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白发乱羽》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花溪花散

  南朱国,花溪城下,一声巨响震彻天际,紧接着一阵烟尘翻滚,一座高塔应声而倒,烟尘还未散尽便有两个身影自烟中飞射而出,却是一男一女,男人三十左右岁,剑眉英目,长发披肩,一身秀金长袍沾满血迹与灰尘,此时一脸愤怒与仇恨,再看那女人,紫发如云,肌肤苍白,一双眸子却犹如蛇蝎,戏谑地看着那长袍男子,不时舔舔嘴唇,本应诱惑勾人的模样却让人心生寒意,她笑笑,对男子说道“花君临,快将那宝贝交出来吧,你难道忍心你这一家子人跟你一起去西天?”
  那被称为花君临的男子咳了一声,一丝血迹自嘴角溢出,看了下身后的族人,已有不少身上带伤,剩下的大多是手无寸铁的妇孺,他心下一阵黯然,知道这次自己恐怕难以幸免,一扬长剑,恨恨对那女人道“天空剑早就不在我们这里,苏绿蛇,你也看到了,若我们还有天空的话,会让你如此横行?”
  “想想也对”苏绿蛇一托香腮,微蹙纤眉,“你们的实力却是与传闻不符,不过宗主这次派我亲来,若无什么收获的话,恐怕不好交代,嗯,那只好那你的人头回去复命喽。”
  说完她一笑,素手轻抬,三颗绿幽幽的针悬在身前,轻捏诀印,绿针光芒大盛,挟着风声直*花君临面门,先前与她争斗吃过这毒针的大亏,花君临不敢怠慢,长剑指天,一声剑鸣如龙吟,左手向前猛然一拍,一道蓝色掌印迎风而张,与那绿针对上,苏绿蛇一笑,“御天诀不过如此,”
  眼中绿芒一闪,绿针竟穿过掌印想花君临额头射去,花君临面色一变忙引剑阻挡,只听叮的一声,长剑剧烈一颤仿佛发出一声呻吟,闪着蓝气的剑锋竟如生锈一般灰暗下来,而花君临也又吐了一大口血,还没缓过气来,苏绿蛇已然身影一晃,便来到他身前,一掌向他天灵拍下。
  苏绿蛇本不想杀他,一来虽然他说自己寻找的天空剑早已不在花家,但这话真假难辨,二来宗主来时有令,最好活捉,故她想以宗内绝学乱魂法将他制住,五指微曲,一道鬼火般绿幽幽火焰凝在掌心,花君临眼神忽的一暗,直觉那火焰中有什么难以抗拒的动心让自己昏昏沉沉,难以自控,见此状苏绿蛇冷然一笑,知道大事已成。
  谁想异变突生,一声怒喝,一道剑影直奔苏绿蛇,苏绿蛇向前一跃,躲过剑影,纤手一指,绿针直射身后之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同样金袍长发的男子,正提剑截当绿针,花君临一下子清醒,知道自己差点着了道,在看那人与自己面目三分相似,花君临见自己得救并没有高兴,反而心下一沉,大声吼道,“如烈,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叫你带他们逃走吗?”
  没等花如烈答话,苏绿蛇一声娇笑,“怪不得你这般勇武无谓,原来是为族人争取时间呀,呵呵,不过你以为只有我们这些人吗?,交出天空神剑,便饶过你等。”
  花君临手不断颤抖,我族难道真该灭亡吗?我族难道该遭此劫吗,看向花如烈,眼中晶莹带着询问。
  “大哥,他们早就将花溪镇包围了,我带出的族人死伤大半,剩下的全被俘虏了,我,我也是自燃生命才能冲出来的,”完,花如烈双目赤红,两行泪从眼角躺下,听到此言,花君临面色大变,猛抓住花如烈肩膀,声音颤抖道“那,那,白羽如何了?”花如烈低声道“不知道,当时他们埋伏在树丛中,等我发现已然晚了,我遇到一个高手,等我将他斗败时,大嫂和白羽都不见了。”
  正说话间又有几道身影从已成废墟的花家祖宅飞出,纷纷落到苏绿蛇身后,苏绿蛇低射问道“怎么样?”几人都摇摇头,苏绿蛇脸色一冷,冷哼一声“那人呢?““回禀神女,除了战死的和在这的,都被俘虏了,我们除了死了大部分外围弟子,只死了两名供奉,其余的都不同程度受了伤。”苏绿蛇闻言这才一笑,对花君临道“你的族人除了死就剩俘虏了,怎么,你还要斗下去?”
