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剑痕尽兵戈》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2章 万事起因皆政权

  曾经被冠称战神的摄政王南宫泽,此时却只能跪在地上,因为面前人,是天子,是皇帝。先帝-天武帝,姓南宫名摩。但此时的南宫摩,坐在皇位上,摩挲着传国玉玺,丝毫不理会自己的手足在底下跪着。
  良久,南宫摩淡淡出口:“王弟真不愧是我大梁战神,竟然短短数月,就平了番乱。顺带还将朕的国土重新打了回来。厉害啊!”
  只是这句话,在南宫泽耳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南宫泽笑了笑:“皇兄何必如此,若想废我兵权,断我后路,一纸圣旨即可。祸不及家人,只愿皇兄念及往昔手足之情,姑且留我家人一条活路。”
  “好!即日起,你便替朕镇守边疆吧。”
  一句话,让曾经步步高升的摄政王,沦落成了将军,好在南宫摩也是说话算话,南宫泽的妻儿,都留在了京城好生活着。但明眼人也看出来,这只不过是防止摄政王造反的筹码罢了。
  而故事起因,就是那皇权之争罢了。
  此时的摄政王之子,南宫宸,正在望着院内的梅花出神。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穿越者,来到这一没武功二没智谋,已经这样过去了十多年。他盘算着,自己也快要到古代束发成年之时了。自己父亲也特意请来了位先生,负责教导他。
  可是,南宫宸直接睡着了。
  “论天下兵器,有枪、剑、刀、戟等,又论天下武学大宗,有道派,佛宗,天宸教,烈火堂等。但因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眼前朝堂江湖虽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
  美梦被扰,南宫宸缓缓睁开眼,却被阁窗照进来的太阳刺的眼泪汪汪。还来不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南宫宸就被一阵喝声吓死。
  “南宫宸!你又在讲堂上睡觉!老夫真是…咳咳…”待南宫宸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却看见一名老者手执竹简,不停的在咳嗽。还一边用手指指着自己。
  看来自己还是不适合听这些啊。南宫宸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
  南宫宸没过脑子的说到“老头,戏演的差不多就行了啊,你这嗓子再咳下去怕是要彻底哑了。”
  老者的脸彻底绿了,顾不得自己嗓子的疼痛感,一把把手中竹简打向南宫宸,“小子,敢叫我老头的你还是第一个!老夫上在朝堂论理,下在乡野评书,连当朝圣上都尊称我一声先生。你个好小子,不好好听老夫讲解天下大势还不说,还敢跟老夫动手动脚的!”
  南宫宸吃痛,赶紧松开了手。刚打算回嘴之时,一阵眩晕感袭来,南宫宸昏昏倒下。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焦急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快入夜,南宫宸才醒来。这时,门被推开,一名妇女面色焦急的进来,看到南宫宸醒了,着急的问道:“宸儿,你感觉怎么样?白先生说你在上讲堂的时候就睡着了,醒来没一会儿还晕倒了。你没事吧?”
  眼前的妇女是自己的母亲,洛芊羽。在火烛微光的照射下,那眼前的人儿,岁月的痕迹在她的脸上似乎只是如春风略过,并未带走太多母亲年轻时的容光,一双丹凤眼中全是焦虑,一身白衣朴素无华。
  “母亲,我没事,估计是下午睡觉睡魔怔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南宫宸安慰道。
  “呼,没事就好啊,刚刚大夫的确说你是气血虚浮,要多多休养,看样子是这样了。”洛芊羽替南宫宸慢慢擦拭掉他睡觉时额头出的冷汗,又柔声问到“你下午是怎么了?白先生可是你父亲好不容易请过来想给你做先生的,他可是当朝太傅,只因岁数大了才告老还乡。你怎的能对白先生如此粗无理?”
  南宫宸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母亲啊,这不,我不是睡魔怔了吗,嘿嘿,母亲,大不了我明天跟老先生去认错。”南宫宸本是开玩笑,看到母亲的脸慢慢沉下来,连忙认错。
  “行吧行吧,你啊,马上也是舞象之年的人了,要学会看清局势。偌我们娘俩是普通人家倒是无所谓你玩闹,你可是当朝摄政王的儿子,稍有不慎,可是会掉头的!”
