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三国之楚鼎》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 序 乌江!乌江!

  垓下,四面楚歌。
  西楚霸王项羽正在帅帐夜饮,苦闷之情溢于言表,而他最宠爱的美人虞姬垂首低眉,项羽每饮一爵酒,她便轻手斟满。汉军唱起了楚歌,楚军将士个个悲伤,思念故乡和家人,也跟着唱起家乡的歌谣,顿时满营凄然,军心士气一蹶不振。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杯空人不醉,项羽将酒爵往案上一顿,英雄气短地做了这一首《垓下歌》。
  虞姬斟酒的手微微一颤,旋即绝世容颜划过一丝坚毅地神色,柔声道:“大王,漫漫长夜,贱妾为你舞剑助兴吧。”
  不等霸王应许,虞美人起而拔剑,这些年她随项羽南征北战,也学习了一些武艺,一柄宝剑在手中翻飞,冷光烁烁。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虞姬低吟浅唱,随着最后一个字落地,项羽察觉到不对,只见虞美人手中的宝剑已经横在白皙娇嫩的脖颈上,只需要用力一划,便将香消玉殒。说时迟那时快,帅帐外面猛然响起大喝:“夫人且慢——”
  两条人影一前一后冲了进来,最前面的是个全身甲胄、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大约三十来岁年纪。后面的则是一个皮肤黝黑但青衫纶巾的文士,也是三十来岁年纪,身材和大汉差不多,至少一米八。
  虞姬一愣,转眼间大汉便已到了她的身边,夺剑掷于地上,跺脚道:“夫人何故轻生耶?”
  文士喘了两口气,先向楚霸王行礼:“大王,我军深陷重围,四面楚歌,军心涣散,可谓面临绝境。宁敢请大王振作,数万将士还等着大王带他们回到江东故土。”
  项羽一跃而起,先把虞姬抢到怀里,虎目含泪:“虞姬啊,虞姬……”
  “大王——”文士满脸焦急之色。
  这个当口又有数人闯入帅帐,其中一个身材略有些发福的中年文士急声道:“大王,军心变矣!再不突围,明天十万大军还能剩下三成就不错了。”
  “大王。”
  “大王。”
  “大王。”
  ……
  无论文武,都向曾经不可一世地西楚霸王拱手请命,而项羽终于恢复过来,推开虞姬,似乎下了某种决心:“传令,全军集结,随某突围,目标——江东!”
  楚军虽然军心不振,但项羽毕竟是威望素著的最高统帅,在楚军将士眼中和神没有区别。军令下达后,不到一刻钟数万大军便在将官指挥下集结起来,汉军听到动静,也随之行动,韩信调兵遣将,加紧戒备。
  项羽出了帅帐,手下不分文武,全上马持刃等待命令,包括虞姬,她披上轻甲,拿了一柄长剑,准备杀敌。楚霸王上马之前借着火把的光亮一一看过去:林宁,武涉,项庄,龙且,季布,季心,钟离眛,虞子期,章邯,桓楚……
  这是追随他到最后的人了,楚军第一大将九江王英布投靠了汉军,海春侯曹咎、塞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在成皋战败后于汜水自杀,无数豪杰在这场楚汉战争中陨落。项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翻身上马,一开口如雷霆动地:“回家!”
  “回家。”
  “回家。”
  “回家。”
  ……
  霸王枪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地弧线,项羽一马当先,向南奔驰。楚人尚红,楚军将士皆红袍黑甲,正如一道红黑洪流冲破暗夜,迎向黎明。
  汉军统帅韩信认为四面楚歌的情况下,楚军军心涣散,项羽只能坐以待毙,拖得时间长了,想跑只有独自带着机动力强的骑兵;如果楚歌一起便突围,那楚军仍可一用,就像现在,但韩信早有准备,无非是取得最后胜利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韩信没想到,楚军不是要和汉军决一死战,而是回家,盖世战神项羽许诺带部下回家,他就一定会做到!
