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帝范》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小跳蚤

  唐宣宗大中十三年,爆发农民起义,唐朝经济命脉的江南地区经过黄巢打击,唐朝从此名存实亡。
  天复元年,宰相崔胤联合禁军将领孙德昭打败了刘季述,迎唐昭宗复位。
  天祐四年,陈匡义起兵造反,各路诸侯纷纷响应,洛阳守将李将定大开城门,陈匡义逼唐哀帝李柷禅位,改国号梁,是为梁高宗,改元开平,定都于长安。
  陈匡义称皇后大分天下,一十三城由开国功勋担任城主拱卫皇室,陈皇感慰李将定打开城门之功,将位于西南方向的漱风城交由其担任城主。
  与此同时,江湖中徐氏一族太上长老徐长卿武破虚空,从此与朝堂两不相干,并独立一城名曰千余,与梁王朝成掎角之势,不愿被朝堂束缚的江湖绿林豪杰争相以成为徐氏门下走狗为荣。
  而梁朝边境亦有西域诸国对中原沃土虎视眈眈,其中又以东西突厥兵力最为强盛。
  ……
  漱风城里有条漱风街,漱风街里有座漱风楼,漱风楼里便是各式各样的人喽。
  卑躬屈膝的店小二,面容姣好的大家闺秀,曲意逢迎的富贾商人,权倾漱风的武将士官,或真或假都面带笑意。
  那面露苦涩的小乞儿便显得格格不入,酒楼的掌柜也不赶他,只当是个屁,在这煌煌盛世,这种情形极是罕见。
  又或许是这种异相,这座酒楼越发的火热起来。
  久而久之,当掌柜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心情好的时候,也能狠狠心赏个把银钱给这小乞儿,谁叫老爷我心善呢!
  说来也奇怪。这小子从来没有伸手向来来往往的达官权贵要过几两碎银子。
  反倒是有一种爱给不给,不给拉倒的破罐子破摔的无赖姿态。
  楼中客人大多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但看到这小乞儿那比漱风江里湍急的激流还要清澈刚毅几分的双眸时,内心竟是没来由的柔软。真是令人怜惜啊!
  这些年来,也不是没有手持权柄的富贾人家来找小乞儿,想收他为义子。
  可这不识好歹的破落户儿到是恬不知耻,顺杆子往上爬,竟想学那卧龙岗的诸葛老先生,非要让人三顾茅庐。
  等到有耐着性子的富贾人家一遍一遍的去请他,他倒好,回了一句“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才不要当那混蛋玩意三姓家奴吕小子。”把那富实人家气的半死,暗自发誓,就让这小子混死在外面吧。
  到是有一人锲而不舍,那人是这城里最有权势的人物——李城主,外号“李不睁眼”。
  听老一辈的人物说啊,为什么叫这种霸气不外露的名号,因为李城主一旦“睁眼”便是凶残噬人的大虫儿。
  后辈的人都不相信,走路有风,难道不是因为胖吗?
  嬉笑道,“难怪城主走其路来,都感觉身边刮了一阵狂风啊!原来是风从虎,云从龙的俗语咧!”
  小乞儿到是无感,只觉得这老小子挺有生趣的,不像其他人家外实内虚,捉弄几次就哭爹喊娘的,他太了解这位大人物了,以至于捉弄起来更卖气力了。
  一对比起来,就显得这城主是真的有耐心哎,前几天还派了一队差役来抓他,也不知道那一队差役咋样了,夜晚的山林最危险,要是遇到灰狼、大虫这等山岗霸主伤了、死了几个,罪过可就大了。
  其实啊,小乞儿心里想的是要是这队差役不和他躲猫猫了,他以后的日子可就了无生趣啊。
  ……
  城外一堆人一瘸一拐地走进城里,为首的彪形大汉,身上挂着仅剩几根破烂布条,最好玩的便是围在腰间用棕榈树叶,倒像是一个久别世间的山林野人。
  汉子的嘴里骂骂咧咧,行军这么多年,打仗都没有这么狼狈,倒是在这摔了跟头,又想到那眼眸清澈见底的少年,嘀咕道:“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啊!”
  说完朝着路边围观的男女老少怒目而视,“看个鸟,没有见过时髦衣服啊,老爷我今天特地换的”。
  说完后,还绕着人群转了一圈,路边大胆的百姓大声回了一句,“还真是看个…”,大汉顿时涨红了脸,“滚滚滚,想当年我打仗的时候,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还没出生呢。”
  这种情景倒是常见,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到成了城里热闹的场面,有好事的说书人把这些编成段子。
  茶余饭后,倒成了交谈的资本,每当说到精彩处,总能收到比平常多出几两的碎银子。那李大城主也是不恼,有几次还大声叫了“好”字,好像凭借这便能流芳百世似的。
  说书人则更是不遗余力,越说越起劲,不知不觉中,小乞儿竟成了他们养家糊口的饭碗。
  闲暇之余,小乞儿便喜欢作诗。比如,“剑要愁杀人,娘要下雨才嫁人”“刀剑最是无情,但我便要做那有情之人”等诸多城里人人传唱的打油诗。
  城里的老儒生恨不得把这小子抓到面前骂上两句,“这他娘作的倒是什么玩意,简直有辱斯文!”
