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虚数之环》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十章 -最后一课

  “……”
  陈安看到吴志抬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收回了护盾,大声向吴志喊道:“老师!你看到了什么?!”
  吴志低下头,看向陈安。
  这一刻,陈安感受到了吴志一股极为复杂的感情。
  震惊、不可置信、悲哀、愤怒、无助、痛苦……
  然而在这些情感之中,陈安还感受到了吴志对自己若有若无的注视和兴趣。
  这并不是指吴志眼睛看向自己的注视,而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借助吴志的视线,看向自己。
  通道已经关闭,而世界之光将这里的一切化为了无,无论是谁都无法再重现吴志的实验了,并且谁也不知道,吴志在抵达理论所指向的地方后,究竟看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吴志伸出手,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但我不明白……为什么……”
  他放下了手,看向正在注视自己的陈安,突然笑了起来。
  “陈安,我的脑海里有个声音。”
  “它说你就是一切的关键。”
  “我不想知道原因。”
  “我只想让我的小娅苏醒过来,我只想弥补我的过错。”
  “陈安,这就是接触了未知的代价。”
  “现在,就让我来给你们上最后一课……”
  吴志的脸庞浮现了繁多的黑色印痕,双眼如黑洞般深邃,在其里面甚至有点点星光。
  祂的身体伸出了一双洁白的翅膀,然而圣洁的翅膀之下,却是无数污秽的眼睛。
  祂伸出一只手,高声吟诵。
  “那窃取的,必将会归还。”
  “那反抗的,必将会毁灭。”
  “那歌颂的,必将会赐予。”
  “那祈祷的,必将会实现。”
  “正如同那有罪的,必将受到制裁!”
  巨大的漆黑之爪从陈安头上瞬间浮现并下坠,陈安和陈峻两人根本就来不及散开,于是陈安只好再次拿出完全隔绝之盾。
  当漆黑之爪消失时,除了完全隔绝之盾所保护的地方,其他地方就如被切掉的奶酪一样,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爪子状的深不可见的土坑。
  “陈峻,你马上离开这里,老师已经被什么控制住了,这里太危险了!”
  “你说什么呢。”
  陈峻收起了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眼神一刻也没从吴志身上移开。
  “老师既然要给我们上课,我们当学生的又怎么能逃课呢?”
  陈安很想说你逃的课还少了吗?
  但在这个时候,陈安明白陈峻已经不会离开这里了,陈峻想要一起战斗!
  陈安吐了口气,然后从他的手中浮现了一把巨剑,同时一套黄金的铠甲也出现在陈峻的身上。
  “这是?”
  陈峻也不由被陈安突然拿出的武器和铠甲惊呆了,看了看这两样后,震惊道。
  “这是老师给我们上课的工具,注意点,很贵的!”
  “看出来了。”陈峻看着这把锋利无比,金黄色的刀身并纹有繁多的纹路的巨剑,接过后笑了起来。
  “别死了啊!”陈安也在自己手中浮现出了一把镰刀,虽然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可以挥舞的如臂使指的感觉,但是毕竟是之前用过的,记忆还在,而自己似乎也拿的很顺手。
  这把镰刀通体漆黑,在在这把巨大镰刀连接的长柄上,还有一些细小精美的刻雕。
  “你也是。”
  完全隔绝之盾消失,两人迅速朝不同的方向分开。陈峻有了铠甲的加持,哪怕是在深不见底的坑洞上空也能如履平地的跑过。
  陈安则是直接飞了起来,在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类似喷射背包的挂件,操控着气流让陈安直接起飞。
  两人的分开没有让祂出现任何反应,最先来到祂面前的正是同样飞在空中的陈安。
  镰刀划破了空气,也划破了声音。
  “叮!”
  钢铁之间碰撞的声音从镰刀一端响起,祂的一只翅膀护在了身前,镰刀的攻击不仅没有让祂受到一点点伤害,连上面的眼睛也安然无恙。
  紧跟着陈安之后的便是陈峻,巨大的金剑从吴志的背后一斩而下,然而当金剑碰到祂的身体时,巨大的反弹力直接把陈峻弹飞很远,撞在了这片空间的墙壁上。
  “有趣!有趣!。”
  “吴志”点点头,镰刀再次划破空气而来,这一次刀尖直接朝着祂的眼睛刺来。
  “有趣。”
  吴志依旧不躲不闪,只是单手挡住了镰刀的攻击,陈安见攻击依旧无效,便拉开了与吴志的距离。
  陈峻从墙壁里走了出来,他微微屈压身体,全身的肌肉开始膨胀,令穿着黄金铠甲的陈峻显得更为庞大,黄金铠甲自动适应陈峻的身材,时刻让穿戴者在有各种效果的加持时也不会被铠甲所影响动作。
  然后陈峻以如同迅雷一般的速度冲向了半空的“吴志”。
  巨剑泛起了阵阵金光,如同彗星一样砍在了“吴志”的翅膀上!
