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绝将三国》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幕: 勇茁冀州

  风沙,在这座已经尸横遍野的太守府周围,吹得极其怪异。
  有人在作法。
  此地盘踞的近三万主力黄巾军正在进行细致的掠夺搜刮,这支无后方巩固全身心烧杀奔走的队伍还没学会囤积输送粮草。于是,近一半的兵力在日落之前将被迫转移向下一城郡。
  惨遭沦陷后的太守府内,大片大片盘坐着信徒,凌驾在信徒们正中央的一个人身穿镀着金边的黄色道袍,道袍的金边闪着光,而此人凶神恶煞的韦陀脸似乎也隐隐的释放出阵阵的黄光,两种光混在一起映得府内发亮。他的右后方站着一名侍从,侍从手捧一个金色九节杖,九节杖顶部分成三条尖刃,无数铜环与金穗分挂在上面,屋里很安静,也并没有风吹过,可是金环金穗配合着九节杖从未停止晃动,好似在招魂一般。
  他的左后方也站着一名侍从,手举着一杆大旗——比那些标着“黄”字的黄巾军冲锋旗大得多,上表四个大字——“地公将军”。
  一群衣着朴素、光鲜、破烂不等的女人端着食物走向他们,从女人们蓬松的发髻,眼角的泪痕,脸上的青一块紫一块可以看出,她们刚刚遭受了持久而反复的强暴蹂躏。
  打坐中的信徒们自我催眠似的专心在这些女人靠近时立即荡然无存:原本虔诚的闭目,张开时却似饥渴之狼眼,更甚者早已打开了原先盘着的双腿并移身向眼前的女人。
  正这时,一个肩宽腰粗,身披轻甲,满身沾着血的虬髯大汉,领着一队疲惫的黄巾军快步走了进来。
  同时,正中央那个人开了口,双眼并未睁开。
  “周仓,一路辛苦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师父,弟子领兵在半路劫杀一队官军,从敌兵口中得知,何进派遣了卢植、皇甫嵩、朱儁,分三路对我军主力进行讨伐。师伯张角被卢植围困于广宗地界,现已交战,我等是否赶去增援?”
  “敌军多少人马?”
  张宝的眼睛,依旧死死紧闭。
  “不到两万。”
  “哼,我这大哥,真让人可发一笑……传令吾之大弟子卜己,引五千人赶去增援驱贼。”
  卜己在黄巾军中素来是以法力最高强著称,不过其盛名大部分是张宝和张梁吹出来的,士兵们很少亲眼得见。张宝怕张角挑理,但又不想拨太多兵去增援,于是派了所谓的中流砥柱。
  张宝吩咐完,站了起来,把九节杖举起,继续念叨。信众们由打坐转为向张宝朝拜歌颂。
  “已毙之孤魂野鬼,吾皆刑罚超度,王侯将相莫分轩轾,全将颔首伏绕……”
  “周仓,你立即会同马相与裴元绍南下,传令教徒们合众北上,执法苍天,安民驱鬼。”
  周仓走出大门,手里攥着好几封同样的檄文信件。一个从头到脚被黄巾服裹得严严实实的三角眼走上前来询问,三角眼中闪烁着游离。
  “大哥,张宝怎么说?”
  “谁听的懂他们那些人的疯话?我只知道我要去给南方的黄巾军去送信,让他们过来充数一起打官军,我们现在粮食不太够吃,原先聚起来的人跑了不少了……诶?严政,你不是在曲屏县么,怎么又到这儿来了?张宝把你招回来的?”
  严政一撇嘴。
  “哼,你以为我愿意呆在这些怪胎身边?抢劫到曲屏县时,我和平汉、大洪手下的弟兄已经聚了四千多人,咱仨根本没打算继续听命黄巾。”
  周仓冷笑着上下打量严政。
  “可我看你穿得倒是比谁都黄......”
