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悠云情缘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萍水相逢

  葱茏岁月时,峥嵘意兴开。世事无料间,引得缘分来。巍峨耸立的大山,苍天古树密布其上,溪流潺潺滑入深谷。宁静幽致的林间,传来一阵阵嬉戏逗乐的声音。仔细看时,却见两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年轻男子在这山间游玩,三人于此青山碧水盛景中,游兴正浓。
  只听见一女子高兴地喊了一声:“姐姐,你看,那边有一颗杏树,好大好黄的杏子哎!”说话的是个穿着一袭粉色薄衫的女子,但见她皮肤白皙,发髻轻盘,面容姣好。这女子突然看到了远处有一棵正结满果子的杏树,分外兴奋,伸出手臂指向果树给同伴的女子看。
  被她叫作“姐姐”的女子则身着绿色薄纱外罩,容貌却是更佳,面若玉盘,眉似柳叶,眼眸清澈,红唇点缀,加之身段极是匀致,仅从远处扫得一眼,便知是少有的佳人。
  那一旁紧跟的男子也是相貌俊秀,气色清雅爽朗,此时身着一身白色缎衣。
  顺着穿粉色薄衫女子所指的方向,只见悬崖边斜着长出一颗杏树,树上正结出了许多黄灿灿的杏儿,很是惹人口馋。只是杏树只有根部扎在悬崖边上,树干却斜着张出了崖去,枝桠大部分都悬在了空中,若是胆小之人,断然是不肯冒险采摘的。
  那个着白衣的年轻男子却并未以此为险,他见穿粉色薄衫的女子这般兴奋,自然料到她是馋了,便想摘些果子来给大家吃。兴许是他经常被人管教,此时亦似不敢擅自做主,只是眼光殷切地看了看身边的绿衫的女子,说了声:“姐,我去给咱们摘些来吃吧?”原来二人乃是姐弟。
  细细地看了看悬空的杏树,绿衫女子有些不放心,就说道:“柳青,柔儿,还是你们两个立在这儿等我,我去给你们摘些来吃。”
  如此称呼,自然是那年轻男子叫作柳青,着粉色薄衫的女子名叫柔儿了。
  那绿衫女子说完之后,脚尖微微用力一踮,身子竟缓缓离地而起,轻轻地飘向那株杏树的枝干,没想到这女子还身负不俗轻功。
  “姐姐,先给我们抛几个杏子过来!”看到绿衣女子已经到了树上,那个叫做柔儿的女孩子有点急不可耐地喊着。
  “你们接好啊!”绿衣女子站在树枝上,身子不时回转探视杏子位置,然后轻轻地采摘身边四周的熟透了的杏子,摘满之后便将杏子抛给崖边等着的柳青和柔儿。
  突然,一阵疾风自山涧吹了过来,整个杏树亦是一阵剧烈晃动,而绿衣女子恰好此时正站在树边缘的枝桠上,双手正捧着刚摘好的杏子准备抛掷给柳青和柔儿。她完全没想到树枝会突然抖动,自然也没有任何防备,绿衣女子脚下的树枝被风扫过,甩向一侧,脚下落空,身子也不自主地向深崖下坠去。
  崖边的柳青和柔儿见此状况,心中大骇,均禁不住惊恐地喊叫起来,想去施救却来不及。
  眼看绿衣女子就要坠下悬崖,突然间,却有一道影子从崖边划过,速度十分之快,细看时,却是一人跃了过去。只见那人自崖边急跃而下,身子飞速坠落,于悬崖边下三四丈处接住了落崖的绿衣女子。虽如此,二人却一起向崖下坠去,亏得施救之人轻功极高,用力凌空弹出数步,使得下坠之势减缓,然后那人一只胳膊揽住绿衣女子,另一只手则看准机会抓向崖壁上突出的一块石头,之后又用力猛地向上一提,两人竟从悬壁下斜飞了上来,轻轻地落在了崖边的空地上。
  见绿衣女子获救,柳青和柔儿仍有些惊魂未定,但旋即缓过神来,急忙向绿衣女子跑去,到得跟前急切地问道:“姐姐,你怎么样?!”
  再一看时,救人的却是一位衣着青色布衫的年轻男子,年岁约莫在二十岁左右,相貌俊朗,气质之中透出一股朴实。这年轻男子因为救人急切,于半空中拦腰便抱起了绿衣女子,脱险落地之后,因为仍旧在悬崖边上,担心绿衣女子再出意外,便没有松手,情急之下,竟一时忘了男女有别。
  那年轻男子此时见柳青和柔儿奔来且喊叫姐姐,方才想起自己行止不雅,不自主地有些窘迫,面色也是很不自然起来,赶忙将绿衣女子放下。
  而那绿衣女子也是惊魄初定后感觉到有些难为情,玉颜泛红,略带羞涩,不过却很快镇定下来,对救了自己的年青男子欠身致礼问谢:“多些公子相救,若非援手,小女子恐怕已经坠崖丧命了!”
