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暴君宠妃是团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恍然新生

  已是阳春三月,风乍起,吹皱丞相府邸园内的春水,柳条轻轻摇动,闲适地垂于池面上,一派悠扬。
  池面上有一座精致的拱形桥,桥的两边是小巧的台阶,专适合贵女们游园赏春,只见两名少女面对面站着,一人红衣娇艳,一人白衣清婉。
  “姐姐,雪儿不是故意要抢姐姐的功劳的,”唐卿雪睁着她无辜的眼睛,莹莹欲泣“只是,只是楼哥哥已经认定,我才是五年前将他救出的那个女孩…不要怪楼哥哥不信你。”
  林酒儿身着一件红色长裙,袖口是银线云海图,裙摆是秀金芙蓉花,外加一件锦缎斗篷,人见了,定是要称一句,好一朵人间富贵花!
  林酒儿眯着眼,面上不显,心中打量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
  “酒姐姐,是我不好,是我鬼迷心窍,是我贪恋这丞相府的安逸幸福,可是…”
  唐卿雪咬唇继续道“可雪儿只是一个孤女,无依无靠,只得如此这般,才能活下去,不比酒姐姐,是丞相府的女儿,荣华一身,楼哥哥是嫡出的长子,是姐姐的长兄,唯有把握住楼哥哥的感谢,雪儿能谋出个不错的未来,雪儿求求酒姐姐,求姐姐成全…”
  此时的丞相府尽是春色,莺燕呢喃,水面如镜。
  这人话好多啊,林酒儿不屑的勾起了嘴角,她天生傲气这些姐姐妹妹叫着就捏揉做作,惹的她心烦。
  只怕是,不出一个时辰,她自己便要跳下去说是林酒儿推她入池。
  搞笑,能不能换一种方式,这样太老套了吧!
  但是,上一世,林酒儿就输在了这个“老套”上
  林酒儿抬了抬眼,期身凑近唐卿雪,长长的睫毛下是一片阴影,眼中是化不去的冷霜,声音是一如既往地娇憨可人,但唐卿雪却莫名感受到隐藏在这娇憨重的冷意,林酒儿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你好吵诶。”
  唐卿雪看着骤然气势大变的林酒儿,心中大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酒儿一脚踹在屁.股上,直直掉下去。
  无论怎样都是要被她的“好妹妹”诬陷,林酒儿索性直接让她更痛一些,也让自己出一口恶气。
  若是任由她跳池,那就更添了她的柔弱,上一次她跳池子后,面色惨白,眼角泛红,水裹着她更加令人心生怜悯,好装她的盛世白莲花。
  与其让她演,倒不如自己帮她一把,被人揣下去可比掉池子里狼狈多了。
  并且,她下意识捂着屁.股的样子真的好好笑。
  突然的一击让唐卿雪无暇反应,滚下台阶的痛和被人踹在屁.股上的羞.耻令她无地自容。
  她!她怎么敢!?
  啧,是脸着地,唐卿雪面如皎月,精心呵护的脸与她画了好久的妆容一起亲.吻大地。
  林酒儿终究是没忍住,居高临下的看这个这个摔了个狗吃.屎的女人笑出了声。
  下意识的哀嚎引来了路过的侍女,慌手忙脚的赶过来。
  林酒儿施施然的整理了一下裙摆,优雅的下着台阶,全然不理会地上哭泣着的女人,享受这春光和煦的午后,离开这是非之地。
  哈,这个女人,怕是要疼死了,不过心灵上的的疼痛可比身体上的疼痛疼多了。
  不出三天,丞相府碎嘴的婢女就会把唐卿雪狼狈的样子传遍大街小巷,她们不敢编排荣华富贵的大小姐,可敢编排这个明明和她们同等出身却被迫要称她为主子的唐姑娘。
  要知道,这些婢女们可讨厌这个爱装小白花的唐卿雪了。天天勾搭这个,勾搭那个。
  也只有过去的自己和深陷唐卿雪温柔乡的长兄不知道吧。
  林酒儿眯着眼,隐去了其中的锋芒。
  林酒儿回到了自己的盎莺苑,望着镜子中皓齿明眸的自己,终于确定了,自己是回到了自己十三岁的那一年。
  林家是有名的大家,世代文豪,林父是朝中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林老太君更是不凡,则是以女子之身教天下才子的第一位女先生,朝中半数尽是林老太君的学生,不仅如此,她还是当今圣上幼时的太傅,深受圣上敬重。
  而林酒儿,是林老太君最受宠的孙女,也是林丞相最喜欢的最小嫡女,可谓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
  那位唐卿雪,不过是林丞相见故友身死,只留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孤女,心生怜悯便接到丞相府照料着,成了丞相府尴尬的“唐姑娘”。
