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星葬(墓虎大结局)>>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孩子,爷爷走了

  6,13,17,23,25,30,31。
  7,9,15,23,29,31,32。
  11,13,17,22,26,27,35。
  6,11,13,18,22,25,33。
  一张洁白的白纸,上面画了四行毫无规则的数字,每行七个数字。
  房间光线很暗,一个小男孩趴在一张破旧的实木方桌上写作业,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他背后,伸出一只粗糙干枯的大手慈爱的抚摸着他的头。
  “别碰我!”小男孩厌恶地躲开了慈爱手掌。
  “刚刚小学一年级,就学这么复杂的数列,现在的孩子真不容易。爷爷教你填第五行,你用心记录:11,13,17,23,29,31,35。”
  随着爷爷的指点,小男孩不情愿的写下了一行歪歪扭扭的数字。
  “孩子,爷爷走了,你呆在家里好好写作业,别到处乱跑。”佝偻的背影缓缓朝半掩的门帘走过去。
  “啰嗦。”小男孩一脸厌烦的嘟囔。
  门帘飘忽,一阵冷风扑面,那个佝偻的背影从何小白恍惚的视线中瞬间消失,只有阳台的窗帘在随风飘忽。
  “爷爷?”何小白惊出一身冷汗,挺直了趴在写字台的身体,痴痴地望着飘忽在阳台与卧室之间的窗帘,还有窗帘深处那一扇半掩的窗户。
  镇定一下睡意恍惚的心神,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何小白揉着朦胧睡眼,目光落在了电脑桌上的一页白纸。
  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五行数列,前面四行恍惚记得是他对着电脑总结出来的,最后一行歪歪扭扭,字迹显得飘忽而遥远,俨然一个小学生的字。
  “小白,赶紧收拾东西,一起跟你爸回趟老家。”妈妈推门闯进卧室,慌慌张张地催促。
  “那破地方,我不去,让爸自己回去。”何小白从小就不愿意去爷爷家,整个村子连个小朋友都没有,都是一些爷爷奶奶,一点意思都没有。
  长大以后,每年都被爸爸绑架去一次,那地方一年比一年破,一片破败荒芜的景象。连怀旧的老爸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常常在回家的路上大发感慨:记忆中山清水秀的家乡离他已越来越遥远。
  “你爷爷去世了,我们得赶回去奔丧。别不懂事,赶紧收拾东西。”妈妈严厉地丢下一句,转身出去了。
  爷爷去世了?
  听到这个噩耗,一股寒气袭入他的后背,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刚刚做梦梦到久违的爷爷,他说他要走了,一梦惊醒,他居然真的走了?
  这。。。。。。这也太邪门了!
  “小白,快点,你爸已经开车到了楼下。”客厅里传来老妈焦急地催促,何小白赶紧收拾情绪,胡乱整理背包出了卧室。
  就在他关闭卧室门一刻,一阵风从半掩的窗户吹进来,桌上的那张记录数字的白纸飘飞而起,落在了卧室地上。
  他急忙转身回去,匆匆捡起了那张白纸,在老妈的连环催促之下,一路小跑着下了幽暗陈旧的楼梯,何明哲已停车楼下,站在敞开的车门前焦急的等候。
  何明哲驾驶冒着黑烟的旧捷达,小心翼翼地缓缓穿行拥挤的巷道,急躁地按压汽车喇叭。
  拥挤的人流不但不理会他,反而有几个回头怒视,爆出一句标准的国骂。
  “老爸,前面停一下,我去买一张彩票。”那家熟悉的彩票小站一晃而过,何小白急忙伸手去拉车门。
  “兔崽子,你还有没有人性,你爷爷刚走,奔丧路上,还惦记彩票。”何明哲果断锁死了车门,猛踩了一下油门。车尾飙出一道黑烟,车已脱离老街道,飞驰在宽阔的城市大道。
  “哼,又不是我要买,是爷爷让我买的。”何小白被甩了一个趔趄,一脸委屈的反击了一句。
  “兔崽子,你还敢顶嘴?”一向温和的何明哲,第一次表现出男人的暴怒,回瞪的目光喷出两道血红的怒火。
  第一次见老爸发威,何小白紧张的避开他喷火的目光,默默的龟缩到后座。
  他今年虽然已满二十一岁,身体却很单薄,跟老爸叫板,一定会被暴揍一顿。只能心里暗自发狠:哼,你等着,再过十年,还敢跟我发飙,我决不会这样忍气吞声。我就离家出走,让你一辈子找不到我。
