”时,突然有了一种分外亲切的感觉,好像我与这位老者以前就认识似的。但是,我依然非常困惑于他所讲的话,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孩子,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你且听我慢慢道来。”老人用十分恳切的语气对我说道,而且使我无法拒绝他。
  我面无表情,有些木讷地回他,说:“好的。”
  于是,我一路尾随着他,径直来到一间书店门前,店名正门门框的正上方横着一副匾额,书着“江南一叶”四字。这间书店我以前就听说过,因为与我同名,所以印象非常深刻。为此我还特别留意过它的一些相关的简单情况。这是一家规模庞大的连锁型书店,分店几乎涵盖全球所有华人的地方,好像是美籍华人开办的,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我们所到的这家书店似乎是新开张的,不过里面的装修和摆设却仍是遵循了连锁书店的要求:统一装修风格,店内书架统一摆设,人员管理似乎也是统一的管理风格。就像麦当劳,肯德基一样。从这家书店的装修可以看出,店子的创始人的意图:追求的是简约、复古、典雅、高格调、高品位的唯美风格。这样的风格往往使浮躁的灵魂在此能够得到安歇和平静,也致使购书人或者爱书人路过此店时,嘎然止步,然后喜欢上这样一家书店,最终成为它忠实的读者和购书的最佳去处。我想,这家店子的成功之处或许就在此,它完美的将文学艺术、将爱书人的心,与图书市场经营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由此而经久不衰的吧。所以,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这家连锁书店的规模越来越大,而且成为了业界的领头羊。
  我一路随着老人进了这家店子,刚一走进店子,店员们忙迎面上来,十分礼貌地与我们打招呼:“薛老好!午安!”可能是听到店员们的招呼声,一个貌似经理的人,慌忙也上前来招呼,口里不停地像汇报工作一样,向带着我进来的老人讲述着书店里的一些运营情况。一旁的我这才明白,原来老人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后来,我还知道了,原来他就是全球近百家的“江南一叶”连锁书店或者加盟店的老板:薛芸,曾是台湾人,现在是美籍华人。
  我继续跟着被称为“薛老”的算命老人,在书店经理的带领下,进入里间的一个办公室内。我们进去后,经理自觉地退了出去,顺便轻轻地合上了门。办公室就剩下我们两个。我看见旁边放着的一张空着的藤椅,打算坐上去,可还没等我坐定,老人突然跪倒在我面前,老泪纵横地说:“小少爷,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整整快二十年了,今天终于可以与您相认了。”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完全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脑袋上方似乎冒出了十万个问号。半响,才回过神,我先立刻上前去将称为“薛老”的他搀起,因为他毕竟已上了岁数,跪久了腿会痛,起身也不方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您起来慢慢地讲给我听,好吗?”我急切地问道。心里隐隐约约感觉,似乎跟我的身世有关,但是,又怀疑老人是否搞错了呢?
  “哦,对不起,小少爷。刚才老生失态了。”老人揩拭着残泪,又接着说道,“您现在可能还什么都不知道,这不能怪你,都是那岳老头的错,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向您透露半个字。不过,今时今日我定要将全部事情,都告诉您,关于您身世的一切。”
  我大概听懂了,他刚才在言语中所指的“岳老头”,可能就是我现在的父亲岳枫。
  等老人情绪平静一些后,他又给我讲了一个有关我身世的故事。不过这次讲的是一个完全真实的故事,一个我活到了24岁,却一直浑然不知、半点不晓,但又即将彻底改变我人生和命运的故事。
  薛老先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拿给我看,里面全是些旧报纸,其中还有英文版的报纸,标题是《旧金山日报》。在这些来自不同地方、不同文字的报纸每份中,都有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一名身穿黑色风衣、倒在血泊中惨死的人。我大致浏览了一下其中一篇文章的内容,上面大意是报导着一名叫做江南的美籍华人作家遇害的新闻。看完后,我内心深处生平第一次开始产生出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而且这个预感使我感到了空前的恐惧与不安。
