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龙婿战神>>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巅峰归来!

  八月底燥热依旧,热浪翻滚,将整个青州好似架在了火焰上。
  千里之外,与之相对的华国北境却是白雪皑皑,寒冰料峭,鹅毛大雪更是染白了将士们的须发,数万军人顶着寒风,身姿挺拔,眸光里带着羡慕、激动、敬佩,齐齐地望着国旗下的年轻人。
  红旗之下,那人身材挺拔,面容刚毅,眸子却穿过层层雪山,望向了青州的方向。
  “五年从军,三年不入门,是该回去了。”
  “冯芷兰。”
  半生戎马,他心中有愧!
  ……
  京郊,凌晨时分,一架直升飞机,准确地落在一户四合院的房顶上,几个士兵迅速地铺好链梯,看着纪泽一步步地从机舱内走到小院里。
  “龙王!”
  最后收起链梯的士兵有些哽咽地地望着纪泽恋恋不舍。
  荣誉之巅。
  功成身退,纪泽的胸.前还佩戴着华国的至高无上的国之勋章,国徽之上一把交战的利剑斜斜地插在一起,像是一个挑起的姿态。
  这是特殊的定制的。
  放眼整个华国,拥有者寥寥无几。
  纪泽这一枚更是不同于其他,这才是累累白骨上得来,有敌人的,有生死战友的,来得更为沉重有分量,更是他五年的时光里用命,用真枪实弹,用足智多谋换来的。
  从无名小卒到赫赫有名,就连华国最强的佣兵军队都是他一手创办起来的,参与的维和任务更是多不胜数。
  传言他所到之处,恶寇无处可逃,必取灭亡!
  士兵们敬畏他,敌人害怕他,以至于许多人知道华国边境上的赫赫有名的军少,却不知其名。
  纪泽闭了闭眼睛,小院的灯被人打开。
  岣嵝着身子的老者,眼底含激动之色,“少爷,您终于回来了?”
  “忠伯!“纪泽转过身,面容上原本锋利的光芒顷刻内敛,目光柔软地望向了这唯一跟自己从家族里出来的老者。
  “不辛苦,不辛苦。”忠伯连连摆手,抬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您这么出色,老爷在天之灵肯定会很高兴的。”
  五年前南燕医药世家纪家,发生重大变故,一时家族崩散,损失惨重。
  上一任家主纪泽的爷爷也因为气火攻心,骤然长逝,那个时候的纪泽还小,羽翼未丰,很快便惨遭陷害,被逐出家门。
  从世家的继承人沦为笑柄,人人可欺。
  这其中的艰辛自然难以启齿。
  好在少爷他遇见了贵人,忠伯替纪泽暗暗庆幸,却不忘提醒,“少爷,冯老去了。他老人家临终前还来打听过您。”
  “什么时候的事?”纪泽心中一惊,眼底掩饰不住的悲伤。
  若非冯老暗中将他从南燕接到了青州,又将他送入军中,恐怕他如今就是个废人了。
  就连他的妻子也是冯老不计他身份,以报恩的缘由将最宠爱的孙女冯芷兰许配了给了他。
  这些年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他是彻底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没想到这一走三年,回来听到的竟是他老人家去世的消息,纪泽悲从心来,“忠伯,帮我打听一下冯家现在的情况。”
  “好。”忠伯应下,他年岁渐老,做事也有些力不从心,这点小事却还能料理。
  心绪久久不平,纪泽点燃了一支烟,转身回到沙发上,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很快电话那端响起一道激动的声音,“军少,什么吩咐?是不是又有任务了?”
  纪泽一默,有些沉重地道,“破军,替我给冯家准备一份厚礼,我要去祭拜一位重要的故人。”
  三日之后,冯家
  回归生活的纪泽,褪.去了一身戎装。
  他穿着一身旧迷彩服进入了冯家,时隔三年,看着熟悉的环境,心底不断翻滚着异样的情绪,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突破喉咙溢了出来。
  搅得他心里涩涩的。
  五年前的重生,三年前迎娶妻子冯芷兰,今天是他第三次踏入冯家。
  他纪泽自问对住了边境,对住了国家,问心无愧,却无法面对自己的妻子冯芷兰。
  此刻,冯家的大厅内却是欢声笑语,连纪泽到了门口都没有发现。
  纪泽看着他们簇拥着一个年轻的男子,家主冯金阳更是一脸谄媚,“阎少,听说贵集团最近在开发东城御湖,不知道我们冯家有没有什么能效劳的?”
