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62.率团出访

  阖外甲的仪器屏幕上,一架大型客机在从正常的飞行中慢慢下降高度,他忽然想到,三水州的州长时胄赴麦肯马访问,此时应该要抵达马肯市了。他先用仪器搜索时胄他们搭乘的飞机,知道他们此行9人是7男2女,女的当然是电视主持人桑尼和那位曾经多次为时胄充当翻译的靓丽混血种女子青红;男的除了时胄和他的办公室主任庞士之外,还有三水州的实业局局长泰中、其他3个人分别是三水州的龙头大企业中的两家具有代表性的企业的总管及其助手。这两家大企业都是州财政投资并占过半股份的,所以他们的总管都是时胄大笔一挥,再在州的常务大会上走走过场即可任命的。这两家企业,一家叫做多利花,主产轨道高速车辆,兼产中档以上的大型家用电器,它的总管是将近60岁的阎守;另一家叫做多利叶,主产用于矿山和建筑施工的大型机械,它的总管是将近50岁的裘盛。阖外甲还顺便使用仪器通过网络很快查到了这两家大企业的其它相关情况:一是它们都很赚钱,是州财政的钱罐之一。二是这两个总管性格差异较大——阎守把企业管得很严,包括时胄在内的州官们休想在他那里捞到什么好处,因为他知道自己已届退休,除了很好地为州里经营好这家企业外,别无所求。所以网络上有人吹嘘他的企业确实是三水州的一朵花。但是,这样的总管时胄能够容忍么?能!因为时胄也是看到这老家伙快要滚蛋了,所以也就隐忍着。而另一个总管裘盛则是基本相反的类型,他的企业反正一年到头都赚大钱,加上他还不到50岁,还想往上爬一爬,所以对州官们在经济上的要求,只要不是数额大得让他受不了,他都会设法满足他们;譬如时胤在麦肯马留学期间包括买新车在内的许多费用,都是他想方设法解决的。这次裘盛还有一个特别的有利条件,那就是他的企业在麦肯马设有销售处,他这次访问麦肯马国的助手就是常驻该国的工作人员——他的堂侄裘宝。按照安排,裘宝马上就会带着麦肯马国的有关迎接人员一起到机场的贵宾室迎接他们。对这个裘盛,人们在网上也有些议论:他的企业真是美丽多彩的树叶,只要手够长——当然是指有权势——就能够剥下几片来!那么,对这样好使唤的官员,他来多利叶也有好几年了,虽然他时常钻到时胄和其他高级的州官那里去跑官要官,那时胄们却为什么没有让裘盛得到高升?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令人忍俊不禁:你越是好使唤,就越是要你在这里呆着,以免碰到不好指挥的家伙了难得换来换去。
  阖外甲通过仪器在网上看到这些资料,真的只有笑的份。不过,他现在不能只顾笑了,因为时胄他们乘坐的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他要去拍摄他们。阖外甲根据刚才查看到的时胄一行的名单,知道没有一个是认识他的,所以,他决定暂时不隐身地在机场贵宾室外等候。
  在等候时胄一行的短暂空闲中,阖外甲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有个大疏忽:没有查明时胄他们来访的目的。
  于是,阖外甲立即又通过他的仪器鼓捣一通,得到了时胄他们此行要举行的两大活动:一是和毗邻马肯市的西马州结为友好州,二是举行贸易谈判。
  正在阖外甲查完这些信息,在几个大小不同的贵宾室旁边踱到邻近机场跑道的玻璃幕墙边观看的时候,只见又有一架大型客机带着轰轰的声音在跑道上降落。他知道这正是时胄他们乘坐的飞机。再看这几间贵宾室,只有一间的门开着,往里一瞄,看出可以容纳30人左右,上下左右灯光明亮,正前方上面的电子显示屏上显示着“热烈欢迎时胄州长先生一行来访!”这样一行红色的大字,每个字都有三十多厘米见方。在周围一大圈沙发上,有几个人坐着,也有几个人站在旁边。还有一个5岁左右模样俊俏的小女孩在里面,在这个沙发上坐坐,又要爬到另外的大沙发上去,只见她头发上的红丝带不停地闪动着。阖外甲通过仪器进行形象比对,查明了现在向门口走来的两个年轻人,其中的一个就是裘宝,他一只手带点强制性地牵走了那个小女孩,原来这是他的女儿,另一只手上现在拿着一束花和一台不大的摄像机;另一个则是麦肯马国的一家大企业的董事长的助手,手上也拿着摄像机。他们两人是要到境外宾客抵达的出口去迎接时胄他们,顺便拍摄一些视频,再将他们带到贵宾室来。
  阖外甲知道时胄他们走出机舱,再乘坐机场内的交通大客车到达出口,也要将近10分钟,所以,他也操着他的不大的摄像机,以记者的身份跟着裘宝他们走过去。从贵宾室旁边的走廊穿出去,外面的旅客来来往往,人们说话的声音和机场大楼内分布均匀的音响设备发出的各种通知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把人的听觉神经搅得轰轰隆隆;还有那些广告灯箱和无处不在的电子显示屏上闪烁的多彩光辉,纷纷扬扬地把人的视觉神经晃得像被彩色丝线捆住了一般,闭上脑子好久都是斑驳陆离的一片。阖外甲无心于外面的声色,他和裘宝他们一样,来到门口,只是注视着外面来往的交通车辆。守在门口的一男一女两个机场的工作人员无精打采地看着机场外面,他们现在的任务是拦阻喜欢乱闯的人们随意走进机场。
  裘宝把花束递给女儿:“乖宝宝,现在拿着这个。”
  “干嘛要我现在就拿?”女孩虽然接过了花束,但显然很不满。
  “因为等会走在前面的那位爷爷来了,你就要把花献给他呀!”当爸爸的解释着。
  “我把花献给他,他会送给我玩具吗?”女孩仰着脸问爸爸。
  “那我可不知道,也许会吧?”
