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抗联1940》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回到1940

  凛冽的寒风像一头发了疯的怪兽一样,不停地发出愤怒的咆哮声,乳白色的雪花一片片地飘落,充满了无奈,悲凉,忧伤与落寞。
  中俄边境的一座险峻巍峨,满是阔叶松和针叶林的山峰里,一个少年静静地卧在雪堆里,一动不动。
  风,如同刀子一般不停地划过他那刚毅而冷峭的脸,只是那双眼睛,却不停地散发着利剑一样摄人心魄的寒光。
  他英挺的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棉袄,与漫天飘忽的风雪浑然一体。
  不过,如果仔细看,或许会发现,他的左肩上有那么一点血红的印迹,旁边的雪地里,则静静躺着一颗带了血的子弹,活像一个熟睡的孩子。
  悉悉索索!那是雪地被人踩踏的声音。
  从声音判断,来的人应该有五十来个,且都穿着厚重的军靴。
  于是,他心头一紧,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抬起,枪托递减,枪身轻轻地贴在腮部,眼睛,觇孔,准星瞬间练成了一条直线。
  五十多个长着僵人那样高鼻子绿眼睛面孔,顶着风雪帽,穿着花花绿绿棉袄的大胡子紧握着AK47,猫着腰,缓步搜索前行。
  他们每个人前后左右之间相隔约摸一米的距离,整个队伍呈向前张开的“品”字形散开,一颗颗豆粒大小的眼睛警惕地环视着四周,似乎不愿意放过每个角落里哪怕一丁点风吹草动,AK47那呈7.62mm的黑黝黝的枪口在阳光下散发着森冷的杀气。
  其中,不乏有几个腰悬手枪,面容白皙,满头金发,鼻梁高挺,体格高达魁梧的俄罗斯壮汉。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那些个老毛子十有八九是那些个来自车臣的恐怖分子。”少年喃喃道,紧紧地咬了咬牙,强忍着左肩枪伤上传来的剧痛,将一个肩扛火箭筒的恐怖分子的脑袋套入了觇孔之中。
  无论在进行什么战斗,面对什么样的敌人,开战之际,率先将对方最惧威胁的重火力打掉,都是火器主导战争之后每一只军队,甚至每一个军人所必须奉行的不成文的准则。
  他将右手的食指搭在扳机上,轻轻吹了一口气,然后狠狠地扣动了扳机。
  砰!枪声响起,子弹出膛!
  肩扛火箭筒的大胡子还没反应过来,硕大的脑袋便像摔破的西瓜一样“嘭”地炸开,鲜红色的瓜汁和乳白色的瓜瓢顷刻间像泼墨一样洒了一地,高达一米八五的庞大身躯像被拦腰斩断的大树一样轰然倒下。
  敌袭!卧倒!”一个四方脸,高鼻梁,像公熊一样魁梧的车臣指挥官大叫一声,然后猛地向前跨出一步,身子前倾,顺势卧倒在白茫茫的雪堆里,握在手里的AK47也在同一时间伸出,整个动作自然协调,一气呵成,显示了他极度灵敏的反应和高超的军事素质。
  听到呼声,其余恐怖分子经过短暂的愣神后,有的就地卧倒,有的则钻到高大的数木后面半蹲下身子,神色凝重地扫视着四周。
  哒哒哒!爆豆子一样的枪声响起,一条条炽热的火龙呼啸着向少年藏身的地方喷涌而出,抛掉的子弹壳不停地落在雪地里。
  那是几个按耐不住性子的恐怖分子向少年所在的地方开了火。
  只是,那雨点般落下的子弹除了溅起一阵雪屑之外,什么目的也没有达到,哪怕是一滴血都没让他们看到。
  该死的!真是一群盲目冲动,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那个狡猾的家伙可能早就转移地方了!”车臣指挥官紧锁眉头,怒骂一声,紧接着便是无奈地叹息。
  他和这些**份子接触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些家伙的性子他是再清楚不过了,满脑子都是什么“真主万岁”,“建立大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狂热信仰,但是战斗力却是不敢恭维,组织性和纪律性更是差到了极点,他带着这些家伙进行授课和训练的时候,这一个个大胡子不是在下面大喊着他们狂热的口号就是对他这个来自异域的教官指指点点,甚至恶语相向,因为,在**份子那被歪曲了的宗教教义里,俄罗斯人也是他们要消灭的三条毒蛇之一,他那副和俄罗斯人酷似的车臣人的面孔,自然会找到这些狂热**份子的嘲弄、鄙夷、甚至是仇视。
  他叫唤了很多次那些家伙还是死性不改,直到他动用军事格斗技术,将一些叫嚣得最厉害的家伙打趴下,那些狂热的宗教分子才勉为其难地闭上了嘴。
  但尽管这样,很多**份子对他这个异域教官还是面服心不服。
  根据线人得到的情报,中国方面要派遣一支由二十名“隐龙”成员组成的特战小分队前往这一带对**份子进行围剿,所以,他很早就对这场战役做出了精密的部署。
  “隐龙”,顾名思义,隐藏在人世之中的龙,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可一旦出手,必然如石破天惊,不死不休!
