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控局>>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6章 引路人

  翌日,电脑液晶显示器上显示的倒计时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门突然“嘣”的一声巨响被撞开了,三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门口,肌肉的线条像终结者一样快要把黑色的吊带衫给撑破了,他们带着墨镜,面无表情。
  韩世年此时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摆放着一个玻璃水杯,里面的液体清澈如水。
  带头的大汗声音虽粗但说话却彬彬有礼:“你是韩先生吧,我们来接你参加比赛,你准备好了么?”
  韩世年礼貌的颔首示意:“当然,我准备好了。”说完,手臂轻轻一扫,手背把桌面上那杯液体打落了,液体洒了一地,突然间在场的所有人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按照原定的计划,石雪从门口走了进来,她用湿毛巾捂住嘴,走到三个倒地不起的大汗身旁,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针枪,里面有一个小型的信号发射器,她将信号发射机打进了彪形大汉的后背,一个不易察觉的地方,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昏睡不起的韩世年,然后退了出去。
  当三个大汉醒来的时候,韩世年正坐在他们中间,三个人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看了一眼时间并没有觉得不妥,再加上韩世年强有力的心理暗示,他对三个人说:“我们刚刚的聊天非常愉快,现在我们走吧?”
  那几个人也没有久留的意思,便带着韩世年一同下了楼,上了一辆黑色的依维柯轿车,上车后,一个大汉道了声歉,然后将一个黑布蒙在了韩世年的头上。
  此时一辆白色的轿车也紧随其后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轿车方向盘旁边放置着一块液晶屏幕,屏幕上一个红点正在街道地图上闪烁。
  石雪的车在韩世年出发时就一直紧随其后,上了高速跑了整整一个下午,到达码头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这是一处荒废的军港,已经见不到军舰的身影了,远处传来海鸥的鸣叫,眼前是一片片破败的鱼排,好像随时就要被台风吹倒一样,一艘钢铁运输船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眼前,快将半个码头填满了。
  船上的巨型探照灯照下地面,照的如同白天一样,石雪眯起眼睛才看到,有几个高大的人影带着一个年轻人上了船,那年轻人带着黑色的头罩被人领着,看来就是韩世年了。
  石雪若无其事的下了车,向着不远处刚刚回港的一个渔船走去,渔船上的船夫刚把船锚用力的扔了下来,然后在岸边捆好固定船舶的粗麻绳,用力打了一个结,他小臂粗壮有力,皮肤黝黑,看面相倒是个老实人,三十岁左右。
  他看了一眼站在岸上石雪,这个时间来岸边,还是一个二十岁左右城里姑娘,他的眼神中透出一种在看准备轻生跳海女孩的感觉,但是看气质又感觉不像,因为石雪虽然看上去不高兴,但也没有难过的样子。他看了看自己船上的虾,想了一会儿才问道:“大妹子,你来买虾?”
  石雪摇了摇头:“不买,我要吃虾。”
  那汉子眉头一皱:“吃?吃虾?我这里不是饭店啊。”
  石雪眉头微皱,就像一个人家说她不可爱的孩子一样问道:“让不让吃?”
  “让让让。”看着这个姑娘好像还有点不高兴了,这汉子也是寂寞,毕竟他一个大男人三十了也还没娶妻,村里的人都笑话他,先不说这姑娘什么来历,但看来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是坏人他这艘破船有什么可抢的,想到这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一个姑娘在那摆着,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他赶忙搬了块长木板准备放到岸边当个桥:“上来吧。”
  木板还没来得及放上,就试着船体微微一颤,船夫回过头可没把他吓死,石雪就站在他身后,这么长的距离都能跳过来,她是会轻功不成。
  船夫拂着胸口喘气道:“哎呀大妹子你可吓死我了,这么远你也敢跳。”
  石雪看了一眼岸边:“狗也能跳过来。”
  “…”
  没多久,铁板上的大虾烧红了,传来一阵阵海鲜的幽香,石雪搬了个马扎子就坐在渔夫对面,渔夫把烤好的虾放进一个盘子里递到石雪面前,心想这姑娘还真是有些古怪,也不怎么说话,就一个劲的望着远处的那艘大船看,但是怎么看,终归还是赏心悦目。
  船夫问:“大妹子你从上船就盯着那艘大船看,没见过那么大的船啊?”
  石雪不看了,转头望着渔夫说道:“喜欢船。”
  船夫爽朗的哈哈大笑道:“别看船了,快吃虾吧,凉了不好吃,你看这虾多新鲜,今天刚打回来的。”说完就动手拔了一个,放在石雪眼前的盘子里。
  石雪也没在乎是别人给她剥的,塞进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船家,那个船是哪里来的?”
  船夫回道:“嗨..你说那船啊,那船是个远洋货轮,去国外的,有些年头了。每年就出海那么一次,一出就好长时间,回来的时候就扔在岸边生锈。”
  石雪接着问:“可以上去看看么?”
