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故人归梦》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3章 冤家路窄

  周六,一连二十个闹钟,终于将季怀从床上吵醒。
  他头脑发胀地赶来福利院见童妈,结果与顾清黎再次撞了个心不甘情不愿。
  季怀觉得自己肯定是上辈子烧香没烧够,所以神明才会这么惩罚他。
  本以为钱也拿到了,自己跟那个梦中的男人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谁想到,竟然在福利院又碰到了。
  敢情他也是被抛弃的?
  不过也是,像他脾气那么臭,被抛弃是应该的。
  夏日的光灼得人皮肤生疼,季怀站在福利院大门前,看见走廊上被孩子包围的人影,脑中蹦出一连串的脏话。
  光线越过屋檐照在顾清黎的腿上,他的上身被隐藏在阴影里,拉出一道光线。
  他的面色依旧冷漠,只是当孩子们拉住他的臂膀摇来摇去的时候,嘴角若有似无地上扬了几秒。他蹲下身,摸了摸其中一个孩子的头,而后便见那些孩子欢天喜地地往屋内跑去。待他重新站直,视线终于望到了门外那个人。
  半条走廊,一扇铁门,满地日光,隔在二人中间,分出暗明两面。
  那一刻,季怀忽然觉得那人的眉眼,似曾相识。
  顾清黎倒是没多看,察觉到他的存在后,不过几秒,就迈开了长腿,进屋去了。
  季怀忽然有刹那的失落,与梦中的感觉如出一辙。
  “小鸡哥哥!”屋内忽然跑出一个孩子,边跑边兴奋地大叫。
  那孩子约莫五六岁,发色有轻微的发黄,但很柔顺,随着奔跑带起来的风,轻轻晃动。他有双清澈的大眼,笑起来眯成一弯月牙。
  他跑到季怀面前站立,鬓间短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面上。面颊微微发红,小嘴往耳后咧着,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小白牙。
  “小鸡哥哥!你怎么才来!”小松喊着,一把抱住了季怀的双腿。
  季怀捏着他T恤的衣领,将他提开,“哥哥就哥哥,怎么非得加个小鸡?”
  孩子笑得更欢快了,扑腾着双手想要继续往他身上黏去,“小鸡哥哥,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
  季怀懒得再费工夫纠正,他抹了抹鼻尖的汗,提步往院里走去,小松连忙跟上。
  到达童妈办公室的时候,顾清黎已经不见了,他懒得去问,也懒得去找。
  这次的“归家”活动比较正式,来了几家媒体,纷纷报道一位作家当初生活在这里的成长历程。
  那人季怀也认识,是当初欺负他的那个胖姑娘,姜南。
  活动室内,被布置得像模像样。
  两张书桌拼在一起,用红布遮挡,桌面上摆着一瓶矿泉水,一个名片展,上面写着姜南。桌前还有一把办公椅,桌对面就是几条木质板凳,后面架着几台摄影机器。
  季怀站在后门门口,环抱着手臂看着,一旁的童妈在他耳边不停念叨:“你也老大不小了,事业跟家庭总得要一个吧,事业是没指望了,你赶紧给我带个儿媳妇回来。”
  季怀睨着从前门走进的姜南,舌头抵了抵牙齿,不悦十分明显,“我还年轻,总得多哄你几年啊,你看看这些小没良心的,事业成功有什么用。平时不来献殷勤,一要炒作就跑来了。”
  姜南已经没了幼时的虚胖,她现在很苗条,甚至是骨瘦如柴。此时,她头发齐肩披着,化了淡妆,面容精致。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热的天,她竟然穿着长袖连衣裙。
  大概是为了时尚?搞不懂,季怀不屑地摇了摇头。
  “你啊,真记仇,现在还看不惯姜南呢?”
  “谁规定我必须要看得惯她么?”摄像头咔咔地响着,对着姜南直拍,她一脸微笑地挥手致意,举手投足都是有着公众人物的自觉。
  季怀别过双眼,捏了捏童妈的肩,“以后再有这种不纯粹的活动,别叫我了啊。”
  “你这次可误会姜南了啊,她平时虽然工作忙不常来,但总是寄钱过来资助孩子们的,这次搞这个活动,也是想着用现在的影响力,号召更多的好心人帮助孩子们。”
  季怀挑眉,撇了撇嘴,“哟!这孙子这么好心呢?”
  “你看你!”童妈顶着泡面头,转了过去,看了一眼坐在桌前回答记者问题的姜南,“这孩子啊,也是命苦,听说她被养父母领回去没多久,那家就遭遇了破产,她养母就一直拿她撒气,说她是丧门星。”
  “可她起码,被人领养过。”
  活动室内的问话声不绝于耳,童妈看见季怀低头往门外走去,她无声地叹了口气,鼻尖泛酸。
  家庭温暖,到底是从未拥有过,还是拥有了再失去更让人心酸呢?