  “哎呀,你有所不知,全因此地老百姓刚刚收好行囊还没来得及逃走,大块大块的肥肉摆到嘴边你还能想着撤离吗?”
  周仓没说话。
  “这时恰巧有个叫耿武的带着一波部队跑到曲屏县驻扎,他们围剿了好几拨黄巾军,正沾沾自喜。我们对其进行了伏击,他们数量虽然多,但我们还是将其击溃,活捉了这个耿武,这厮根本是个酒囊饭袋,典军校尉一职是从太监张让那买来的。”
  周仓点点头。
  “哦,难怪你的部曲手里的刀枪钢口那么好。”
  严政得意地点头。
  “可裴元绍说你们还是败了?”
  “唉,说来可恨,那耿武为求活命,和我们交代说晌午之前会有一批他麾下的粮队从此经过。我们这些饿死鬼投胎的自然不肯放过机会,于是故技重施。可你猜怎么着?”
  “来的不是粮队?”
  严政摇摇头。
  “来的是粮队,可是对方早有防备,居然把枯草与沙土放在米袋子里耍我们。”
  周仓笑着点了点头。
  “当时大洪冲在最前,刚大喊中计,就见一个满身金甲的家伙带领一小撮儿人马树丛中杀了出来,大洪气急败坏,见对方兵少,就迎上去,那金甲的小子也不答话,双眼如鹰,侧身躲过大洪的刀,一枪刺入大洪喉咙,随即抽枪,又把刚冲上去帮忙的平汉打落马下,动作太快,大洪平汉两个人几乎同时落马,一死一伤。”
  周仓一皱眉。
  “那平汉现在怎么样了?”
  “平汉受伤逃跑不及,被那厮拈弓搭箭,射中头颅,当场毙命。”
  周仓听了这个丧气。
  “那你干嘛呢?”
  “他俩都那样了,我还敢上吗?说来都丢人,叫人家以少胜多,降的降,死的死,逃的逃,等遇到张宝时,手下就他妈的剩不到二百人。”
  严政又压低声音继续说:“张宝这厮,看我们刚吃败仗,态度极其轻蔑,我是一路陪笑,并拿出大部分抢来的钱粮上缴,他才勉强同意继续收留我们。”
  “不收就不收,难道非得赖着他们不可么?是你没骨气罢了。”
  “你有骨气你也别跟着这黄袍啊,你咋不回卧龙山?现在四路都是官军,在冀州,你不依附他们,就算当个小贼,迟早也得被官兵从洞里掏出来……”
  “我有什么不能回的?张宝在官军围剿时帮助过我,人家联合我,我总不能知恩忘报,不知进退……再说,我自己想反也能反。”
  “咱哥俩就别置气了,我是不如你,所以咱才眼馋么,嘿嘿……”
  “我也不是冲你,我寻思我这成天一口一个师父叫着,鞍前马后的赴险,反倒他们越来越养尊处优,真有点看不惯了……”
  像周仓这种盗亦有道的匪类,常常因为奉行契约精神而把自己弄得很憋屈。
  严政接着讲经过。
  “我鼓动张宝直捣曲屏县,杀了那个人,为教徒们报仇。嘿,要说这张宝表面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其实最胆小,他差徒弟探了几次,确定曲平县敌军人数并不多,这才勉强答应。可没想到连攻三次,次次中伏,损失那叫一个惨重。”
  “会有这等事?“
  “那将手下兵少,不与我们正面冲突,因此张宝不好施展法术,无可奈何,只能先在此养精蓄锐,日后再战,不然以他们的作风,怎么会在一个地方停留这么久?”
  周仓神色凝重了起来:“此地界竟出了如此智勇双全之敌,冀州现在这么乱,我还真对不上号儿,你可知此人姓甚名谁?”