  “不错,今天我们不谈正事说点私事。”阎宝坤心不在焉,视线却不断地往冯芷兰的方向扫,眉宇间的贪婪显露无疑。
  冯家这样的小家族,若非冯芷兰姿色出众,他才懒得上门。
  明目张胆的目光,引得全屋的视线都落在冯芷兰身上。
  冯芷兰心头一惊,这个*子早先就曾骚扰过她,不止一次要她和纪泽解除婚约,嫁给他。今天又突然上门准没好事。
  虽然像他们这样的世家女孩婚姻都做的不主,就如同三年前爷爷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将她嫁给了纪泽。
  后来纪泽失踪,她求爷爷给她婚约自由,可每一次爷爷都以死相逼,临死还在求她不要怪纪泽。
  而那人到爷爷下葬都不肯露个面。
  即便如此,真要她在纪泽与阎宝坤之间做个选择,她宁愿选择纪泽,也不愿意选择阎宝坤这样一个花名在外的无耻渣男。
  三年前不说,现在她必须要争一争。
  “大伯!我……”冯芷兰忽得站起身来,美眸内泪水涌动,看得纪泽心头就是一阵酸楚。
  他蹙着眉,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冯金阳,就见他老神常在地道,“你急什么?没看见阎少在和我谈正事吗?”
  “芷兰不要着急,我有份重礼要送给伯父。”阎宝坤也笑着搭腔,望着冯芷兰的目光里贪婪尽显,这个臭娘们真是不识抬举,三番五次地拒绝他。
  就凭他堂堂的阎氏集团公子爷的身份,多少女人趋之如骛。
  一个没人要的破鞋,她有什么资格拒绝他?
  他阎宝坤还不信这个邪了,眼底闪过轻蔑,就见他拍手说道,“小侄听说伯父对古玩很有研究,偶然得了一个鸡缸杯想送给伯父,不知道能不能入冯家主的眼。”
  “哦?”冯金阳眼睛就是一亮,“这,不是绝迹了吗?”
  “不错这东西传说价值连城,怎么也得几百万吧。”
  阎宝坤的声音里带着自得,冯家的人却是沸腾了。
  传说华国瓷器收藏家梦寐以求的东西,这若是真要出去拍卖,恐怕价值不菲。
  冯金阳有些激动,捧着匣子的手微微颤抖,眼睛几乎贴在这上面。
  这可是阎氏集团的公子爷送来的。
  不远处,纪泽依靠着门边淡淡往里面瞥了一眼,心中冷笑,区区一个假货就让冯金阳这样失态。
  倒不是纪泽在古董上眼光多么独到,主要是这鸡缸杯如今只有在华国博物馆才有,若非他立下赫赫战功。
  知道老爷子生前最喜欢古瓷这种东西,就让破军准备了一份厚礼,以慰他的在天之灵。
  也算是偿还老爷子的照顾之情,好巧不巧同阎宝坤竟然选择了同一种东西——鸡缸杯。
  纪泽讽刺的一笑,却懒得拆穿他,毕竟真相大白是早晚的事情。
  “这,这也太贵重了吧,阎少?不行,不行,我不能收。”冯金阳捧着盒子的手不停地颤抖。
  “冯家主也太客气了,况且它不仅仅是一份礼物。”见众人望着他,阎宝坤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它更是一份聘礼,我对芷兰姑娘一见钟情。还望伯父成全。”
  “这?”冯金阳有些犹豫。
  “我调查过,那纪泽大婚当日逃婚。三年了,他们连面都没见过一次,这算什么夫妻。这种人哪怕是活着,也配不上芷兰姑娘。”
  “冯家主,如今冯氏企业困难,名声也不好。倘若你解除了芷兰姑娘的婚约,我愿意娶她,到时候冯家何愁不东山再起。如果你们同意了,这件藏品,也会成为你们的传家之物。“
  不愧是阎氏集团的公子爷,狡猾无比,循循善诱。
  冯金阳却感激零涕,连连道,“好,好,阎少爷可真是我们冯家的大恩人呀。”
  纪泽在一旁听得是火冒三丈,脸上也涌出了一丝怒意。无论如何,冯芷兰现在都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三言两语就被人给夺走了,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更可气的他还明知道那个是仿货。
  饶是怒火中烧,纪泽还是人忍住了,三年来他杳无音信,哪个女人能够受得了。纵使他是执行特殊任务情有可原,可是哪个女人能接受大婚当日就被丈夫抛弃。
  沦为笑柄的感觉,纪泽太熟悉了。
  他的内心有些忐忑,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冯芷兰的愧疚。
  “你是不是早就等着这样一个机会了?”
