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似闻惆怅在黎氓>>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1、县令色本砍柴娃

  晚清时节,国势已微:贪官污吏如狼,当道匪贼似虎;水涝旱灾频仍,病丐饿殍遍地。在这种环境下,却出了一位在膏腴之地的江南之苏吴旧地任职二十多年,上不阿宦海权贵、下无昧芸生蚁黎的芝麻官。他走马江苏,先后九任八县主官,却不染纤尘,果然是“春蚕到死丝方尽”,入殓却无棺材钱……
  他就是四川泸州市合江籍县令李超琼。
  ——题记
  1、1、县令色本砍柴娃
  时间倒流到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冬月二十日傍晚,四川泸州市合江县东乡中汇支大字湾,乡试落第的读书人李家存拖着沉重的身子刚刚从田里归来,就听前来帮忙的王二嫂对他叫道:“李七爷,快到二道坎叫李四妈,婶娘可能要生了!”
  李家存听了一喜,把个“累”字抛到爪洼国里,踉跄着去到二道坎。
  这李家其实先前是丁山脚下一个大户人家,祖父曾经官至“守备”(相当于现在的团长,县团级干部),父亲也是“国学生”(秀才),到了自己,参加科举考试县试、府试,可是却落得如此窘境,连最低档的“童生”都没有捞到,更遑论正式的科举考试资格。虽有几亩薄田,因为十年九旱,收成甚薄,租出去无甚回馈,也就只能自耕。外加有点手艺,编几个筲箕箩筐还可以卖点盐巴钱。但是自己柴山上竹子很少,竹篾也要用钱去买,所以也无甚添补。不过,到底比一般农户好混一些,差不多可以让一家人勉强糊口,虽然时常还有“以一日再食为难”的朴素日子。这里又是山区,离天近离水远,一遇天干,就更是难以为继。本来自己还是会一些“之乎者也”,无奈这里是山区,人们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多少人愿意拿出闲钱让孩子读书,所以有点文化的李家存这点“杀龙术”也无法施展。
  水已经烧好,剪刀、棉布等物件都已经煮过消毒,李家存带着李四妈匆匆过来,看了即将生产的七嫂,出来笑眯眯的说:“又是一个男丁吧?看李七嫂挺的那个肚子,八#九不离十。先要恭喜你了,李七爷,你龟儿还是个多子多福的命呢!”
  “已经三个男丁了,不说吃的,以后怎么娶媳妇呦!”李家存只有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这苦日子该怎么过哟!”
  “苦?我如果有这么多光脚丫的淘气鬼,高兴还来不及呢!”李四妈说完,进屋忙活去了。
  “那,我就把这个小扯蛋给你了!”
  “要得,只要你龟儿舍得,”李四妈回过头,应了一声,“一言为定!今儿我就抱回去了,免得你龟儿吃了后悔药变卦。”
  “要得,一言为定,”李家存笑嘻嘻的说,“可是用嫂子你来交换,一言为定.”
  “你这家伙好不正经,看老娘回头不收拾你!”
  还是像往常一样,他进屋喝口水,然后坐在堂屋门槛上:“老天爷保佑,生个穿鞋的吧,求求您老人家发发慈悲!”李家存默默祈祷。生活的重担,已经压垮了他的身子。明天就是场期,自家的鸡仔还小,前年那抱鸡仔只剩下这一个长成母鸡,而且正在生蛋,舍不得杀。晚饭后还有赶快编几个竹货,换几个盐巴钱和给孩子他妈买个把老母鸡来煨炖,一个鸡生的蛋显然不够,还要买点。“这日子,难呢!”他自言自语,又焦急的盼望新生命快点诞生。
  “哇……”尖叫声从里屋传来。一会儿,“恭喜李七爷,又要了个长雀雀的,恭喜恭喜!”王二嫂抱着孩子,轻轻撩开温温儿的一角让李七爷看,“小心点,不要被风呵着了。”说着,赶快把小家伙抱进里屋去了。
  一会儿,王二嫂又抱着小家伙出来:“这家伙真的有点沤人,你看,眼睛都睁开了,眉清目秀的,是个当官的模样。”说着,又小心翼翼地轻轻掀开温温儿一角,让李家存看。
  李家存看着小家伙,一股难以名状的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滴在小家伙的脸上,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了,身子轻轻颤了一下。
  “家道日渐啊!”李家存仰天长叹,“吾怎么就这么笨,连个‘小胜’(合江话:秀才)也捞不到,怎么个养家糊口啊!看着这么苦,却又舔了一张嘴巴,往后这日子还怎么过?”