  听见绿衣女子道谢,青衫男子回礼道:“小姐不必客气。我恰巧路过这里,看到你遇到危险,就赶快过来援一把手。小姐没事就好。”他此时才发现自己所救的女子竟是美貌异常,竟有些局促起来,说话时竟有些吞吐。
  绿衣女子此时已定下神来,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竟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想起适才发生一幕,心中感激之余也惊奇其不俗轻功。绿衣女子接着说道:“小女子柳玉雪,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马君。”青衫男子见柳玉雪问起,就躬身施礼答道。
  一旁的柔儿看到柳玉雪平安无事,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便对马君说道:“马君公子,你的轻功真厉害!我只看见你嗖的一下子就飞过去了,然后就把我姐姐救上来了!”
  马君听见柔儿这般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位小姐夸奖了,似我这般功夫的大有人在,哪能称得上厉害呢!”
  柳玉雪指着柔儿和柳青向马君介绍说:“这是我表妹柔儿,这是我弟弟柳青。”
  那柳青见姐姐坠崖,惊骇至极,此时见柳玉雪被救,惊喜之余仍处在余悸之中,便忘了向马君道谢,听得姐姐说话,才忙向马君躬身施礼谢道:“多谢马君公子救了我姐姐。”
  马君见柳青言辞恳切,致谢时显得十分激动,便说道:“柳公子不要客气。”
  那柳玉雪听马君说话与当地不同,便问道:“听公子口音,好似并非本地人?”
  马君答道:“哦,在下和母亲只是路过这里,确实不是本地之人。”
  柳玉雪和柳青柔儿听到马君说起他的母亲,都有些疑惑,因为刚才只顾着说话,并没有留意周围,此时环顾左右,才发现不远处立着一个长年妇人。
  见柳玉雪三人都朝着那边看去,马君说道:“那就是我母亲。”说完便向那边走去。柳玉雪和柳青、张柔儿也紧跟而行。
  见四人向自己走来,马君的母亲也往前走了几步迎了过来。之后却径直走到柳玉雪身旁,关切地问道:“这位小姐没有受到惊吓吧?”
  柳玉雪见马君的母亲身着浅灰色衣衫,装扮极是素朴,说话时态度恳切相和,心中顿生亲近之感,见她关心相问,便欠身施礼答道:“多谢夫人关心,适才多亏了马公子及时出手相救,才得转危为安,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们才是!”说话之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马夫人细看柳玉雪肌肤如雪,容貌娇美,看装扮不是一般庄户人家女儿,但却毫无娇羞气色或霸道神态,反而气质中透出一股端庄大方,亦不禁暗暗赞叹,又见柳玉雪致谢,马夫人口气平和地宽慰道:“小姐不用客气。”
  马君母子极易相处,柳玉雪与柳青和柔儿仅仅片刻便没有了生疏之感,柳玉雪突然想起马君的话,便向马夫人问道:“刚刚听马公子说,你们是从外地来的,不知道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们是去看望一个亲戚的,因为离得远,以前也没有去过,就边走边问路,今天只是恰巧路过此地。”马夫人说道。
  柳玉雪想着自己对此地极熟,便有心帮他们找寻,便问道:“只是不知道尊家的亲戚住在什么地方?”
  马君接过话说道:“我们也未曾去过,只是知道那个地方名字叫菱湖城。”马君和母亲边走边问,此时碰见柳玉雪等人,也想着再打听一下,免得走岔了路。
  “此地唤作江城,离菱湖城还远着呢!”那个叫柔儿的姑娘说道。
  柳玉雪说道:“夫人,马公子,此地到菱湖城还得有许多天的路程呢。若夫人和公子不嫌弃的话,先到我们家歇息一阵,过得几天再启程也不迟。”柳玉雪被马君所救,心里极为感激,自然想有所报答,不愿他们就此离去。
  “就不麻烦柳小姐了,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尽快去菱湖城呢。等回来路过此地时,若有机会我们再来打扰小姐。”马君想着大家只是萍水相逢,自己只是随手帮了别人,怎么能就此承情而劳烦别人呢,就如是说道。
  “今天与夫人和公子相逢于此,实在是难得的缘分。更何况今天公子救了我,我还未有所感谢。若夫人和公子就这么离开了,我岂不成了无情无义之人了吗?还请夫人和公子务必答应到敝府暂歇。”柳玉雪听马君说要立即赶路,心里自然是不愿意,她本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又对马君母子心生好感,十分想对他们有所报答。
  “就是,我家地方也大,你们去了并不麻烦,我们家还热闹了许多呢!”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柳青说道。
  马夫人见柳玉雪情真意切,绝不是客套敷衍,不忍拒绝她好意,便问马君道:“君儿,你看呢?”
