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70.国外游购

  阖外甲知道过后可以方便地查到时胤用军费赔了红霓多少钱,所以放心地来到麦肯马国看时胄的“州”事访问。
  现在,时胄一行正从他们停在马肯市的中心广场边上的专车内鱼贯而出。广场上现在游客比较多,时胄在青红翻译和庞士等的陪同下开心地走进广场,桑尼时不时地在他们前后左右用摄像机拍摄一通。由于裘宝在麦肯马国的首都马肯市生活几年了,对该国的名胜古迹多有了解,所以就由他来充当导游的角色。
  本来广场上虽然人多,但还是不太嘈杂的,可这时却突然闹嚷起来,很多人也向广场的中心部位走去。庞士的个子较高,他看到了远处一块很大的绿色纸牌,上面写着他不认识的文字,便赶紧拍拍青红的肩头:“美女,你翻译看看,那些牌子上都写着什么?”
  青红用麦肯马的语言叽叽咕咕了几声,笑着说:“嗨,我们跟着州长大人真是很有眼福,今天是人家的‘广场光腚日’呐!怪不得人们都向广场中心走去了。”
  “‘广场光腚日’?”时胄看看青红,“是这个吗?真的被我们碰上了?”
  “是啊,就是啊!我还敢骗州长么?”
  “嗯,对,前几天就听到过预告,只是今天出来时忘记了。有点意思的!”裘宝补充说。
  “哈!过瘾,快去看看!”时胄说着,带头往广场的中心地带疾步而去。其他同行的赶紧跟上。
  等到他们穿过并不密集的人群之后,果然看到一大群人,男男女女,从青年到老年都有,他们上身全luo,下身只系着一条窄窄的带子,排成四五路纵队,个个满面笑容地在广场的中心缓缓绕圈子。从这群人大都举着的颜色各异、大小不等的牌子即可以知道他们的目的是娱乐——既娱乐自己,也娱乐他人。
  一群记者用他们的“长枪短炮”记录着这欢乐的一切。桑尼也赶紧在时胄的附近让他出镜,背景当然是那群光腚族。
  这时,裘宝拿着一部有着长镜头的高级照相机也对着时胄、庞士等狂拍一气。
  站在记者群的后面,看着这群流动的光腚,时胄对身旁的裘宝说:“这算光屁股么?明明他们的下面有那条绊马绳么!”
  “绊马绳?”裘宝听完认真思考,少顷,哈哈大笑起来,“哈,到底是州长,水平就是高!我可终于想通了!”他的笑声,惹得旁边的同胞也笑起来。
  庞士问青红:“美女,你明白么?”
  “去!我们主任总是考我。我知道,现在就是不说!嘻嘻嘻……”
  “高!现在的年轻人不简单!”庞士对青红竖起大拇指。
  “嗨,胖子,”时胄拍了一下庞士的肩头,“你说这是不是不过瘾?”
  “嗯,也是吧!不过,人家的那个上身可是货真价实地无遮拦呐!嘻——”庞士一边说着,一边故意看着青红和暂时停止拍摄走过来的桑尼。
  青红笑着对庞士一指:“主任真坏!”
  桑尼做出故意不理睬他的样子,和青红说:“别理他,人家现在没人管,可厉害呐!”
  “嗯——?”时胄故意望着天哼哼。
  “就是嘛,怎么会没有人管?你们这些美女也太不懂事了嘛?州长不是天天管着我吗?”庞士回头对时胄:“您说是不是?”
  “不过,要看是什么事,如果你在这里泡个金发美女的话,我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不影响我们团队的行程。”
  庞士立即走到时胄的面前一鞠躬:“感谢州长大人的恩典!”
  于是大家起哄要他请客。庞士立即严肃地:“这你们就不懂事了,现在陪着我们的有两位伟大的企业家,请客就不要我自己掏腰包了吧?”
  裘盛赶紧插话:“那是那是!这里有裘宝顶着呐!”
