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我爸是掌门》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一眼一生

  “啊——”
  凄厉的惨叫撕裂寂静的黑夜。
  “吱呀——”
  一朵摇曳烛光焦急的来到床边,一个温柔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哽咽道:“我可怜的儿啊!你哪里痛,告诉为娘……”
  “啊——”
  惨叫依旧,仿佛悲伤的声音从未出现。
  五脏六腑仿佛被捣碎一般,难以忍受的绞痛一寸一寸侵蚀雷的神识。
  他多么希望现在能晕过去,但四肢百骸传来千万只蚂蚁撕咬般的灼痒一次次将他陷入黑暗中的意识拉回现实。
  雷感受到额头传来轻柔的抚摸,微微睁开双眼。
  只见一名三十余岁的宫装女性,正拿着温暖的毛巾缓慢的擦拭他的脸颊。尽管双眼红肿,眉头紧锁,面色憔悴,未施粉黛,但高跷的琼鼻,湿润的双唇,雪白细腻的脖颈依然能完美的展现其倾国倾城。
  “啊——”
  宫装女子拿着毛巾的手微微一颤,双眸中的泪水沿着苍白的面颊滑落至下巴,逐渐汇聚,“啪”的一声滴落到双膝上的水盆中,一圈圈细细的波纹在盆中徘徊、碰撞,越来越弱,直至水面重新恢复平静。
  看着儿子痛苦的睡颜,宫装女子终于忍受不住心中的自责和懊悔,掩面低声抽泣。
  “哐当——”
  冷风灌入阴暗的房间,宫装女子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枕边人走进房间。她未发一语,愤怒的将手中的湿毛巾掷了出去。
  “滚!你胆敢动我儿一根毫毛,明年的今日便是正一门的忌日!”
  看似普通的一击,却重若千钧。
  中年男子暗暗心惊:蕊儿这是疯了吗?
  女子确实“疯了”,打小起,羽儿就是她的心头肉,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她一直都知道儿子在外品行不端,但只要儿子回到家中,叫一声“娘亲”,她蕴量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一句“羽儿”。
  昨日正午,她得知儿子生命垂危,那一刻,天崩地裂,山门为之一颤。如若不是男子阻拦,盛怒之下,她定会大开杀戒。
  若羽儿有个好歹,正一门都得给我儿陪葬!
  男子大手一挥,指尖射出一道淡蓝色的真气匹练迎了上去。
  两者相撞,华光大放,灼热的气浪摧枯拉朽般破坏房间中的摆设。
  见此情景,女子下意识的扑到床上,用单薄的身体阻挡暴虐的真气。
  许久,预料中的冲击没有出现,女子回头愣愣的看着高大熟悉的背影,泪水如雨般落下。她紧紧拽住丈夫的衣袖,如初见时。
  “天哥!羽儿知道错了,他这次真的知道错了,我向你保证,这次会一定改的……”
  男子收回真气,转身紧紧的抱着挚爱的妻子,双目噙泪,沉声道:“蕊儿,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天下父母谁不疼儿女。”
  听到此处,女子眼中绽放出名为希望的光芒,她焦急的说:“那这次就算了吧!你是掌门,你说的话大家一定会听的。”
  看着妻子略显疯狂的双眼,男子心如刀绞,轻轻摇晃憔悴的妻子:“蕊儿!你知道,这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化作哭腔。
  “慈母多败儿!从小到大,二十余年,每一次犯错,你都如此,羽儿的今天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你还要护他到何时!”
  “我不管!羽儿这次一定改……”女子一遍遍重复这句话,哀求丈夫。
  虎毒不食子,男子怎么会真的去伤害自己的亲生儿子。
  往日里拈花惹草,欺负同门都不算大错,有身为掌门的他压着,长老和弟子亦不会多言。
  但此次不同,这个逆子竟然干出禽兽之事,大庭广众意图强暴女弟子。还对上前劝阻的同门大打出手,导致数十名资质不错的弟子濒死垂危。如若不是路过的外门弟子出手相助,后果恐怕更加骇人。
  受伤的弟子分属不同长老,让这件事从简单的同门纠纷上升到门派内部派系矛盾。如果仅仅只是这样,让出一部分利益于各部长老即可化解危机。
  可强暴女弟子,行禽兽事,已然不是简单的道德品质的问题,而是入了魔道。如果传扬出去,定会被天下正道唾弃。
  退一万步讲,如果对方是普通女弟子,一纸契约收作妾室,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羽儿平日里经常下山,流连烟花之地,眼光毒辣,一般的庸脂俗粉自是入不得其法眼。
  这次施暴的对象是秦霜语,那可是太上长老火凤凰柳如焰的关门弟子,也是所有女弟子中数一数二的好苗子。
  也许合该有此难,秦霜语常年跟随柳如焰闭关修炼,深居简出,与门派弟子交集甚少。此次奉起师尊之命下山观摩门派弟子修习,以相互借鉴,取长补短。而羽儿恰巧路过金戈殿,加之从未见过面,所以没有辨认出来,只当是刚入山门的普通女弟子。
  说来也是奇怪,逆子修为微薄,怎可弹压住秦霜语呢?两者相较,云泥之别,着实令人费解。不仅如此,往日表现平平、名声不响的外门弟子王小仁,竟然能够一招之间重伤暴怒中的儿子,简直不可思议。
  事后他仔细探查过秦霜语和王小仁的实力,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尽管疑点颇多,但羽儿终究是犯下大错。
  数位长老提剑上门,完全不顾往日师兄弟情谊。许多弟子也联名严惩凶手,以正门规。
  “你那儿子,残忍嗜杀,品行不端,仗势欺人,早晚堕入魔道。”
  “交出雷化羽,给众师兄弟一个交代。”
  “修道之人,沉迷女色,终窥不得大道。”
  ……
  他能如何?一面是咄咄逼人的门派众人,一面是长相厮守的妻子和亏欠良多的儿子。
  我儿子!纵使妖魔,也是我儿子!