  “如果他不给,那我就不把花给他!”小女孩鼓着嘴说。
  “那可不行!”站在旁边的麦肯马国企业的小伙子说,“如果他不给你玩具,叔叔一定给你买,行吧?”
  “那当然好呀!”
  他们大大小小三个人都笑起来,把守门的和阖外甲都逗笑了。大家的笑容才基本散去,小女孩嚷起来:“车车来了!”
  果然,有一辆机场专用的低底盘客车向裘宝他们所在的出口开来。两个守门的赶紧直绷绷地分别站在两边,开始礼貌地迎接已经从车上陆续下来的马上要经过这里走出去的乘客。
  裘宝一边拉着女儿稍稍退后一点,以免被里面匆匆走出来的人们碰到,一边又叮嘱女儿:“我要你把花献给谁,你就献给谁呀,记住了吗?”
  “是呀,我早就记住了,总是啰哩啰唆!”女儿鼓起腮帮子训斥父亲,“再不要这样了好吗?”
  “嗯,好!”裘宝哭笑不得,但现在没时间教训女儿,只是死死地盯住下车的旅客们。看看车里的人已经下完了,就是没有看到时胄他们。下完旅客的车轰轰地开走了,被它挡住的细细的人流过来了,裘宝突然惊奇地看到了时胄和他的堂叔裘盛等,赶紧对女儿说:“就是走在前面的那个爷爷,花就献给他!”
  “他胡子都没有,头发也不白,算什么爷爷啦?”小女孩扯扯老爸的裤腿问。
  裘宝和麦肯马的小伙子赶紧拍摄着,在时胄他们差不多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还听到女儿提出这样不识时务的问题,只好拉下脸来低声地命令:“现在别问,献花!还有以前教你的问候!”
  “噢!州长爷爷好!欢迎您!”小女孩甜甜的笑着说,再把花递给时胄。
  时胄高兴得“哈哈”一笑,接过花,说了声“真乖”,再俯身在小女孩的脸上左右各亲了一下,站直了问裘宝:“这是你的宝贝?”
  “是的,州长大人!她追着要来欢迎您!”
  “才不是呐!是你硬把我拉来的!”小女孩的话一说出口,周围的人哄笑起来。
  “现在不和你争!”裘宝把女儿拉近裘盛,“叫爷爷!”
  “爷爷好!”小女孩又问父亲,“他怎么也是爷爷?”
  “年纪大就是爷爷嘛!叫我什么?”阎守轻轻拍拍小女孩的头。
  “你的头发白了,当然是爷爷啦!爷爷好!”
  “真乖!”在大家的笑声中,阎守把小女孩抱起来,大家一起走向贵宾室。
  贵宾室里,麦肯马的年轻企业助手把自己企业的一位高管介绍给了时胄一行,人们在互相握手。漂亮的青红紧跟时胄,在时胄和高管等寒暄几句之后,她对时胄翻译说:“这位高管是凯斯脱先生。他现在请各位上车,到宾馆住下之后再带我们去午餐。”
  麦肯马国企业的助手在前面带路,一行人走向机场外面停车场边缘上的一辆豪华大客车。
  阖外甲知道他再紧跟很可能不能获准上车,所以就瞅了个周围没人注意的机会,马上隐身跟随了。但是,阖外甲看到,裘宝和他的宝贝女儿留下来了,他知道裘宝是要领取时胄一行的行李,还要顺便把自己的女儿送回家。
  汽车在只见车辆往来“索索”奔驰而从未听到汽车喇叭声,两边人行道上行人也不多的大道以及后来的时有摩天大楼树立的大街上行驶了约40分钟,在绕过一块约两米高的刻着大大的麦肯马艺术文字的青绿色大石碑后,再经过一条十来米宽的清溪上的小桥,便进入了一大片绿树掩映的怀抱中,又行驶了几百米,车停在了一幢只有3层楼高的别墅式的房子前。房子的正面门旁有个方形的牌子,上面也写着麦肯马的文字。时胄碰碰身边的青红:“那上面写的是——?”
