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离开北京的最后一年》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北京

  收到阿杰微信的时候,我正在位于苏州街的地下室里与梦中的姑娘亲热。阿杰给我发了六条微信,前三条是骂我他妈的怎么不接电话,后三条是叫我晚上十点钟到三里屯的“完美酒吧”集合。
  接不到电话真的不能怨我,我所住的陋室没有电话信号,但是老板为了吸引住客,安装了无线网络,这样才不至于,让我死了都没人知道。
  我按住手机屏幕上的按键,大骂说道“你tmd的不知道朕暂居在地下室避暑,手机信号根本接收不到。你小子又要干什么去,上次在酒吧挨的揍还没够啊!”
  “嗖”的的一声,信息发送过去,我再一次倒在床上和被子缠绵。
  我叫于沐,于是的于,沐浴的沐。这个名字我从初中起就已经和别人解释了无数遍,但是在此,还是得再叨唠一遍。此于沐非彼榆木,而是在我出生时,一个邋邋遢遢的臭道士正巧路过我家门口,也许是小爷我的啼哭声太过嘹亮,把这个已经三天没吃过一顿饱饭的家伙招引了过来。
  这老家伙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掐指一算,一顿摇头晃脑,说道“此子五行缺木啊!”
  我爷爷这位浸淫封建思想数十年的老古董,颤颤巍巍的在箱子中拿出一张十元人民币,塞进臭道士酸臭熏天的道袍中,说到“还请道长破解破解!”
  这个道士瞄了一眼桌子上煮熟的鸡蛋,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这孩子五行缺木,鱼儿又离不开水,那就叫于沐吧!”
  于是我这个注定有一番大作为的人就有了这样一个鬼名字,无奈啊!
  而阿杰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曾经与我同床共枕的兄弟,这小子在大二的时候响应国家的号召,穿上军装,戴着红花到山东潍坊当兵去了。
  而提前阿杰,就不得不说起他的初恋女友陈圆圆了,这个圆圆虽不是引得吴三桂神魂颠倒、叛明降清的圆圆,但是论魅力也不逊于前者。
  我们在北京西站给阿杰送行的时候,阿杰对我们说“哥几个,帮我看着点,别让哪个孙子趁我不在,挖我墙脚!”
  我们皆是淫笑着说“放心的去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妹的!”
  “妈的,你们这么一说,我反而更担心了!”
  没想到两年后,阿杰退伍回来,这个女人已经和别人好上了。不是我们看管不力,而是人家的保密工作做的实在太到位了。
  阿杰在回来的当晚,一不做、二不休提着行李就要住进陈圆圆的宿舍,想生米煮成熟饭,却被母夜叉似的宿管阿姨运用失传已久的狮吼功撵了出来。
  于是阿杰在学校的草坪里露宿了一晚,第二天阿杰双眼红肿的将胸前的国防勋章摘了下来,放在了陈圆圆的手里,说道“我当兵其实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我是一个纯爷们!”
  陈圆圆没有被阿杰的言语所打动,收了勋章后,便告诉阿杰不要再找她了,他现在的男友对她很好。
  阿杰在此之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由一个痴情种子变成了四处寻花问柳的浪荡公子。
  当时我们就分析,那个小子到底比阿杰强到了哪里,一个在岛国爱情动作片领域有深厚造诣的同学说“有可能是性方面的!”
  之后我们又打听到陈圆圆的这个现任男友是一个中美混血儿,这就更应证了我那同学的看法。
  于是我每次安慰阿杰的时候,总是拍一拍他的肩膀,说道“阿杰,这不是你的错,毕竟外国的老二比较大!”
  五分钟之后,阿杰这孙子又发来了消息,催我赶紧备好粮草,说不准晚上会有一场恶战。
  他嘴上通常所说的粮草有两样,一样是银行卡,一样是避孕套。银行卡我有,但是避孕套对于我这样一个单身汉来说,实属是多余。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八点四十分,于是便起身收拾了一番。在堆在墙角的脏衣服中找出两件最干净的换上,又查看了钱包中的零钱和银行卡,往身上喷了一点劣质的古龙水,便出发了。
  在经过门口的时候,我的房东,一位膀大腰圆、满脸络腮胡子的山东大汉对我笑道“今晚还回不?”
  我说“没准,太晚就和大桥底下的乞丐挤一被窝了!”
  走出地下室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北京的天空就像时时刻刻有人在打扫卫生,墩布拖来拖去,就是擦不干净。形形色色的人在道路上交织着,一辆辆汽车为首都的空气恶化出着力气。一棵据说已经有几百岁的槐树、无精打采的立在一所茶馆旁,估计又是那只不懂事的野狗在它身上撒尿了。
  我伸手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说“去三里屯的完美酒吧!”
  司机师傅吆喝一般的说道“好嘞!”
  出租车缓缓前行,道路两旁的路灯闪烁着,我说“师傅,今天活还行吗?”
  这是我坐出租车的必备项目,主要是瞎扯淡消磨时间。
  司机点燃一支香烟,神情无奈的说道“很一般,能赚回份子钱就不错了!”
  我说道“不会吧,北京的人流量这么大,打车的人应该很多才是啊。”
  司机吐出一口浓烈的烟气,说道“你说的是原先,现在黑车司机和打车软件已经把我们重重包围了。我们现在这些正规的出租车已经是苟延残喘、朝不保夕了!”
  我听司机大叔还有心思用一连串的成语打趣,我便呵呵的笑了。说道“您说得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没有您说得这么严重,他们只不是占有了一小部分的市场份额,大头还是在您这边的!
  司机大叔将烟掐灭,说道“小伙子,不瞒你说,我是北京最早一批拉出租的,那时候我们可是真潇洒,泡的妞儿都是空姐,不过现在不同了,原来我是玩着干活,现在是玩了老命干活,上有老下有小啊!”
