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云行记》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世事浮沉意难平

  夜色迷蒙,寒风初起,吹开弯月的面纱,弯月在树梢之上流连不去。俯瞰京都,勾栏瓦巷彻夜灯火通明,侧耳聆听,丝乐之音穿破云霄。
  云伯真独自一人坐在大厅之中,夜静得令人发毛,似乎只有院外不时传来打更声时,方能缓解这无尽黑夜中的凄冷与孤寂。
  他从椅子上无力站起,身上衣物一如既往的整洁,双目之中泛着许些浑浊,烛光摇曳之下依然能看出其苍白脸色。
  三个月之前,云府骤生大变。谏议大夫云伯真以贪污受贿、结党营私之罪被拘下狱。此事一出,顿如石子投入湖面,在京城这个看似平静的湖中掀起重重波纹,一夜之间便传至京城街头巷尾。众人皆知云伯真为官三载,乃是状元出身,幼时便以文章、诗才出众,虽说不上名动天下,但在京城却是家喻户晓,一则为其才,二则其家世,三百年书香门第,世代为官,虽已衰落,亦不可小视。故而此事一出,满城皆知,街头巷尾纷纷议论。
  其后三月之内云伯真一干好友、亲朋皆被牵连。无奈之下诸人只得与云伯真划清界线,以免牵连。云伯真好友四皇子赵贞为其在朝野不停奔波,以期为其洗脱罪名。经过四皇子近三月的奔波之后,云伯真终于得脱囹圄,但却官职被罢,家产被没收,并且宋帝下令逐其出京城,有生之年不得回京。屋漏偏逢连夜雨,待云伯真出狱之时,其妻张氏已是一病不起。一连串的打击令云伯真心灰意冷,自此对于官场之事更是讳莫如深,决心远离朝政。
  云伯真已是心力交瘁,思及三月以来家中所有变故,自己在狱中所受非人待遇,究其根源不过是自己不愿与官场之人同流合污、结党营私,始终不肯倒向朝中的任一派别,触怒朝中权贵,兼之自己任谏议大夫期间屡次上折弹劾朝中数名官员鱼肉百姓、欺上瞒下、贪污受贿之罪。此举触及朝中利害关系,更令朝中权贵对其怒目不已,奈何时己得皇帝赏识,又有四皇子青眼有加,更兼状元及第不久,朝中官员不敢肆意加害,只得等待时机。云伯真思及自己当初意气风发、锋芒毕露,本想就此作一番事业,为天下百姓谋利,终是年少气盛、锋芒太过、急功近利,未曾料到竟遭了奸人之计。初时原以为朝中官员必会因自己多次弹劾权贵而横加阻拦,可不曾想诸位权贵对其行为竟是大有赞赏,多次捧高自己。如今想起来才知道那不过是朝中权贵用的小把戏,捧杀,捧得越高摔得越重。可笑自己还以为他们怕了自己,以至于行事更是尖锐,终至触怒宋帝,此时更有人落井下石,向宋帝进言弹劾自己一干罪名,奸相胡成德亦在背后推波助澜,以致自己遭此横祸,更连累亲朋。
  翌日,晨光初露,云伯真与夫人张氏乘了一辆马车远离汴京。马车轮在不甚平坦的路上发出一阵阵“吱呀,吱呀”,这是远离的惆怅吗?车内,张氏依偎在云伯真肩头。
  “夫君,我们要去哪儿呢?”
