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圣玑》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少年亦可欺?

  海市驿,位于东海之滨,隶属海宁城辖下。有句话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其治所内往来行走的大多也都是些以海为生的商贾,盖因这东海广袤之地水产丰富,物种繁多。
  在众多富户之中有一叶姓家族,家底殷实,在海市驿内可以说得上是数一数二。
  此刻叶家府邸大门外,一剑眉星目的牵马少年,双目紧紧盯着匾额上的“叶府”二字默默不语,眉宇间有一股难以化解的戾气,给少年平添几分不凡。半晌,少年紧攥的双拳渐渐放松,屈辱与愤怒的脸色亦恢复平静,心中虽有不甘,眼下却也无能为力。
  这少年姓叶名厉,出身叶家,乃是叶家家主叶庭辅与一渔村女子私生之子。叶厉与其母陈蕙兰在叶家的十年里,可谓受尽屈辱,遭尽白眼,更有叶庭辅正妻百般刁难,二人在叶家的地位甚至连下人都不如,其中辛酸苦楚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
  十岁那年,不忍娘亲留在叶家受辱,一怒之下叶厉带着其母离开叶家,回到了娘亲当年居住的渔村,二人从此相依为命。
  人生匆匆,转眼七载年华,叶厉长大成人。
  这七年里,陈蕙兰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儿子与自己何时才能重返叶家,每日忧心忡忡,身体日渐消瘦,再加上本就体弱多病,于是在三天前香消玉殒。陈蕙兰生前在叶家便受尽屈辱,到死却是连个名分都没有,就连叶厉也落得个野种的污名。在七年前反出叶家的那一刻,叶厉便决定此生再不进叶家的大门,但是今天,他食言了,他要将娘亲的骨灰送进叶家祠堂,完成娘亲生前的遗愿。
  看着那匾额上的“叶府”二字,神情复杂,心中悲愤,不自觉地回想起了晌午在这叶府之中所发生的一切。
  “你找谁?”叶厉刚刚将马拴在大门外的木桩旁,小门边便有一小厮上前打量着身挂包袱的叶厉出声问道。
  “我是叶厉!”神情冷漠,也不去管他,留下那目瞪口呆的小厮,叶厉独自从那小门进了宅院。
  “七年没回来了,真是一点样子都没变啊,还是那么令人···作呕!”进了宅子后,一边向前走一边冷眼环顾四周,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真的是···厉少爷!?”片刻那小厮追上叶厉问道,表情怪异,看那样子似乎是不太相信。
  “嗯!你去将父亲请来,我在前堂等他!”叶厉看也不看那小厮,自顾自地向前走。
  “是!厉···厉少爷!”冷漠的神情似是让小厮确定了他的身份,看向他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畏惧,言语间也恭敬了不少,应声说道,随即转身向内宅跑去。
  到现在小厮心中也不曾忘记,这少年和其娘亲,在叶家的十年里可没少受他们这帮下人欺负。最后少年忍无可忍,带着娘亲反出了叶家,不过硬是在临走之前,用柴刀,将两个平日里最为嚣张的下人,劈砍在血泊之中。小厮还记得当时少年那浑身是血,紧握柴刀,眼睛像恶狼一样的样子,这少年,可是十岁就敢杀人的主。在往后的七年里,“叶厉”这个名字似乎成了叶府下人当中的禁忌,再没人提起过,没想到今天这煞星又回来了!
  前堂,叶厉并没有坐下,就那么笔直地站着,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
  好一会,侧面的帘子被挑开,走出一披锦着缎,长相不俗的妇人,乃是叶庭辅的正妻,万倩。万倩身后跟着一体型微胖的中年男子,正是叶家的当代家主,叶厉的生父,叶庭辅。
  早年间叶厉还在叶家的时候便听底下的下人议论过,这万倩出身海宁城境内一修仙门派,其父亦是修士,当时下山历练,相中了叶庭辅,便出了山门下嫁于当时还是小门小户的叶家。而这些年叶家能发展成海市驿内数得上数的家族,其中虽有万倩略施手段,可更多的是得益于其背景,再加上叶庭辅性子软弱,颇为惧内,虽有家主之名,却无家主之实,万倩在叶家的地位可谓是说一不二。
  见万倩出来时便盯着自己,瞳孔一缩,眼神不善,叶庭辅更是唯唯诺诺地跟在其身后,只敢偷偷地瞄着他,叶厉心中暗道,恐怕今日是无法善了了!
