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青玉案之九珠惊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地震

  秦岭,古称昆仑山、终南山。《史记》出,秦岭,天下之大阻。由此秦岭得名天地间。这座非凡的山脉横亘在中国大地之上,绵延1600多公里的山脉,把中国大陆一分而为南北两半。自古以来,秦岭就充满着令人向往的神秘色彩,至今隐藏着许多未解得秘密,也必然使它有着不同寻常的身世。
  北纬30°45′—31°43′,东经102°51′—103°44′,这个地理坐标在2008年5月12日,发生了一场千年不遇的特大地震。这场地震也波及到了秦岭与巴山接壤处,毗邻汉江的一个山中乡村。
  由于村里房屋是依山而建,在强大的地震冲击波作用下,村后的山上发生了山体崩塌并造成滑坡,裹挟着大量泥土和碎裂的巨石从山上倾泻下来,致使村里房屋遭受到了严重毁损和坍塌,人员出现了大量伤亡。同时,坍塌的山体也堵塞了村里出入山外的唯一公路,使这个原本宁静的山中乡村成为了与世隔绝的孤岛。
  入夜,在一片倒塌的房屋废墟中,一堆篝火边,几个人围坐在哪里。
  “白支书,你看这怎么办,从地震到现在四十八小时已经过去了,外面还不知道咱村的具体情况,现在电话也没信号打不出去,全村一百七十户人家,除去死亡的人员,有七十多人受伤,村里卫生所的药品也用完了,现在急需药品,如果再这样耽误下去,估计还会有人死亡,您赶紧拿个主意吧。”
  满身是泥,身材魁梧的徐杠子坐在倒扣着的背篓上,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无力的向村支书说道。
  听到徐杠子的话,白支书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扫了一圈围坐的人,只见有的人在那抽烟,有的眯着眼睛歇息,有的坐在那呆呆出神,每个人的神情都显得疲惫不堪和木然。
  “吃的还能维持几天”?白支书坐在倒塌的房梁上,用那嘶哑的嗓子,向旁边坐着的村里会计问道。“照现在情况看,从各家翻找集中出来的粮食我大概统计了一下,估计再让全村幸存人员吃个七八天不成问题,”会计回复道。
  白支书听完会计的话,身子又慢慢的靠回到房梁架子上,疲倦的闭上了眼睛,但脑子在快速着思索。看来粮食还够,足能维持到外面救援队伍和物资的到来,现在最急需的是药品,药品怎么解决?下午派出去了三个人绕山路去山外面联系,算上带着救援队伍进来怎么的也需要三四天时间,可一些伤员没有药品救治,坚持四天恐怕真的很难呀,怎么办?怎么办?正在白支书一筹莫展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二爸,我有个主意。”一个年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白支书睁开了眼睛向发声处看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皮肤白净带着满脸憔悴的男孩子在哪看着自己。
  噢!是不同呀,白不同是自己弟弟的儿子,今年27岁了,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在外省的文物部门工作。这次带着未婚妻回来给他过世的娘上三周年祭,偏偏就赶上了这事。
  “不同,你有什么主意”?白支书中断了杂绪向不同疑惑的问道。这时几个村民听到不同的话,都伸着脖子或扭着身子看向不同。
  只见不同看了看大家,轻声地说道,“咱这大秦岭是个物产宝库,不缺的就是药材,我们山里长大的,又有谁不知道几味治疗外伤的药材呢?这次地震中,受伤的大多是砸伤和挤伤,只要能找到救治这些伤势的药材,就能暂时维持住伤情。”
  白支书听到此话,猛地坐直了身子,疲惫、充满血丝的眼神中顿时来了精神。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急一乱,真是糊涂啦。
  白支书拍着自己脑袋心里琢磨着站起了身子,思索片刻后,随即说道,“大家听我说,咱们村共有十三个党员,除去两个地震中死亡的,三个受伤的,剩余的党员今天全部都在这里,在这天灾危难之时,党员应该怎么做,我不说大家心里都应该很清楚,我知道大家都很疲惫,但受伤的村民更需要及时救治,我提议明天组织一些人,分成几组,由党员带着上山去采药,你们看怎么样?“
