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百年征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张永明幼年经历

  仲夏之夜,一处山区,磅礴而下的雨吹打着半敞开的糊着油皮纸的窗户,约莫八岁的张永明满头是汗的趴在父亲的背上,张母取来皱皱巴巴的几毛钱,用布包了几层,塞入张父裤子口袋里。
  “他爹,这翻山越岭的,你可要当心啊。”
  “孩子高烧,不去也得去。”
  张母欲言又止,看着丈夫披了一个边缘磨破口的化肥袋内胆,便顺手抄了一个化肥袋内胆给儿子罩了上去,看着丈夫在暴雨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数次要在那满是泥泞的院子里滑倒,她的心提到了嗓子。
  “爹,我没事,睡一觉就好。”
  “听话。”
  张父低声训斥一句,背着儿子走向那九曲十八弯的山路。
  大雨翩翩而下,他们走过了一道山又一道山,终于来到了镇上的卫生所,所幸他们到达的时候,镇上的医生还没有离开。
  医生看着这一对被大雨浇的透心凉的父子,他也没有多讲,许是见惯了这样的画面,打开了诊所的灯,引着两父子走入诊所。
  医生将冰凉的体温计交给张父,“看看发了几度烧,10分钟之后把体温计给我。”
  张父将手在裤子两侧擦了擦,双手手心向上,小心翼翼的接过体温计,“哦哦,医生,俺娃没事吧?”
  医生拿着钢笔沾了沾墨水,在纸上快速的书写着,听到张父的声音,停下笔,抬头看向他,“要是发烧超过38度,就要打退烧针了。”
  张父看了看走廊早就被雨水打湿的儿子,环顾卫生室,指了指旁边一条起了毛的毯子,“医生,俺娃浑身湿透了,您看……这……能不能借给俺呢?”
  张父恳切的看着医生,像是想到什么,急切的从口袋里掏出那被张母包的紧紧地钱包,“俺,俺给您钱。”
  医生站了起来,没有搭理絮絮叨叨的张父,径直走向毯子,取过毯子交到张父的手中,“你拿去用。只是退烧针要五毛钱,这个得收费。”
  张父感激的接过毯子,频频点头,“俺懂,俺懂。”
  张父将钱包塞入裤兜,快速走向张永明,帮着八岁的他脱下湿透了的上衣和裤子,用毯子小心的将儿子包裹起来,在他的腋下放着体温计。
  抹了把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脸,张父将儿子平躺在卫生室的长椅上,他蹲了下来,不停的用手试探着张永明的体温,偶尔会抬起头看向时钟。
  十分钟之后,张父拿出体温计,匆忙来到医生跟前,“医生,您看,这孩子……”
  医生拿着体温计迎着发黄的灯光,眉头微皱,“39.5度,要打退烧针。”
  张父慌张的抬起头,眼睛盯着医生甩体温计的动作,“俺娃会不会烧傻了?”
  “不会。”医生言简意赅的回复一句,便拿着装有玻璃注射器、碘伏、棉球的托盘来到熟睡的张永明身边。
  “脱下裤子,打屁.股针。”
  医生面无表情的叮嘱一句,张父那微寒的手哆嗦着扶着张永明,张永明瑟缩了一下,医生声音更冷了,“扶好,碰到神经就是大事了。”
  医生的话让张父狠下心,狠狠地按着张永明,不允许儿子动一下,虽然按压着儿子,可是怕打针的张父还是下意识的移开目光。
  “好了,观察一会,如果没有再次发烧,你们就可以回家了。这些药,记得回家吃。”
  张父将儿子张永明抱在怀里,如蚊子一样的声音响起,“谢谢医生。”
  看着医生离开了,他爱怜的将手放在张永明的额头上,须臾,又用自己的额在儿子的额头上蹭了蹭,张永明只是挣扎几下便又昏睡了过去。
  “明明,爹在,睡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看着儿子终于睡熟,张父来到医生的跟前,从口袋里拿出布包,这些都是湿淋淋粘在一起的钱,钱边角已经磨边了。
  “医生,俺付医药费。”
  张父小心翼翼的将粘在一起的钱分开,一毛钱一毛钱的放在医生铺着玻璃的桌子上,等到最后一毛的时候,也许是困倦,也许是这一路透支体力,他手一颤,最后相贴的两毛钱撕坏了一角。
  张父错愕的看着手里一张残缺一角,一张多了一层的钱,愧疚的看着医生,“医生……俺……俺这就找个东西粘好。”
  医生看着张父那愧疚的目光,再看向那一毛钱,善良的说道:“没事,钱晒干了,我自己粘好,你快去看孩子吧。”
  医生从张父手里拿过钱,拍了拍这个老实巴交的父亲。
  张父感激的看着医生,眼角有着泪花,数次张嘴,最终哽咽的说了句,“谢谢。”
  医生轻嗯一声,指了指孩子的方向,张父步履蹒跚的朝着张永明所在的长椅而去,席地而坐,呆呆的看着自己儿子睡着的模样,眼角有泪水,那满是茧子的老手抚摸着孩子柔滑的头发,眉头紧皱起来。
  张父将儿子的衣服放在身上,希望能用体温烘的稍微干一些,2个多小时后,张永明穿上衣服,看着诊所的灯光,无比羡慕的问着自己父亲。
  “爹,这是啥玩意?”