  “是是是,母亲,我知道了。”南宫宸疑惑着,在自己的记忆里,对父亲,这个当朝摄政王的印象,可以几乎说是没有,因为自己的父亲在自己儿时便因边疆战事不断,带兵镇守边疆去了。模糊的记忆里只有原主有一次下雨天摔倒,自己的父亲不但没有关心自己的摔伤,还痛批自己下雨天不知道不要乱跑,倒是母亲第二天送来了自己爱吃的酸梅,没让自己喝的药那么苦。
  “好了好了,你现在就好好休息吧,明天有你受的。白先生今天下午可是气鼓鼓的走了,唉…”洛夫人也是头疼,自己的儿子本就是一个混世小魔王,从小没少惹麻烦,好在自己的夫君也是摄政王,有事也可以一笔带过,只是这白先生,本就是文武百官所敬仰之人,儿子今天的一番作为,实在是…
  “好了好了,母亲,您快去休息吧,我明天一定好好跟白先生道歉,认错!”看着母亲的脸色,南宫宸自己已经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只得自叹老天无,让自己穿越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出。
  “好好好,你快休息吧,我去给你父亲写封信就睡。”洛夫人起身,把门缓缓关上。
  第二天一早,南宫宸刚刚梦到自己在办公室里偷吃泡面被主任抓到,突然惊吓的睁开眼睛,却看到昨天的那个老头,正站在他的床边,一双睁大的眼睛盯着他,南宫顿时吓得跳起来,“喂,老头,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这大早上刚睡醒,你这样把我吓死了就算你偿命还是我亏了!”
  白老头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自己只是想观摩观摩他的骨骼脉络,顺便听听他在梦里念叨的“泡面,主任”是什么东西。吓死人偿命还是他亏了?不过想想还是有点儿道理,但一想到昨天的事,白老头气的胡子都抖了,“小子,你昨天的事还没完呢,虽说你是摄政王府的金宝贝,但昨天你的行为,属实是逾矩。老夫还是要替摄政王好好教训你,把手伸出来!”南宫宸看着白老头手中的木尺,自知要出事,想了想,说到“嘿嘿,老头,那个,打我可以,等我一下穿个衣服,不然在我房间里,我衣服都没换的,这不是给我爹抹面了吗?”
  白老头想了想,也对,便出门在亭下坐等着。南宫宸看了看屋内,赶紧穿好衣服,稍微给自己整理整理一下,便打算从窗口溜出去,刚打开窗户,只见白老头正站在窗前,一双眼睛想要吃人的模样。吓得南宫宸差点摔倒在地。
  “喂,老头,你有完没完,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就是了,还打手心,都多大的人了,还来这一套。你纯属是闲的!”南宫宸边安抚着自己弱小的心理边说到。
  白老头一双眼睛差点儿没瞪出来,要不是摄政王特意请自己来教导他的公子,自己才不会找罪受,被气的半死不说,道歉都没个诚心诚意的。
  “诶,不对啊,老头,你刚刚明明坐在落雨亭那儿的,怎么一下子到我窗口了。这也太快了吧,你是不是老头啊,这腿脚…嘶,痛!你干什么动不动就打人!”南宫宸刚说没几句,就被白老头一个爆炒栗子打的捂头喊痛,白老头哼到“老夫平时教书的时候你不好好听,现在看到日常所用武学功夫就大呼小叫的,现在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
  “都说是日常所用的武学功夫,哪儿来的厉害,诶,我错了,错了,别打。”南宫宸嘀咕几句赶紧闭上了嘴,刚刚那酸爽简直了。不想再来一次。
  “诶,那啥,老头,昨天的事对不起啊,我这不是睡觉睡迷糊了吗,所以搞错了。”南宫宸一想到昨天母亲的脸色,赶紧道歉道。“行了,你这摄政王小王爷,谁不知道你就一混世魔王,小时候烧过摄政王的书房,烟儿都冲到皇宫去了!”白老头想了想,既然小子认错了,老夫也就不拉着个脸了,毕竟也是摄政王的儿子,算得上自己的晚辈。
  “嘿嘿,那老头,你再重新给我讲讲呗,就,这功夫,是轻功吗?老头你还会不会别的啊?诶老头,我只知道你姓白,是当朝太傅,其他的我都不知道耶,你会不会是神棍啊…啊痛痛痛…”
  白老头刚平息下去的心情又被点燃了,又是一个爆炒栗子。气的白老头身子都在颤抖,不行,要忍,要忍,这小子也是个文武双全的奇才,好好教养,必能成大器!