  “夫人之前不是一直想去南方看那四季如春,繁花似锦吗?以前没时间,如今没了朝野束缚、案牍劳形,我们便去南方吧!我们寻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我耕田你织布,自此不再理这官场之事。”
  张氏听了此言,鼻尖一酸,双眼微红,似又要流下眼泪来。
  “贵人,前面是四皇子。”车子行了不远,外面的马车夫喊道。
  云伯真闻言便欲携妻子下车,此时四皇子已骑马走了过来。
  “贤弟勿须如此,晨风寒凉,莫要让贤弟妹再染风寒!”赵贞语带惆怅。
  云伯真掀起了车帘,“赵兄相救之恩,未曾言谢,今日又劳赵兄远来相送,小弟铭感五内。”
  “何须客气,初时你我不相识时你可不曾这般客气?尤忆当时贤弟指点江山、豪气干云,时至今日仍令为兄钦佩不已。哎!”赵贞长叹,“云贤弟这一离去,我大宋又少了一棵栋梁支柱呀。”
  “赵兄…往日之事何须再谈!”云伯真心灰意冷。
  回想过去三月之事,两人都不由唏嘘不已。
  “赵兄,如今举国看似歌舞升平,朝野上下一片祥和,实则其中暗藏激流,诸位皇子为争大位互相倾轧,明争暗斗不绝,赵兄身在此中,定要万事小心谨慎,莫要与我这般,只图一时痛快对圣上发泄心中不满以致今日殃及池鱼。”云沐阳略一沉思,低声道。
  “云贤弟大可放心,此事为兄自知轻重,再则我虽不得父皇宠爱,但也是一朝皇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只要我不触及龙鳞、觊觎宝座,父皇也不会将我如何。如今的情势着实不容乐观,只是父皇却…”
  “现如今朝野之中尔虞我诈,党派林立,贪污奢靡之风弥漫朝野,西有蛮夷之国看似恭谨,实则狼子野心,只怕不愿再为人臣下,南地贼寇横行,而南王又似有不臣之心,意欲分疆裂国而治,北疆敌国虎视眈眈,三百年前定下的盟约只怕也要随历史而烟消云散了。”云伯真不禁长叹,又实在无能为力。
  “诚然,只是父皇年迈,只爱看太平岁月、歌舞升平,不愿正视,若如此则罢了,竟还任用胡成德这样的奸相,亲小人、远贤臣,不知这看似太平的岁月又还能延续多久?”
  “若真是战乱动荡却是苦了天下百姓,不知到时又有多少人要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贤弟胸中有天下,一心为国为民,矢志为天下苍生谋福,只是可惜朝中奸臣当道,蛊惑君上,妄图粉饰太平,置国家之安危而不顾,一意苟且偷安,孰不知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宋朝六百年基业只怕就要毁于这帮奸臣之手了。”赵贞双手握拳,遥望那将升之日厉声道。
  两人皆是沉默,唯有叹息!
  “不谈这些了,云贤弟此次得罪如此多权贵,只怕是无法在京城附近安居了,不知贤弟欲往何处?”
  “只怪当日我太过锋芒,不懂收敛,如若不然也能以此弱体帮助赵兄。哎…”云伯真一语未尽又是长叹,“我欠夫人良多,此次便听夫人意见,欲往南方寻一小乡村从此了却余生…此后,再不过问庙堂之事。”
  “既然贤弟去意已决,我也不再说其他的了,只是贤弟妹的病…莫要耽搁了。”说着便拿了一个包裹递给云伯真,“里面有三百两银子,以及一些固本的药丸,你也不要推迟,是我作为兄长的一点心意。”
  云伯真已是眼眶微红,双手接了包裹。
  “好男儿顶天立地,何故作如此女儿态?”赵贞转过身去,语带哽咽,不再看云伯真。
  赵贞一路相送,众人皆是无语。
  “赵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无须再送了。”此时赵贞已是送了近三十里路,路上云伯真数次想要提醒赵贞早些时辰回去处理政务要紧,却也知自此一别相逢不可期,也只闭口。
  “此去无故人,前路多坎坷,自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重逢,望君自珍重!”
  太阳终于爬过了地平线,晨光染黄了道路,染黄了远去的马车,染黄了古道旁弹琴的人,在这初冬里,也许万物都开始沉寂,唯有如轻烟般的离愁、悠悠琴声离歌不断。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芳草遍如茵。旨酒,旨酒,未饮心已先醇。载驰骃,载驰骃,何日言旋轩辚,能酌几多巡!
  千巡有尽,寸衷难泯,无穷伤感。楚天湘水隔远滨,期早托鸿鳞。尺素申,尺素申,尺素频申,如相亲,如相亲。噫!从今一别,两地相思入梦频,闻雁来宾。(《阳关三叠》)
  马车缓缓而行,云伯真掀起车帘,与夫人望了望渐渐远去的京都,望着赵贞的身影在视线之中逐渐模糊,渐渐化为了一个点,直到消失,云伯真才不舍地将帘子放下,左手轻轻揽着张氏,口中不断念着“人生得一知己如你,此生无憾尔。望君自珍重,珍重、珍重。”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狂医下山
任你权势滔天,任你财可敌国,我只有勇胆一颗,铁拳两只,可破万法,可鸣不平。 你要问我是谁? 我叫陆无名,藉藉无名的无名……
苏生无名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