  “嗯,我们把话题回到原题上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不是一派欢乐无比的景象?你看人家多么会玩!管他光腚日,光猪周,露一露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大家都可以其乐融融,还可以活动活动身体。看我们的玩法,除了工作,其他时候就是围坐在桌子旁打牌赌博。这个民风必须扭转!”时胄好似作报告一般。
  “确实!桑尼美女,把人家狂欢的景象多拍摄一些回去大肆宣传!”庞士对桑尼指示。
  桑尼又端起摄像机:“好的,主任!”然后走上前去拍那些在广场中心嘻嘻哈哈游走的光腚族。
  庞士见时胄的兴致颇高,便对裘宝说:“年轻人,你可以和青红美女等一起加入人家的大队伍么?”
  裘宝笑眯眯地:“行啊,只要有美女陪同!”转而对青红:“走过去玩玩么?”
  青红对时胄看看:“不呐,我有公务在身啦!你去嘛!”
  裘宝对时胄和庞士等看看:“那我就真的去下?”看到没有人反对,他便走到光腚的队伍边上,故意找一位还算靓丽的金发女郎用麦肯马的语言聊起来。桑尼看见裘宝和女郎随着队伍缓缓移动,赶紧挤过来给他们拍近景。裘宝的眼神时不时地在女郎微微颤动的胸脯上滑过。桑尼的心语:这个色鬼,独自驻在这里,不知混过多少靓女!
  裘宝觉得自己麦肯马语言的词汇用完了,便和金发女握握手,再对桑尼神秘地笑笑,然后两人来到了时胄等人的面前。
  “哈哈……好小子!过瘾!”庞士对他竖起大拇指。
  “主任,我再和你去一下怎么样?不要借口年龄大啊,您看人家老头老太都有呐!”
  时胄幸灾乐祸:“嘿,胖主任引火烧身了吧?”人们都笑哈哈地起哄,要庞士和裘宝再去。庞士双手抱拳向各位告饶,胖脸笑得更红了。
  大家嬉闹的高峰刚过,时胄立即说:“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进行下一个环节的活动吧!上车!”
  云层越来越薄,正如天气预报所说,要阴转晴了。汽车在马肯市的大街上经过短暂的行驶,在一处熠熠生辉的庞大金顶建筑前停下来。大家鱼贯下车。青红看着不远处木质栅栏边立着的牌子:“噢,麦肯马国最大的神庙,马肯市的一号神庙到了!老天,真的雄伟啊!”
  “是啊!当然是老天嘛,天神呐!我以前来朝拜过两次。”时胄带着严肃的表情说,“每次来我都要花不少的钱上供,都要许愿!而且我的愿望都得到了实现!所以,大家今天进去朝拜,一定要虔诚啊!来,我们大家先在这里照张合影吧!”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好,于是桑尼和青红两位美女在时胄的左右站好,庞士站在桑尼的左边,其他人都在第二排站好。裘宝举起大镜头连拍了几张。拍完照片,裘宝赶紧跑到侧殿边上的售票处去买票。排队在他前面的只有两三人,所以他很快就在窗口边刷了银行卡,再接过一个胖大妈递过来的一叠票回来招呼大家进大殿去。
  “现在的票价是多少啦?”时胄问裘宝。
  “180块。”
  “哈,这一年多又涨了30!”
  “涨得正常嘛!我们的衣食住行哪样不涨?再说,这可不是一般的神哪,因为他让您一次又一次地实现了自己美好的愿望,所以,再贵都是值得的。”庞士总是说到时胄的心坎里。
  “是啊!”时胄带领着大家随着稀稀落落的人群往通向大殿的正门走去。
  也许是麦肯马国的环境保护做得相对好点,加上是个秋日转晴的好天气,所以蓝天还是难能可贵地一展其俊颜,托着几朵不大的白云缓缓游移着。高高的日头把它明媚的光芒洒在神庙大殿的金顶上,让人不敢直视。大殿周围并不密集的松、柏、桧等古木,其身高虽然不能和大殿一比高低,但它们的虬枝繁叶既显示出它们的高龄,更展示出了它们顽强的生命力。不少古树上被勤劳的喜鹊或乌鸦等搭建了醒目的巢穴。现在是秋季,鸟群自然早已不呆在这些鸟窝里孵卵或哺育后代,但它们不会抛弃这块有游人扔下食物、没人用枪将它们从高枝上揍下来的风水宝地,所以此刻就有几只乌鸦追赶着一只从大殿的后面衔来一块游客扔下的牛筋的同伙,纷纷发出一阵阵“哇——哇——”的叫声。
  “嗨,我听说乌鸦叫得凶是不祥之兆,大概不会让我在上台阶时摔跤吧?”庞士说。
  时胄对庞士嗤之以鼻:“虽然有此一说,但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你没看到这几只乌鸦是在追着枪食物么?你就不要看到乌鸦就变成乌鸦嘴啦!”