  薛老见我表情疑云重重,便说道:“是的,您所猜想的没错,二十年前这个遇害的人,正是您的亲生父亲:江南。你原本也姓江,你是江家的后人,少爷给您取名叫做江秭归,意思是希望看到台湾回归,两岸统一的那一天。老生全名叫薛芸,薛是薛仁贵的薛,是江家的‘师爷’,算到您这一代,我已经是江家第三代仆人了。当然,还有你的养父岳枫,他也是江家仆人,当时他是江家的管家。我们俩人都深受江家的关照和恩惠,江家对我们有天大的恩惠。所以,当太老爷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二人就发誓,毕生都要做江家的仆人,有生之年服侍和报答江家与后人。”薛老讲到激动之处,难免梗塞,停顿下后,又继续说道,
  “但是,自二十年前,少爷在旧金山被人杀害之后,我们江家就被搞得家破人亡啊!先是太老爷在得知少爷遇害消息后,突然中风,没过多久就随老夫人去了;而少夫人,就是您的生母,因此也变得成天郁郁寡欢。——少爷少奶奶是那么的恩爱,少爷的死对少奶奶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少奶奶是不忍心丢下您的,可是后来杀手连幼儿时的您也不肯放过啊!当时您才三岁啊!他们是要断了我们江家的香火啊!为了让江家的香火延续下去,少夫人奋死拼了命才保住了您。但是,自己却活不了了。在临终前,反复叮嘱我们二人,要好好把您养大成人,日后继承江家的基业。”薛老说着说着,不禁暗自神伤,泪水似断了线的珍珠,哗哗落地。
  受到他的影响,我不自觉间也跟着落下难过的泪水。但是,面对此情景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突然之间有了一大堆陌生的仇人,摆在了你面前,你却要突然间就对他们恨之入骨,甚至还要他们血债血偿。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有点做不到。因为若要如此的话,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先让我的心死去,变得冰冷,变得无情,而且还要让我的人生观从此被仇恨所占据和笼罩,——只是这二十年来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我一下子很难做到。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面对人生,我困惑和迷茫了,甚至凌乱了。
  “你知道吗?小少爷。”薛老接着说道,
  “后来,为了躲避杀手们的追杀,我跟岳枫商量好了,决定分开逃亡。我带着他的亲生儿子东东,躲到香港去;他则将你带回大陆隐姓埋名;然后耐心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再互相寻找彼此。结果,因为我的身份暴露,我带着东东逃亡时,被杀手跟踪,致使东东死在了乱枪之中,我侥幸逃脱一劫。”说到此处,薛老又恸哭了起来,嘴里头还一边暗自喃喃自语地说,“我对不起你岳枫叔啊!是我害死了他的儿子东东……不过,杀手以为死的是小少爷,所以,他们才没有继续进行追杀和断根行动。”
  “别这样说,薛叔叔,你们都是为了我啊!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对不起爸爸啊!对不起东东。”
  “小少爷,千万别这样说,无论怎样,我们都是江家的人,永远都是的,我们欠江家的太多,这条命都是江家人给的啊。”
  我一时无语。
  面对薛老的一番苦述,还有想起岳爸爸的抚养之恩,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整理好情绪后,我问道:“我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被谁杀害的?”
  “基本情况我已经弄清楚了,但是,现在小少爷你还斗不过他们,我以后会慢慢地告诉你。不要着急!”薛老停顿片刻,接着又说道,“我寻找你们,找了整整十几年了。那时,我在香港也生存不下去了,于是又折回了旧金山。接着,又偷偷地将我们江家的财产,进行妥善地安置和处理:包括房产,图书事业,还有少爷著作的版税版权问题,以及遗产继承人等问题,我全都进行了秘密地处理。处理完后,我先利用少爷的一笔钱,做起了买卖。后来,我又继承少爷生前常跟我提起的志愿——创办‘江南一叶’书店,然后将其发扬光大……”
  “原来书店名是爸爸给取得啊!”我惊奇地叫道。
  “是啊,少爷生前曾是有名的作家,出版过很多书,后来就是因为写《蒋传》惹来杀身之祸啊!”