  “吴志”稍微转了下头,即便在陈峻使用全身的力气,但祂的身体还是一点伤害都没有。
  祂随意的一挥手,陈峻又如同断线的风筝落向了地面。
  不远处的陈安,此时双手出现了一套与之前在那分院空间中出现的手铠。
  和镰刀一起的那种如臂使指的流畅感觉席卷全身,同时燃起了包裹着镰刀刀身的漆黑火焰。
  “吴志”有些感应的转过头,当他看到那漆黑火焰的时候,平静的脸起了变化。
  从翅膀的眼睛中射出了无数的激光,统统集中在陈安身上,陈安手中的镰刀快速飞舞,在他的面前形成了完全被镰刀笼罩的领域。
  激光每接触到一下镰刀都会消失,如同一堵墙挡在了陈安面前,激光打在了这堵墙上便石沉大海搬消失了,当最后一束激光消失在镰刀上后,“吴志”的双手又伸出了巨大的触手,一根又一根的从手臂上长出,并朝着陈安的位置扑来。
  陈安挥动镰刀,将袭向自己的触手快速斩落了几根,陈安便又开始后退,继续拉开了与“吴志”的距离。
  “哥,过来掩护我!”
  陈安的镰刀上火焰越来越大,陈峻听到陈安的呼喊后,立刻快速奔向了陈安。
  然而“吴志”并没有如他所愿,更多的触手从手臂中长出,如同波浪一样涌向了陈峻。
  陈安不敢停止挥舞镰刀,但是一直被动的防御也不是个事。
  “真的是笨蛋的笨蛋,宝库之钥的使用方法可是很多的,开放一部分权限给我,我来教你如何使用它!”
  陈安的脑海中又响起了小薇的声音。
  陈安几乎不假思索的就把脑海中那个钥匙投出了一道虚影,然后虚影出现在正优雅喝着茶通过一个屏幕看着双方战斗的小薇。
  当虚影融进小薇体内后,小薇那衣服上多出了一个钥匙样的花纹,它撇了撇嘴,似乎对这影响了自己衣服美感的钥匙有些不满。
  “投影,开始!”
  随着小薇的声音响起,在她所处的空间中,只要是武器都浮现出了一层影子,随后在陈安周围的空气中自动凝聚成本体的样子,很快以“吴志”为中心,密密麻麻的武器投影纷纷对准了祂!
  “瞄准,射击!”
  宛如漫天繁星的武器纷纷散发出了一团属于自己的色彩,并飞速朝“吴志”射去,祂收回了触手,将一对翅膀护住全身,翅膀外的眼睛也纷纷闭上,就在这时,武器投影砸在了祂的翅膀上。
  “轰轰轰轰!”
  接触的瞬间,投影就化为了巨大的爆炸,陈安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上辈子曾经听说过的一个词。
  “饱和式攻击!”
  陈峻一时也因为这而不敢冲上去攻击,他来到陈安旁边,紧紧握着巨剑看着处于爆炸中心的“吴志”。
  而陈安手里的镰刀火焰在变为了暗蓝色后,又收回到了镰刀里,只有一层薄薄的附着在巨大的镰刀上,而握着镰刀的手铠,在其表面的纹路似乎流淌着。
  “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哈~好困,我要睡觉了,再见。”
  陈安几乎能想象出小薇此时的动作,不过战场上的情况容不得他过于分心,小薇的话音刚落,周围武器的投影就不再继续呈现了,而很快,被爆炸的火光遮挡住的“吴志”出现在他们两面前。
  “吴志”也察觉到了这样的攻击已经结束,于是翅膀上的眼睛纷纷睁开,同时翅膀也再次展开,“吴志”几乎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陈安和陈峻凝重的看着“吴志”,不再多言,手握着各自的武器再次冲了上去。
  而这次“吴志”也没有再伸出触手,双手双脚化为了一对对巨大的利刃,巨大的翅膀轻轻扇动了一下,也以极为高速的速度冲向了两人。
  “铮!铮!铮!铮!”