  周围的同胞们又发出一阵笑声。
  “不过,我们的胖主任即使真的摔倒,也不会受伤啊!”裘盛指着庞士说。
  “好你个裘老板,你这样损我,说不定等会摔倒的就是你!”在人们的哄笑声中,庞士反击。
  这时,他们一行已经和许多游客一道来到了神庙前面检票的门口。裘宝把票发给每个人,让大家只要拿在手里,在门口的卡栏边把票对着它一晃,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它上面的探头就会读出票面上两面都印有的二维码里面隐藏的信息,只要是有效票,卡栏就会立即开启,放游客进去。由于机器读码的速度极快,所以,虽然有不少游客要进入,但也没有游客滞留的现象存在。时胄一行进入检票口以后,就开始登上了大殿正前面的29级台阶。这些台阶是用深灰色为主夹杂着少量彩色花纹的花岗岩石板砌成的,虽经数百年来千百万行人游履的摩挲,仍然基本保持着平直的形状。
  “这个台阶很是光滑,确实要防止滑倒噢。”时胄叮嘱着,又问:“裘宝,你在麦肯马国待了好些年,应该知道这个台阶为什么是29级了吧?”
  “嗯,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听导游介绍过,说是故意这样建筑的,表达的意思是:神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所以我们凡人就更是如此了!”
  “对喽!还有一个玄机在里面:如果来朝拜的人心不虔诚,就怎么也数不清这台阶的级数。不信大家都数数?”
  阖外甲在隐身跟随中听到时胄说得这样玄乎,便通过他的独特隧道上下一个来回,又用仪器扫描了一遍,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所谓的玄机。但阖外甲笑了,因为他觉得这些人有时候愚蠢得好笑:如果你不确定一个基点,当然就会数出不同的数字来了。
  果然,到了台阶的最上面,人们报出的数字大都相差一级,唯有桑尼说只有27级。
  时胄哈哈一笑:“这个大傻丫的数算不得,因为她是在为我们拍摄中计的数嘛!”
  “桑尼,你要多谢州长呢,还是他理解你呀!”庞士一边为时胄等照相一边说。
  “不见得,州长不是称我为大傻丫么?”桑尼故意撅着嘴说。
  “噢,大美女有意见了!好,只要你不后悔,我收回那个美好的称呼。现在大家不要计较这个台阶的级数了,还是好好考虑等下在神的面前许下什么愿吧!”时胄转移了话题。
  于是,在大殿的门口,大家暂时静了下来。
  将近20米见方的宽敞大殿里面,不时传出钟磬悠扬的声音。再对里面仔细看去,稀薄的香烟缭绕之下,正中是一个十多米高的金光闪闪的坐佛。佛的神情和许多地方的那种笑容可掬完全不同,他是严肃的,似在深入地思索之中;他脸部平平,嘴唇微张,左手捻着一串佛珠,右手则举得和他的头几乎一样高,掌心向左,好像在进行演说。在大佛的左右,各立着两个3米左右的雕像,其颜色分别为青、红、紫、绿,由于没有介绍,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神,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神情凶狠,令人望而生畏。在大佛的前面不远处,摆着一溜**米长的低矮条凳,凳面上的木料已经被成千上万的朝拜者的膝盖磨擦得油光铮亮。在长条凳的前面,一溜等间隔地排列着十几个陶瓷的大香炉,里面的香烟飘袅不绝。在长条凳后面的左右两边,和条凳成90度角各摆放着两张大桌子,两边的桌子上分别摆放着等待出售的燃香、一个蒸饭锅大小的铜制磬、与桌子上的条形小孔相连的落地玻璃箱子。桌子后面,各有三四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神职人员,他们或神情肃穆地坐在那里轻声念念有词,或轻言细语地向游客兜售他们的燃香、佛珠、与宗教有关的书籍和绘画,或仔细地登记游客捐赠的钱币再把它们塞进下面差不多已经满了的玻璃箱里。
  阖外甲对这两个储钱的玻璃箱很感兴趣,他很快地用自己的仪器扫描统计完毕,现在这两箱钱已经有将近10万元了!这是一天的吗?他又用仪器把那两本登记的册子扫描了一通,发现这确实是今天的收获,而且所记和实际分文不差。阖外甲心中赞叹不已,对这些神职人员钦佩有加。但是,他却想不明白,地球人怎么喜欢用这个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神来说事、来做事?在他们的星球上是绝对没有的啊!这大概是地球人落后于我们的原因之一?