  片刻后,一致同意白支书意见的声音响起。白支书看着大家都认同了他的提议,挥了一下手说道,“那就这样定了,明天一早各组带足干粮和水上山,散会。”
  第二天清早,几组人马在党员的带领下各自奔向山中。白支书带着不同和几个村民背着筐篓,也走向了一坐崩塌比较严重的山峰,大小不等的碎石和断木残枝散落四周,以前村民上下山踏出来的羊肠小道也早不见踪影,完全就没有可以走的道。
  几个人一路上攀爬跳跃、互相搀扶、连拉带拽地走了很长时间,当太阳升到三尺高时,几个人已经走到了山的半腰处,看着大家累得呼呼直喘气,白支书便招呼大家坐下来喝点水,抽根烟,吃点干粮,歇歇再走。“你们歇,我去看看前面,顺便撒个尿,徐杠子说着就朝前面走去。”
  这时,不同喝了口水后说道,“二爸,这个山怎么塌落这么多碎石,相比之下,别的山并没有如此大面积的塌落,也没有这么多碎石。不同的话引来了一个村民的附和,“不同说的对,这一路上来,我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事。”
  “嗯,是的,确实这样,昨天我也发现了这个现象,咱们村子后面靠的这三个山峰老人们都叫三峰珠,咱们现在所处位置就是三峰珠靠东边的一座,我平时也来过数次,没有发现这山哪来这么多碎石,要说石头,也就这个山朝南的地方大部分全是裸露的山石,树木不多,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真是不太清楚。”白支书的话音刚落下,就看见徐杠子满脸惊色地跑了过来,大声地喊道,“支书,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你们快过去看看,一个,一个很大很大的山洞在那边,”听到徐杠子的话,大家都吃惊起来。
  “山洞?你别胡扯了,我从小到大爬过这山都数不清了,从来就没见过什么山洞,”一个村民不信的说道。“真的,真的,我老徐啥时候骗过人,你们赶紧过去看看。”几个村民看见徐二杠的神情特别认真,觉得他说的可能是真的,都不约而同地起身向前面跑去。“走,二爸,咱们去看看,”不同边说边搀扶起了白支书,二人也随即快步向前跑去。
  “贼他娘的,这洞口可真大呀”,一个村民喊道。此时,连白支书和不同在内的几个人就站在山洞口个个惊讶的呆看着,山洞估摸有十几米高,宽二三十米,里面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但从里向外透着一股神秘和诡异.
  几人呆看了半响,才慢慢地回过神来。这时,徐杠子在一边说道“支书,我没瞎说吧,咱们祖祖辈辈在这生活了一百多年了,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老辈人说过这里有个这么大的巨型山洞,这一个地震,硬给震出个山洞来,真是稀罕事。”
  听到徐杠子的话,不同摇着脑袋说道,“恐怕不是吧,地震怎么能震出山洞来?”不同又再次接着说,“你们都别动,我走近点去看看”。白支书焦急的喊道,“不同,别过去,你这孩子,”不同转身回头笑着说,“二爸,没事,我就在外面看看,”说完转过身去走向了巨大的洞口。“小心点”!白支书急切的喊道。
  几个人看着不同走到了山洞口停驻了身子,只见他抬头看看,又俯下身子这摸那摸,之后又站在那思考了一会后,才扭过身子向回走来。
  “二爸,这个山洞早都有了,是被人故意封堵的,地震将封堵的石头震碎后暴露出来了”。不同说着走近了众人。“是人堵得?”有人吃惊的说道。“嗯,这个山洞我敢肯定是人为修建的,山洞口明显有人为敲斫的痕迹,而且还很整齐,我是学建筑考古的能分辨出来,这一点我非常肯定。”不同回答道。
  “贼他*的,堵个山洞干啥呀,难不成还是要藏什么东西?”徐杠子质疑着说道。
  忽然,徐杠子猛地睁大的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张大了嘴,手指头不停的点着山洞恍然大悟地说,“对对对,这洞这么大,搞不好是个古墓或者里面藏有惊天宝藏,哈哈,肯定是,我敢跟你们打赌,小说和电视里都是这样的情景,哈哈.....,我们发财啦,地了个鸟震,给我们震出个山洞,还震出个宝藏,我们发达了,哈哈哈。”