  童妈没有答案,她只心疼这些孩子,因原生家庭,背负一身伤痛。
  季怀走出门外,看见小松跟其他几个小孩正在空地的游乐场上玩。日头很烈,他满头大汗,在滑滑板上,玩得不亦乐乎。
  “小松,”季怀挥手,招他过来,“过来。”
  听到呼喊,小松立马从滑滑板上滑下,朝他奔来。季怀蹲下,有些嫌弃地轻啧了一声,“一身臭汗。等会儿要是来叔叔阿姨,看你不好看,又晒黑了,就不会要你了。”
  “没关系啊,我才不想离开童妈妈呢。”小松昂着头,理直气壮。
  这句话在季怀脑中猛地炸开,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他好像也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天色昏暗,小季怀孤零零地坐在空地角落里,不远处,一群小孩欢声笑语地你追我赶着。
  他垂着头,双腿在地上轻轻踢着,灰尘将他的鞋边弄脏,他想起这双鞋是童妈妈特意为今天买的新鞋,兀自难过了一会儿,然后抱着双膝伸出手,轻轻擦起鞋边的灰。
  一颗橙子味的棒棒糖忽然闯进他的视线,他抬头,看见新来的小哥哥。
  小哥哥不说多话,只将糖塞进了他手中,然后在他旁边坐下了。
  小季怀噘着嘴,一直忍着的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落下,“谢谢你。”他小声地说。
  小哥哥惜字如金地安慰:“会有其他叔叔阿姨喜欢你的。”
  “没关系啊,我才不想离开童妈妈呢!”小季怀沾满灰尘的手,将脸上的泪一抹,义正言辞道。
  混着泪水的灰尘变成了泥,粘在他的脸上。小哥哥抿着唇,伸手将他拽得死死的棒棒糖抽了出来,拆开包装纸,又放到了他嘴边。
  他说:“张嘴。”
  小季怀乖乖照做。
  酸甜瞬间从舌尖溢满整个口腔,小哥哥从口袋中拿出一条白色手帕,替小季怀擦脸。
  “想哭的话就哭吧,”小哥哥顿了顿,“你还小,哭出来没关系的。”
  话音落了许久,久到小季怀脸上的脏泥都快被擦干净了,他终于按耐不住,埋在小哥哥的怀里,开始大声哭了起来。
  柔弱的肩膀微微耸动着,嘴里的糖水混着鼻涕眼泪,一齐抹在了小哥哥白色T恤上,小哥哥没有躲开,只是温柔地拍着他的背。
  “呐,给你吃糖。”季怀盯着小松水灵灵的双眼,难得温柔。他掏出裤袋里的橙子味棒棒糖,剥开塑料纸,往他嘴边递去,“只有你一个人有哦。”
  小松咧嘴,露出缺了的门牙,“谢谢小鸡哥哥。”
  季怀无奈地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结果摸到一手汗。
  啧!
  季怀蹙眉,甩了甩手。
  “你就躲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吃完糖再去玩,知道吗?”
  小松啜着糖,乖乖地点头。
  “这颗糖没吃完,不准去玩哦。”
  小松又点头,还正经地伸出小拇指,拉钩。
  季怀与他拉完钩,起身往洗手池处走去。
  洗手池建在敞风处,位于这栋楼侧面的墙上,两边通风,没有建筑遮挡。刚走到这里,一股凉风夹着热流拂面吹来,立马将季怀一直念着回笼觉的睡意一吹而尽。
  洗手池上,五个水龙头并排立着,长方形的水槽里,贴着小块瓷砖,上面有着锈色水垢。
  冰凉的水流冲下,黏糊的双手,立马变得清爽起来。
  水渍顺着指尖甩下,季怀在考虑顾清黎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在他余光里出现。
  他偏过头,吓了一跳。
  “卧槽,你走路不出声儿啊?”季怀惊道。
  顾清黎瞥了他一眼,不说话,他打开旁边的水龙头,双手接水,洗了把脸。
  季怀歪头,吊儿郎当站在原地,问:“你来这儿干嘛?”
  顾清黎从洗手池里抬起头,双手撑在池边上,气息不匀。清水沿着他的轮廓从下巴处低落,他一声不吭地盯着墙面,像是发呆。
  这人,到底谁啊?到底要干嘛?做的梦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季怀蹙眉想着,心里忽觉烦闷。
  “啊!童妈妈!啊!”
  一声稚嫩的哭喊,忽然响起,犹如指甲刮在黑板上的刺耳,让人难受心惊。
  季怀愣在原地,见顾清黎身形一顿,拔腿就往声音来处跑。他头皮发麻,那句“童妈妈”叫得他心惊胆战,他缓了几秒,最后快步跟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仕途之争锋
陈锋行走仕途,携手知己朋友,得道多助,与人斗,青云直上其乐无穷。
笑看云飞扬
现代都市连载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