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遇鬼同眠,鬼王大人晚上约》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初入地府

  在群山深处。
  一条羊肠小路上一个上身白色胸前印有一个大大的蝙蝠图案的体恤,下身穿紧身深蓝牛仔裤,脚穿白色旅游鞋的年轻妇女,背着一个没穿衣服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在快速的向山顶走去。
  披肩发束成马尾,留海遮盖的宽宽的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滴滴答答顺着圆圆的脸颊流到白白的脖颈上,湿透了胸前那个蝙蝠图案,樱桃小口一张一闭的喘着粗气。
  而背上那个看似3岁左右的男孩正挥动那两个像白萝卜一样的小胳膊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什么,看似很高兴的样子。
  突然,女人停了下来,弯腰蹲下来把男孩放在了一个看似平坦的小石头上面。
  然后对孩子说:“今天就到这吧,我要走了……”
  雨晴文睁开了双眼,头发下的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被子也踹到了床下了。
  看了一眼床头上的闹表凌晨2点15分,起身下床走到客厅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坐在沙发上,小口的喝着咖啡回想刚刚的那个梦,是的刚刚那个女人就是雨晴文。
  37岁的她因为没有孩子与丈夫离婚3年多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个城市边缘的一个小镇上,用前夫给的20万买了现在这个49平的单居室,现在在一家电线厂做库管每个月有2000左右的工资,没事休息的时候上上网,打打游戏,和朋友逛逛街,生活挺惬意的。
  唯一让她不安的就是那个梦。
  那是刚刚离婚不久的一天晚上梦到自己在度假泡温泉,很奇怪的是她去的那家温泉会馆生意出奇的冷淡,冷淡到一家1000多平的会馆就她一个顾客,服务员因为没有客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池子里只有晴文一个人,心想这样好像自己是富翁一样,正在自己神游的时候听到一个婴儿的哭声,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过来,好奇害死猫,晴文顺着哭声看到旁边池子里有一个婴儿,没错就是旁边池子里在池子的底部躺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婴儿,而且在水里哭,他咋没呛死,黑暗的想法瞬间在脑袋里产生,太奇怪了,晴文走过去看着他,大眼睛忽闪忽闪,长长的睫毛比她假睫毛还有长一些,高鼻梁,大耳朵不是一般的大,黑黑的头发看着很多的样子,红红的小嘴像抹了口红一样,还有一个双下壳。
  这要是长大了就是妖孽!
  晴文脑袋里总会冒出一些黑暗的想法,小手小脚不断的比划着什么,好像让晴文抱抱的意思。
  晴文鬼使神差的抱起了他,呦还挺沉哦大概有9斤左右,身高55厘米左右,像新生儿,也不知道多大了,谁家的宝贝。
  晴文心里想着,没想到的是晴文抱起他之后他就咯咯的笑个不停,看他笑晴文心情瞬间美丽起来,然后就抱着他玩耍,在水里嬉戏,背着他跑。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3年,晴文会不定时的梦见去找他或者他找晴文,孩子也慢慢的长大了现在3岁了吧?
  晴文自己猜的,她还给孩子起了个名字叫水生因为在水里发现的他。
  晴文有时候也想这要是现实多好啊!唉,梦终归是梦啊!
  晴文喝了一口咖啡,把右手摊开,看见无名指上那四个缎纹。
  一般人手上用来分别骨节的缎纹是三个,也不是多个骨节,就是多个缎纹,这个生下来就有的东西什么意思呢?
  小时候听老人说过她生来就是贱骨头,就是爱招惹一些鬼啊神啊的。
  她到不是很相信,但是这个梦怎么解释呢?
  她想算了不想了,咖啡喝完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
  次日清晨,简单吃过早餐就去上班了。
  因为今天是星期五的缘故,所以心情比较好,六月的早晨阳光明媚,一米六五身高的雨晴穿一件碎花连衣裙,高跟凉鞋,挎包上班去了。
  “晴今天好早啊!”
  一声清脆的大嗓门在身后响起,晴文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她最好的闺蜜段文芳。
  “芳子,你就不能小声点啊,我真服你了,你在这样真的就一辈子嫁不出去喽。”晴文笑笑的回答她。
  “我是单身主义者好吗?”芳给了晴一个大大的白眼。
  段文芳37岁,身高一米七零,及腰长发更显苗条身材小眼睛上面架个大大的近视眼镜。
  今天穿一件性感V领白色小衫下配同色九分裤及高跟凉鞋,手拎LV最新流行手包绝对富家美女一枚。
  父亲听说是房地产起家,家产具体有多少没人知道,因为晴是大四那年认识转学来的芳。
  由于芳的直率性格俩人走的最近,所以毕业之后一直在一起工作,连房子也是一个小区的,芳好像因为初恋家里极力反对而分手,所以芳到现在也不找男朋友,自称单身主义者。
  芳也很少提及家人也不知道家在哪里,晴也没有问过,她觉得朋友不需要了解家庭背景什么的只要以心相交合的来就好管那么多干嘛想太多会老的很快的哦晴比较惜命。
  “你又买包包了?”