  半个时辰之内,楚军接连撕裂汉军的多重包围圈,但汉军又重新聚拢,辗转多处,楚军不免精疲力尽。第一个闯入帅帐的文士——就是林宁,络腮胡子大汉——即楚霸王麾下第一猛将龙且,两人紧紧靠着项羽,见包围圈破而复合,林宁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剑尖还在滴血,不禁大声道:“大王,不能和汉军纠缠,我们选一个方向主攻!”
  楚军突破包围圈时十万大军剩下不到五万,多数被分割包围后投降,少数阵亡,天色也变得蒙蒙亮。项羽带着这硕果仅存的部下终于挣脱汉军的追击,一路上荆棘遍布,为了不被汉军追上,楚军只能挑小路走,有不少人掉队。
  走到阴陵时,楚军迷路了,正遇见一名农夫,项羽下了马,亲自上前问话:“老人家,这里往哪儿走是出路?”
  农夫看了楚军大纛一眼:“将军是……”
  “某乃西楚霸王,项籍。”
  农夫低头想想,指了左边:“将军向左走便是出路。”
  “多谢老人家。”项羽面露喜色,一挥手,正要命令大军左转,有人跳了出来。
  “大王且慢!”
  林宁一身青衫破破烂烂,纶巾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披头散发,活似野人。他手中滴血的长剑没有归鞘,冷冷盯住目光闪烁地农夫:“大王,此人不可信,必是汉军派人假扮的细作,以误导我军左行。”
  农夫吓了一大跳,就算是说谎这时候也不能承认了,一承认脑袋立马落地,遂双腿直挺挺跪了下去:“将军饶命,黔首句句属实,不敢有一丝一毫地欺瞒!”
  项羽权衡片刻,没有听从林宁的话:“老人家面相纯朴,必不欺我。而韩信穿胯小人,虽诡计多端,亦无能料我大军行迹之理。”于是下令左行。
  林宁血红的眼珠子似欲择人而噬,农夫低头数蚂蚁,不敢抬头。林宁几次想举剑,最终长叹一声,这时身边只有武涉——即当初闯入帅帐的中年文士,林宁惨笑道:“全军休矣!”
  果然,楚军向左走,越走越窄,前方突然出现一片旷野,斑斓的蟒蛇成群结队,各自穿行。项羽心中疑窦丛生,又不敢停留,结果陷入沼泽地,瘴气遍布,行军艰难,有几名楚军骑士走得甚急,不幸被泥沼吞没,越挣扎陷得越深,沼泽地面泛起的大泡令人毛骨悚然。大自然是无情的,纵然你是力能扛鼎的盖世英雄,进入这片人间地狱也无能为力。汉军追赶甚急,项羽悔不当初,又没时间去找农夫算账。抱歉地瞥了林宁一眼,又下令向阴陵城东转进,项羽爱惜地抚摸着乌骓马出汗的鬃毛,对身边浑身浴血、浑身脱力的虞姬说:“某与爱妾若此刻死,无憾矣!”
  虞姬倾城一笑,决然道:“与大王同日而死,贱妾何其荣幸。”
  楚军到了一条大江边,项羽问了左右,季布沉声道:“大王,此乃乌江。”
  江边有巨石矗立,项庄领人上前一看,如遭雷殛,久久不能言。项羽疑惑,亲自去看,巨石上竟然有一行黑字:“项籍死于此。”细细观之,竟是千千万万的蚂蚁爬来爬去形成的,纵然西楚霸王天不怕地不怕,此时也是头皮发麻,不自觉出了一身冷汗。
  “天亡我也,天亡我也,看来这里就是我项籍丧命的地方了。”项羽喃喃自语。
  林宁大步上前,长剑一顿乱划,巨石上的蚂蚁大军立时七零八落,他冲着楚霸王大声说:“大王莫慌,这不过是韩信的奸计,事先用糖水写好字,蚂蚁自然循甜味而来,什么天意?分明是装神弄鬼!”