  纪泽哂然一笑,就听一道清丽的女声响起,“大伯,我不能和阎少成婚,我已经嫁人了。”
  急切的拒绝的声音,倒是出乎纪泽的意料。
  不过冯金阳却不干了,骂道,“你那算什么结婚?三年前他纪泽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婚宴进行到一半不声不响一走了之,让我们冯家在青州丢尽了脸,你现在还挂着他做什么?”
  “当年是谁在书房求你爷爷不要嫁给纪泽了?老爷子顾全冯家脸面不为你做主,大伯可是为你好。”
  “现在纪泽生死不明,阎少爷又不嫌弃你,肯娶你为妻,你还有什么不满?等纪泽回来吗?都这个时候了,他人呢?人在哪?说不定早就死了!”
  冯金阳越说越气愤,显然是对纪泽无故失踪连累冯家之事耿耿于怀。
  “现在你爷爷死了,我是冯家家主,阎少一表人才,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今日.你是说嫁也是嫁不嫁也是嫁。别再说什么等纪泽回来的鬼话糊弄我。”
  见冯金阳心意已决,冯芷兰慌忙地看向旁边一个中年男人,“爸,您帮我劝劝大伯。”
  “大哥!”冯金水有些犹豫。
  “三弟我这可是为你女儿好,嫁给阎少这样的金龟婿是她几辈子的福气?难不成还想着纪泽那个混小子?三年没有消息,说不定早死了,莫非你想让你女儿守活寡?”
  “你今天不是说自己的厂子出问题了吗?现在阎少在这里,你想要厂子起死回生还不是小事吗?”
  “总之你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否则沦落街头就怪不得别人!”
  软硬兼攻,冯金阳将冯金水拿捏地死死的。
  眼看着冯金水灰败下来的面孔,冯芷兰顿时有些着急,“爸!”
  “芷兰,你大伯说得有道理,厂子要是倒闭了咱们不全得喝西北风去?你就,你就听你大伯的话吧。”
  冯芷兰自然知道他说的不假,可还是不甘心地道,“爸,厂子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求求您。”
  “你解决?你一个毛丫头要有这本事,你爸会来这里求我?”冯金阳根本不给冯金水开口的机会。
  堂哥冯杰也跟着说,“小兰,我爸这可是为你们好。你就别硬撑着了。”
  一时冯家众人七嘴八舌,全都开始劝冯芷兰。
  冯家是个小家族,能和阎氏联姻,好处肯定不少,就是冯芷兰自家的事情也能解决,一时之间连至亲都站在了对立面。
  “三年了,当年你们逼我,现在还要逼我吗?”冯芷兰摇摇头,不可置信地望着那些不断游说的人,如坠冰窖。
  泪水更是顺着面颊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绝望、无力、连最亲的父亲都默许了,还有谁能帮她?
  那个名义上的丈夫?
  想到那人的音容笑貌,冯芷兰有片刻的恍惚,那人虽然不辞而别,可人却还不错。
  可下一瞬,心中却越发凄凉。
  三年了,生死不明,她却在这个时候将希望寄托在那个突然消失了三年的人身上。
  ”我不要!”冯芷兰说完就要夺门而出。
  见她这样,冯金阳生气地道,“好话歹话都给你说了,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冯杰、冯琦,把这个小贱人给我绑起来。我看谁敢不同意!”
  他一声令下,眼看着就要促成冯芷兰与阎宝坤之事就,忽然听一声冷喝,“我不同意!”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大叔你好坏
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对她颐指气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剥,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
顾汐
现代言情完结
假面娇妻
结婚纪念日妻子晚归,李泽发现了妻子身上的异常。而当李泽确定妻子不仅在上班期间洗过澡,而且身上还少了某样东西时,李泽意识到妻子可能已经出轨……
小九
现代都市完结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战龙”老大隐退当司机,本想享受太平生活,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女总裁、女老师、女警察、女秘书……美女虽然养眼,数量太多全是麻烦。
黑夜不寂寞
现代都市连载
逍遥兵王
洛天,华夏神秘军事部门的最强利刃,,针对国内国际敌对势力进行了恐怖的打击,,偶然一次意外,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为了照顾好兄弟的亲人,他一个人来到了东昌市。谁知道兄弟的女人竟是夜总会的风情大美女,随后在一场地下势力的争斗当中,容姐被辱,洛天一怒为红颜……
暗夜行走
现代都市连载
不负青春
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少年来说,城市意味着什么?理想,财富,或者……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