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妃毁天下>>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穿越

  又做梦了,还是该死的又是同一个梦……
  花囹罗抓心挠肺就是醒不过来。
  冷风迎面吹来,脚下翻滚而过几片花瓣儿,她知道这个梦接下来会怎样,所以开始奔跑,希望能逃离这个梦境。
  脚下的花越来越多,白的黄的红的蓝的,源源不断从地底下像密密麻麻的虫子一样爬出,没过她的鞋,她的小腿……
  无论她如何狂奔,那些花瓣依旧能顺着她的脚一直往上生长,终于像生根了一样抓住她让她再也拔不出半步。
  满视觉都是花,层层叠叠无穷无尽的花海之中慢慢拱起。
  他来了!
  他从花中站起来,低着头,长长乌黑的头发落满他的全身,无数的花瓣从他身上剥落,剥落……白的黄的蓝的无数的颜色逐渐只剩下红色花瓣。
  细细一看,那红色的哪是花瓣而是猩红的鲜血,不停滴落的鲜血染红了他脚边的花向她蔓延而来。
  “花囹罗。”他叫她的名字,鲜血从他嘴角汩汩流出,“来我这里。”
  不能答应,噩梦里有人叫名字答应了会被带走!囹罗咬紧牙关,屏息看他向她伸出血淋淋的手。
  “花囹罗,抱我。”
  不要,绝对不要!花囹罗闭上眼睛。他依然能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无数遍的叫她的名字,声音充满渴望而又缠绵。
  “花囹罗,你不抱我吗……抱我……抱紧我……”
  花囹罗……
  抱他吧,能抱抱他吧,她真的很想,抱一抱他……
  抵制不住这声声呼唤,感觉内心深处极度想要跟他沉沦于梦境,哪怕他一身鲜血淋淋,她也愿意让这片花将她跟他一起埋葬……
  此刻是20XX年,8月22日,16点30分14秒。
  N市,C大,303多媒体教室内,讲台上投影机正在播放着课件,台下坐着百来号学生,花囹罗是其中一员,坐在不靠前不靠后的中间一排座位上。
  《政治经济学》无聊到她还没听到半节课,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花囹罗!”
  “啊!”手指上刺疼,花囹罗险些跳起来,“周晓安你拿圆规扎我!”
  “上课你居然能睡得跟猪似的。”周晓安收拾了桌面,“走,快来不及了。”
  “上哪儿?”花囹罗含着被刺破出血的食指。
  “祈望大师的画展,不是你说要去看的吗?”
  “对吼!”花囹罗将桌上的东西扫进书包,跟着周晓安往画展中心赶去。
  花囹罗不知道有没有人跟她一样,生来只做一个梦,而这个梦会伴随着她成长越来越清晰。
  也许这个梦梦得太久,她变得跟梦里人一样渴望被彼此拥抱,这种感觉像一种逃不开的命运,或者说她跟梦里的人本就该在一起,甚至她曾怀疑,梦里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自己……
  极度想要知道这个梦的答案,甚至今天如果不是周晓安叫醒她,她已经向梦里的那个人张开双手,踏上哪怕是地狱也义无反顾的未知路……
  可大人们从小就给她灌输,不管梦里的人怎么叫你,都不能答应,不然他会要走你的三魂七魄。看她身上挂满了各种玉器或骨头,那都是爷爷给她辟邪用的。
  好比,她从小戴着的这块通身剔透的玉佩,对着阳光仔细看的时候,能看到里边有行云流动的景象,仿佛里边藏了个天空,不过可惜,这个玉佩只有半块,另外一半,她家老爷子也不知道在哪里……
  不然很可能价值连城的宝贝,拿出去拍卖就可以锦衣玉食一辈子了……
  “囹罗门票拿出来。”周晓安出声,看她低头看身上的残玉立即伸手来摸,“这个送我啊烫!”周晓安被烫手般收回去。
  “烫?”囹罗摸了下,“哪儿烫了?都能烫你手了我还能戴着呀?”
  “明明很烫!”
  “触静电了吧你。”花囹罗从背包里拿出两张期望大师画展的门票给验票员,顺利进入展厅。
  “真的烫着我了看我手肯定红了……居然没红……”
  “嘘。”囹罗制止闹喳喳的周晓安,“看画。”
  “我又不爱看……”
  画展的主题是花,写实的抽象的都有,不过,周晓安真不知道画里的花还能比新鲜的花好看了,全当是陪囹罗,她就走马观花一下。
  走马观花的周晓安一看到眼前这幅画就惊呆了。
  “囹罗快看,这幅太特么壮观了!”
  尾随她的花囹罗早就傻了眼。
  几乎占了大半墙面的青铜画框之内,层层叠叠挤满了无数的花,完整的花朵或花骨朵,残缺破损残花或花瓣,都用浓厚鲜艳的水彩大胆勾勒,整个七彩的画面张扬得仿佛就是这面墙里喷涌的花潮。
  花囹罗完全无法拔开视线,脚像自然生根无法再动,那些花放佛又朝着她汹涌而来。
  又是梦吗?