  “是啊,漂亮吧时尚吧?”芳一脸得意的说着。
  “还真是有钱好啊,这个月你换4个包包了吧?”
  “NO,是5个,你记性还真差啊对了今天周五我们下班去游泳馆的日子你没忘了吧?”
  “雷打不动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记!”她有一个习惯,每周五要去游泳馆。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在她18岁那年的事情,那年高考前两天傍晚,晴在温书突然觉得身上难受的要命,就想长了盔甲一样,动一动就疼的受不了,头也不能动。
  连忙喊在厨房的妈妈来看,雨妈妈看到女儿这样吓坏了,忙喊雨爸爸送晴去医院。
  急诊医生给晴做了全身检查但是没发现是什么病,让留院观察说等第二天找省里专家会诊看看知道是什么病。
  因为重来没有这样的患者,现在先打点消炎的点滴吧,但是晴担心高考不想在医院,所以就想出院,但是雨爸妈不同意,说什么也没有女儿的命重要,晴躺在病房床上看着手上的点滴,在想到底怎么了啊?
  她也太倒霉了吧?这么努力难道就得不到回报吗?
  她不甘心想着想着点滴瓶上出现了一个水池,看着水还在动晴眨了眨眼难道出现幻觉了吗?
  她要死掉了吗?
  可怕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在看看瓶子还是一个水池,晴看明白了那是游泳馆的水池难道想让她去游泳?
  脑海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水池不见了。
  晴文想,幻觉呀我这样动都费劲还去游泳啊她一定发烧了!
  不管了,但是现在疼好像更加厉害了连手脚都疼怎么办呀?这
  个时候雨妈妈拎着粥桶进来了问女儿怎么样了晴无力的摇摇头,妈妈脸上的担忧又加重了几分,这时妈妈看看点滴说快没有了喊护士来换。
  晴文也抬头看了一眼瓶子太奇怪了。水池又出现了。
  “妈,你看!”晴惊恐的喊妈妈看。
  妈妈看看瓶子,一脸淡然的说:“看什么呀?点滴没有了那么惊慌干嘛?我已经找护士来换了!”
  咦?神马情况?妈妈看不到她却看见了?
  这时候护士来换药,晴对护士说:“护士姐姐你看瓶子。”
  护士一边把瓶子拿下来换另一个装着半瓶药水的瓶上去,一边温柔的冲晴笑笑说:“小妹妹别急,这是最后一瓶了,在有30分钟就滴完了哦!”说完拿着瓶子走了出去。
  太奇怪了?为什么只有她能看见?
  抬头又看了看瓶子池子还在,晴想,难道是要我去游泳馆吗?
  池子不见了。
  “妈,我要去游泳馆!”晴对着正在盛粥的雨妈妈说道。
  “为啥?你现在还病着呢?”妈妈温柔的说。
  晴就把才池子的事情和妈妈说了一遍。
  妈妈眼神暗了暗说道“一会这个打完我陪你去。”
  晴点了点头,因为从小到大晴只要不提过分的要求爸妈都会答应的,当然这次也一样,同时她也没有注意到雨妈妈那张担忧的脸。
  果然去了游泳之后晴就好了,顺利的考进了财经大学,所以每周去一次游泳馆就成了雷打不动的事情了。
  到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心情还很好,现在又很低落,感觉要有事情发生似的。
  唉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晴就是这样的随性。
  看看今天又有什么单子随手拿起电脑旁的电线订单,那是两万米的BV线,晴得去看看母料够不够,一边走向库房一边脑袋想着要进的料,也没注意脚下可能是保洁阿姨早上擦地水渍还没干,晴脚下一滑,来了个华丽的仰八叉,脑袋磕到地板砖上嗡嗡的疼,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睁眼看见天花板上一个大大圆脸小小眼睛浓浓的白色八字眉白头发在头上挽个髻用银簪别住的白胡子老头在冲她笑而且大声的笑看不见身体只有一个脑袋。
  “老顽童!”
  这是晴的第一反应,嘴里能装下一个鸡蛋了。
  这时同事看见晴狼狈样子马上把她扶起来,说着:“没事吧?”
  晴嘟嘟囔囔的说着:“倒霉呀!”
  同事笑笑去忙了,他们已经习惯晴有事没事总是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没人知道,看着同事离开晴抬头看看老头不在了,晴走进库房到装母料的架子旁,母料还有不需要进货,之后去车间看看安排哪个机台来生产,走进车间看见21号机台旁刘帅正在往料槽倒料。
  刘帅是一个21岁开朗的小伙,因为是外地人所以在这住上班也很早就来。
  晴走到刘帅旁边看着料问道:“今天生产BV啊?”
