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那个黄昏。 朔北一望无际的高原上,李垣祠抬手射下了寒天上最后一只孤雁,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上降下晚秋第一场素雪。 云梓辰最后走出那间屋子,白衣白发白马,消失在长安浩荡的长街上,从此他再不属于这个王朝的江山。 秦钺面对一室枯纸泛黄的画像,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焚化,直到这世间不剩他一丝骨烬。 长安最高的僧塔,终年死寂的顶层阁楼里,离雪燃擦干眼角,继续无言地写着那本尚未完成的黄昏录。 挑亮烛火,所有人又开始了一梦不醒的长夜。而此时泠皓睁开眼睛,安详俯看这天下,银白色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