  就在徐杠子胡扯一通的时候,不同在一些很大的碎石边拿着石头敲着,对比着,看着,闻着,不时低头思索着。
  其余的人都纳闷地看着徐杠子,有人说道,“杠子,你娃应该叫二杠,二*的很,你真不会小说看多了吧?你还没进去怎么知道里面是宝藏?保不准里面没有宝藏,反而是野兽或什么大毒虫的老窝呢,你这乱喊乱叫的大声吆喝,别把它们招出来。”“肯定是,保准是,我徐杠子敢跟你们打赌,里面绝对是宝藏,你们不信,到时候别要。”
  “行了,别胡扯了,有点正精神没有?你除了钱,还知道什么?”白支书出口呵斥着徐杠子,徐杠子看到白支书生气的样子,嘴里嘟囔着没再说话。
  这时,不同走了过来,看见此情况便说道,“二爸,或许杠子哥说的有点道理,我看这个山洞也很蹊跷,咱们能否商量一下进去看看?”白支书听到不同的话后寻思了一会,便问道几个村民,“你们都什么意见?”几个村民互相彼此的看了看,反而都沉默起来,不同看在眼里,心里知道他们是顾忌重重。
  过了一会,一个村民开口说道,“这个山洞到底里面有啥谁也不知道,万一里面藏着什么毒虫、野兽,或者真是杠子说的有古墓,那万一里面有什么脏东西,什么毒烟、暗箭的,进去那不是要送命呀!”“真亏你们是山里长大的,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不敢进去,我自己进去,看你们怂胆吧,还爷们呢,哼!”徐杠子鄙夷的看着几个村民。
  不同听完这个村民的话后,笑着说道,“你担心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依据我们国家考古多年的发现和已知的事实,在古墓中还真没有什么毒烟、暗箭、毒虫这一类东西,如果有那也是在小说中所出现的,现实中是没有的,就算里面有什么毒烟、暗箭、毒虫,从地震到现在都已经过了五十多个小时,洞口敞开的时间已经足够长,里面的有毒有害污气也应该排空了.
  至于野兽,那更不可能,这个山洞是什么时候开凿的我不敢确定,但从咱们村祖祖辈辈在这生活了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发现这个洞,我分析这个洞起码应该在咱们建村前就有了,至少在一二百年以上吧!这个洞口是地震时震塌了封堵的石头才暴露出来,如果按这个时间算起,山洞封堵了这么久,就是里有什么毒虫野兽也早都饿死了,呵呵,所以大家不必担心。
  说到这,我再给大家说一下我的发现,我刚才看了看周围震塌的碎石,发现这周围的碎石石质很杂乱,有花岗岩,也有玄武石,还有青石,石头也经过人为的某种特殊处理,结合洞口的开凿面积,我判断这是想要封堵里面的什么秘密,为了便于日后能再找到这个山洞,避免草木遮盖改变地形参照,所以就用不同石质的石头来封堵山洞,听到不同的话语,连白支书在内的几个人都频频点头,不愧是大学生,分析的头头是道,几个村民都面露赞许的神色。
  “因此,我的意见是进去看看,既然命运和机遇让我们发现了这个山洞,这就是我们的幸运,咱们发现的这个山洞,我感觉跟墓葬有关,如果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也就算啦,但是如果里面真的有东西,我们就保护起来,等救援队伍到了,让他们及时通知政府和考古部门来接手保护,也算我们在危难时保护了国家财产,不说能否在考古上留名,估计奖金是有的。”
  听到不同的话,几个村民顿时打消了疑虑和顾及,又听到可能有奖金,这几个村民就来了兴奋劲,卷袖子的,系裤腰的,掏绳子的,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完全不是刚才那伸头缩颈,嘚嘚瑟瑟的模样。
  白支书听完不同的话,沉思了半刻,看了看几个人,最后点点头说道,“我没意见,你们几个意见呢?”看着支书问向他们,几个人马上一致同意的说道,“行,咱们进去看看。”
  白支书看见几人都异口同声的同意便说道,“好,既然你们都同意,我先在这里把话说清楚,进去后大家要听指挥,不可乱跑和乱动,如果里面真有什么物件,千万不要乱动里面东西,不要抢和偷藏,咱们虽然是山里人穷一点,但大家要知道哄抢和毁损文物是要坐牢的,你们要想想家里的孩子和媳妇,听见没有?”