  花君临神色凄苦,黯然一叹,“罢了罢了,看来天要亡我花家,不过苏绿蛇,天空剑确实不在这里,希望你们莫要为难我族中普通后辈,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苏绿蛇轻声一笑“那要看我心情了,如果找不到那东西,师父怪罪下来,我一生气,说不得只好那你那些族人撒气了,你说这该怎么办呢?”说完冲花君临眨眨眼睛,花君临早就料到这妖女不是善与之辈,向天一声大吼,一道蓝光如同雨后晴天一般自他胸中迸发,整个人气势大增,“苏绿蛇,欲鬼宗,我跟你们拼了。。。”说完*起断剑,一把拎起受伤的花如烈,直直向苏绿蛇冲去,耀眼蓝光带着他的生命向着灭门大敌冲去,只如扑向烛火的飞蛾。
  心知这花君临燃尽所有生命换来片刻修为,苏绿蛇不想直迎其锋,虽然花君临一死可能就再也无法得知天空神剑所在,但好在还有个花如烈,苏绿蛇与身边的几个身披黑袍的人向后猛退,只想躲开他这绝命一击。
  没想到花君临冲到一半身影一转向相反方向急速退去,那里只有几个欲鬼总执事和外围弟子,见此情形苏绿蛇一声怒喝“不好,他们要逃。”说罢飞身追上,身后手下也跟了上去。
  但花君临此刻修为猛涨,单掌向前一拍,一道掌印比先前所使强了何止十倍,一掌下去那几个欲鬼总执事与弟子当下身亡,花君临拎过花如烈,将他猛向前一抛,同时一股真元送入他体内,口中大吼“如烈快走。。。”
  说完转身双臂上扬,口中喊道“苍天有好,天如瀚海”整个人气势猛涨,真如天神一般,这一招名为天如瀚海,乃是家传绝学中十分霸道的一招,只是对真元损耗极大,一般修为不强的人即使施展也仅有其像而无其质。花君临抬头仰天,目中尽是愤怒与伤怀,仿佛在质问苍天,自己一族做错了什么竟遭此灭门惨祸。
  无尽蓝光从他身上狂涌而出,如同一道海啸一般涌向苏绿蛇与追来的几人,苏绿蛇见到这气势惊天的法诀,脸色微变,原本苍白的脸彷如结霜,三颗绿色银针悬于头上,只见她双手挥动,口中念念有词,一股血色气息从身上溢出,转眼间便笼罩全身,血气渐渐凝结,竟坚比金石。
  眼前蓝色气浪去、已到跟前,瞬间砂石四起,风嘶如吼,仿佛汹涌难测的大海,仿佛一望无垠的蓝天,但看苏绿蛇,一身血色凝结红宝石一般,在蓝色风暴里稳如泰山,任身边飞沙走石。
  片刻过后,风暴渐渐平息,原本的青石地面早成了戈壁一般的碎石,倒塌的花家祖宅也毁掉大半,苏绿蛇见风暴消失,一声脆响,身上血色晶石纷纷化为碎片散落一地,他看看身后,七位手下竟只剩五个,不知那两位是死在那一招天如瀚海里还是被风吹走了,暗道一声废物,忙上前去捉花君临,只是空旷的土地上只剩一具含恨而死的尸体。衣发凌乱,双目圆睁,仿佛对天怒吼。
  苏绿蛇暗骂一声,对赶来的五位手下道,“将剩下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下掩埋尸体,剩下的跟我回去复命。”说罢收起绿针,身形化为一道光芒向远方飞去。
  却说当初与花如烈一同出逃的人中大多是族中少年,其中就有花君临独子花白羽,此时花白羽年方六岁,正值游戏与撒娇的年纪,可他却早早经历了人生大变,清秀的小脸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母亲抱起向着一个他所不知道的方向冲去,平日里最宠自己的二叔也一脸凝重,身上杀气森森。
  他们在走的匆忙,只来的急带上一些族中秘典,不至于花家千年传承毁于一旦。花家先祖早早便怕会有这一天,因而在建起这片祖宅时就暗修了密道,直连到花溪镇外忘忧谷中,花白羽与其母杜芳若一行人暗暗从密道中潜逃,不曾想外面战斗激烈,一栋倒掉的高塔正好砸中密道薄弱处,他们不得不提前离开密道,可谓人算不如天算,于是正好遇上埋伏在周围的欲鬼宗人,花如烈以及几位族中青年与敌人大战,奈何欲鬼宗早有准备,片刻间己方便死伤大半,杜芳若见事已至此,无奈之中趁乱又返回密道中,因而族人被杀被俘之时他们并不在场,杜芳若藏在密道尽头一块大石下,怀中紧紧抱着惊惶难定的儿子,好像失去巢穴的雨燕,两行清泪忍不住顺着眼角流下。
  她不敢哭出声音怕被发现,外面花君临那临死的一声大吼传到她耳中,杜芳若全身一颤,仿佛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渐渐离她而去,感受着花君临渐渐消散的气息,她心中除了枯骨铭心的恨外只有无尽无边的痛苦和对将来的迷茫。看着眼前的废墟仿佛一切都只是个梦境,她宁愿用一切来换去,只要自己能马上从这个梦魇中醒来,过往的荣耀与幸福都已成云烟,只剩下怀中发抖的幼子和难以预测的明天。