  几乎在碰撞的瞬间,三人就展开了肉眼看不见的高速攻击,巨大的气流从三人交战的地方产生,冲向了四周,将远处的墙壁都震的出现了裂缝,虽然“吴志”的速度和力量都远远胜于两人,但是陈峻和陈安多年的默契弥补了力量上的差距,一边是天衣无缝的配合,一边是势不可挡的攻击。
  陈安的镰刀附着的火焰是唯一对吴志能造成伤害的手段,因此吴志的翅膀和身体实际上已经受到了很多伤口,但都在瞬间愈合。
  随着战斗逐渐进入了白热化,“吴志”似乎有些烦躁,祂的翅膀上再次射出了无数的光束,强行避开了两人。然后在祂的胸前,一团极为恐怖的能量迅速形成。
  “躲不开!”陈安看到那股能量后,心里已经感觉到“吴志”死死锁定住了自己,无论躲向哪里自己都会被这团能量给击中,但是防御的话,陈安明白哪怕是完全隔绝之盾也不能将其挡住。
  宝库之钥的信息在大脑里快速检索,这里面的每一件武器、物品都代表着老师某一段经历和回忆,而宝库之钥,这是老师在一次冒险中得到的东西,这并不是虚数器,而是曾经在原始纪元中人类曾经大量使用的东西-式器!
  式器并没有记载在任何一本书上,这本就是古老遥远的人类历史中几乎被神明摧毁殆尽的人类造物之一,这也是吴志在偶然的冒险中,才了解到并得到的东西。
  而如今,这也是吴志交于陈安,希望陈安继承自己意志的象征!
  “愿你未来的道路,真理永伴。”
  昔日,吴志的话在陈安脑海中突然浮现,陈安明白了什么,他不再在宝库之钥中检索着各种可以防御老师攻击的东西。
  在有限的说明中,老师留给了他关于宝库之钥另外一种功能:可以完全解析并重构存于里面的东西!
  于是无数存在于宝库之钥里的武器和装备开始被陈安解析,淡蓝色的好似数字样的符文笼罩在每一个武器和装备上,随着符文的笼罩,它们纷纷被分解掉了。
  陈安开始搜索,自己记忆中最为强大的武器。
  那是在自己以前世界中,在许多神话和故事中弑神无数的武器。
  那是曾经能把上帝之子都刺穿的武器!
  那是曾经行走于大地的神迹,视为权利和力量的存在!
  那是命运本身。
  它就是——朗基努斯之枪!
  曾经因为兴趣,他看过位于博物馆,化为碎片的这把弑神之枪。
  材料和形状早已了然于胸。
  虽与原型有所差异。
  但唯有概念不变!
  “解析!”
  一丝丝淡红色的线条缠绕着在陈安面前浮现。
  “重组!”
  一把修长的,全身通红的长枪出现在陈安面前。
  那与普通的枪身几乎一样,唯有顶端分叉出了两个枪尖。
  “吴志”的眼中浮现出了不可思议。
  而祂胸前的能量也正好成型。
  “发射!”
  恐怖的能量和长枪在瞬间碰撞在了一起,然而碰撞的瞬间,声势看起来更加震撼的能量瞬间泯灭,而长枪依旧不变,洞穿了“吴志”的身体。
  “这……”
  “吴志”似乎想说什么,但在说之前就被真正的吴志重新夺回了身体,随着吴志的回归,他身体的异变也全部恢复了正常,只有胸前的大洞依旧存在。
  吴志笔直地朝地面落下,陈峻连忙迅速冲了过去,在离地只有几米的距离接住了吴志并降落到地面轻轻放下。
  而陈安在短暂的晕眩后,也控制好背后的虚数器来到了吴志身边。
  苍老的面庞,但双眼依旧明亮得宛如星星的吴志,在看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两人,伸出手想要抓住他们。
  陈安和陈峻连忙握住吴志的双手,此刻师徒三人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似乎又不知该说什么。
  “陈峻,看来你已经很好的掌握了我教给你的东西,很好。”最后,还是吴志先开口说道。
  “虽然你是先天虚体,但是千万不要以此沾沾自喜,老师见过很多天才,他们都死于自己的傲慢之下。”
  “老师,放心吧,我不会的。”陈峻本来想说自己会像小说里的大侠,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更多的人,但是到了嘴里却只是说出这么一句话。
  “嗯……陈安,你的身上,还有着你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老师……只想拜托你一件事……”
  陈安点点头,说:“无论什么,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会办到!”
  “小娅,始终是我的遗憾……”吴志看着陈安,缓缓说道:“她永远停在了十二岁那年,我做了这么多,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让她恢复过来,有一段幸福的人生,可惜,我失败了。”
  “我抵达了世界的本质,真理之壁中,那里如我老师所说,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在那里运用了我的虚数本位,利用这人的本质,我在那里查看了未来,本来根本无法查看到的未来……”
  “陈安,拜托你让小娅恢复过来吧,这件事只有你能做到。”
  吴志的请求,陈安没有半点犹豫。
  “我一定会做到的!”