  “我记得他的旗号上书好像是……”
  河间张郃。
  “他的头盔比别人的更扁平,头盔上树插着一只又大又长的红羽毛,在他冲杀时迎风飘摆,甚是威风。两撇八字胡,眼光锐利,虎虎有神。”
  周仓不禁叹道:“从他所率的官兵数来看,他现在的官职还不高,若是此人日后身居要职,那黄巾军的末日也就不远了。”
  严政轻蔑一笑:“谁赢谁输,谁死谁生,跟我都没关系,我们只是趁火打劫而已。黄巾扳倒狗皇帝,我们谋个开国功臣;黄巾被灭,各路诸侯也安分不了几日了,你瞅瞅这百里之外的样子,造反是迟早的,到时我们还可拣挑强者去依附。”
  “日子就得这样过,才如鱼得水。”
  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后坚定不移地奉行屠戮与反叛的心境在严政的脸上可以说是一览无遗。
  周仓听完严政的话,突然全身上下生出一股对自己的厌恶,一路路豪杰真的如夹缝中的蛀虫般左右摇摆?
  -
  “恭喜你,才加入我军十天就被破格提拔为军司马,听说你只以少量残兵就阻截了张宝的数万大军,连“神弩先登营”的鞠义也特别赏识你,不过不要妄想能骑在我头上,你反而应改庆幸自己与我同一阵营而非敌对,因为纵观整个冀州,除了颜良文丑,还没有哪个对手敢碰我手中开山斧。”
  一个满身戎装,铠甲鲜红的领军将一边说一边跳下马,走向营寨中央的张郃。
  他的盔甲鲜红,不是因杀敌溅血所致,而是工匠特意漂染加工的结果。傲慢而富有神采的母狗眼下面,有一只硕大恶心的鼻子,鼻子上长满红疮,大鼻孔外翻,配合着下面一张阔嘴,活像一只蛤蟆。
  身后的喽啰士卒多得把张郃的营寨围得水泄不通。
  “将军的话,在下记住了。”
  张郃的头转向了他那边,但并没有看他,而是口中含笑似的望着他脚边的杂草,语气恭敬,坦然。
  “你似乎不太信服敬畏我,也罢,以后你会领教的,对付毛贼草寇也许容易,像你这种,我见得多。”
  张郃眯着眼,淡淡一笑。
  “保重了,年轻人……军需官!”
  “是!潘将军!”
  “留下一些粮草和马匹给他们。”
  大部队像黑云一样散去。
  “呵!这算哪根葱?这么嚣张。”
  “潘凤。”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的盔甲上面有写……”
  高览听了哈哈大笑。
  ”啧,听都没听过的家伙,连帅旗都容不下他的名字了?“
  张郃的目光仍然在地图上,手指比来比去,好像在研究着追讨路线。
  “兄弟,你杀敌比我勇猛,下手也比我狠,可是你经常因为自负而忘记仔细观察周围,这样很危险,别忘了命只有一条。”
  “也许吧,不过相信我的刀速足以弥补这些……对了,你派人叫我过来,是有事么?”
  “探子来报,张宝遣手下向南传信,想会同青、兖、荆三州贼寇北上支援,我们最好能活捉这个叫周仓的勇士,夺了书信,再立一功。”
  二人飞身上马,带领一只精锐,随细作沿小路向南奔去。
  皇甫嵩大军渐现,周仓快马加鞭。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神医高手在都市
农村少年叶晨来到繁华都市,以绝妙医术,医治病人无数。名人白领、富商权贵、各国政要、王室成员慕名而来,黑道千金、美艳御姐、名门淑女围绕身边。江湖盛传,宁惹阎罗王,莫惹叶医郎!且看农村少年如何凭借医术闯都市、斗流氓,获得美女芳心!
复仇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风云龙婿
三年蛰伏,一朝归来,他依然是王者,曾经失去的,统统都要拿回来,他是战神,他是情痴,他是西方世界的禁忌般的存在! 《风云龙婿》粉丝群群号15601227,欢迎申请入群!
流氓鱼儿
现代都市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