  就在他咬牙发狠一刻,车已经离开了城区,飞驰在通往清河县的一条高速公路。
  一出城市,压抑的心情立刻舒展开来。那种痴迷彩票,急于一夜暴富的急躁情绪也被车窗扑入的凉风彻底卷走。心急如焚的何明哲第一次将破车飙到了120,整个车都开始颤栗,进入一种随时都会散架的疯狂。
  “何律师,拜托你开慢一点,超速行驶违法。身为律师,你可别知法犯法。”老妈立刻给了他一个理性的提醒。
  何明哲闷着没吱声,脖子憋得通红,车速却自觉的减缓下来。
  四个小时后,车拐下了高速,进入了清河县的中心城镇清河镇,距离何家祖籍何家湾已不到三十里,不过这段路都是乡土小路。想要回何家湾,必须穿越清河镇中心,何明哲不得不减速慢行,缓缓行驶于拥挤的街道之间。
  “爸,我想撒尿。”看到路边一个简易收费公厕,何小白有点憋不住了。
  “马上就到了,先忍一下。”何明哲不但没停车,反而踩油门加速。
  就在他突然加速一刻,旁边突然窜过一辆三轮。突生变故,何明哲手忙脚乱地减速转向躲避,避开了三轮车,却撞到了路边的一个报刊厅。
  “喂,你想干嘛?”一个光着膀子,一脸横肉的家伙拉开铁门,出了报刊亭。
  何明哲赶紧开门下车,陪着笑脸连连道歉,主动提出承担赔偿责任。
  趁着这个机会,何小白匆匆溜下车,小跑着闯入了路边简易厕所,对着肮脏的尿池,飙了足足5分钟。减除水压,一身舒爽的他快步赶到车边,老爸已经跟报刊亭老板协调了误会,正坐在驾驶位,点燃一支烟,焦急的望着厕所这边。
  “搞定,出发。”他拉开车门,一边上车,一边主动搭讪。
  “等一下你妈,她也去了厕所。”接近老家,老爸收敛了暴躁,态度变得平和了许多。
  车上憋了四个小时,终于有了停车休息的机会,何小白立刻拉门下车,开始在路边伸腰踢腿,缓解一路疲劳。就在他放松一刻,报刊亭窗口挂着的一个纸牌子吸引了我的目光:“本店代售福彩,体彩,足彩,刮刮乐等各种彩票。”
  “老板,帮我买注36选7。”何小白心中一阵窃喜,立刻摸出那张褶皱的白纸递进去,并奉上了一张10元纸币。
  光着膀子的店主接过钱和白纸,开始对着电脑操作,折腾了几下,一脸为难的将钱和白纸退了回来:“网络不通,打印不了。他*妈的,都是刚才那个开车不长眼的SB,撞坏了网络。”
  “大哥,你检查一下是不是网线插口松了。”何小白知道他在谩骂老爸,可是这种时候他根本无暇维护父辈尊严,心里只有一个焦灼的念头:彩票。
  “嗯,你等一下。”店主收回纸和钱,低头钻到了破旧的电脑台下面。
  “小白,走啦。”就在他焦急等待一刻,背后传来了老妈亲切而慈爱的召唤,一团急火攻心,他几乎要哭出来。
  “拜托,大哥,你稍微快一点。”他假装没有听到慈母召唤,探头进入报亭窗口,紧张的催促。
  耳朵一阵刺痛,一只有力的大手已提着他的耳朵,拖向了停靠的捷达。
  “哎呦,老爸,你慢点,耳朵都扯下来了。”何小白一边呲牙咧嘴的挣扎,一边连连告饶。
  “哼,不务正业。”老爸气哼哼地将他塞入车门,狠狠地带上了车门。
  何小白只顾着揉搓缓解撕裂般的耳痛,老爸已上车启动,沿着街道飞驰起来。等他缓过劲儿,回望报刊亭一刻,那位光膀子老板也正探头出来,一脸疑惑地四处寻找消失的客户。
  他们的座驾渐渐远离繁华,拐上了一条乡村小路。
  彻底泄气的何小白,深深的蜷缩到了靠背,脸上淌下了两行委屈的泪水。从小到大,老爸很少跟他发脾气,今天不但一路跟他发飙,居然动了手。在他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挨打。
  今天的事透着诡异,难道是爷爷临死一刻,子孙都不在身边。他老人家生气了,故意在捉弄他?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九界仙尊
他曾是仙门弃徒,遭人陷害,千年后重生醒来,凭不灭神魂,盖世神功,令八方风云乱,夺天地造化,掌生死之权,叱咤九境,昔日诸神为惧。
神出古异
武侠仙侠完结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我的1990
他从历史长河中脱颖而出,等待着他的依旧是前世的轮回。父亲入狱,未婚妻退婚,而这一切的改变,皆由一场高考而起…
洗礼先生
军事战争连载
我和美女上司
惨被美女上司欺压,又被老婆戴帽,一朝运到被董事长选为秘书,从此化身为龙,笑傲都市,演绎小人物传奇人生。
青木堂主韦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