  “少年不知愁,执笔春秋定乾坤,少年识了愁,一枪入梦人不还”,李大城主在漱风阁内细细的咀嚼这几句。
  转身问身旁的老仆,“这两句写的怎么样!”老仆平静的说。
  “如果将军说的是诗本身,那就是狗屁不通,但要说意境,倒是有一点将军当年的影子。”
  “老贺啊,你应该叫老黑啊,黑的幽默,连拍本将军马屁都这么刻板生硬”。
  “本城主当年要是能写出这种诗,当年谁敢拿老子是个粗莽武夫大做文章。”
  这些年,老子竟吃这种亏了。不过话说回来,老子当年十进十出,不就是靠一把红缨枪吗,不说别的,一枪入梦无人还……深合老子心意。”
  “将军是准备亲自去绑这个浑小子吗?”老仆微微放低了点,给李大城主让了让位置。
  “江山何其大,江湖又在哪呢,老贺备马,老子也要过一遍纨绔子弟的瘾,这臭小子还在怨我了,他也不知道我当年为了救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一个破落户,静静地躺在城隍庙的灶台上,少年美其名曰,“共享烟火气,可与天地同寿。”
  这里已经许久没有香火了,这便是少年心性的苦中作乐吧!城隍庙内开了大大的“天窗”。
  每天少年都哼着歌,看繁星在天空忽现忽隐,听远方传来船桨的声音,在夜里的那一点微光,看见远方正在发亮,追溯流光,未来一定不是这个模样!
  微风浮动暗香来,少年突然警惕的睁开眼,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第一次跟其他大乞丐争抢食物,也有可能是从山林里瘸着腿回来,手里还拖着一只肥硕的野兔,这个荒无人烟的城隍庙,哪里会有什么人来。
  从变成孤儿开始,他就明白一个道理,“杀人不过头点地,生死不过一眨眼。”少年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在城隍爷的灶台下藏着一根红缨枪。
  一道黑影闪过,少年如猎豹一跃而起,手持一把红缨枪,这些年与山里的凶兽搏杀须置之死地而后生,现在亦如此。枪出如龙,耍出一道硬冷的枪花。
  黑影啧啧称奇,天复元年内制造的杀敌枪这浑小子竟然私藏一把,须知这太平盛世,重文轻武,平常人家私藏一把钝刀都是大逆不道。
  这小子倒好,无法无天,但是这枪舞的是真的漂亮,虽然青涩但不失凌厉,还有一丝许久未见的杀气,真是怀念战场杀敌的岁月。
  “小子,等一下,我们俩见过的,那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黑影停下他的身影。
  “我对你没有敌意,就你这三脚猫功夫,我就算只防不攻,你也不可能伤到我一根毫毛……这样吧,你放下枪,我们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一谈,这些年你一直都没有从正面回应我。”
  小乞儿顿了顿身形,“老家伙,别想占我便宜,天为父,地为母,你又算哪门子的亲戚,我便叫你看看小爷我这些年的杀人枪!”枪主杀伐,但是一枪刺出,竟只是携带着丝丝缕缕的怨气。
  ……
  城隍庙里,微微燃起的篝火,一老一少到不显得孤单寂寞,“小子,你有酒吗?”
  少年默不作声,技不如人,但不代表要低声下气甚至卑躬屈膝,人要有傲骨,就像枪一样。
  老人自顾自地说着,“想当年,我不喜欢枪,总认为枪没有当白衣剑客来的仙儿气,也没有素甲刀客、带刀侍卫来的豪迈。”
  “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老子却觉得枪来得更踏实,就像顶着心坎儿的擎天柱,顶着天指着地,好生霸气。一枪在手,天下我有,我若不爽,便将这天捅个窟窿,好教世人胆寒。”
  “我叫小跳蚤,我有杀人枪。我是谪仙人,来自卧龙岗。我有清浊酒,卧江醉眠思故乡。”少年抬头望着星空,神游四方。
  “你是谁,我是谁,这些在我看来都不重要了。这些年过来,我竟觉得当一个乞丐,也不是那么令人难堪。”
  “饿了吃百家饭;困了,天为被,地为床。我的灵魂便很自由,但是我心仍有不甘。你知道吗?那日景象,那日的屈辱,至今仍历历在目,无法忘却,也不敢忘却。我想你应该能帮我吧,对吗?老家伙。”
  少年回过神来,呆呆着望着穿着锦衣的老人翁,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李大城主真的无法拒绝,“能,再不动一下,这江湖就不算江湖了,就是一潭死水喽。”
  ……
  拂晓之后,一老一少一马入阁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青云直上
老板遭遇陷害,萧一凡单枪匹马闯逆境,抽丝剥茧查隐情,遇奸佞陷害,得贵人提携,身处穷途末路,却凭借一腔孤勇,势如破竹,最终,创宏图霸业,成人生赢家。
锦猪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无敌剑域
如果杀人不是为了装逼,那将毫无意义;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装逼,那还不如死了。杀,就杀他个尸横遍野,装,就装他个巅峰不败!——新书《一剑独尊》已发布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完结
官路迷局
小科员宋卫东被人绿了,还受到单位不公正待遇,他不得不耍起手腕,纵横捭阖,维护男人的尊严!
鸣镝一响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