  花家世代居住在南朱国已有一千八百余年,原本花氏一族只是居住在幽国的一个修真小家族,可在一千八百年前出了一位修为惊天的人物,花道无,人称“花氏道无公,勇武斗天空”
  据传闻他原本也是修为平平,在二十岁时从家中出走游历天下,这时还一文不名,可五年之后不知他在外面有了什么奇遇,竟修的一身强悍功法,身负惊天绝技,手持一把蓝色神器,名为天空,传闻此剑怪异非凡,虽有剑意却无剑形,剑刃如水却有至刚至强,凭借非凡神器加一身罕见修为,花道无灭掉了当时与花家敌对的一些修真家族门派,于是幽国花氏,花氏道无的名字迅速在修真界传开。
  当时修真界一些只手遮天的修士门派自然不允许这么一个横空出世的强劲对手挑战自己的威严,加上一些邪魔外道觊觎天空神剑之威,花家迎来无数挑战,但不论是正道还是邪道,尽皆被花道无一一斩于剑下,从此再无人敢于一触其威。
  令人不解的是花道无并没有安于幽国,而是举族南迁,将整个花氏迁到南方的南朱国,并在求如山附近建立了花溪镇,千百年过去,花溪镇越发繁盛,花家也在修真界的称誉中渐渐安定下来,花道无终年七百五十岁,最后在族中圣地窥天塔中仙去,天空神剑化为一团蓝色液体般悬在塔内圣坛之上。
  可世间没有永远的繁荣,大约三百年前,当时的族长名为花天鹤,窥天塔自花道无死后便被列为圣地,天空神剑也只有族长能够掌管,可就在花天鹤在塔中修炼道无所传御天决之时,忽然心中一阵躁动,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紧接着圣坛之上那举世闻名的天空神器化为一团蓝色的火焰,表面波动难安,花天鹤从未见过此般,虽然在一次与邪道赤魂堂决战中他也使用过,但此刻天空异变看的他又惊又忧,不该如何是好。片刻后蓝色的天空竟光芒大盛,随后竟如火焰一般消失无踪。
  花天鹤脸色大变,连忙追上前去,只见原本放置天空的玉台上一行蓝色的小字,“三界觅无踪,血脉乃天空”
  花天鹤不敢将此事公布于众,只怕千百年来结下的仇敌趁机反击,虽说自己与天空的消失并无关系,但他还是将自己视为族中的罪人,此后花家在修真界各项事宜中渐渐参与减少,只是天空丢失这件事,除了族长外无人知晓,关于玉台上那两句话终花天鹤一声也没有参透,他也曾检查过族人的血液,但没有任何发现。
  花天鹤知道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怕日后花家有难,于是命人秘密地修了一条暗道,预防不时之需。
  天空的奇怪消失若说是花家衰败的开始,但这远远不是尽头,自花天鹤之后,花家人在修习祖传功法御天诀时,都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御天诀顾名思义便是借用天的力量于己身,虽说有些夸张,但这套功法修习到最后的确威力无匹,不然花道无也不会凭此无敌于天下,御天诀共分三重,第一重名为长生天,算是御天诀的总纲,族中大半弟子都能修到这个境界,往上一重名为无量天,资质好的也都能修过这个境界,到了这个境界一些法诀才能在御天诀的支持下初显威力,而最后一重名为天外天,只有资质非凡者方能达到这个境界,这个境界好比是御天诀的延伸,修炼到大成的修士无不是一方霸主。
  可自从花家的标志“天空”神秘消失后,族中子弟往往修习到无量天便无法再进一步,各代族长虽然也猜到这可能与那传说中的神器有关,但谁也不想承认,更不能承认,只能在一声声叹息中看着家族渐渐衰败,终于在天空消失三百年后,花家一夜间尽成废墟。一切因“天空”而兴,一切又因“天空”而亡。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风流败家子
魂穿古代,成为伯爵府上的败家少爷。上辈子太穷,这辈子只想娇妻美眷,醉生梦死,舒舒服服地做一个蒙混度日的败家子。却不曾想家族危机四伏,外界麻烦不断......
天香瞳
历史架空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绝世小保安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