  收回思绪,男子看着床上虚弱的儿子,怒意渐消。
  怀中妻子陷入沉睡,低声喃呢:“羽儿一定会改的……”
  蕊儿昔日最喜打扮,今日却蓬头垢面;昔日温婉贤淑,今日如同发怒的老虎;昔日笑容常在,今日眉头紧锁。
  “唉!”
  一声长叹,轻轻合上房门,抱着憔悴的妻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想想办法,能拖一日便是一日吧!
  “轰隆——”
  一道张牙舞爪的闪电,将漆黑的夜照得如同白昼。不知何时,男子悲伤的面庞多了一份坚毅和决绝。
  我是掌门!
  ……
  次日,东方未明,正一山顶,云雾缭绕,仙鹤齐飞,书声朗朗,剑气众横。
  正一门,北辰峰,掌门别苑。
  夜雨过后,空气微凉。竹林清幽,晨风习习,两三只喜鹊在竹林间穿梭,叽叽喳喳。一潭清泉,流水潺潺,淡淡的雾气自水中升腾,弥漫开来,为竹林蒙上一层朦胧的面纱。
  “嗒嗒嗒——”
  一个七八岁模样的丫鬟端着一盆温水,踏着青石路,蹦蹦跳跳。
  她身着鹅黄色绸裙,踩着一双白色的透空锦靿靴。一头柔顺的青丝扎成两只小辫子,随着脚步,“啪哒啪哒”得拍打着柔软的背。
  弯弯的细眉毛,如初三的月亮,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好似会说话。小巧可爱的鼻子下,是一张樱桃小嘴。因为跑的太急,湿润的朱唇微微翘起,露出如玉的牙齿。双颊殷红,不知道是太累,还是晨风太冷。雪白细腻的脖颈,青筋隐约可辨。肌肤表面,一层薄薄的香汗,晶莹剔透。
  年龄尚幼,已有洛神之姿。
  穿过竹林,跑过白石拱桥,来到竹林深处的别苑。
  院子很小,仅仅不到百平。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院子中央的参天古树,正值夏日,枝繁叶茂,百鸟齐鸣。树下生长这五颜六色的花,一团团,一簇簇,争奇斗艳。院子四角,随意摆放着练功器具,瞧那粗糙的表面,定是不常使用。
  绕过古树,一座三丈多高的两层小木楼突兀的出现在眼前。
  丫鬟蹒跚的走上台阶,放下水盆,咬着牙,费力推开门。对于幼小的她而言,一丈多高的实木门太过沉重。
  她扶着门框,踮着脚,轻轻的走进房间。
  房间很小,很乱,很简单。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红松木的茶桌,两张竹编的摇椅,一张流光熠熠的百鸟朝凤图。左边是一张金龙飞升的屏风,透过空洞,能够隐约看到一张红木床,床上躺着一位还在睡懒觉的家伙。而地上乱七八糟,书籍、毛笔、砚台和摔碎的茶具,一片狼藉。
  丫鬟小心翼翼的走到屏风后,高高举起水盆,颤巍巍地放在面盆架上。
  做完一切,她趴在窗户上,观察院子周围,确定无人接近,然后静悄悄的走到床前,双眸中满是好奇。
  微微发福的脸,紧闭的双眼,抿着的嘴巴,扁平的鼻子,硕大的耳朵,凌乱潮湿的头发。
  挺普通的呢!这就是我今后的主子吗?
  丫鬟心里念叨着昨晚几个大姐姐交给她的词语。
  皱着眉,很痛吗?
  事情始末,她早已知晓。因为年龄的缘故,她并不清楚“强暴、禽兽”的意思,幼小的心里,只明白这个懒家伙被人打了个半死。
  应该很痛吧!
  丫鬟搬过来一条方凳,站在上面,沾湿毛巾,然后走到床前,回忆着昨晚大姐姐教导的法子,轻轻擦拭懒家伙脸上的虚汗。
  一只苍白的手滑出被子,丫鬟放下毛巾,两只柔荑轻轻捧着大手。
  好凉,好重!
  “你是谁?”
  “我……”
  一眼,一语,两个人,两颗心,三生三世。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官道天骄
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 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且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 都说官场坎坷,人生渺渺,凭什么他可以醉卧美人膝,笑看风云起?情场得意,官场风流?把酒风含笑!
西楼月
都市其他完结
博弈
吕军被人阴了,是忍气吞声还是绝地反击,他来到十字路口……
蚕豆香
都市其他连载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问鼎
丁长林点背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被冷艳美女当成了杀人嫌疑犯,纠缠不休……
梅花三弄
现代都市连载
无敌剑域
如果杀人不是为了装逼,那将毫无意义;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装逼,那还不如死了。杀,就杀他个尸横遍野,装,就装他个巅峰不败!——新书《一剑独尊》已发布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