  “今天有小仔仔了,应该高兴才好,怎么尽说些丧气话?”王二嫂有些责怪,“现在苦些,熬一下就过来了,以后儿孙满堂,我看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是的。二嫂,该起个什么名?”
  “幺儿啦(合江话,感到惊奇)!叫我起名字,你发癫了吧?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懂这个?我看——”王二嫂想了想,“还是请李四妈起个名儿吧。”
  “李四妈?那家什还想得乖,还想抱走我这个小淘气呢。还是我来起。”
  “哦,先前你还嫌弃他,这送人你又舍不得。”王二嫂挑起李家存的下巴,“还装模作样的,我的小乖乖!”
  “小乖乖?可是你的老太爷。”
  “你还老太爷,答应人家,现在又反悔。”
  “自家的骨肉,谁个舍得?”李家存接过小家伙,“要舍得就舍得你,拿你送人!哈哈哈……”
  “你这家什遭打!”王二嫂撒着娇,给李家存一顿娇滴滴的老拳,“尽是晓得占人欺头(便宜)。以后再乱说看老娘打你的嘴巴。”
  这时李四妈出来了:“你们两口子玩儿得欢。”
  “李四妈!”王二嫂赶快去拉着她,“你尽是乱说!”
  “小家伙是‘超’字牌,从好、美,但是太直白,‘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一袭晶莹玲珑好,过若琼香瑶池衣’。好!就叫‘琼’,有‘冰清玉洁’之感,有清澈香沁之意!叫‘超琼’,如何?”李家存想了想,说。
  “好啊,真是个识字先生。”王二嫂接过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抱着小家伙进到里屋。
  “还得有个字号,叫——”李家存进屋端起茶碗又想,“上元夫人自弹云林之璈,歌步玄之曲,渐沐紫烟之林……有了,就依‘紫璈’之谓吧。”
  “你这个龟儿在毁我,看我收拾你。”说着,过来要打李家存,“长嫂当母你都不知道,还说是男人!
  ”
  “嫂子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李超琼躲过,“待会兄弟补偿你,把床铺腾半边给你,我俩口子好好说悄悄话。”
  “你龟儿越发讨厌了,今儿累了,不跟你逗了。”李四妈自个端条板凳,在檐下歇息。一会儿王二嫂端来两碗醪糟蛋,递一碗给李四妈:“四妈累着了。你那个兄弟,早就应该遭打了,怎么还不教训他?”
  “你龟儿记着,”李四妈和王二嫂进屋,“这几天就全靠你了,你看我那个鬼兄弟,就是个穷酸样,又不会理事……”
  一晃超琼三岁了,“超儿过来,”母亲拉他到灶门面前,“这个是头蛋,快吃了吧,今天是超儿的生日,给你庆生,要乖哈。”
  “打生咯!”哥哥们跑过来,拍着弟弟,因为排行老幺,哥哥们都知道不和弟弟争吃的,“弟弟,今天你是劳力了——因为当时的农村,三岁可以干点小小的农活,所以称‘劳力’——跟哥哥山上打柴?”
  “嗯。打柴好玩儿不?”
