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八字不合也是她》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人皆道,寒鸦的音色最是伤人。
  眼看着这日头就落了,白哥哥家门前的浩浩荡荡的队伍还没有撤走。夕阳斜照着,那遥远的天际前,淡淡的云彩之间,天幕被染成了几重色彩,耀人眼目。
  陈是言孤身一人蹲在白哥哥家斜对面的小土丘上面,新裁的衣服不是那么的合身,这绫罗绸缎的她也是从未习惯,她手里面拿着小树杈在地上随意的划来划去,微微地皱着自己的眉头。
  这是哪里来的人呢?
  其实她的心中是有几分知晓的,前几日的时候不是也有一群人在自己家的家门口吗?
  那是侯爷府的人,年仅十三岁的她还不能够完全的理解侯爷是个什么概念,应该是个挺大的官吧?
  那个满脸横肉的婆子还说她有个侯爷爸爸?只是送下了满屋子的东西,说过几日迎她回府去。
  白哥哥家门前的人终于走了,她使着巧劲儿从那陡坡上跑下去,生怕脚下一滑扯坏了衣服,她总觉得这衣服不是自己的,早晚要还回去的。
  “你也有个侯爷爸爸吗?”
  她站在门外,那白哥哥靠在门框上面,望着那远去的队伍,她不由得也望了一眼。便瞧见了那队伍中的人群身上那鲜艳的衣服,在这连天接地满是黄土的村子里面显得尤其的格格不入和突兀。
  “没有。”白鹿尘十分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语气之中带着一点烦闷。
  “我可是有个侯爷爹爹的,白哥哥,”她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了白鹿尘,睁着亮亮的眼睛,本就是在乡下,她的头发随意的被拢在了脑后,露出来白净的额头,“侯爷是不是挺厉害的?”
  白鹿尘看着她,她身上穿了一件芙蓉色织锦料子的烟纱散花裙,头上还别了一支简单的紫云簪子。白鹿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她这样的打扮,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挪不开眼睛。
  “陈是言,你想回去吗?”白鹿尘问她这话的时候注视着她的眼睛,似乎是十分的期待她的答案。
  陈是言的眼神飘忽了一下,白鹿尘看她这个眼神就知道其实她的脑中根本就没有主意。
  “这村子里大多都是庶出的孩子,有的就在外面养一辈子,野猫野狗似的,死了还省份钱了。有的积了大德被接回去,可是有几个是回去过的比现在好呢,甚至没几天就进了那小坟包了。”
  这话可真的是把陈是言给吓坏了,她微微地张开小口,眼睛里面满是恐惧,她忽然有点怨念自己的那个侯爷爸爸了。既然将她抛到这山野村子里面,何故又要接她回去,不然的话她便可以毫不知情的和言婆婆在这里安逸的过日子的。
  “你……你骗人的吧?”陈是言的声音都有点颤抖,她才刚刚十三岁呢,怎么能这么早就死掉呢?
  “我可从来不骗小孩的。”白鹿尘一努嘴,一副“爱信不信”的样子,其实他明明也就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那你回去吗?”陈是言更加的拿不定主意了,便问他。
  白鹿尘本是将胳膊交叉抱在胸前的,听了陈是言这么问自己,他竟从怀中掏出一只手来放在了陈是言的脑门上面,十分轻柔的揉动了几下她额前的发丝,然后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转身便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
  陈是言没有追进去问,再晚些回家的话言婆婆就该着急了,白哥哥家可是住在村头的,跑回到自己家里面还要不少的路呢,不如明日再来问就好了。
  夜风轻拂,竹影摇曳,秋虫低吟浅唱,妙音不绝,天地之间是一派清浅的秋色。这一夜陈是言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窗外,只盼着天能够早点的亮起来。
  天色终于明了,陈是言便赶紧跑去问白鹿尘,可是才发现白鹿尘早就已经走了。
  村民们都围着白鹿尘之前的房子议论着,陈是言小小的身影站在他们中间,人群中十分的嘈杂,但是她气愤地什么都听不到。陈是言认为他不会走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
  陈是言认为白哥哥说那样的话是想让自己留下来的,他也会留下来的。
  果真,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从那之后陈是言便知道很多事情,知道了日日在一起玩耍的白哥哥就这么走了,却不知道他又是什么人家的庶子呢?她还知道了原来回不回侯爷府不是由她选择的,却不知道自己的死期会是哪一天呢?
  陈是言还是上了马车,她也不知道言婆婆在什么地方,即便车内就只有她自己,也还是有着说不出的拘谨。车子颠簸着,忽然到了平稳之处,她的心中一紧,便知道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陈是言大着胆子掀开了帘子。
  “停一下可好?”她轻声的对旁边骑着高头大马的人说到。
  那人正是侯爷府的少管家明御,方才被他抱上马车的时候便知道他是如此的有力气,看起来不过也才十七八岁的样子。陈是言说完这话便微微地垂下了眼眸,是不敢跟这个陌生男子对视的,她看到他穿着一身蓝黑色的衣服,袖子上面还有精致的暗纹。
  “是。”明御只说了这么一个字,队伍便停了下来。
  陈是言抬头看去,正是在白鹿尘的家门口,那门已然是锁起来了,竟有一种来世也不见的感觉。
  不仅仅是白哥哥,这古老的村庄,栋栋古宅,户户人家,犬吠鸡鸣,树木炊烟,都是再也不见了。
  白哥哥会不会已经死了呢?想到自己可能也很快就会死了,陈是言觉得眼前一阵模糊,不自觉地就想要抬手去揉。
  可是忽然感觉到那骑在马上的人是在看着自己的,她便松了手将帘子放下,挡住了自己的脸,马车便又开始行走。这男人,竟不如她一个村娃子规矩,盯着个姑娘看起啦没完。
  那时候的陈是言,在周围几个村子里都是挑不出来的漂亮,从来不做农活家务,就是整日里被言婆婆看着认字了,哪里像是个村娃子。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无双战神在都市
少年十年舍家,漂泊风雨!十年征战,斩敌百万!十年守护,国泰民安!然功成归时,恶霸横行、腥风血雨、家道中落、至亲惨死.....!
心斋劫
现代都市完结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官道天骄
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 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且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 都说官场坎坷,人生渺渺,凭什么他可以醉卧美人膝,笑看风云起?情场得意,官场风流?把酒风含笑!
西楼月
都市其他完结
太荒吞天诀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宝吞天神鼎,遭围攻惨死;携神鼎重生归来,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
东方玄幻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