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博弈:伪钞风云》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嬉笑荒唐

  皇甫剑心里是好不得意,切!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到时候十来只家伙事连保险都不用开,黑黝黝的往前一字排开,数遍这淮安城,谁还不是乖乖就范啊!
  一声冗长而又满足的饱嗝混着食物和烟酒的熏臭味喷涌而出,皇甫剑接过跟班小金子递来的茶碗,咕咕隆隆的一大口,就势吐在小金子的裤腿上,小金子不敢丝毫躲闪,更不会稍皱眉头,这份懂事和听话,是皇甫剑一拳一脚悉心栽培而来。
  皇甫剑站直了身子,肚肠中鸡鸭鱼蛋一阵翻滚,他顿了顿,拖着矮胖的身体就向后院茅厕走去,小金子赶忙三两步跟上,几卷干净柔软的卫生纸早就备好,恭敬地候立在门口。
  刚蹲下就是一阵翻江倒海,皇甫剑正舒服着呢,突然不知什么事物从后墙丢了进来,一阵火药味弥漫开来,皇甫剑下意识往后一瞧,一支手雷模样的事物丢在粪坑上,眼看就要烧着炸开了,心道一声不好,一声怒骂只发了半截就被掐住,裤子也来不及提上,赶紧向门边逃窜,可刚要直起身子,一根粗粝的毛竹捅进来,正中他笔挺的肚腹,皇甫剑一屁股就坐在自己的秽物上,屎尿糊满半个身子,紧紧地黏在他的养尊处优的大白屁股上,“嘭”的一声炸响,屎尿不均匀的喷溅而出,皇甫剑那油光水滑的头发上都粘黏了许多,顺着脖颈一点点往下滑,想他这二十多年哪里受过这委屈,一时间呆住了,好半会儿才哀嚎:“人都死光了嘛!快抓人,快把人抓住!赶紧的将我扶起来!”
  前厅的一众人听着动静不明所以,赶忙带上武器齐溜溜的往后堂奔来,门口,小金子昏倒在地,众人大惊赶紧拨开厕所门帘——皆是面面相觑,只见不可一世的皇甫大少光溜着大半个身子伏在厕所坑道中间,身上臭气冲天,满脸怒容,汗水滴溜溜往下窜,心中焦躁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却糊了一脑门黄糊糊的玩意,想要站起,可两边地上滑溜,一用劲又摔倒了,半天爬不起身子。
  “看什么看!赶紧把我扶起来!”
  大家半是忍俊半是滑稽,平时称兄道弟推杯换盏,平时都争着往上凑,可这场面,忍着恶心可心里也直犯冲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上前。
  皇甫剑又气又急,可这时候也不便发作:“我赏三十个大洋!”
  不知是谁先看到那地下的毛竹,赶紧拾起来,将一头伸向皇甫剑,陪着笑示意,皇甫剑看了这竹子更是火冒三丈,可又毫无办法,只好扶住这一头想要站起来,谁知道毛竹上抹过桐油,光滑的很,一个不小心又栽倒在地,屁股和屎尿接触时响亮的“啪”声在这不大的空间分外清晰。
  店内的堂倌赶到了,在大洋和枪支的威逼利诱下,用围裙包裹着手勉强忍住恶心将皇甫剑拉了上来,小心照顾着他把身上衣服扔了,用天井水简单冲洗,又找了一身旧衣服,在一众人的护持下,皇甫剑灰溜溜的跑了。
  消息不胫而走,不日满城皆知!
  “我出五百个大洋,给我查!给我查!把全城底朝天也要揪出来,今天这事到底是谁干的!”
  “痛快,真他娘的痛快啊!”气喘吁吁奔逃了半条街,宋耀辉才站定身子,兴奋地直搓着自己的手,是啊!这淮安城里,敢给皇甫剑如此奇耻大辱的,还真就他独一个了!宋耀辉跑还真不是怕了皇甫家,就算是被逮住了,过不了几天也要乖乖放人,宋家是他们能随便得罪的嘛?全省上下,丝绸、粮食、洋货、机器哪一样不是宋家一家独大,要是老爷子不高兴了,将总号关上几天,那全省的货物流通都会有不小的影响,所以各地的那些师长、旅人,省里面的官员、议员,谁不买宋家三分面子,过去自己闯下的祸到最后也都是老爷子擦的屁股,怕倒是不怕,可就是烦!老爷子还真是个读书人,每次对自己不打不骂,却能唠唠叨叨好几个时辰,而且见面就喝令自己在一旁仔细听,还不准回嘴,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这份耐性!
