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大宋混世魔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 第一章 洞房惊魂

  好汉无好妻,赖汉娶花枝。古话说的一点没有错。
  五丈河,自西向东,绵延远去。河畔有一处村庄,正热闹非凡。村口人声嘈杂,锣鼓喧闹,惊得鸟雀高飞,鸡鸭乱跑。
  一辆辆马车披红挂绿,望不到头尾。车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箱子,鎏着金边镗着银线,阳光下明晃晃的刺眼。一群青衣小帽的仆从赶着车马,推搡喝骂着着看热闹的人群,趾高气昂的进了村庄。
  这是大宋治下的吴家庄,里正姓吴,吴存。吴家累世在五丈河边吴家庄生活,积攒了不薄的身家,只是到了吴存这一代,不知道是坏事做的太多,还是善事做的太少,吴家人丁突然就不旺了。
  吴存本就是独苗,如今年过四十,子嗣上还是艰难。虽然妻妾成群,但是到如今,还只得一子,吴亮。
  自小,吴亮就是吴家的宝贝疙瘩,要星星不给月亮,要上房揭瓦,就有人赶紧递上梯子,自来说一不二。
  这吴亮也真是说一不二,因为他只会数到一,如果能再多数一个数,或者能自己把流到胸前的口水擦掉,那都能让他老爹高兴死。
  可惜,吴亮先天弱智,嘛事不懂只会吃。所以他老爹也就没高兴而死。
  可是这又能如何?家里有钱,田里有地,老爹又是村里的里正,要娶个儿媳妇,女方家里不够点层次的,吴存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今日就是吴亮大婚的日子。新媳妇不但貌美如花,更是大户人家出身。
  县城里面的任老爷,生意做的很大,半条街都是他家的产业。任家的姑娘,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要钱,那更不用提了。
  新媳妇是仁家的庶女,亲娘是任老爷不得宠的小妾。若非如此,哪能轮到吴亮这个傻货占便宜。
  新娘子任潇潇坐在花轿里,眉头皱的好像梨花未放,拧成一朵花苞,没有半点笑模样。
  纵然她是任家庶女,纵然再不受待见,爹不亲娘不爱的,那也不应该嫁给个傻子啊。
  想着未来的日子,任潇潇忍不住打个寒颤。这未来的夫婿,她早打听清楚过,若是吴亮能有七八岁孩子的头脑,也就死活不论的凑合凑合,可这夫婿连哼哼都不会哼哼一声,除了吃就是睡,连打狗骂鸡都不会。
  这和木头桩子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木头桩子呢,至少木头桩子不用人喂饭。
  任潇潇自小就是聪慧无比,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会了就精,远超姐妹兄弟。这本来让她很是骄傲,可没想到的,却是兄弟姐妹中最伶俐的自己,嫁到这样一户人家,嫁给这样一个夫婿。他连马都不能骑,连接亲都做不到,若非如此,怎么会丢人的自己家给送上门来。
  自定亲以后,任潇潇一哭二闹三上吊,可全没作用,最终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被梳洗打扮一番,送到了吴家庄。
  一路来到洞房,任潇潇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的花轿,迈进的大门。就好像失了魂魄一样。只觉得身边人来人往,去了一波来了一波,来了一波又去了一波。
  直到丫鬟小桃搀扶着坐下,又木偶一般的饮下合卺酒,她才恍惚发现,房间竟然安静了下来。
  任潇潇勉强抬眼四望。桌上一对红烛已经烧了大半,四周阴暗难明。自己的身影在身后的墙壁上刻下长长的一道,满头珠花仿佛是一根根利箭,插在头上,随着烛火的晃动,一点一点像要钻进头里。
  床上的新郎烂醉如泥,新郎官的吉服不知什么时候脱下,扔在床尾。一个一个的大红喜字,好像一张一张恶心的面孔,长着血红大嘴,放肆的嘲笑眼前的一切,又好像要吞噬夜色中的所有。
  “啊,啊,啊”
  新郎官突然歪过头,喊叫了几声。
  任潇潇吓的一下跳了起来,手心握得更紧。剪刀的坚硬和冰凉,从指尖一路传到心脏。这种感觉,绝望中带点解脱。死,有什么可怕?难道和这样的傻子过一辈子?那样说来,死亡,才是最美的结局。
  青春知慕少艾时起,任潇潇也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婿。那不说是连中三元,金榜题名的状元,也得是探花榜眼,再不济也得榜上有名。换个满身铜臭的商贾,就是再有钱,自己也看不上的。
  只有风流倜傥,才华出众,一表人才的大才子,才配的上自己这娇容美貌,玲珑身段,比干心窍的俊姑娘。满县城,谁不知道任家的任潇潇七娘子大名。说不定京城里都有人听说过呢。
  那河上一条条的大船,接人的送货的,都在韩城县经过,或是打尖或是住店。任潇潇十一二岁开始就帮着家里查账盘款,也算是在五丈河上薄有微名。
  那些南来北往的客人,最喜欢在酒馆茶楼,勾栏瓦巷谈天说地嚼舌根子,指不定他们在京城里面闲聊一嘴,说起五丈河韩城县任潇潇的大名,那也许就被状元公听到,没准状元公就胸口戴着大红花,双手捧着生辰八字,坐着大花船来娶自己。
  凡事皆有可能!这是任潇潇的宗旨。做人,不能放弃,有一丝希望,就要去拼。这也是在任家乌烟瘴气的斗争中逼出来的才能。可是如今,一切都没了,春花一样的落了,露珠一样的化了,太阳没了,月亮没了,连星星都没有半颗了。
  两支红烛,突然爆出一团火花。
  小桃连忙过去减掉一截灯芯。烛火才恢复了平稳。
  任潇潇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剪子是她早就准备好的。从迈出闺房那一刻,她就立下了死志!不过即使要死,也不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小七绝不做这样亏本的买卖!死一个,也得饶上一两个。
  爹娘无情,可是不能杀啊,毕竟他们生养了自己。那显然,陪死的必须是吴家人!若不是他们自不量力妄想高攀,自己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她早打听过了,吴亮是吴家独子,只要杀了他,吴家也就断后了。
  哼哼。
  一拍两散,一了百了!对一个存了死志的女子来说,这是绝对划得来的买卖!
  说干就干!
  新郎官躺在床上,四仰八叉,口水流了半个枕头,鼾声一波高过一波,宛如猪啃槽,听得人脑仁疼。
  每一声,都好似催命符,让新郎官一步一步迈进地狱;又好像安魂曲,让任潇潇略带惶恐的心逐渐平息。
  就冲着鼾声,也得宰了他!
  任潇潇随口吩咐小桃:“去看下窗门,锁紧了没有。”
  小桃忙不迭的点头跑开。
  七娘子的精明能干,她可是领教多少年了。若是她吩咐的事情办的有半点不妥当,那接下来可别想好日子。
  指使开小桃,任潇潇抬手把剪刀摆在胸前,躲过小桃的视线,稳稳的迈着碎步,不显山不露水的,宛如平日一样,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厌恶的望了一眼床上那个勉强算是人的东西,双手死死的握住了剪刀,果断的高高抬起。瞬时,一股快意涌上心头。
  只要使劲扎下去,这一切就都解脱了!
  这时,新郎官好像略有感觉。似乎冥冥中总有那么一丝天意,傻了十几年的吴亮,突然睁开了眼!
  却只见一抹亮光突然在吴亮眼前滑过,他恍惚中只觉得胸口一阵疼痛!
  血光迸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八荒剑神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无敌于世,夺天地之造化。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扫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云泪天雨
东方玄幻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