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遥控大明>>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雪夜异象

  今年的天气实在反常,直到腊月二十三这天才见到第一场雪。午时刚过就落下如同粗盐一般的雪粒子,片刻之间就成了翻翻滚滚的大片雪团,天地间一片苍茫。
  仿佛要把憋了整年的雪一次下完,直到了入夜时分,粘连成片的雪花还在簌簌的落着。
  十八岁的李乙丑在拎着两包草药,在这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回到家中。
  在房门推开的一瞬间,狂风席卷着雪片子呼呼的灌进屋子,赶紧把黑乎乎的毡帘放下,熟练的支架起灶炉生火煎药。
  因为老爹的咳病最是畏寒怕冷,注定每个冬天都是难熬的季节,尤其是在下雪的时候,就会咳的喘不过气来。听着老爹那剧烈的咳嗽声,李乙丑毫不犹豫的把自己身上那件棉袄送进了当铺,换回来两幅草药。趁着老爹还在里屋休息,赶紧把那张当票塞进抽屉当中。
  里屋的老爹听到了动静,颤颤巍巍的走出来,看到只穿了件子夹衣的李乙丑,又看了看他手边的那两包药,早已经心中雪亮,忍不住的抱怨起来:“我这咳血的毛病由来已久,想来也活不了几天,买药也是徒劳。只是苦了我儿,这冷天时候的,把唯一的棉袄当了,可怎么过冬?”
  虽然已经冻的全身发抖,还是故意做出一副“一点都不冷”的样子,笑着对老爹说道:“我这么年轻,火气最是旺盛,也不需棉袄的。爹爹宽坐片刻,药很快就煎好。”
  旺盛的炉火映红了李乙丑的脸颊,砂锅里水汽蒸腾,药材上下翻滚,水渐渐的沸了。
  李老爹佝偻着腰身蹲在火炉旁边,看着忙忙碌碌的李乙丑,又是一声长叹:“哎,我已经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生老病死早已经看得通透。当年咱家光景还好的时候,我也算是享尽荣华富贵,便是死了也能闭眼。只是苦了你呀……”
  老爹无奈的叹息让李乙丑不禁回想起遥远的童年记忆:现在的李乙丑虽然家徒四壁,以前却是声名显赫的官宦之门。
  在李乙丑小时候,家里极是风光极是富贵。老爹曾经做过一任本地的盐大使,扬州本就是流金淌银的繁华之地,盐大使这个不高的官职却是实打实的肥缺,无数富可敌国的盐商竞相巴结。又因为走了九千岁魏忠贤的门路,贪墨、侵占之类的事情做的肆无忌惮,不几年就赚下了万贯家财。可惜好景不长,新皇刚一登基就把气焰滔天的魏忠贤给拿下了。作为“阉党”中的一员,老爹也受到牵连被缉捕下狱,散尽家财上下打典才总算是保住了一条老命。
  从此以后,繁花似锦般的李家就迅速破败下来,因为在狱中受尽严刑拷打,老爹落下了咳血的毛病。
  前几年还能依靠隐匿下来的浮财勉强度日,这几年却愈发的恓惶起来。好在李乙丑渐渐长大成人,可以四处去打些短工挣来米粮,老爹才不至于冻饿而死。
  童年时代的富贵生活早已变成迷糊的记忆,李乙丑耐心的用文火慢慢煎熬着砂锅中的药汁,待到把三碗水熬成一碗水之后,倒进黑瓷碗中捧到老爹面前:“莫在想那些从前的富贵,爹爹先把药服了,留下个好身板才是正经。”
  老爹端起药碗凑到唇边吹了吹,却又放下,满是慈爱的看着李乙丑:“甚么富贵荣华,甚么家财万贯,我早就看透了,便是这病怏怏的皮囊也不值得留恋。我总是想着早点死了好,免得再拖累我儿,直到如今也没有定下亲事,哎……”
  “爹爹你又说这些没有油盐的话,咱们嫡血至亲,说什么拖累不拖累?只要爹爹的身子能够好起来,我便心满意足了。”
  “甲子乙丑海中金,丙寅丁卯炉中火,你是乙丑年出生,注定是金命。生辰八字全都是金,所以给你取了个全金的表字。原指望你这一辈子能够多金银富贵,想不到却是如此的穷困潦倒。”又是一声长叹之后,老爹做出个无奈的苦笑:“我前半生也曾做过许多恶事,老来穷困饥寒想必也是上天给的报应,好在我儿至孝,也足为慰此生了。只是让我儿跟着一起受苦,心中总是有些不甘……”
  “爹爹,今日遇到后街的张三哥,他说衙门里缺几个巡河的小卒,要我去试试,虽说没有几个饷钱,终究能混个衣食周全……”
  后街的张三哥是河道衙门的公差,和李乙丑素来交好。衙门里需要人手,第一个就想到了李乙丑。
  做个巡河卒本是不错的营生,老爹却不同意。
  眯缝起一双昏花的老眼,倾听着窗外的狂风暴雪之声,老爹说道:“西北闯贼已成了气候,东北建奴越剿越剿不得,朝堂之上众臣倾轧。太和殿上的万岁爷刚一登基就拿下了九千岁,看起来好像是个有作为的明君,这十几年却愈发的操切了。我看这大明朝的江山是收拾不起来了,说不准哪天就会熄火塌架,还是别去做甚的小卒子了。”
  老爹虽只做过小吏,眼光却很深远,早就看出内忧外患的大明朝已经摇摇欲坠。一旦天下有变,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些小兵小卒。虽说眼下的日子实在窘迫,也不想李乙丑去做巡河的小卒。
  眼下的大明朝已经是边患频仍烽火处处,确实有点不太安稳的样子。李乙丑素来不关心那些国家大事,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多赚几个铜板补贴家用。既然老爹不愿意他去做巡河的小卒,那就不做好了。
  年关将近,抓紧时间再做几天短工,赚点米粮钱,好歹把这个年过了再想其他吧。
  喝完了浓浓的药汁,老爹艰难的站起身子,指着墙角的锅灶说道:“晌午的时候隔壁王四嫂给了两块黄米糕,我一直给你煨着,先吃了垫垫肚皮……”
  从灶堆里扒出那两块黄米糕,撕下沾满了灶灰的表皮,露出里边黄澄澄的颜色,散发出又香又糯的香味。
  “爹爹你先吃一块!”