  “这里就是‘野荡’宾馆,我们先前看到的大石碑上镌刻着的大艺术字就是宾馆的名称了。现在这个上面写的是绿色包围着灵魂的意思,噢,就是说明这是宾馆其中的一栋,名叫绿野销魂,呵呵。”
  “嗯,真是个销魂的去处!到底是超五星级的高级宾馆!”庞士赞叹道,紧紧跟在时胄的身后。
  时胄回过头来看着庞士笑笑:“嗯,没有到过这样美的地方吧?”
  “是啊,多谢州长带我们来见识和享受。”庞士拍拍旁边的裘盛的肩头,“你说是不是?”
  “当然嘛!”裘盛笑着连连点头。
  时胄带头和大家一起随着麦肯马国的企业高管凯斯脱走进了宾馆。凯斯脱和前台的一个高挑美女咕哝几句,她拿起手边的电话拨了一下,只说了一个单词,很快就有一个帅气的麦肯马的小伙子走到时胄他们的面前,说了一句话。青红连忙指指自己,这个宾馆的服务生立即和她说起来,两人说了几句,青红马上对时胄说:“多利叶和多利花的4位就住一楼,庞士主任和实业局长泰中住3楼,其他的住2楼。现在各位就按1楼到3楼的顺序跟着这位帅哥走。”
  阎守带着助手,还有裘盛3人立即和服务生转入大堂后面了。不一会,服务生又走了出来对青红挥手。青红对着时胄说:“州长,我们一起上去吧?”
  “当然嘛!”时胄对大家挥挥手。
  青红又对凯斯脱及其助手招了招手,于是,大家跟着服务生一起走上了柔软的地毯覆盖的宽阔的楼梯。在离楼梯比较近的那间,门楣上标着201,青红对桑尼说:“美女大姐,这间是你的!”
  “噢,这是刚才服务生告诉你的安排吗?”
  “当然了!这中间的一个套间是州长的,我在最里面的那间。”
  服务生拿手中的扑克牌大小的卡片在门拉手旁晃了晃,门锁发出细小的乐音,马上自动打开了,桑尼进去了。服务生再在旁边不远的标着202的房门上如法炮制,门开了,他说了声“请”,便去开203房间了。
  这里时胄跨进202号房间。走进门是一间会客室,四周放置着可坐十来个人的单人和双人的沙发,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时令的新鲜水果。在那面最宽的墙上,挂着高1米5,宽约两米的薄薄电视机。和电视机对面的较窄的墙上,挂着一幅美女出浴的画,画面上的美女虽然没有裸露,但3点关键的地方只是由薄薄的轻纱遮蔽,令观者无不遐想联翩。再往里面走才是宽敞的卧室和旁边的卫生间。
  时胄没有来得及往里面仔细观察,因为那位负责接待的麦肯马国的企业高管凯斯脱和他的助手也跟着进来了,时胄只得充当主人,回过头来指指沙发对他们说:“坐,坐,请坐!”
  凯斯脱说了句什么,但时胄听不懂,正要回到门口去看青红在哪,碰巧她很快就来到了他们的身旁。
  凯斯脱又对青红说了几句,她马上对时胄翻译说:“他们现在就不在这里坐了,要我们大家稍稍休息、方便一下,半个小时以后他和助手在大堂里等候大家,然后带大家去午餐。”
  “噢,好的!”时胄刚刚说出来,青红便翻给凯斯脱听了。凯斯脱和助手对时胄挥挥手,时胄也连忙还礼。青红便和凯斯脱他们一起走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时胄这才踱进卧室来,欣赏着宽大的床。看完床,转过视线,在另一面墙边,大桌子上有电脑,但其显示器和电视是共用的,是一块1米见方的超薄货挂在离桌两米左右的墙上。时胄走拢去看了看,知道这个和他办公室内的差不多,电脑显示的内容和电视节目是可以分别在上面播出的。当他再把目光回到床的另一面的时候,却被一张似椅非椅、似床非床的东西所吸引,觉得是个新奇货,便走过去仔细欣赏,只见上面有的地方软绵绵,有的地方却软中有硬;更使他疑惑地是边上还有几个按钮,他便把那个上面画有红圈圈的按钮摸了一下,不料这东西便有规律地上下左右动起来。他的心语:嘿,这是个摇摇椅吧?