  “那就好,那就好……”
  吴志喃喃道。
  “记住,陈安,混沌物是关键,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你会接触到它们,但相信老师的话,无论混沌物带来了什么危害,多少灾难,那都不会是它们的本意,你既不需要同情它们,也不需要仇恨它们。”
  “而在最后,陈安,如果……这个世界……如他所说……那么……”
  “希望你能在这第二段人生中,不要当其是梦,而是现实吧……”
  吴志在说完这句话后,又饱含复杂感情地看向了小薇,眼睛便不再看向他们,而是看着正上方,那空荡荡的虚空。
  “最后一课,下课……”
  ……
  辛格尔的运输机上,除了谢林三人外,还有王秀兰和陈东山三人,以及七个学生,这是辛格尔在村子里搜索到的最后一些幸存者了。
  “大春,你真没看到我家孩子回来吗?”
  王秀兰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的孩子,再三问道。
  “婶婶,我们出去的时候,陈峻哥还和陈安在一起呢,后面我们回到村子也没见他们回来,真的,我没有骗人……”
  “王大姐,别问了,这些孩子才失去家人,让他们好好静静吧……”谢林虽然理解王秀兰的心情,但现在所有人心情其实都很差,今天晚上村子所发生的事情,还不知道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抚平。
  “我知道,我知道,对不起大春,对不起……”
  王秀兰抱着这个孩子,摸着头,她的心情虽然慌如乱麻,但是一想到这些孩子更加害怕,她就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了。
  “婶婶,我们该怎么办啊?”
  被抱着的孩子小声问道,有一些孩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小声抽泣起来。
  而随着这些孩子抽泣,所有的孩子都哭了起来。
  “啊……果然不是什么容易的差事……”
  坐在前面操控着运输机的辛格尔心里默默探口气,下意识想要拿出一根烟出来,但是在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又默默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虽然已经决定把他们送到我之前安排好的地方,但毕竟是要隐瞒那个组织机构,一旦被发现,家族直接就会剔除掉我的继承资格并交出去啊,果然跟这些大陆里最麻烦的人们做交易,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似乎还有两个人,但是我搜遍了那个他们说的地方,硬是没有找到那个山洞,无论用什么扫描都显示没有问题,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那位时流者了吧,吴教授的话,想必那两个人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这样的话,还是只有我这担的风险最大啊!!!!”
  辛格尔心里发着牢骚,本来作为一名优秀的行商人,他从来都没有做过亏本的买卖,哪怕有一定风险,但都会在他的掌握之中,但像现在这次,风险完全不可控,而且还涉及到了混沌物这一各国都达成共识要全部收容的存在,他也是平生第一次对自己这次的交易产生了动摇。
  哪怕自己得到了那件哪怕是原始纪元也是列入了伪神级的顶级式器,也不敢打包票说就赚了。
  不过在听到了那些孩子的哭声后,辛格尔的牢骚发完后,也产生了一丝怜悯。
  陈东山抱着头蹲在角落里,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话,然而满眼通红的他绝对不是像表面那样看起来平静,陈琳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父亲的状态,她小心的靠近父亲,轻轻抱着父亲。
  “爹,没事的,陈安和陈峻两人不会有事的,他们两个可是家里最懂事,最能打的两个了,不管遇到什么都不会有事的。”
  陈东山稍微抬起头,用满是血丝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担心的女儿,他缓缓点点头,也抱着陈琳,说道:“爹没事,谢谢你,俺一定会找到他们两个的,俺向你发誓!”
  而谢林则来到了辛格尔旁边,问道:“你好,上次见面还没来得及问你,请问怎么称呼?”
  “叫我辛格尔就行。”辛格尔转头笑着说道。
  “谢谢你,帮我们村子这么大的忙,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吩咐!”
  辛格尔摇摇头,说:“别这么说,这都是交易的一部分,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们的,等到了地方你们记得,千万别说出今晚的事,尤其是孩子们,有时候说漏了嘴,可能你们就又要处于危险之中了。”
  “明白,我明白,我会看好孩子们的,那个,辛格尔……”虽然还是感觉别扭,但是谢林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东山家的那两个孩子,可以麻烦你后面再好好找一下吗?”
  辛格尔沉默了片刻,摇摇头说:“不是我不想找,但是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找了很多遍了,确实没有找到,而且今天过后,这一片区域是绝对不可能靠近的了,因为会有相应的机构会来处理,我不能再出现了,说实在的,我本来应该是把你们交出去的。”
  “是这样啊,不好意思,那谢谢你了……”谢林听完再次感谢后,神情正常的离开了。
  只是刚才从头到尾,他的拳头都一直紧绷着,大拇指的指甲硬生生的穿破了皮肤,鲜血直流……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