  果然,待二人分别落座,叶庭辅张了张嘴,还不等他嘴里蹦出一句话来,旁边的万倩便转头瞪了他一眼,叶庭辅只好闭口不言,脸上略带尴尬之色。
  “嘁!”其实,相比于那对娘亲和自己欺辱多年的万倩,叶厉心中更是暗怪他这个没用的父亲。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被我叶家逐出家门多年的叶大少吗!今儿个是什么风把我们叶大少吹来了!”万倩面带讥笑,语气不善地说道。
  “倩夫人!当年之事你心中自是清楚,我今日来此并不是为了和你争辩的!”对于万倩的讥讽,叶厉毫不在意,解下肩上的包袱,从中取出一瓷瓮,小心翼翼地托在手上。
  “家母已于三日前亡故,这瓮中装着的便是家母的骨灰!”叶厉沉声说道。
  在那瓷瓮出现的一刹那,叶庭辅顿时目瞪口哆,脸色煞白,神情恍惚,口中呢喃着:“她···她···她···”
  “哼!死有余辜!”万倩神色不变,冷声说道,只是眼中竟有一丝掩盖不住的欣喜。
  “倩夫人!还请自重!”叶厉心中恼怒,眉尖一挑,低声喝道。
  “自重?!你是什么身份?也敢来教训我!”万倩不屑地说道。
  叶厉装作没有听见,看向呆坐在那不说话的叶庭辅。
  “母亲生前夙愿便是能重回叶家,至死不忘!今日我来此便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将她的骨灰送进叶家祠堂!”叶厉神色黯然,声音也有些低沉。
  “好···”叶庭辅身子一颤,可还不待说什么,便被万倩抬手打断。
  “我看···不好!”万倩盯着叶厉随后又突然高声说道,“跪下!”
  “什么?”叶厉眉头微蹙,不知万倩所言何意。
  “我说让你跪下!哼哼···你不是想让你娘的骨灰进叶家祠堂吗,那就跪下!”万倩冷笑着说道。
  “好!我跪!”叶厉转头看向叶庭辅,见其神色悲痛却并不敢言语,心中失望,于是将瓷瓮小心地捧在胸前,屈膝跪了下去。
  此时万倩却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到叶厉跟前,俯视着他。
  “哟!我们这堂堂的叶大少爷竟也会服软啊!你想让你娘的骨灰放进叶家祠堂,是吗?”微眯着双眼,眸子里一抹嘲讽闪过,脸上掩盖不住的得意。
  “是!”叶厉并不去看万倩,而是双目紧盯着叶庭辅,“还望父亲看在您与母亲夫妻一场的情分上,准许母亲进入叶家祠堂!”
  “哈哈···叶厉啊叶厉,我该说是你年纪小不晓事呢,还是该说你那死了的娘痴心妄想呢!”也不知叶厉这话哪里好笑,万倩先是出言讽刺叶厉母子二人,随后又反问了一句“夫妻?!”
  瞥了叶庭辅一眼,见其不敢说话,心中满意,声音却又顿时一冷,跪在她身旁的叶厉竟然感觉到一丝寒意。
  “在这叶家,庭辅是夫不假,可这妻···”故意拉长声音,二人不知她要说些什么,叶庭辅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可这妻的位置,什么时候轮到那个贱人来做了!”万倩眯着的双目猛地睁开,瞪着叶厉大声说道。
  “倩夫人!你欺我辱我,我认了,你让我跪,我跪了,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辱及家母,莫非你当我叶厉好欺负?!”叶厉毫不示弱地仰头怒视万倩。
  “对啊,我就是当你好欺负!你能奈我何啊!”俯下身,与叶厉四目相对悄声讥讽,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只随时能踩死的蚂蚁一样,随后万倩又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你本就是那贱人不知在海边偷了哪个野男人下生的野种!”
  “非要拿回来说是和我家庭辅所生,是叶家子嗣,真是可笑之极!”
  “那贱人无名无分,凭什么能入得了我叶家祠堂?”
  “凭你这野种吗!?做梦!”
  “夫人!”叶庭辅有些听不下去了,语气中竟有些激动。
  “万倩!安敢如此欺我!”叶厉猛地站起身单手一探就要去抓万倩。
  “厉儿,不可!”叶庭辅立即起身出声阻止,却是来不及了。
  “不自量力!”万倩嘴角边挂起一丝冷笑,背后像长了眼睛一般,侧身一闪,随后对着叶厉扫出一掌。
  “噗!”
  “啪!”