  时胄再摸摸那个按钮,他所谓的摇摇椅又安静了下来,他便凑近了仔细看看那排按钮近旁的铭牌,无奈上面写的都是麦肯马国的文字,他一个也不认识。但他毕竟是这个年纪也算见多识广的大官了,所以他的心语是:这个只怕是在上面活动按摩或与妞们快乐的工具吧?那就把青红靓妞找来看看吧。
  于是,时胄在桌上翻看宾馆房间之间的联系方法,原来这家宾馆虽然很是高档,但其联系方法仍然和其它宾馆类似,即拿起电话,按照房间号码拨就是了。至于时胄为何看懂了那个精美的文件夹里面的“宾馆指南”,那是因为这家宾馆主要接待国外来访问或游览的人,所以用大方国的语言印制的说明之类的东西也放置在里面靠前的位置。时胄拨了号,耳机里的拨号乐音只是响了一下,青红就接听了。时胄:“美女呀,你过来一下!”耳机里只是传来一声“好的”,他就穿过会客室去打开自己的房门了。在时胄往回走了只有几步的时候,他的房门被轻轻敲击了两下,传来青红甜甜的声音:“是您叫我吧?我来了!”
  “快来给我看看这个宝贝是什么?”
  “噢!”随着青红甜甜的声音落下不久,她便轻巧地来到时胄的身旁。
  时胄来到那个“怪物”旁边,对青红用手指了指。
  青红走到旁边围着转了半圈仔细察看,正要看那铭牌,时胄又伸手摸开了那开关,“怪物”又有规律地点头哈腰起来。
  青红看得格格一笑:“您就停下来嘛,让我仔细看看!”
  时胄关停了“怪物”。
  青红一边仔细看着铭牌上的文字,一边翻译:“极乐床椅。就是既可以当床又可以当椅子的能给人带来无限快乐的东西。呵呵……”她的心语:这个还不是坐也可,躺也可,被摇晃着肯定快乐嘛,这老家伙有什么大惊小怪地特地要我来看?
  “哈,我虽然看不懂,但还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在上面肯定极乐无限!”然后压低声音:“今晚12点左右你过来,试试是不是那样?”
  青红的脸有点红了,声音也变得很小:“这——”
  时胄伸手在青红的脸上擦了一下:“嗯,现在不多说了,晚上再说!”
  青红微笑着没有做声,慢慢走了出去,出门扭头一看,桑尼站在走廊上,对这边略带笑意地看着。
  青红走过去,讪讪地:“呵呵,桑尼姐,州长大人的房间里宝贝多,他不认识,要我来帮他认一下……”
  “噢?可以让我也见识见识么?”桑尼故作惊奇地回应青红。
  “呵呵,只怕不行,州长大人说要稍事休息,等会就要下去午餐了,所以他让我看完之后马上就出来了。”
  “哦,这样……那你已经准备好了吧,就到我的房间坐坐?”
  “行啊,桑尼姐!”
  两人走进桑尼的房间,各自在沙发上坐下,桑尼又问:“你现在可以简单介绍介绍,让我也长长见识么?”
  “呵呵,行呀!他的1米见方的超薄显示器挂在墙上,既比我们的大,还可以卷起来呐!电视节目和电脑上的内容可以在上面分开显示。”
  “这个呀,我们的房间也有嘛,只是没有他的那么大罢了。还有呢?”
  “还有——还有,噢,就是一张既可以当床,又可以当椅子的东西,用电来操作。”
  “我当是什么宝贝呢!其实我们国内的高级宾馆也有的,或许它的功能很多很特别?”
  “呵呵,这就不知道了!”青红摇摇头。她的心语:哼,那个极乐的说明,我可不告诉你!
  “那,还有其他的什么宝贝?”
  “暂时没有发现,州长大人要休息了,我很快就出来了。”
  “切,你还说他的房间里宝贝多呢!大惊小怪!”桑尼故意对青红妹妹鼓鼓嘴,再“嘻嘻”笑了。
  “就是嘛,我哪有桑尼姐见多识广呢?”
  “那不见得吧?”桑尼还要说下去,却见凯斯脱和他的助手经过她的房间门口,因为门开着,可以互相见到,所以他们对两位美女挥了挥手,然后去敲时胄的房门。
  “要下去午餐了,我们出去吧?”青红如释重负,站起来走了出去。
  桑尼也跟着出来,反身带关了房门,也来到走廊上,只见时胄和凯斯脱他们一起出来了,等时胄他们走到前头之后,两位美女便跟在后面,来到楼梯口,庞士等也下来了。于是,大家一起下楼,在凯斯脱和助手的带领下沿着这栋房子后面的一条上面和左右都有着透明玻璃的走廊走向设在后面那栋房子里的餐厅。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