  “那是电灯。”
  张永明抬起头,满是期待的问道:“俺们家什么时候也有电灯?”
  张父拉着儿子的手,蹒跚的走出诊所,沉闷的说道:“咱家穷,用不起电。”
  八岁的张永明频频回头看向诊所方向的灯,他幼年的心里升起对电灯,对明亮的渴望,一如他的名字:永明。
  虽然雨已经停了,可是地上依旧很是泥泞,即便张永明不需要父亲背着,父子两个人没有办法很好的维持身体平衡,但即便如此,父子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时间如此的寂寞,又是如此的凄冷。
  这便是大山里的生活,枯燥乏味,难以言述的凄苦与寒冷。
  快到村子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眼看就要到家了,父子俩顾不得伴随着那随意而起的风,吹在身上刺骨的寒,他们只想着尽快回到家里。
  只是心越急越容易出事,张永明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头,眼看他就要一头栽下山去,张父率先反应过来,用手紧紧的抱着张永明,用尚不宽厚的背当做肉垫护着这唯一的独苗。
  地上的树杈,尖锐的石子,纷纷朝着父亲的身体而来,血擦过石子,留下了浓重的血腥味,有些树枝甚至插入了父亲的胳膊里,随着血腥越来越浓重,张永明被这血腥气吓的失去了语言。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两个人被一个巨大的撞击声吞没了神智。
  天还蒙蒙亮,起来做农活的赵东山便在半山腰的梯田发现了父子二人,他连忙放下锤头,急切的朝着山下跑去,一边跑一边高声疾呼,“张家婶子,您家当家的和孩子出事了。”
  沿路的高喊让尚未做农活的老少爷们纷纷走出家门,当来到木柴装订而成的大门前,头发胡乱绑了一通的张母急切的打开柴门,双目通红,“俺家当家的和孩子咋了?”
  “张家婶子,咱快点准备推车,得送他爷俩去镇上。”
  张母六神无主的指着庭院里那辆手推车,“东山,这个,用这个。”
  赵东山点点头,跑过去将绳子搭在肩膀上,推着独轮车就朝着山里快走,三五个体壮的年轻人快步跟在赵东山身后,帮忙推着推车。
  张母泪眼婆娑的对着走上村道的乡亲们,沙哑着嗓子,“各位乡亲,怕是俺家当家的遇到了事儿……这医药费……给俺救救急行吗?”
  这乡里乡外的,看到张母这样,大家也没有犹豫,你一毛,我五毛的从口袋里拿出来,纷纷塞入张母的手里。
  张母跪在地上,此刻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语言,只是给乡亲们磕了几个头,“谢谢乡亲们,谢谢……”
  “张家婶子,赶紧去看看,这别耽误了送医院啊。”
  “就是啊,救急的事情,俺们怎么着也得帮一下,都是一个村的。”
  “你赶紧去吧。”
  张母从地上爬起来,对着乡亲再一次鞠躬,尽管因为未知而担忧的手哆嗦着,却依旧咬着牙朝着半山腰跑去。
  虽然张永明晕倒了,索性张父将张永明护在了怀里,小小年纪的他只有擦伤。
  本来他们只是到了镇上的卫生室,奈何医生告诉众人,张父受伤严重,得去县医院。
  赵东山当下决定跟孙杨轮流背着张父,张母则是背着张永明,拦路拦截了一辆前往县城的农用拖拉机。
  拖拉机师傅看了一眼张家父子,收拾了一下拖拉机的后车斗,给父子二人平躺,张母、赵东山、孙杨等人则是坐在后车斗的车梆上,众人纷纷朝着县医院而去。
  张母含泪朝着拖拉机师傅连声说谢,司机轻叹一声,“俺恰好去县里进货,也算是缘分,顺路罢了。你跟大家手抓近一点,俺要开快点了。”
  张母哽咽的说道:“好的,师傅,谢谢您。”
  可是张母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人生的噩耗,她一个女人即将面临人生中最大的抉择。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步步为赢
小人物的职场之路总是与智谋和女人分不开,看万浩鹏如何步步为赢,面朝大海,开疆扩土!
梅花三弄
现代都市连载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江司明突然发现,自己玩的绝地求生跟别人的不一样!他能在游戏里找到各种颜色的碎片,合成后能变成技能、属性、才艺、金钱、古董、甚至丹药、功法等等各色逆天宝贝!靠着在游戏里不断捡碎片,江司明完成了人生逆袭,发家致富!
清酒半壶
游戏竞技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人到三十:妻子的野望
赵阳残疾了,妻子开始天天骂他,羞辱他,鄙视他,每天白天直播,一到了晚上就偷偷……
一纸虚妄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