  船夫有点惊讶的张了张嘴然后把手摇的像扇子一样:“不行不行,你都看到了,那是艘货船,用来出口黄金白银等贵重金属的,上面的人都有家伙,你看。”
  他伸手一指,便看到货轮甲板上一个不大的人影,手里握着步枪来回走动。
  “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他们的枪也是合法的,上次我这边一个伙计的狗跑到那边去了,他过去找,结果人家朝天鸣了一枪差点没把他吓死,最后狗也没找到。千万不能去,千万千万别过去。”
  本以为石雪这小姑娘能有多大反应,结果只见她把一只虾虾头一掰,然后用牙把虾肉咬出来把壳一扔随意的来了句:“狗都瞎跑。”
  石雪随意的用船上的破布擦了擦手,远处已经听到柴油机轰鸣的声音,放眼望去,钢铁巨轮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已经缓缓驶离码头了。
  “船家,我要出海。”
  “什么?”船家一惊,这是他才注意到船甲板的角落里放着一个黑色的包,差不多有半人多高,那包本来不在那里,一定是石雪带上来的,他瞬间想到了什么,吓得连连后退:“你..你是不是准备走私?”
  石雪摇了摇头。
  “不行,你不能留在这,我绝对不接这样的生意。”说着,船家又拿过那块木板准备放到岸上请石雪下船,但是他回过头的时候,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石雪坐在桌子前没有动,可手里却多了把手枪,她拿着枪轻轻的桌面上磕,在船夫听来,那就是敲击棺材板的声音。
  “我一定要出海,你也别问为什么,你是要跟我一起去,还是让这一顿饭变成你最后的虾餐,你自己选。”
  船夫最后也没敢违抗石雪的命令,这姑娘看着不大,可谁知到手里居然有枪,这次可真是倒霉,本来以为是个弱不禁风的软妹子,谁知道是个硬茬,别说是好心情了,能活着就不错了。
  他们的船熄了灯,悄悄的在大船后面跟着,不近不远,货船的目标很大,加之有光,并不容易跟丢,他们的船小,熄了灯之后在海面上就再无动静。石雪站在船头,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大船上的情景,船上的驾驶室里有三个人,应该是船长和大副,甲板上只有一个人,拿着枪警戒,她看着时间,三十分钟就会有人来换岗。
  船夫看着这个有点像特务的年轻女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开口问道:“姑娘..我们晚上出海,如果被海警巡逻队查到,我们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夜幕里的石雪转过身,漆黑的夜空里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听到她冷静的交代道:“如果遇到海警巡逻,你只需要说你是夜晚出海捕鱼的渔民,不需要过多解释,到时候他们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此时,一道强光从远处打到了船上,把石雪变成了一个剪影,渔夫吓得赶紧发动了引擎,远处喊声越来越大,一艘船驶了过来。
  “喂,那边的船干嘛的!”
  是海警区的船只,是艘不大的快艇,上面有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他们手里都有枪,其中一个打着高倍率的战术手电,船还没挺稳,海警一个箭步跳到了他的船上,这时候有一声不易发觉的落水声,声音小的就像是从船上扔下了一个酒瓶,不过这个细微的小节还是被灵敏的海警给捕捉到了。
  “还有谁在船上?你这船干什么的,这么晚了还在海上,为什么不开灯?”海警连连发问。
  渔夫赔笑道:“警官,我这就是艘普通渔船,这晚上是为了打渔才出海的,还没到引鱼的时候,所以关了灯光节省点开支,我们这都小本买卖,都是正经生意啊警官。”一面说着,一面偷偷的瞄着船上,但是已经没有了石雪的影子。
  “是么?”海警还是有些怀疑,他打了个手势,和他一起上船那几个警衔比他低的手下当机立断就开始在船上搜索起来,没有放过一个可疑的位子,像他们这样的海警大部分时间都会把力气花在缉私上,船上那些箱子都被打开了,里面除了一些还没开始用的新渔网,一点发现都没有。
  海警皱了皱眉头,然后喊了声:“收队。”就带人离开了。
  渔夫目送他们走了,坐在船上松了口气,掏出一副口袋里的信封,是刚刚那姑娘给他的,信封表面都被汗水浸透了,他打开瞅了两眼,干笑了两声,这信封里的钱,赶上他一个月的劳作了。
  石雪潜入了探照灯交错的阴影里,向着巨轮游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龙婿
又名我的傲娇小老婆 他本是龙门少主,拥有万亿家产。 入赘四年,隐瞒身份,受尽白眼与侮辱,人人可欺。 为了女儿,为了老婆,他不得不重归龙门,继承一切! 曾经许她一世繁华,如今给她全世界!
飞鸟不绝
现代都市连载
我和美女上司
惨被美女上司欺压,又被老婆戴帽,一朝运到被董事长选为秘书,从此化身为龙,笑傲都市,演绎小人物传奇人生。
青木堂主韦
现代都市连载
无敌长生女婿
自从吞服了女蜗炼制的仙丹后,丁毅便成了一个怪物,五千多年来,丁毅换了上百种身份,神医华佗的授业恩师,教项羽剑法的神秘剑客,统御六合八荒的帝王……这次,他竟然是一个上门女婿……
菠萝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最佳医婿
林浩是一名实习医生,入赘到夏家被处处看不起,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获得了透视的能力……
乱天地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