  看着动作轻柔无力,就像是抚摸一般,可叶厉的身子却如断了线的纸鸢向后飞去,嘴中亦喷出大团血雾,抱着的瓷瓮也脱手而出,摔在院子当中碎成块块瓷片,洒出陈蕙兰的骨灰散落一地。
  叶厉目呲欲裂,顾不得胸中气血翻涌,起身奔向远处娘亲的骨灰,从腰间拽出那块刚刚包着瓷瓮的粗布,欲将娘亲的骨灰装在布中。
  “唉!夫人,过分了!”叶庭辅看着叶厉那般狼狈模样,心中实是不忍。
  “我过分!?”万倩双目一瞪,不可思议地说道,似乎没想到叶庭辅敢这样和她说话。
  “好,今天我让你看看什么叫过分!”说罢万倩衣袖一挥,霎时间一股无形之风出现在叶厉身边。
  “啊!”叶庭辅一声惊呼,只因陈蕙兰的骨灰被那股无形之风吹起,飘散在空中,眨眼间竟随风而逝,无影无踪。
  眼见娘亲的骨灰渐渐消失在眼前,自己竟然拦都拦不住,叶厉心神皆惊,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随即面如死灰,失魂落魄。
  “唉!”叶庭辅一声长叹,看向院子里那少年,是他的亲生儿子,此刻却在仰天发出无声的长啸,他能感觉到,那少年此刻心中必是悲愤欲绝,有多恨万倩,就有多恨他这个父亲。
  “怎么?你心疼了!?”万倩转头看着叶庭辅,此刻的语气却是出奇的平淡。
  “唉!过了,真的过了啊!”叶庭辅面带凄然之色小声说道。
  “呵呵,叶庭辅,你别忘了,是谁让你叶家能有今天?是我万倩。又是谁厚着脸皮求我父亲将咱们的儿子收入山门?还是我万倩。那么你告诉我,是谁?给你的胆子···”说到这,万倩顿了顿,语调顿时变得高昂起来,“让你这么和我说话!”
  “哼!不知好歹!”说罢,万倩便要转身离去。
  “唉!”叶庭辅徒有一声叹息。
  “万倩!你站住!”此时,双目赤红,抓着那块粗布,攥紧的拳头藏在衣袖里微微颤抖,待站起身来,陈厉高声将万倩喝住。
  “你还有话说?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万倩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眼眸中果真带有一丝杀机。
  “我知道你敢,有什么是你不敢的呢?我也知道你出身修仙山门,不是我现在能够得罪得起的,我只是有句话想送给你们!”叶厉神情木然,眼中空洞无神,声音虽低沉像是在喃喃自语,可万倩二人竟听得十分清楚,“且记好,山自重,不失之威峻;海自重,不失之雄浑;人自重,不失之尊严!”
  叶庭辅心头一颤,万倩亦是眉头紧蹙,微微向后瞟了一眼,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的笑意。
  “哼!不知所谓!”
  随后,万倩拂袖离去,只留叶庭辅父子二人在这前堂之中。
  “厉儿···我···”叶庭辅言语间有些犹豫,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厉。
  “父亲,我知道,七年前你放我和娘亲离去,未尝没有保护我母子二人的意思,我怪你却不恨你!可今日你对万倩那女人言听计从,竟是畏惧到这般地步,眼看着娘亲尸骨无存亦是毫无作为···呵呵!”父子二人四目相对,叶厉眼神饱含深意,叶庭辅的眼中亦是充满了自责与愧疚。
  随后,叶厉俯身朝着叶庭辅跪了下来。
  “一拜,拜父亲生我养我十年之恩!从此你我父子恩情断绝!”
  “二拜,拜叶家主七年前护我母子周全之情!从此我叶厉弃叶姓陈!”
  “三拜,拜叶家叶庭辅夫妇二人今日赐我如此深仇大恨!从此我陈厉与你二人不死不休!”
  叶厉,此时应该叫陈厉了,陈厉每拜一下,每说一句,叶庭辅心头便是一阵绞痛,待陈厉起身后,叶庭辅已是面色苍白,目光呆滞,手捂着心口跌坐在了地上。
  陈厉看了一眼地上的叶庭辅,随后转身离去,叶庭辅猛地缓过神,手向前抓着,似是要挽留,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叶庭辅并没有看到是,陈厉在转身的一瞬间,眼角流出了一滴血泪。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
一次空难,我侥幸得生,期间救了同困飞机的美女空姐与其他两位女孩,三人沦落荒岛,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幸我曾是特种兵,有过野外生存训练,本来打算退役回家种田的我,如今成了她们最最需要的男人...
焖葫芦
现代都市完结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官途青云路
人前显贵,背后遭罪。看上去消遥自在、光鲜亮丽的公务员身份,背后却是三十余年的步步惊心和心泣口哑的锥心之痛。与憎恶之人的同床异梦,与亲爱之人的心绞诀别,与险恶对手的殊死较量,让他在迷惘的摇曳中身心俱疲,但理想的明灯却指引着他披荆斩棘执着奋进,一路红颜相伴,终达青云之巅……
奔云
现代都市连载
孽火
繁华魔都,纸醉金迷。 我在迷惘时遇到了他,他是金贵,是主宰,把我人生搅得风起云涌。 我不信邪,不信命,却在遍体鳞伤时信了他,自此之后,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西极冰
现代言情完结
官途之平步青云
醒掌天下权,如履薄冰;醉卧美人膝,如临深渊。齐宝偶获异能后,便遭遇困境,巧妙化解后,从乡镇起步,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走向人生巅峰。
他坚信——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争斗不忘坚守,方能平步青云!?
风水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