  宋国生最得意的东西,除了老来得子,就是现在住的这个宅子。
  往前数一百年,就算是家族里贩盐卖粮发了大财的先辈,也不可能住上这样的地方。门口两对吞天石狮子,鬃毛栩栩如生,历经数百年依然透着威严,显然是最顶尖的石工手艺,鬃毛的数量按老辈人的话,至少是个亲王或者二品大员的仪仗,南方的狮子大多玲珑,可门口这一对雕工粗犷,神态气度大气雄伟,明显前面这个主子既富且贵。进了门,影壁刻的是一幅松鹤延年的图案,宋国生也去过不少朋友的院落,自认为还是家里这个最为生动,有明白人告诉他,这是前朝造园名家的手艺,内宅的三进三出、园中有园、池水环抱、竹菊点缀,就冲这些,这宅子就值方家亏欠自己那15000现大洋!
  方家!切,痛快!两家明争暗斗几十年,打架斗殴伤人折财的账已经算不清了,阴招损招明枪暗箭从自己接手家族生意就接连不断,到最后总算是在丝绸买卖上一决胜负,要不是自己大度买了这个宅子让方家解决之前亏空,他们怕是连灰溜溜离开的资格都没有,作为最后的胜利者,这份得意也算是理所应当!
  可这儿子,说到这个儿子,还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好几天没见着人了,真是不闯祸就绝不回家的小祖宗!
  前年的时候,这小子竟然偷偷模仿自己的字迹,把调运给省城的军粮改换道路,半路上还做主让沿线的灾民直接分了,宋国生当时是一头冷汗,军粮啊,早就计划好的份额,要是到期没有到位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便宜自己多用了足足六成的价格紧急从邻省凑齐,这边又托关系延缓了半个月时间,这才算逢凶化吉,这混小子倒是潇洒,在外面躲了四个多月,直到老母亲想孙子想的不行的时候,还要自己去低头,好说歹说劝回来,到家了昂着头往你面前一站,倒像是你的不是,你说这事情!…
  再想想去年,那更是心惊肉跳,一位成名已久的军阀头子,相中了自己的家族,主动上门表达了结亲的意愿,同时希望能亲眼见见自己儿子,实在没招把这小子哄骗过去,他知道原委也不吵不闹,了解这位一方霸主种种恶行,当时就热血沸腾,回来公开署名在上海一家很有名望的报纸上对这位大帅口诛笔伐,好家伙!这门亲事你不认也就算了,你不愿意,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个火坑,走个过场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就算了,现在这可如何收场啊!
  要说也是这位大帅时运到头了,自己家族也幸得前人庇佑,这位大帅刚准备有所动作,就遇到他的主子开战争夺地盘,征召他冲锋陷阵,几个月后传来消息,说是他的那一方兵败如山倒,没了人枪的他自此销声匿迹,他的府邸地盘也换了一位新的大帅全盘接手,这时候,宋国生才把送到上海的宝贝儿子安生接回!
  唉!你小子就不能稍微懂点事嘛!
  懂事!可笑!如今这世道,可真叫人看不懂!
  拳头是道理、裙带是道理、金钱是道理!唯独这道理就不是道理了!这他娘的还有天理嘛!那老家伙!咳咳,这对父亲的称呼全无亵渎的意思,甚至还带有几分明显的亲近,最起码他算是自己见着的最良心的生意人!开仓放粮的事情,他虽然恼怒,但私底下自己竟然听到父亲说起这件事还带着戏谑,玩笑说要是早二十年,他也没准要这么干!再说说这货币,开始时候一枚铜元就是一枚铜元,至多在上面印刻上当五、当十,也尚且在民众忍受范围之内。后来各地军阀混战,经费、物资、粮草筹措、饷银发放样样困难,样样都需要钱,就开始比赛似的铸造当二十、当五十、当一百甚至当五百,这不胡闹嘛!钱币的购买力越来越低,有些恶心的商家一两年不肯涨工人一点点薪水,工人吃辛受苦、日晒雨淋,开始每周能沾点肉腥;后来一年见不到一点肉;再往后杂碎米星子混着米糠煮上满满一大锅糊弄自己肚皮玩;人连自己都能委屈了,活着还有什么盼头!
  父亲尝试过涨些工钱,但要不成本核算太高,要不涨薪水的速度还赶不上物价贬值,到最后,索性只发一半工钱,让工人日常用度,另一半全部折算成米粮到下面分号领取,逢年节或是冬夏最为辛苦的日子,还杀猪宰羊,分发给底下人。
  就冲这一点,自己服气这个老家伙!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