  项羽却充耳不闻,心如死灰,大队汉军呼喝之声渐近,他将霸王枪往地上一插,环顾四周道:“公等皆当世豪杰,随籍起兵至此,天意如此,非战之罪。公等引兵向刘季称臣,尚保荣华富贵,籍一人身死可也,岂能再连累公等?”
  桓楚奋然道:“大王何故意气消沉?楚从微相随,与大王战则而进,败则而退,今日死则死矣,何求生为!”
  虞姬下了马,长剑仍握在手中:“贱妾与大王同生共死,绝不独生。”
  林宁在西楚集团的地位仅亚于亚父范增,在范增被项羽气跑病死后,林宁就成了西楚集团谋臣之首,当然,和范增一样,他说话项羽也听不进多少。此时他有些疑惑地背对着楚霸王,面向奔腾汹涌的乌江之水,狂风怒号,其中似有一个神秘地声音在说:来,来,这里就是你们的生路。
  “既如此,桓楚,你点兵与某杀他一通,看某为公等斩他三将!”项羽拔出霸王枪,一指龙且,“你保护好夫人。”
  龙且躬身道:“遵命。”
  虞姬眼睁睁看着西楚霸王带着一队骑兵向汉军疾驰,也想翻身上马追随,被龙且拉住:“夫人得罪了,请夫人不要让末将为难。”
  林宁还在凝视乌江,武涉道:“如靖兄在看什么?”
  “希望。”
  武涉露出迷惑地表情,这时项羽冲了一阵回来,一百二十八名骑兵还剩一百零九人,却斩杀了上百名汉兵,项羽更是杀了两员汉军大将。西楚霸王仰天大笑,豪气似乎一瞬间又回来了:“怎么样?”
  桓楚和其他骑士都在马背上躬身道:“大王真乃天神也!”
  “再来!”
  项羽一声呼啸,桓楚又带着人上去了,这回楚霸王又斩一将,不过回来时发现桓楚被汉军包围,于是亲自去救。一杆霸王枪舞起来虎虎生风,桓楚周边的汉军如秋风扫落叶,瞬间崩离,脱离险境后,桓楚感激道:“若无大王,楚已成齑粉矣!”
  此时,林宁终于看到了,乌江水面形成了黑色的漩涡,隐隐约约,不甚清晰。他一拽身边的武涉,大叫道:“武兄,那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
  正好项羽带着骑兵回归大军,林宁跑到西楚霸王的马前又蹦又跳:“大王,乌江!请你下令士兵跳江,我们就能逃出生天了。”
  项羽用看神经病一样地目光在林宁脸上逡巡,直到对方收起兴奋之色:“大王可是不信宁的话?”
  项羽什么都没说,下了马,此时乌江亭长驾船而来,对他说:“将军请乘此船过江,江东尚有数十万百姓和千里沃野良田,足够将军东山再起。”
  项羽摇头道:“天要亡我,我还渡江干什么?当初八千江东子弟随我西渡征战,今天在这里的还有多少?我有何颜面一个人苟且偷生?纵然江东父老可怜我,依然拥戴我为王,我有什么脸见他们?江东父老口上不说,我项籍难道就不内疚于心吗?罢了罢了,乌江就是我的死地,公乃长者,这是我的乌骓马,正值壮岁,随我征战多年,所当无敌,一日可行千里,不忍杀之,就送给你吧。”
  把乌骓马哄上小船,目送船只离去,项羽一挥霸王枪,正要再战,林宁拼死抱住他,还在劝楚霸王跳江,不过换了一个说法:“大王,天下一统已成必然,我们杀再多汉军又有何用?与其尸首落入汉军手中受辱,还不如沉于江底与鱼鳖为伍,好过遭敌人耻笑。”
  项羽一怔,思索片刻,传下命令:“项籍一生刚愎自用,非人主也,公等以后皆听从林宁的命令,项庄你也一样,不可违逆。”
  林宁表情变换:“大王何意?”