  明知要把视线移开,又无法自拔凝视着那绚丽的画面,时间越久越接近梦境,她放佛能感觉那些花又顺着她的脚生长,一直爬到心里。
  来抱我。
  快来抱我!
  快来,抱着我……
  窒息的梦境,盘绕不散的声音……
  “囹罗!”周晓安推了下她,“又发呆呢?怎么样怎么样,这画叫‘花的葬礼’,颓败得很大气对吧?我都觉得挺好看的,对吧……”周晓安又看了看,“好啦走吧,去看看别的。”
  囹罗恍然看着周晓安离去的背影,所以,这不是在梦,所以她能伸手触摸一下这画面,对吗?所以,就算她碰触了也不会被带走,对吧……
  伸手碰触画中最鲜红的那朵花,画面忽然多出一点潮湿的红,艳丽无比。花囹罗吃惊收手,才发现是自己刚才被周晓安扎破食指流出的血沾染了画,赶紧伸手去涂抹,手碰到那朵花的瞬间。
  指尖一阵刺痛!
  “我抓到你了……”
  “啊!”
  半面墙大小的画顷刻间倾倒下来,花囹罗避无可避,被砸了个扎实。
  忘了疼痛忘了惊恐。
  花囹罗看到梦里的那个男人黑色的长发飞扬,他张开了双眼,红得发紫的瞳眸直视而来,挂着鲜血的嘴角染满了诡异的微笑,他说:
  “你终于来了……”
  来哪里?
  来哪里!
  曾在梦里不断将她吞噬的花瓣顷刻间片片钻入她的身体,像是从他身上剥下又扎入她体内一片一片的咒语。
  “谁在说话?是谁在那说话?”花囹罗转身四处看去,想要找出那发源声。
  却发现四周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人呢?”为什么周围的人都消失了?什么时候消失的?
  “周晓安!”没有,没有人回答她。
  恐惧,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包围了她周身,她感觉自己似乎就像掉入了一个陷阱中。
  “来人啊!救命!”
  突然,花囹罗脚下被水掩埋,水?不对,这是从墙壁之上涌出的粘稠液体,液体不断涌入,没一会她就被包围了。
  “救……救命啊!”着液体带着浓郁的香花,呛的花囹罗呼吸不过来。
  难道她花囹罗命丧于此吗?
  这……也太悲催了!她还没好好孝敬爷爷呢,还没谈恋爱呢,还没跟男生牵小手生宝宝呢!
  “救……”
  “花囹罗……”
  花囹罗正准备再次呼唤求救,突然听到有人叫她。
  “是我啊是我!”飞快转过身,不觉大惊失色,从刚才那幅“花的葬礼”里走出一个人,他紧紧抱住了她。想要推开,可是不管如何用力,那个怀抱越勒越紧,越紧越勒。
  “松手……呼吸不过来了……”
  窒息敢从胸腔到脑部,花囹罗有股错觉,她似乎从这冰冷的胸腔里,听到有人说。
  “给你。”
  谁?!
  幻觉,临死前的幻觉吗?
  一个身穿血红色裙子的妖娆女人手捧着一颗红扑扑的东西递给她身边的男人。
  “伤害我伤害我身边所有的人,不就是想让我心甘情愿交出它吗?那么现在它是你的了。”
  痛,该死的……
  花囹罗居然能感觉到那女人内心的痛楚,无能为力,绝望犹如心被挖空的感觉。
  等等,该不会……那个红扑扑不明物是那女人的心脏!!!
  而女人身旁的男人没动,甚至没看女人一眼,只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因为他没回头,花囹罗也看不到那他的面容,但不看也罢,那男人一定长着一副丑陋的嘴脸,一定是的!
  人家姑娘都挖出了自己的心给他,他还一副高高在绝情的的模样,这种丧心病狂的男人就应该直接一脚踢飞。
  “双生花,并蒂莲,同根生,不得终。我终于明白,它不是不能终,只是容不下我终。欠你的我已偿还。”
  女人话完,那纤细的身体便倒在了地上。
  噗
  那倒地的声音,花囹罗甚至都感觉的到,仿佛她就倒在自己脚边。
  “喂,起来啊!这种男人就不值得你为他死!”
  花囹罗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想要扶起那个女人,就在她手碰到那女人身体的刹那,她感觉自己的手似乎瞬间被什么东西抓住,身体……不对,是灵魂,她的灵魂似乎要脱壳了!
  “啊,不要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桃花运
我和一个美艳少妇同事下乡扶贫,没想到离开了单位之后,她就性格大变……
金铉山
现代都市连载
我和美女上司
惨被美女上司欺压,又被老婆戴帽,一朝运到被董事长选为秘书,从此化身为龙,笑傲都市,演绎小人物传奇人生。
青木堂主韦
现代都市完结
国医无双
医仙陈步重生都市,可与阎王夺命,可与天下争锋。 生活很简单,赚赚钱,泡泡妞,踩踩人,不过如此。 “我不过是将我走过的路,再走一遍!”——陈步
步履无声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