  “好玩儿。”大哥说,“就是有点累人。”
  终于,哥哥们为弟弟捆好第一担柴,挑在肩上走了几步,小超琼把担子一撂,一屁股坐在地上:“挑不动了!不好玩儿!”他两脚不停蹬着地面,不停的哭闹,双手使劲揉眼睛。大哥走过来,把小超琼的挑子搁在他的挑子上:“我挑,走吧,看你追得追不上。”
  可是,虽然哥哥们跑跑停停,小超琼还是追不上:“我不跑了!”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大哥过来哄他,把他背起来,走一段又回去挑柴……
  后来他不哭了,挑着他的小挑子,跟着哥哥跑……渐渐的,小挑子变大了,渐渐的,小超琼长大了,渐渐的,不管割猪草还是勒豆叶,不管是薅土还是栽菜秧他都会……
  七岁,已经过了读书年龄,因为那时四岁就要“发蒙”。李家存深恶自己功名不第落为草民,只能为自己及家人糊口而奔波,几个孩子也无力调教,只有倾力为老幺了。大的孩子可以独立干活,他让小超琼待在身边,连“幺摊儿”(干活过程中短暂休息)也没闲着,教孩子功课。
  不久,家里又添个五妮儿,又不久,三个哥哥先后成家,分家独立。十五岁的超琼也成了样样活都精细的“好把式”。
  又过了一年,这天,父亲赶场回来:“超儿,你去太平山王民才王贡生先生处读书。”
  “父亲,我走了,你一个人干活,怎么养家?妈妈身体也不好,妹妹也还小,要人照顾,何况,读书是要学费的……”
  “你都不用担心,这点薄地,我干得了。你把妹妹带上,她都八岁了,也让她学学,自古说,有艺不孤身嘛。至于学费,我和王先生说了,妹妹的不交。王先生是我是挚交,一直互相体贴、情意相投,说是‘老哥,没说的,你们穷,两个孩子我都不计较学费,中午那顿,交点饭钱,每人两文,保证不让他俩饿着’。”
  兄妹俩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翻山越岭到太平山读书,下午赶几十里地回来,又帮父亲干活。为了接济家庭,李超琼想了:“我们周围有大小二三十个孩子,我们不去王先生家了,自己读书,还可以办个夜校,每期收一百文钱学费,书本自带。”
  “嗯,好!”父亲想了一会,觉得,这种教育接近义务,又教了孩子,又多少可以贴补家务,“是个好主意,我和你兄妹俩都是教书先生。”
  没想到,言语一出,远近十把里的乡亲们都把孩子送来,因为学费“太相因(便宜)”。这个合江的穷乡僻壤,有了朗朗读书声,孩子们读了两三年书,还个个都“身怀绝技”,能够打日常用的便条,还能写出几百字的文章,连带孩子来的大人们,有不少也跟着学,以至于颇能识几个字,说话做事也有点“先生味道”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865年合江大旱,“五六两月,几无滴雨”,没有收成,东乡人民纷纷外出逃荒,“里中十室九空,道殣(尸体)相望”。家里揭不开锅,连糠菜也“日难一饱”。但李超琼却以惊人毅力,努力学习,通过县考、府考,中了秀才。
  第二年,“我看你家老幺也老大不小了,该谈个人户了。”张阿婆找上门来。
  李家存问:“有没有恰当的?”
  “有啊,刘偏耳家那位千金,十里八乡没得说,人家今年一十五岁,比超儿小五岁,真是出落得花容月貌,做事也能干,家里的活计她全包,打柴喂猪针线活都不错。就是命苦,父母兄弟没能耐,没有手艺,穷得叮当响。”张阿婆说,“其实嘛,只要会过日子,穷也会变富的。她那一手针线,没得说,上个月一幅《贵妃醉卧图》就卖了一个白花花的大洋,幺儿啦,啧啧!”