  白老头摸摸胡子,侃侃而谈道“小子,你听好了,老夫姓白名宸,说起来跟你倒是有些缘分,都有宸这一字。老夫平生所学之中,最为天下人所称道的,一是老夫刚才的踏云步,二则是老夫所学的剑道。”
  “剑道?我怎么从没看你用过啊,是不是那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快教我快教我。”南宫宸听到这儿兴奋的不行,被文武百官所敬仰的太傅,所学武学怎能平凡?
  “…小子,你当真想跟我学?若是想学,便拜我为师吧,老夫能教你的,倒也不少,”白老头看到南宫宸这副模样,心中便是欣慰不已,毕竟来摄政王府也是有一年半载了,终于看到了希望。
  “拜师啊,可以啊,那,我要干什么?磕头吗?还是敬茶?还是写什么东西?”刚燃起的希望又被扑灭了大半,忍着一口血吐出来的冲动,白老头说到,“拜我为师,先去桃林里找一颗古树,做成太师椅,再用古树上的桃花,给我泡一杯茶,磕头,便可以了。”
  “这么麻烦啊,那还是算了吧,不学了不学了,”南宫宸一想到自己瘦胳膊细腿,还去砍树做椅子,真是头都大了。想想还是算了吧。
  “小子,你当真不想学吗?”白老头摸了摸胡子,故意引诱道“我的剑法,可是道派掌门谭鄞都比不过的…”“谭鄞又是谁?道派?很强吗?”南宫宸一番话差点让白老头一把胡子拽下来。冷静,冷静,不能生气,一定不能生气。
  “小子,你可知道,剑道有灵?”白老头突然严肃的问道,南宫宸一脸懵,说“剑?不是人的武器吗?何来有灵之说?”自己仙侠小说看的不少,武器有灵也只是出现在小说中,在现代现实中都不可能的事,在古代,又是怎么可能的呢?
  “小子,剑道有灵,并非妄语。现在道派有御剑诀,用神识御剑、佛宗有剑心术,可以心为剑、更别说烈火堂的剑中火,这些,若不是剑道有灵,何来之说?”白老头说到,此时狂风四起,柳叶纷飞,白老头捻起一柳叶,随意一掷,竟直入石柱。
  南宫宸惊了,他可从未想过,老头的武功这么好,吞了口口水,问道“老头,是不是我按你说的做,你就真的教我?”
  “哼,别的不说,就是当朝圣上,我教他的也不过是十之二三,如果你真想学,那就办好我的事。老夫保证你未来定是那冠绝古今的大人物!”
  “好!老头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找古树去!”南宫宸一想到自己也可以随手拈花入石,顿时兴奋的不得了,赶紧出府去找古树做太师椅去了。
  “唉,不是老夫要倾囊相授,只是老夫若不倾囊相授,你,恐怕只会身亡于这偌大的京城啊…”白老头的眼神在南宫宸出去的一瞬,便低沉了下来,他本是打算独善其身,安稳度过晚年,怎奈这当朝圣上本就容不得摄政王府,摄政王出兵征战已经满足不了圣上的意思,更是要摄政王的儿子成一无用之人,待那下一代皇子成长起来,南宫宸就是下一位帝王的登基之石!“但愿来得及吧,老夫有时间,不知皇位上的那位,容不容得下你啊…”白老头叹惋着,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剑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博弈
吕军被人阴了,是忍气吞声还是绝地反击,他来到十字路口……
蚕豆香
都市其他连载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