  “《蒋传》?”我疑惑地问道。
  “哦,这个以后再讲吧!”薛叔忙为刚才的说漏嘴,转移话题道,“后来,我的生意越做越好,然后转回台湾发展。回台湾后,我们的书店事业才得以发展和壮大,不过这也完全冲着你爸爸的名声。现在,在台湾我们已经拥有了五十六家书店了。成为了台湾书店连锁之王。”薛老讲着讲着,显得越发兴奋了。
  “再往后,我就经常托人和大陆政界朋友,打听你岳叔和你的消息,直到几个月前,我才找到你们啊!记得,那天见到你岳叔的时候,我们俩兄弟抱头痛哭。我们都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这辈子竟然还能够再见面。这或许就是上天的安排,是缘分吧!”薛叔不禁破涕为笑。
  我在一旁继续听着他的讲述。内心依然空洞、迷茫和凌乱不堪。
  “开始,你岳叔怎样也不同意让我见你,不肯告诉我你的去向,因为他不想让我打破你现在平静的生活,不希望你活在痛苦与复仇之中。”他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小少爷,您不会责怪我吧?责怪我,让您知道了身世的真相。”
  “薛叔,这或许就是命,相信这件事情,我迟早会知道的,这不能怪您。”我喃喃地回复道。
  “嗯。”薛老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道,“找到这里后,我觉得这个城市很不错,也很适宜开书店,另外,为了同您方便的接触,所以,这几个月我就亲自选址,亲自筹划新开张了这家分店。”薛叔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办公室的装修和布局介绍道。
  我看着办公室华美而又充满书卷气息的装典,心里暗自赞叹不已。
  “小少爷,还有一句话我要对您讲,按照老爷和少爷的遗嘱,江家所有的财产都将由您来继承。这些财产包括:在台湾老江家旧居所有的房产,以及在旧金山的房产,再加上少爷生前所有出版或者即将出版书籍的版税;另外,还包括这近百家,由老生经营了十多年的连锁书店的继承权。”
  毫无疑问,对我来讲,这是一笔飞来横财、意外之财。有人一辈子梦寐以求的梦想,但是,此刻的我,再次无言以对。良知告诉我,继承属于江家的财产是理所当然的,连锁书店所有权我怎么能够继承呢?于是,我答复薛老道:
  “薛叔,我继承江家的财产没有话可说,但是您经营了大半辈子的连锁书店我不能接受。”
  “小少爷,或许你不知道,薛叔我至今孤独一人,之前结过一次婚,可是后来老伴生病死了,膝下又无子女,所以,这个连锁书店的所有权都必须留给你;再说了,当初创办书店是你爸爸的构思与心愿,资金也是你们江家的,我只是依照少爷的想法实施和执行而已。如果少爷还在世,相信书店会经营得更好。”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小少爷。日后,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记得那天见到你岳叔叔的时候,我劝说了他好久,把我现在的状况都跟他讲了,他才对我有信心,才告诉我你在这里工作的。小少爷,如果今后要做大事情必须要有实力,要为江家出这口气,重振江家,你必须接受这所有的一切。我们的仇人实力很强,不好轻易对付啊!”
  看着薛老望穿秋水似的期待,我只好答复他:“那我听薛叔的。”
  薛老这才露出笑颜,长叹一口气。眼里似乎对我充满了无限的期望。口里仍然喃喃自语地道:“长得可真像你爸爸啊!”
  回想这场突如其来的谈话,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所以,我向薛老询问道:“薛叔,今后我该干些什么呢?现在我好迷茫,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也不清楚我的杀父仇人在哪里?他们又是谁?还有最主要是,我对他们有点恨不起来!”
  “小少爷,从现在开始起,以后只要您有时间就来找我,我会逐步同你商量和讲述一些事情的。包括继承权手续的办理,还有以后我们的计划实施与展开,我都会跟您讲。但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现状,不要对任何人讲起,尤其关于您的身世的真实情况。否则,惟恐会给您惹来不便、甚至杀身之祸啊!”
  “嗯,好的,我明白了,我不会对任何人讲的。”
  “好啊!总之,你要有心里准备,我们的仇人与对手十分的强大,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斗得垮的。不仅需要制定十分周密详细的计划,还要结合许多其它各方面力量的帮助,或许才有取得胜利的可能。你现在所在的恒东房地产公司,就是他们旗下的企业,您现在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努力成为这家地产公司高管阶层。待到你掌握一些实权,奠定了自己在公司中的地位,这样才有可能接触到他们整个集团的权力核心,才有可能将我们的复仇计划得以成功实施,并取得最后的胜利。”
  “嗯!?——”我心中又开始疑惑了,我也不得不再次相信命运的弄人,和缘份这回事了。我内心更是久久不能够平静,真是没有想到,我出社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帮我的仇人们努力的工作。真是没有想到啊!仇人一直就在身边啊!
  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我更是彻夜难眠。我想,换做其他任何人,恐怕都会如此吧?想想自己之前的人生,是多么的平淡无奇,然而现在突然一下子要进行身份地转变,人生的目标和理想,也不得不进行调整与改变,这叫我如何能够睡得着呢?!同住一起的阿邦,见我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过来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只好应付他说没事。想起薛老的话,我不得不学会保护自己。只不过,我考虑来考虑去,考虑到最后的尽头,眼下要做的就是,如何在公司内快速地晋升?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权力巅峰(又名关山风雨路)
脾气火爆、军人出身的柳擎宇初入职场,就被手下们给架空了,切看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着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历经数千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争之后,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