  “是不是真的呦?”李家存半信半疑,“我们找个吉日,去刘偏耳家看看。”
  “那好。”
  到了刘偏耳家看了:“不错,没有想到,这刘偏耳这么丑陋,还养了这么出色的闺女。那针线活还真是一绝。”
  就这么定了,乡亲们大家凑热闹,帮着把婚事办了。李超琼“开始还老大不乐意”,说:“老爸,这个媳妇你看上了,就归你了。我现在还没有自立于世上,还不能成家!”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说话!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从也是从,不是从也得从!人家姑娘,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美人,就是打着灯笼火把也找不着,据说那些大户人家的子弟到处托媒追她,她都看不上,我去看了,真有沉鱼落雁之嫌。她看上你,是你龟儿的福气,还这么挑肥拣瘦的……”
  母亲也凑合着:“父母亲给你接一门媳妇,是你的福气。完了婚姻大事,你就是大人了,这个家就得你撑起,老大不小了,不要这么犟,以后怎么当个男子汉大丈夫呀,怎么生儿育女光宗耀祖呀?你娘亲也不认识你老爸,还不是你爷爷奶奶请了媒婆,请人帮着抬到你们李家的,我该没有嫌弃你老爸哈!”
  “那你怎么不带我去看看?”
  “人家大家闺秀,是你这泥杆子随便看的吗?等接进来了,父母亲允许你随便看,还要叫你把门面撑起来。得了得了,这门亲事就定了,我不反悔,你老爸也不许反悔,谁也不许反悔!行了吧?”
  “我还担心人家会反悔,到时候提不到货呢!”
  老爸一句话,让大伙都乐了。妹妹也跑过来拉着哥哥,撒娇:“哥哥不要,嫂子抬过来就归我了!”
  “归你,归你。”
  选定良辰吉日,新娘子的“隆重登场”,让李超琼眼前一亮:果然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从此,刘家小妹陪伴他一辈子。
  李家存老会干活了,田里土里样样会干,是出名的老把式,李超琼也不弱于父亲,而且有的是力气,本来完全可以过好小日子。可是,怎么就应验了“人有旦夕祸福”?那天天气暴热,李家存到实录赶场,遇到王先生,高兴了两杯,“这头怎么……”王先生急了,赶紧叫郎中,同时带信给李家。赶紧把人接回来。
  郎中说,李家存可能在路上喝了冷水,得了“闭口沙”。郎中全力抢救,还是回天乏术,李家存走了。可是家里早就底朝天,连入殓的钱都没有,借点钱买个棺木,勉强办完父亲后事。李超琼想,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脸朝黄土背朝天没日没夜的干,也只够一家人勉强温饱,连点零用钱都没有。听说到成都边有的是事情做,做家教或者进学堂教书都行,可以一边教书一边自学读书,找点钱接济家里,到了火候还可以考考功名,有点出人头地的机会。淤在这乡里,整天跟泥土认亲家,一辈子就这么完了,终究不是个办法。现在妹妹也出嫁了,家里婆媳俩相依为命,虽然母亲年老,但是可以带带孩子,李夫人那手针指可以混几个饭钱,就靠李超琼寄点钱回来贴补家里,也可以维持生计。
  光绪十二年,李超琼已过“而立”,可连续两次乡试都铩羽而归。但是,倔强的他不认输。这年夏天又和表兄汪凯结伴离家,开始了到省城成都的闯荡之旅。途中满腹惆怅的站在鹿角长江边,远眺白沙江畔突兀的猫儿石,和那石滩上苦苦挣扎的拉纤人,却欣赏不到激流奔突、波澜壮阔的万千气象。几十里外的家乡有李超琼思念的远山:
  鹿角溪头曙色苍,白沙江畔晚风凉。
  行人去家未半日,孤云回望空惆怅。
  炎炎六月黄尘恶,吾亲意逐征途长。
  功名拾芥亦何物,使我内问心悲伤。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天才仙医在都市
身怀“无影针”绝技的玄医传人林奕奉命下山历练。 “惩奸除恶是我的爱好,浪荡不羁是我的本质。各位美女,要想我出手救人,必须以身相许才可以哦!”
武立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神婿
入赘三年,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一无是处的上门女婿,直到妻子那天……
苍月夜
现代都市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特战狂兵
特战兵王秦照,退伍回到都市,为承诺,守护美女总裁。 对手不乖,就用脚踩。 有人不服,就要用拳头去揍。 霸道嚣狂,才是兵王本色。铁骨柔情,玩遍都市绝色。
火影忍者
现代都市完结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军事战争完结
山野狂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秋天的竹笋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