  项羽大声道:“籍与公等今日诀别,若有来生,当再征战疆场,不亦快哉!”他选了一匹普通的战马,直冲汉军,桓楚二话不说,带上刚才的骑兵紧紧跟随。
  林宁知道项羽还是不信自己的话,但英雄一世的楚霸王也明白大军上天入地无门,所以把选择权直接交到了他的手中。
  项羽在前面冲杀,楚军蠢蠢欲动,男儿热血,就算是死也要阵前壮烈,而不是窝囊地跳江。登时五万大军就有数千人冲了出去,剩下的人到了此刻已经心灰意冷,楚歌瓦解了楚军的斗志,濒临绝境也让楚军有了投降的念头,归根结底还是这该死的楚汉战争打得时间太长了,士兵产生厌战情绪很正常。
  “传令,全军后转——跳江!”到了此刻,汉军统一天下是必然的结果,林宁能做的就是赌一把,只希望老天爷不要玩他。
  命令下去了,楚军将士却惊疑不定,跳江还不如杀个痛快再死,斗志再低迷这点血性还是有的。林宁早有预料,所以他准备以身作则,为免虞姬看到项羽战死抹脖子来一出乌江版霸王别姬,他和龙且一左一右把虞姬箍得死死的,不顾虞姬恸哭,三人一起跳进了乌江。楚军将士这才犹犹豫豫地跟着往前跳,四万大军集体跳江非常壮观,期间也有不想跳而返身杀敌的,场面一度混乱。
  最后一个守在乌江边的是项庄,他握着手中的刀几次想转身,又记起项羽的话,长叹一声,终于跟着跳了乌江。就在他跳江的一刻,留在岸上的数千楚军已经剩不下五百人,桓楚被远远隔离,汉军冲上去把他剁成肉酱,项羽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力救援。
  楚霸王带着最后的楚军退到乌江边,与汉军对峙,见汉军骑将中有一人面熟,项羽指着他道:“你不就是我的故人吕马童吗?”
  吕马童不敢正视项羽,实际上他现在双腿直打哆嗦,就背对着楚霸王对汉将王翳说:“此人便是项羽。”
  项羽哈哈大笑,霸王枪深插于地,缓缓拔出佩剑,朗声道:“吕马童,你我是同乡故友,听说汉王以千金悬赏我头,我就送你个顺水人情,你拿我的人头去领赏吧。”
  汉军见西楚霸王威风凛凛,气壮山河,不敢上前。
  项羽横剑在颈,左手揪住自己的头发,乌江之水咆哮如雷,天地为之肃杀,为之悲壮。盖世霸王一手执剑,一手提着自己的头颅,屹立不倒;失去头颅的脖颈喷出万丈热血,流入乌江,掀起狂澜。
  剩下的五百楚军有的跟着自刎,有的向汉军大阵发起自杀式冲锋,纵然被俘也至死骂不绝口,竟然没有一个人投降乞命。
  数员汉将跃众而出,将如铁塔永铸的楚霸王乱刃分尸,王翳拿下项王的头,郎中骑将杨喜、骑司马吕马童、郎中吕胜、杨武各争得一个肢体,五人到一块把肢体拼合,正好都对。因此,汉王刘邦把项羽的土地分成五块:封吕马童为中水侯,封王翳为杜衍侯,封杨喜为赤泉侯,封杨武为吴防侯,封吕胜为涅阳侯。
  天下统一了,战争终于结束了,人民可以休养生息了。只是,诸侯王的权力还没有收回,北方的匈奴强势崛起,新生的大汉帝国不论内外,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那奔流不息的乌江之水,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落幕,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开始。
  注:虞子期为演义人物,历史上无此人,以后的故事也以《三国演义》为蓝本,若有偏差,皆为剧情需要。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