  马君知道母亲和自己连日里赶路,未曾好好休息过,此时身体也是极为疲乏,见母亲问起自己,又见柳玉雪甚是执意,并非仅仅是客套而已,心中亦是不忍违了她的好意,感激地说道:“既如此,我们便打扰小姐和公子一两日。”
  柳玉雪三人一听,自然极是高兴,于是便同马君闲聊着一起顺路往前行去。众人直行一阵,翻过一道矮岭,却见一座城镇坐落在不远处的山下。柔儿活泼善言,和马夫人说东道西,好似极熟了一般,柳玉雪则含笑听她们讲话,偶尔间插几句,她虽话不多,但态度从容大方,使人并无生疏隔阂的感觉。而马君和柳青互问年岁,才知大小相当,马君性格质朴恭谨,见陌生人时言辞不多,柳青却是相反,性情本真,毫无掩饰,因马君救了姐姐,对马君顿生感激,自然是十分的热情,且二人均是年轻人,不大功夫,便似是熟识的朋友一般。
  众人顺山路而行,缓坡而下,走了一阵,拐到了山脚处,左曲右转绕了几条小径,倏然却到了一座城镇之前。马君和母亲跟从着柳玉雪等进了城内,只见街上商铺罗列两侧,行人你来我往,甚是热闹。
  马君所住的地方很是僻静,很少见到这种繁闹景象,此刻见街上车水马龙,且店铺外摆放的许多东西都是未曾见过,面上自然有些惊羡。柳青看到马君表情,还道以为马君喜欢喧闹,就说:“江城天天这么热闹,今日咱们先回去休息,你要是喜欢,改日我再带你到街上来玩。”
  马君知道自己有些失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家那儿很是清僻,我也未曾出过门,很少见到这么多人的地方。这街上放的许多东西,我都不曾见过,所以感到稀奇,倒并不是很喜欢热闹。”
  众人继续前行,到得一处主街的岔口,柳青在前头带着大家转了进去,走不多远,再向右一转,立时一片空阔,尽头处竟是一座气派的府邸。原来这条路只是这一户人家的出口,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意味,看大门围墙,就知是一大户人家。
  一个稍微有些年迈的老翁在大门一侧正打扫杂物,见众人走了过来,就停住活计,对着柳玉雪和柳青说道:“小姐和公子回来了?”
  “回来了,齐伯。”柳玉雪笑着回答道,然后向那老翁示意马君和马夫人,缓缓地说道,“对了,齐伯,这两位是马夫人和马君公子,是咱们家的客人。”
  被称作齐伯的人在此多年,并未见过这两个客人,只当是柳玉雪临时施助之人,便仅仅向马夫人和马君点头致意。
  几人过了大门,入到院内,只见前厅门前有一处大庭院,院内房屋排列错落有致,房前筑磊花池,花木也正茂盛,给庄重的庭院增了不少雅和气息。顺路向后走,却见后面的大庭院又分为多处小院,显然是平日里居住之所,内中道路不甚宽,却无繁杂狭仄之感,地面铺以青砖,楼台搭衬协调,而最西边处又通着一座花园,一看就知修建这座庭院时经过了精心勾勒。
  柳玉雪带马夫人和马君至一间厅房暂歇,又立即安排人去准备膳食,又交代给马君母子收拾了房间。不一阵,仆人便将饭菜端了过来。
  柳玉雪见饭菜备好,便忙招呼马夫人和马君吃饭。马夫人见只有柳玉雪柳青和柔儿,心想应该拜会一下他们大人,所以就问柳玉雪道:“小姐,我们是不是得先去拜望一下您家的长辈?”
  柳玉雪、柳青和柔儿三人闻此,面上顿时显现出异样的表情,还是柳玉雪说道:“不瞒夫人和公子,家父和家母已经去世了,家中也仅有我和柳青姐弟二人,柔儿妹妹是我舅舅家的女儿,自幼和我们一起长大,我父母去世之后,经舅舅同意,她便来和我们一起同住。”
  马夫人和马君没想到柳玉雪和柳青这么年轻就已父母不在,不禁十分意外,也不免有些哀怜,同时觉得自己有些失言,马夫人忙说道:“无意间提到了小姐和公子的伤心处,还望勿怪。”
  柳玉雪轻轻说道:“夫人不要多心,这都是以前的事了。”柳玉雪说话时语气淡然平和,仪态端雅,虽然早无父母,却并无戚戚神色,马君和马夫人看在眼里,心里不禁赞叹。
  此时众人已将话题转开,边吃饭边聊天,柳玉雪担心马君母子客气,便不住地招呼着他们用餐,虽然话语不多,却并不乏热情,而柔儿更是热情备至,不时地给马夫人夹菜盛饭。
  饭间,柳玉雪问马夫人道:“伯母和公子打哪里来呢?”