  前面一拨磕头的人走了,庞士赶紧走过去,为时胄占据了中间的位置,然后大家在他们的两边分别站好,都默不做声地学着时胄的模样。时胄双手合十,举放在自己的鼻尖前面几厘米远的地方,眼睛眯缝成一条细线。他的心语:大佛保佑我事事顺利——5年内还能够升官一级,再过5年后在埠宜退休;老爷子再活15~20年,要死就是暴病而亡,不要拖拖拉拉地磨人;小东西时胤官场顺风顺水,10年以后能够做到和我现在差不多大小的官;让老子每年能够土妞洋妞都至少泡上一个;还有那钱,跟现在这样多地进口袋也就行了……
  阖外甲突然又想在这里和人们玩笑一下了,他用仪器大功率地透视正中的大金佛,马上使大金佛看起来就只剩了一副竹木的骨架,架子上有好些肥硕的老鼠在窝里面酣然大睡。
  时胄祷告完毕抬起头看到了大金佛的这副模样,吓得一抖,心语:看来这几天和美女们玩过头了,竟然头昏眼花成这样!罪过!
  时胄晃晃脑袋,发现周围虽然也有人露出惊疑的神情,有的甚至操起手中的设备一顿猛拍,等他再看,一切依旧。原来是阖外甲很快关掉了仪器的这个透视功能。那些拍摄出来的东西还是大金佛的本来模样,周围只是传来少许惊叹。我们还是来看其他人的心语:
  庞士:大佛保佑我今年能够到手100万,今年能够泡个和青红差不多的妞,今年能够官升一级,成为州副……
  桑尼:大佛保佑我,让我在20年内还是现在这样美,让时胄这老家伙总是喜欢我,让我在这两年能够升官到州的部长,至于找个男的——无所谓……
  青红:大佛保佑我,让我不要发胖,总是这样靓,让时胄这老家伙升官,把我带到埠宜去当官,在30岁以前能够找到一个帅哥成家,然后生一对龙凤胎……
  裘盛:大佛保佑我,让时胄这老王八蛋把我从多利叶放了,到州当部长;让我那病病殃殃的老婆暴毙,再找个像青红这样的妞当老婆,给老子生个秋瓜儿子……
  阖外甲看到这些哭笑不得:我要是大佛,也不一定会满足你们这群家伙的愿望!
  时胄默祷完毕,跪了下去,认真地磕起头来,他在心里数着,直到100时,方才站起来。众人见州长起来了,也才陆续起身。
  裘盛见大家跪拜结束,站起身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侄子裘宝努努嘴。裘宝心领神会,立即走到右边的一张桌前,用麦肯马语言对那个进行登记的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然后自己在本子上写起来。
  阖外甲通过他的隐形镜头对裘宝的登记一览无余,只见这大半页用大方国的文字记载着的是:时胄的名下,工整地写着2000,庞士的名字后面则写着1500,还有裘盛等的名下分别写着1000。写毕,裘宝扔下笔,掏出银行卡,走到大门边的一台自动柜员机边,插卡取出一大叠纸币,数也不数就走回来递给了那个配合他登记的“黑衣人”。“黑衣人”接过那叠钱,还是认真地数了数,然后对裘宝一笑,用麦肯马语说了声“谢谢”,再把钱塞进了面前的玻璃柜里。
  时胄带领着大家在大殿里面继续绕行着看那些画在墙上的五颜六色的绘画,裘宝赶了过来。青红忍不住问:“你不会把卡交给那个黑衣人刷么?”