  如果说特种部队是中国军队的精锐的话,那么“隐龙”就是特种中的特种,精锐中的精锐。
  “隐龙”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从五六岁时被挑选,之后便在统一的,暗无天日的训练营里进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各种军事技术和杀人技巧的训练,那种魔鬼式的训练不停地有人死去,不断地有人疯掉,能够坚持到最后的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纯粹的杀人机器。
  他们是中国的一把刀,一把平时大隐隐于市,一旦出鞘,就必须染血而归的致命的利刃!
  所以,这个车臣指挥官没有掉以轻心,他根据情报,调集了将近三倍的兵力,且动用了不少轻重机枪和火箭筒对这批“隐龙”的精锐严阵以待。
  料敌先机,人数和武器装备占尽优势,他自信满满地以为,只要“隐龙”钻进了他精心布置的口袋,便会全军覆没。
  可现实是残酷的,他已经尽其所能地高估了“隐龙”的战斗力,但开战之后却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对手。
  “隐龙”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枪法如神,百分百中形容毫不夸张,无论他们是站着、跑着还是卧着,只要枪口的火花闪动一下,便立即有一个恐怖分子倒在地上,中枪的地方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都是一枪致命,无法救护的眉心。
  更要命的是,这帮被宗教洗了脑的家伙打起仗来癫狂而不讲章法,听到哪里有枪响就不要命地往哪儿开枪,或者直接不计子弹的浪费和损失,一边站着往前冲,一边死命地按着扳机。
  这种时常出现在脑残的战争片里的打法,看起来确实很勇猛很骇人,但在真正的战争中,却是不折不扣地找死。
  先不说站着目标明显,容易被人用枪撂倒,单单是Ak47那令人发狂的后坐力,连发的时候枪口跳动得身份厉害,枪托震动的强度能近乎把人的肋骨震断,子弹更是有将近三分之一要飞到天上。
  不少恐怖分子就是这样被“隐龙”的人给爆掉了脑袋。
  本以为这帮家伙经过我的训练会长进些,真没想到,还是一副狗改不了吃屎的样子,我真是没招了,如果不是上面让我来训练这些家伙,帮助他们提高战斗力,牵制正在崛起的中国的话,我才懒得踏这趟浑水!”车臣指挥官无奈地叹道,然后把脸贴在雪地上,仔细倾听着四下里每一个地方传来的声音,碧蓝色的眼睛出神地扫视着四周。
  付出了超出预算的惨痛代价,近乎四人,甚至五人换一人的人海战术之后,他已经歼灭了“隐龙”大部,现在,恐怕就只剩下这么一个躲在暗处放冷枪的漏网之鱼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这个“隐龙”给跑了,那是中国军方耗费了无数心血打造而成的杀人机器,消灭掉一个,中国军方就少了一份生机与火力,所以,他绝不能让那个漏网之鱼给逃脱了。
  少年单手握着枪,向前稍稍匍匐前进了几步,停下,抬起枪,瞄准一个扛着刘易斯轻机枪的恐怖分子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血花乍现,敌人倒下,他也在同一时刻将身子就地一滚,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在这个反狙击器材先进,反狙击战术也极其灵活的年代,在同一个地方连开三枪,哪怕是连开两枪不换地方那都是等同于自杀。
  果不其然,几乎在同一时刻,AK47那密集而嘈杂的枪声响起,带着火焰奔袭而来的子弹呼啸着掠过他原来所处的地方,将一株株树木拦腰打断。
  回想起刚才的战斗,他的心在滴血。
  由总部亲自制定的作战计划,他们二十来个“隐龙”的精锐可以以及其微小的代价歼灭这伙在边境线上活动已久,不时地制造各种袭击和暴乱的恐怖分子。
  可是,战斗甫一开始,他们就陷入了被动,敌人,好像预先知道他们要到来一样。
  准确地说,是他们陷入了恐怖分子布置好的口袋里。
  虽然单兵素质强悍,身手矫健,枪法精准,但由于恐怖分子有备而来,“隐龙”还是不断地出现伤亡。
  当他亲眼目睹一直教授他各种军事技能,悉心照料他成长的大哥死在恐怖分子的乱枪之下的时候,他心如刀绞。
  最后一名兄弟在他身边倒下的时候,他的心已经冷了,但他的热血,却在沸腾。
  他化仇恨为力量,将一颗颗夺命的子弹送进一个个恐怖分子的身体里。
  你们这些家伙不是老是想着把那么一片巴掌大的地盘从祖国分离出去吗?你们除了制造暴乱袭击,虐杀无辜平民还会干些什么?好!我让你们独,让你们到阎王爷那去独!”