  唐卿雪心思深沉,却一派无辜的天然模样,嘴甜圆滑,心思玲珑,很快就哄的不知世事的林酒儿死心踏地,与她交好。
  林酒儿八岁那年,丞相府齐家去寺庙求佛祈福,那寺庙建于深山之上,她因捉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追着蝴蝶跑到了误入山中深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毒蛇围困。
  当时林酒儿长兄林楼存与林酒儿交好亲昵,为救嫡妹,不幸被毒蛇咬到,性命垂危。
  林酒儿心怀愧疚,四处求医,翻遍医书,终得知药王谷有一味神药,名为寒莲,可解天下蛇毒,林酒儿将此消息无意中告知了唐卿雪。
  于是在她辛辛苦苦求回神药之后,却发现神药不翼而飞,转眼便听见府中皆传唐卿雪前往药王谷,向药王求得仙药,救得林家长子一事。
  之后,她才得知,这位好妹妹唐卿雪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走神药,借花献佛交给了自己的长兄,并且还在她急忙找药的时间里,一边说自己如何困难,日后诚心的取回了神药,同时编排林酒儿在林楼存中毒的日子里继续享乐不顾兄长死活。
  不但如此,她还收买林酒儿身边的侍女,等到林酒儿知道药已经被拿去救好兄长后,已经过了七八天了。
  而那时,是林酒儿决定在前往药王谷取药后的第二天于花园偶然撞见陪唐卿雪游玩的林楼存。
  在林酒儿震惊的目光和唐卿雪的洗脑后,不顾林酒儿辩解,就认定了她的好妹妹不顾自己的死活只知享乐,连兄长病好也不知晓。
  此后,林楼存别对唐卿雪心怀感激,而对自己这个嫡亲的真妹妹日益冷淡。
  而林酒儿可是千娇万宠长大的女儿,傲娇蛮横,怎能忍受这样的算计?!
  为了拆穿唐卿雪的伪装,揭穿她的恶毒本性,林酒儿不顾自己丞相嫡女的身份,愚蠢疯狂的事情可没少干,最后成了一个孤家寡人,无人亲近,甚至连累金块珠砾的丞相府毁于一旦…
  等到林酒儿理清情况,冷静下来后,她的贴身侍女桃嫣急急地来报,她的好兄长林楼她命她去清雪院一趟。
  说起来,这院子还是唐卿雪苦苦求来的呢,说什么此院子与她名字相称,喜欢的可紧。
  林酒儿无聊的弹了弹指甲“既然哥哥要妹妹去,妹妹当然要去,不过…”林酒儿捏住这跪在地上婢女的脸“你要知道,你只有我一个主子,听见了吗?”她起身,不紧不慢的向清雪院走去,而身后,是被深深捏出血印,摊在地上的婢女。
  这个小婢女,可收了唐卿雪的一大笔钱呢,呵。
  林酒儿一脚刚踏入清雪院的门槛,便听见林楼存正温声和床上的唐卿雪讲话“雪儿,你放心,你伤的如此重,我必须给你讨回公道!让林酒儿受到更深的处罚!”
  那青年神色温柔,鬓若刀裁,眉如墨画,握着唐卿雪的手如玉箫般修长,身着月白长袍,可谓大家公子,如修竹,如美玉。
  林夕月见林酒儿来了,便不经意似的将她护于身后,温婉的面上是显而易见的担忧。
  “兄长,酒儿平日娇气惯了,但心地纯善,不可能伤害唐姑娘的,除非…”林夕月停顿了一下“怕是唐姑娘惹恼了酒儿,才会…”
  一句酒儿和唐姑娘就能知道林夕月向着谁,如不是有唐卿雪这个救命恩人的身份,她根本不会劝解。
  不过一个唐卿雪,世间上还有别的李卿雪,宋卿雪,她哪管的这些?
  只不过,她不忍见昔日的兄妹情到底是消失殆尽,才劝上两句,维护一下兄妹间微薄的面皮。
  唐卿雪躺在被子里,面色惨白,神态受伤,可怜至及。她的小丫鬟在旁边哭的凄惨,直呼自己可怜的小姐无依无靠,受人欺凌。
  这小丫鬟,林酒儿眼熟,可是没少帮助唐卿雪污蔑自己,不仅如此,她还杖着自己是大公子救命恩人的丫鬟,在丞相府狐假虎威,欺负不少人。
  好像…是叫春琴?
  林酒儿注意到,其实唐卿雪没有摔得那么惨,看这敷白、脂粉、描眉一样不少,甚至加了淡淡的腮红衬托她的柔弱。
  一看就是老白莲了,只有林楼存这个大直男看不出来,而过去的自己,可真是太蠢了,活该蠢死。
  唐卿雪一旁的郎中对林楼存道:“唐姑娘摔下台阶,身子本就柔弱,还扭伤了脚,怕是三日不得下床。”
  林楼存闻言狠狠瞪了林酒儿一眼,眼中带寒,“二妹莫要为林酒儿说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五年前便知道了,她今天可推卿雪下去,明天就胡作非为,祸害百姓!如此残酷无情的人,我若不借此惩罚她,不给她一个教训,下次她可能会成连累整座丞相府!”
  林酒儿安静的听着这样的话,她在前世便已经听过了,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