  “不可以呐!”
  “为什么?”
  桑尼刚好拍完几个镜头,暂时关闭了摄像机,赶紧代答:“人家整天和神玩儿的,哪会这个呀!”
  “嘻,你才不会呢!”时胄停住脚步,认真地对年轻人们说,“神是万能的,他们是不求人的,只有凡人去求他们,所以他们更不会去和机器打交道了!”
  “那他们会用凡人的钱吗?”青红说完,吐吐舌头。
  时胄用手轻轻拍了一下青红的马尾辫:“傻丫,你只管捐就行了,只要神保佑你实现自己的愿望就行了,还管神会不会用凡人的钱干什么?”
  “就是呀,我说这美女的脑壳里面有地方短路了,嘻嘻……”庞士赶紧借势奚落青红。
  青红对庞士龇牙咧嘴,舌子伸得老长地“吁——”了一声:“小心那大神旁边的魔王手中的钢鞭打你!”
  “为什么要打我呢?”
  “俗话说:大的欺负小的,狗子要咬的!你看,狗狗都要咬你这样的人,神还能不惩罚你?”裘盛插进来打趣。
  “噢,这样啊,好像很有道理呐!那我就不欺负小的了。桑尼美女,把这个是不是仔细拍摄进去呀?”庞士又指着自己面前几幅清晰的男女裸体壁画坏笑着说。
  “噢,好的!”桑尼在青红等人“嗤嗤”地不大笑声中近前来,认真拍摄了几个镜头。她的心语:这个色鬼,就是对这些感兴趣!其实这些男女并没有露出十分清晰的那话呐!
  在桑尼拍摄的时候,庞士用相机把桑尼、青红和时胄等人分别拍进了他的镜头。
  由于时胄来过两次,所以很快就浏览完了那些壁画,领头从后面走出了大殿。裘宝在门口点了点人数,看到都出来了,就对时胄说:“州长,那我们现在就去晚餐?因为这里离我们就餐的地方较远。”
  “嗯,好吧!”在走下大殿后面的阶梯的时候,时胄发话了,“为了让我们大家吃到我们大方国的餐馆老板做的麦肯马国的特色国菜,所以裘宝要带我们去一处比较远的餐馆。”
  “吃什么宝贝特色国菜呢?可以提前告诉我们么?”庞士问裘宝。
  “噢,最主要的是……”
  裘宝的话还没说到一半,时胄拍了下他的肩膀:“别,现在保密,等吃的时候再告诉他!”
  “哈,让这个一肚子馋虫的胖主任多猜猜!”沉默寡言的泰中局长也开了腔。
  “哟,大嘴蛙三年两不鸣,一鸣撂倒人!”时胄的打趣,引起一阵笑声。笑声刚落,他又发话了:“我们晚餐后好好休息,明天再到马肯市的几大商城去采购,得把我们每人乘飞机可以携带和托运的重量都要使用完噢!”
  “好!”大家异口同声地喝彩。
  阖外甲通过仪器扫描搜集的资料,知道他们主要是使用裘盛提供的资金,除了阎守之外,大家只要每人不超过两万麦肯马元的限度,自己都无需掏腰包;至于时胄,就没有这个额度的限制了。对于他们即将大肆采购的商品,当然主要是大方国禁止入境的,但他们是通过特别的通道进入国境的,所以也不怕被查扣。至于阎守那个另类,为什么不要裘宝埋单两万麦肯马元?由于他自己也是一个大企业家,不好意思要裘盛的施舍?可是,时胄对他说过,他批准他可以回去用什么票票报销同等的金额,可倔老头阎守默默地摇摇头。对此,阖外甲就怎么也想不明白。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墓道
祖母死后留下一本图画书,小时候当作小人书看,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失传已久的寻龙奇书。命运从此改变,精彩又离奇的人生,从地下大墓开始。
零度
灵异悬疑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官途巅峰
一个毫无背景和人脉的年轻男人周西锋,从普通科员到巅峰大佬,需要经历多少?付出多少……
心平和
现代都市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