  马夫人和马君听得柳玉雪相问,面上突然间显出有些为难之色,还是马君说道:“我们住的地方甚是偏远,小姐定然是没有听说过的。”
  柳玉雪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问竟让他们为难,心下不免有些奇怪,但马君于自己有救命之恩,且看他们言行举止均极为朴实诚挚,不似故意隐瞒什么,便没作它想,也不再问起他们家在何处。只是马君今日曾说起此行要去菱湖城,柳玉雪心想要答谢他们,又不知道他们何时动身,便又问道:“今日马公子曾说起,伯母和公子此番是要去菱湖城探亲?”
  马夫人说:“是的。其实那是君儿的一个长辈,君儿说此番来定要去看看他。因为隔得远,已经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柳青一听,随口向马君说道:“这么久没有来往了,怕是不太容易找吧,不知道是你什么人啊?”
  马君此时倒没有掩饰的意思,说道:“是我的师叔,在我年幼之时,他便离开我们归乡去了。他曾告诉我说他家住菱湖城附近,我和母亲难得来到此地,所以便想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柳玉雪听马君说完,方知道原来如此,也知道马君母子并未曾去过菱湖城,更别说熟悉了,于是不免有些担心,便说道:“我虽未曾去过菱湖城,但听别人说起,菱湖城人口繁多,城域极广,想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马君和马夫人闻听此言,心中也不免有些犯愁。柳玉雪见状,忙继续言道:“伯母和公子不必担心,我们家有个镖局,恰好过两天要到菱湖城走趟镖,我正可让他们帮公子找一下令师叔。公子功夫那么好,那令师叔也定然武功超群,自然应该是有名气之人,若是在菱湖城的话,想必极易找寻。伯母和公子莫如就暂时委屈住在这里,待镖局的人回来探得消息后,到时再动身去菱湖城也不迟,也免得费力找寻!不知伯母和公子意下如何?”
  马君不愿给柳玉雪添麻烦,忙说道:“那怎么能成呢?柳小姐的美意,我们心领了。我们只需叨扰一日,明天就和母亲动身。”
  柔儿见表姐似是想挽留马君母子,同时也觉得表姐说得在理,便对马君说道:“你和伯母去了菱湖城,还不得挨户询问探访吗?况且这么多年未通消息,要是你师叔已经搬离菱湖城,岂不是空跑一趟?镖局护镖的人多,打听你师叔的下落也极为方便。公子不为自己着想,这大老远的,也得为伯母想一想啊!”
  马君一听,知道他们说得在理,但心里还是怕麻烦他们。柳玉雪此时也看出了他的心思,就说道:“我们家向来人少,整日里总感觉有些孤零零的。若伯母和公子能多住些时日,我们都会很高兴的。”
  马夫人听柳玉雪这么一说,心里生出一股哀怜之情,更是不忍违了柳玉雪好意,就看着马君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依了小姐之见,再麻烦小姐一段时日吧!”马君见母亲这么说,也就不再作辞了。
  柳玉雪听得马夫人这么说,自然很是高兴,一则马君今日救了她,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有所报答,再者,看到马夫人和马君均是质朴之人,知礼识节,顿生好感,便站起来说道:“多谢伯母。”然后缓了一下说道:“伯母以后请不要称呼我小姐之类的了,您是长辈,就直接叫我玉雪或者雪儿吧。”马夫人见柳家宅邸宏大,自然是大户之家,但柳玉雪却毫无大家小姐的娇贵之态,听她这般说,自然是不愿太过生分,所以马夫人亦点头应允。
  然后柳玉雪问马君道:“那就烦请公子告知我令师叔的名讳,我也好安排镖局里的人到菱湖城之后寻找。”
  马君说道:“我师叔姓燕,名讳为一个云字。”原来马君的师叔名叫燕云。
  柳玉雪便向柳青安排道:“柳青,你待会便去镖局一趟,告诉张叔叔,让他们到菱湖城办完事后多待一些时日,务必找到马公子的师叔。”
  柳青应得一声,跟大家打过招呼,便外出去镖局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权路谋局
吴建国,一个帅气、果敢、忠义的事业男,被众多美女包围式的追求。但他自制力极强,与两小无猜的赵丽天专心相爱。 然而,他被一主要靠美貌而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杨咏看中。杨咏一边伺候官场里极个别的色狼,同时,她模仿武则天用权力寻欢男色,吴建国,成为最主要的猎物……
第二台阶
都市其他连载
官途巅峰
一个毫无背景和人脉的年轻男人周西锋,从普通科员到巅峰大佬,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
心平和
现代都市完结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