  刘帅一边把手里那用编织袋装的50斤料倒进料槽一边笑着回答:“是啊,我早上看见你桌上有订单我就换了磨具,料我这还有一些就开始准备了。”
  晴说:“我帮你。”说着就蹲下来双手把住袋子的两角就顺势抬起。
  刘帅说:“不用,我自己可以,挺沉的你拿不动。”说着手拿起另外俩角抬起,因为晴这边是袋子口,所以她要先往料槽里倒,因为晴今天穿的是连衣裙裙摆很大,没想到晴拿起袋子的时候手也同时抓住了裙子的一角,就这样晴顺势往料槽手一扔裙摆顺着袋子一同就进入料槽了。
  刘帅眼快手更快看见晴的裙子要进料槽他手向料槽里一伸,因为料槽是螺旋杆的送料就这样刘帅的手就卡在了螺旋杆上,拽住了裙摆但是同时手指也进机器里了。
  这时有人已经闭了机器,晴的裙摆全是血,刘帅的左手抱着右手直直的站在那,手不断的在流血,晴这才反应过来。
  “送医院,送医院!”嘴里大声的喊道。
  其他同事也来帮忙把刘帅扶上公司的车,刘帅坐在座位上双手不停的抖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里还在对晴说:“没事的,就是打了一下,一会包一下过两天就好了别担心!”
  晴早就哭的一塌糊涂了双手扶着他的双手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晴坐在医院手术室门前的长倚上不停的流泪,芳用纸巾不断的擦晴脸上的泪水一边轻声的安慰着晴。
  知过了多久手术室门开了一名戴口罩穿手术衣的男大夫走了出来,众人上前问怎么样。
  “人已经没事了,就是没有找到断指所以小手指的一半没有了再也没有可能复原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人已经送到病房了,你们可以去看望了。”说完大夫走了。
  晴呆坐在地上,眼泪又一次流出来了。
  “他才21岁啊,可咋办呀?都是我的错......”
  之后大家一起去看了刘帅,因为他还在昏迷,现在由他的姐姐照顾。
  “刘帅姐姐也在这个工厂上班。”刘姐对晴说了些安慰的话,就让大家回来了。
  回来的路上芳看见晴情绪很低落就说道:“我们去游泳馆吧?”
  看见晴没回答一直走着,芳就打车带着晴直接去了常去的“天泉游泳馆”。
  直到更衣室晴还是呆呆的没有出声。
  芳很担心问道:“没事吧?可以吗?”晴看着芳强挤出一丝笑容回答:“没有事别担心。”
  说着两人向着泳池走去。
  噗通啪水花溅起老高,晴跳下泳池,瞬间眼前一片漆黑,头晕晕的,不知过了多久,晴感觉自己站在一个宽敞的广场旁边,广场是个有主球场大小的四方形,空荡荡的,广场中心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有什么,四周莎莎的声音听不清是什么,低头看脚下的地好像是橡胶地面大概有3尺宽旁边整整齐齐的种着花,那种花很漂亮圆圆的花瓣有七片矮矮的不高,颜色还是黑色的,感觉很诡异,咦?花怎么没有叶子呀?
  “啊!”晴大叫一声。
  那不就是传说中只有开在地府的彼岸花吗?我死了吗?我不就游个泳吗?我不会淹死了吧?太狗血了,还是因为我做错了事情老天罚我到这来的?
  天啊!我雨晴文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为什么让我死了到地狱呀?
  像我这样善良的女人不是应该到天堂吗?天啊!晴文心里呐喊着,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暗自伤感。
  “姑姑!”
  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到了雨晴耳朵,雨晴抬头一看吓一跳,大喊一声“天啊!是你?”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太荒吞天诀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宝吞天神鼎,遭围攻惨死;携神鼎重生归来,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
东方玄幻连载
问鼎
丁长林点背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被冷艳美女当成了杀人嫌疑犯,纠缠不休……
梅花三弄
现代都市连载
神医高手在都市
农村少年叶晨来到繁华都市,以绝妙医术,医治病人无数。名人白领、富商权贵、各国政要、王室成员慕名而来,黑道千金、美艳御姐、名门淑女围绕身边。江湖盛传,宁惹阎罗王,莫惹叶医郎!且看农村少年如何凭借医术闯都市、斗流氓,获得美女芳心!
复仇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之旺家小农女
堂堂秀才俊秀,为冲喜娶了村子里粗鄙的胖村姑,却不想是捡了个发家致富的贤妻良母? 她一个博士后凭什么要变成一个死肥婆?虽说相公有才有貌,能当饭吃? 十年后。 堂堂掌权宰相,惧内人尽皆知。
半生欢
现代言情完结
爱你是一种情毒
疾风骤雨,席卷着这座海滨城市。 滨海路旁丛家大宅,此时也如同阴霾笼罩。 “罗云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丛思睿青筋暴起怒目欲裂,愤怒的瞪视着眼前面容清秀的女子。 罗云熙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青衣花
现代言情完结
山野小神医
乡村小神医,一手惊天医术,引无数美女折腰,让各路权贵臣服,是医术高超,还是魅力太大?他自己都糊涂了……
木尧君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