  “我不饿。”说完这句话之后,老爹就拄着拐杖回到里屋:“肚子里一点食都没有怎么熬的过这漫漫冬夜?你全都吃了吧。”
  对于饥肠辘辘的李乙丑而言,两块米糕的香气就是不可拒绝的诱惑,却不敢一口气吃下肚子,而是拿出一块米糕掰碎了放进锅中,又添了点水熬成满满的两大碗稀粥,就着杂合面的窝窝头吃下肚子。
  正准备把最后的那块黄米糕放进食篮中当作明天的口粮,忽然想起今天是腊月二十三,祭灶的日子。
  腊月二十三祭灶,乃是流传了千年的习俗。每到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摆出最好的吃食给灶神爷爷上供,希望他可以保佑阖家平安喜乐。
  蜜枣、甜糕是绝对不能少的贡品,有钱人家还会摆上三牲贡品五色杂粮等物。只是李乙丑家中实在太穷,米缸都已经见底了,自然拿不出像样的贡品。好在还有一块黄米糕,也可以勉强凑合一下了。
  灶台旁“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的神像早已经烟熏火燎的看不出本来面目,只有两旁“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的小小条幅还隐约可辨。
  既没有香烟也没有火烛,只有一块吃剩下的黄米糕作为贡品,李乙丑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喃喃的念叨着:“灶神爷爷见谅,我家实在是太穷了,置办不起香火贡品,还有块黄米糕您先凑合着将就一下吧。今晨本就应该给灶神爷爷上供的,实在是没有时间,耽误到了现在,灶神爷爷定然可以体谅我李乙丑的苦衷。等到来年我赚了银钱,定给灶神爷爷上枣花蜜糕大贡……”
  对于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李乙丑素来就是抱着“可信可不信”的态度,祭灶也仅仅只是看做是一种传统而已,所以他的祷告并不虔诚。作为贡品的黄米糕也仅仅只是这个仪式的道具而已,难道灶神爷爷还会真的吃了这块黄米糕不成?
  草草的做完了祭灶的事情,把那块黄米糕收拾进食篮当中,留到明日再吃。正准备转过身子去睡觉,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声响。
  在这个寂然无声那个大雪夜,不大的声响也可以听的清清楚楚,稍一分辨,就发觉悉悉索索的声音是从神龛下条案中的抽屉里传出来的。
  难道是有老鼠钻进了抽屉里?极有可能。
  家里的房子年久失修,早已经四处冒风八方是洞,随处都可能有老鼠钻进来。这作死的老鼠钻到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要钻进抽屉里边,真是活腻了!
  悉悉索索的声音继续响着,顺手抄起灶间的一根短棒,高高举过头顶,屏气凝神的高抬腿轻落足,慢慢的靠近抽屉。
  猛然打开抽屉,正准备一棒打死作祟的老鼠之时,李乙丑却呆住了。
  因为抽屉里有一只手。
  那是一只活动的手掌。
  昏暗的油灯照耀之下,那只手掌正在抽屉里摸索着!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男人四十
如果不是心血来潮的亲子鉴定,方浩一直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妻子是江东市第一美女,还有一对龙凤胎,有车有房,他还是人民医院住院医生。 然而,亲子鉴定书上,妻子的双胞胎竟然有两个父亲,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其他男人。
月下火
现代都市连载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连载
九界仙尊
他曾是仙门弃徒,遭人陷害,千年后重生醒来,凭不灭神魂,盖世神功,令八方风云乱,夺天地造化,掌生死之权,叱咤九境,昔日诸神为惧。
神出古异
武侠仙侠完结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仕途风光
一个艺术类院校国画专业毕业的大学生,经历了数次考试才艰难地考上了新区的教师岗位,在学校里,他从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大学生逐渐成长,在一次车祸之后,脑子忽然开窍,被五百年前徐文长的一缕精魂附身,开始了一段惊心动魄、运筹帷幄的成长之路,一步一步,位及巅峰。
大老虎不吃肉
都市其他完结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