  我沉思片刻,没有接司机大叔的话。
  我其实是想给司机大叔解释一番,但是看大叔一副老顽固的样子,估计也是徒劳,于是只要将话憋在了肚子里。
  车辆到达三里屯,我与司机大叔道别。站在酒吧的门口,看表已经九点半,便拨通了阿杰的电话。
  我说道“你孙子到哪里了?”
  阿杰说马上,马上。
  我挂断电话,骂了一句。他口中的马上通常是没要半个小时是绝到不了的。于是我点了一支烟,东张西望打发时间。
  这个时间段,人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乎每一个姑娘都是轻装上阵,能多露就多露,能少穿就少穿,要是能钓一个富二代什么的那今晚就更加美妙了。
  我的一个富二代朋友就给我说,有一天晚上他正在躺在他的法拉利跑车里抽烟,一个超级正点的姑娘直接打开车门,盯着他的裆部说道“哥哥,人家今天晚上没地住。
  多么直接而赤裸裸的充满欲望的话语啊!
  此时一名穿着粉色齐臀小短裙的姑娘杨柳摇摆似的走了过来,人未到那浓烈的香水味已经横冲直撞的闯进了我的鼻腔。
  我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想“妈的,小骚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五十一次、二百包夜的货色呢!”
  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姑娘的胸部瞄了几眼,我日,真大!
  当我抽完三支烟,喝掉一瓶矿泉水的时候,阿杰才姗姗而来。这小子今儿晚上打扮的是异常风骚。白色紧身小脚裤、红色印花上衣、梳着一副油光发亮的背头,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边金属眼镜。
  我笑了,说道“你今天的这副行头,就像一个龟公似的!”
  阿杰用手捋了捋头发,不屑的说道“你这种山炮懂个屁,这叫混搭,这是时尚!”
  “那恕我见识浅薄。”
  我和阿杰走进酒吧,里面灯光闪烁、音乐震耳欲聋、一具具肉体忘情的扭动着,鬼哭狼嚎似的尖叫着。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似乎在进行末日的狂欢。
  我和阿杰走到吧台,要了两杯啤酒坐了下来。
  我说道“阿杰啊,你不是有一个四线小演员的女友吗?怎么还有精力到这种地方来啊。”
  阿杰盯着一个女人硕大的胸部说道“她去外地拍戏了,一个星期才回来!”
  “我要是有女朋友,哥们绝对不到这里来!”
  阿杰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别装大尾巴狼了,说得你和好人似的!”
  我要不是好男人,老天爷眼睛都是出气的。我晃了晃酒杯中的冰块喝了下去,一位身材高挑、踩着十几厘米高跟鞋的美女侍者温柔的对我说道“先生,还再来一杯吗?”
  我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家酒不要钱啊!”
  美女言语一窒,瞪了我一眼,不再理我。
  不过最后我还是要了一杯,因为我确实不知道除了喝酒还能干些什么,阿杰总是和我说,你的人生是黑暗的,是没有色彩的,是缺少激情的。对此我不置可否,谁叫我生下来就是这德行呢。
  阿杰此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他灵敏的嗅到了一个小妞。这个妞其余的部位都可以忽略不计,就是胸大,就像充了气的似的。
  我说道“你的口味还是如此专一啊!”
  “哎,没有办法啊,我就是喜欢这样的!”
  “要是这样的话,你将来的老婆一定是一头处在哺乳期、奶水丰富的奶牛!”我调侃他说道。
  “去你大爷的!”
  阿杰将杯中酒喝尽,在我的背包中一阵翻腾,之后说道“我的杜蕾斯呢?”
  “我管你吃,管你喝,还得管你交配啊,我日!”
  “上次我放你那里的呢,你不会是***用了吧!”
  “你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哎呀,一揭穿你,你就翻脸,何必呢,我能理解你一个单身汉的悲哀!”
  我的刀呢!我气极。
  “那哥们可就先颠儿了,你自己寻摸一个,要是没有的话就赶紧回家睡觉。”
  我对阿杰竖起中指,说道“别把哥们说的这么没有吸引力行吗!”
  “那就祝你今晚告别处男之身了!”
  “滚!”
  说来惭愧,小弟今年二十有七,却还是纯童子一枚。我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叫乔樵,长得也和朵花似的。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到了北京,她去了四川。我们誓言不能让距离阻碍了我们的爱情,约定大学毕业后,再厮守终身。而我也一直守身如玉,谁知就在大四下半年快毕业的时候,她突然提出了分手,说是自己找到了真爱,真是日了狗了!至于到了工作后,更是每天为果腹而四处奔波,也把爱情耽搁了,直至今日。
  在阿杰走后的半个小时内,除了有一哥们朝我借火外,竟然没有一名异性向我搭讪,哪怕是抛一个媚眼也行,这叫我沮丧,于是便走出了酒吧。
  出来后,酒吧的躁动已经不可听闻了。我看了看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一颗星星。
  我准备走到街边打出租车回家,突然间,我被人在身后抱住了。我吓了一激灵,还未等我作出应,便听见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不要走,不要走!”
  “呕!”
  法克!这孙子吐在了我唯一一件能拿出手的衣服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独领风骚
百年山洪,百人失踪。在灾难面前,谁是力挽狂澜的英雄? 男欢女爱的情场,尔虞我诈的官场,谁可以独领风骚?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南宋游记
后世特种兵杜雨晖灵魂意外的穿越到了南宋初年6岁同名孩子的身上,善钓鱼、懂医术、棋艺精湛、因岁数太小唯有通过跟爹娘配合,以双簧的形式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见证大宋的经济繁荣,面对周边强国的军事欺压,期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善之
指点江山
历史架空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