  仇恨在心中呐喊,深邃的星眸杀气弥漫,就地滚到一棵树后面躲过一梭子呼啸而至的子弹,然后探出枪,对准一个扛着刘易斯轻机枪的恐怖分子开了火。
  砰!炽热的火焰升腾而起,枪声清冷而凄厉。
  端着机枪的恐怖分子应声而倒,机枪登时哑了下去,那家伙的头盖骨也在同一时刻被削飞,白花花的脑浆像飞溅的浆糊一样洒在了同伴的脸上,无比的惊悚,无比的骇人。
  可就在这一刻,十多个火箭筒对准了他藏身的地方,同时开了火。
  轰!一声巨响,雪花飞溅,拔山倒树。
  血,不断地从他残破的身躯上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使他麻木,他的意识,也渐渐地模糊。
  一众恐怖分子欢呼着,跳跃着,举枪对着天空狂扫,疯狂地唱着他们那所谓的圣战歌。
  兄弟们一张张满是血污,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渐渐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会心地笑了,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兄弟们,“雪虎”来了,“雪虎”来陪你们了。”
  狂风在呜咽,大雪在飘忽。
  明天,正是他的十七岁生日。
  北国,吉林。
  狂风席卷着白雪,仿佛有无数头无形的野兽在呜咽嚎叫,大地一片苍茫。
  与长白山相连的一处山林地段,此时已被茫茫的白雪所覆盖,四周的松树、柏树和橡树,更像是被穿上了一层银白色的铠甲,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森冷、萧杀的光晕。
  一群人在深山密林中穿行着,他们头顶着落满了雪花的风雪帽,身上都穿着厚实,却残破不堪,打满了补丁的棉袄,有些人一瘸一拐,相互搀扶,像是受了不小的伤。
  连日的跋涉使得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抹疲态和憔悴,但每一双眼睛里,都无一例外地散发着一种刚毅与坚忍,那是对恶劣自然环境的无畏,更是对敌人的无尽蔑视。
  每一把钢枪都在手里握得紧紧的,黑洞洞的枪口上,无不散发着比漫天飘忽的风雪还要寒冷的死亡气息。
  虽然疲惫,虽然有些颓唐,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姿态,却似乎还是一支战无不胜,令人莫敢仰视的队伍。
  团长。”一个二十出头,肤色黝黑,国字脸,刀削眉,豹环大眼,体格显得异常健壮魁梧的年轻人快步跑了上去,身后扬起漫天的雪花与尘土。
  能不能让大伙休息一下,这都走了一天一夜了,又冻又饿的,天寒这孩子还在发高烧,很多伤病员也都快走不动了。”
  是呀!团长,坐下来烤烤火让大家暖暖身子,这么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这样下去,就算不被打死也要被冻死饿死。”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刀条子脸连忙接过话题,一边说一边大口喘着粗气。
  被称之为团长的,是个三十出头,五大三粗的中年人,一张脸像刚出厂的橄榄球一样尖瘦而不乏圆润,浓密的眉毛像是画师用浓墨画上去的一样,豆粒大小的眼睛深邃如古井,任何人只要和他对视一眼,就会产生一种被冰水浸身,寒意直入肺腑的感觉。
  他轻轻扬了扬眉毛,看了看趴在国字脸青年背上,神志不清的清秀少年,再看看一个个相互搀扶着,走得亦步亦趋,甚至以钢枪驻地,当成拐杖支使的伤病员,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了几下,眼眸间掠过一抹犹豫与不忍,但很快恢复了原有的坚毅与果决。
  休息?陆冲,连明,你们两个营长还真以为,是老子不让你们休息吗?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和老子一起打过仗,杀过人,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看着你们痛苦的样子,老子恨不得鬼子的枪子是打在老子的身上!”团长声若洪钟地吼道,古铜色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深切的痛楚与无奈。
  可是,鬼子让我们休息吗?那个鬼子官野副昌德组织的“大讨伐”,不仅地面上出动了大量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在天上还动用了飞机对我们进行狂轰滥炸,显然是对消灭我们抗联第一路军志在必得,加上有熟知我们内部情况的叛徒程斌等人的出卖,鬼子对我们许多秘密以了然于胸,这几天来的大战,我们牺牲了不少兄弟,现在,和杨司令的联系也中断了,好不容易摆脱了鬼子的追袭,我担心,只要我们一坐下,就会被鬼子咬住尾巴,然后给整个包了饺子。”
  陆冲。”团长轻轻拍了拍国字脸青年那厚实的肩膀,眼神里满怀歉意,说话的语气,也比之前缓和了许多。
  这块面膜一直揣在我怀里,现在还热乎,天寒这孩子还在发高烧,这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你快让他把这吃了吧。”团长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块依旧散发着丝丝热气,还带着他些许体温的面膜。
  团长,这可是你一天的口粮呀!”陆冲热泪盈眶,整个人像是被冻僵了似的一动不动,僵直地伸出的双手硬是没有接过这块面膜。
  叫你拿去你就拿去,别他妈的和老子婆婆妈妈的!”团长紧锁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地呵斥道。
  天寒今天只有十七岁,且身中枪伤,发了高烧,而我,一个三十好几的爷们,饿上一天一夜照样生龙活虎的,照样能和小鬼子玩命!”