  听到这话,徐杠子立即接话道,“支书,您放心,我们是爱国农民,我刚才那样说话是开玩笑,但知道厉害轻重,也没有那贪心,大家也不会,就是他们谁有歪念想,只要有我徐杠子在,保准一个东西也少不了,您放心,我们保准听从指挥。”
  “就是,就是,我们坚决听话听指挥。”几个村民附声道。“嗯,这还差不多,这才是咱们村里的好汉子,”支书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关键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怎么进去呀?”另一个村民说道。
  “老四,瞧你个笨样,还山里长大的,这周围这么多松树,也有桐树,只需要砍几枝桐树,削掉上面的皮,桐油就会渗出来,在捆上松枝一点,一个现成的火把就成了,这还要犯愁?徐杠子指着这个村民说道。”
  “噢……,呵呵,还是杠子有办法,”这个被称作老四的村民一听徐杠子的话恍然大悟,不好意思地笑着急忙拉着二杠,边招呼着其他人说,“走,走,咱们几个赶紧去做火把吧,”几个人边笑边说跟着杠子拿着斧子去砍桐树了。
  “二爸,我们不能全部进去,我看了一下咱们共计七个人,洞口外需要留两个人,只能进去五个人,一旦超过两个小时咱们不出来,外面的人要及时下山找人来帮助咱们,您别担心,我这是预防措施也是野外洞穴考古的操作要求.
  另外,进去后我走前面吧,我是学考古的,进过很多墓葬,有经验,虽然这是个山洞,但我判断可能与墓葬有关,我走前面一旦有什么不妥,我能及时判断出来,您看怎么样?”不同说完带着征询的眼光看着白支书,白支书略微地思考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徐杠子他们带着十几跟做好的火把回来了。
  众人走到洞口前,白支书吩咐两个村民在洞外蹲守,其余的人点上了火把,每人手里拿了一根。
  这时,不同说道,“进去前我再交代几句,希望大家认真听我说,大家不要害怕,有我在,你们只要相信我,就会很安全,大家进入山洞后不要各自散开走,要排成一队,挨着往里走,尽量不要大声说话,进去后要注意观察里面岩石是否松动和脚下,虽没有什么毒虫野兽,我担心还是会有碎石不时会落下或者暗沟深壑,一旦发现危险,不要慌,按照咱们进来的顺序后变前,全部及时撤离出来就行,各位听见没有?”
  “听见了,众人一起应道。”于是,一行五人在不同的带领下,手持着火把,带着迷惑、好奇、不安的心情走进了这个黑黝黝的山洞里,走进了那个未知的洞中世界。岂不知,他们这次山中采药的意外偶遇,将打开历史尘封中的迷案,揭晓和印证一个几千年来流传民间的故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正道权途
秦舞阳为了照顾为救他而牺牲的好友家人,来到好友老家,上任副镇长不久,就卷入了一场黑恶斗争之中……
冬虫
现代都市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步步为赢
小人物的职场之路总是与智谋和女人分不开,看万浩鹏如何步步为赢,面朝大海,开疆扩土!
梅花三弄
现代都市连载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剑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