  好的。”陆冲含着泪伸出双手,接过了这块沉甸甸的,仿佛比秤砣还要沉重的面膜。
  之后,他俯下身子,轻轻地将背上的少年放下。
  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虽然头发已被风雪吹得凌乱不堪,但那张白皙的脸,却依然俊秀典雅,优雅的轮廓在他的脸上完美地勾勒着,一张狭长的丹凤眼更是给人一种精明、灵动的感觉,加上那浓浓的书卷气息和那略显淡薄的身子,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纯爷们,倒像一个生长在南国大户人家,且出国喝过洋墨水的公子哥。
  但事实是,林天寒的的确确是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他的父亲在辽宁朝阳的一条老街上开了一家当铺,母亲则做些针线活买卖,家境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父慈母爱,当铺和针线活买卖的盈余也能维持一家三口的正常开销,所以,日子还算幸福祥和。
  “九一八事变”,日军进城,伪满洲国建立,林天寒便进入了日伪所建立的所谓国立学校读书。
  他们一家人不想招惹是非,只想在这乱世之中安身立命,继续过以往平静的日子。
  可是,一头吃人的野兽进城,岂能让城里的人平安幸福。
  就在两年前的一天,几个喝高了的关东军士兵野蛮地闯进了他的家里,把他家中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酒气熏天的日军少尉命人将他的父亲,那个老实憨厚的当铺老板绑到自己的面前,用军刀活生生地砍下脑袋,尸体直接喂了狼狗,而她那三十多岁,还有着几分风韵的母亲,则被几个日军士兵当场扒光衣服,**致死。
  放学回到家里的他,看到的,是满屋的狼藉,遍地的鲜血,父亲身首异处的尸体和赤裸地躺在地上,下半身还在流血,死不瞑目的母亲。
  那一刻,他恐惧、悲愤,嘴唇咬出了血。
  短暂的迷惘之后,他认真地思考了自己的将来,发现以前自己一家子对日本人忍气吞声都是错误的选择,面对吃人的野兽,无论你再如何卑躬屈膝,忍气吞声,它都会毫不留情地把你生吞活剥。
  于是,他毅然拖着单薄的身体进入深山密林之中寻找抗日队伍,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深山之中跋涉了三天三夜,被寒冷和饥饿折磨得昏迷过去的他被抗联第一路军司令杨靖宇所救,之后加入了少年营。
  由于儿时缺乏锻炼,体格孱弱,一开始的时候,许多训练科目都跟不上其他战友,但在杨司令的悉心关照和战友们的帮扶下,他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并很快成长了起来,每一次作战,都十分英勇。
  这一次,在反抗“野副大讨伐”的战斗中,他因为掩护战友而身中三枪,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因为缺医少药,伤口感染,再加上天寒地冻,这才发了高烧,导致神志不清,昏迷不醒。
  天寒,这是团长给你的面膜,快把它吃下去。”陆冲柔声说着,像个慈祥的父亲,从面膜上撕下一小片,轻轻地塞到了林天寒的嘴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林天寒猛然睁开了双眼。
  天寒,你怎么啦?”陆冲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不知所措,手一抖,面膜差点儿落在地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一路高升
醒掌天下权,如履薄冰;醉卧美人膝,如临深渊。朱立诚步入职场,便遭遇困境,巧妙化解后,从乡镇起步,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走向人生巅峰。他坚信——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争斗不忘坚守,方能平步青云!
锦猪
都市其他连载
官道天骄
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 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且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 都说官场坎坷,人生渺渺,凭什么他可以醉卧美人膝,笑看风云起?情场得意,官场风流?把酒风含笑!
西楼月
都市其他完结
绝世小保安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最牛货车司机
货运站小保安韩新福,机缘巧合下,获得了空间法宝,遂辞职买货车跑运输,奇遇不断空间升级,异能升级,治病,赌石,上天飞行,入地采石油,下海捞海产品,赌场赢财富,打劫黑帮敛财富,上台表演魔术,莫名成为古门派掌门祖师爷。
老骥伏枥
东方玄幻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