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阴风阵阵:枕边鬼夫很撩人>>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恐怖的梦

  我叫苗妙,虽然是一名孤儿,但因为从小被民间艺术团看重纳入团,二十多年来,一边学艺四处演出,一边也是饱读了各种诗书,虽说没有高学历,但也是在科学熏陶下的三好青年,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一些所谓的鬼神学说。
  可就在最近,我身边发生的一件件怪事却让我不得不去推敲自己这些年学的科学是否真的就是真理……
  前些天,我们团接了一个演出,要去西北的一个山村里,给一家人丧事上演出,说白了就是坟头蹦迪,不过不是像网上传的那样,穿着暴露,跳一些艳舞,只是穿古装跳几场古典舞。
  这是东家的要求,我们也求之不得,毕竟下流的事就算别人给一卡车钱我们也不会沾边。
  虽说这事儿有点蹊跷,地方也有些偏远,但这些年我们走的远的地方多了去了,见得怪习俗也不止一星半点,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一行人开车从早上出发,露宿了两晚才进了小县城。
  本来想着白天再进山,但东家要求我们尽快到,所以也就没敢再耽搁,团长和司机换着继续开。
  一路上,刚开始我还和同行的伙伴聊聊天,斗斗嘴,可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困的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半睡半醒间,只感觉有一只冰冷的手在摸我的脸。
  我以为是思婷,说了声别闹之后就继续睡,可谁知道那只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顺着我的下巴直接滑进了我的领口。
  车上暖气开的足,所以我只穿了一件v领的短袖,那只手轻而易举的就握住了我胸前的柔软,反复揉捏。
  我这才猛然清醒,这只手这么大,这么冰,根本就不是女人的手,又怎么可能是思婷。
  可是我们车上除了司机和团长也没有别的男人了,而且司机和团长没有学过艺,手上根本就不会有老茧。
  有老茧的也不会出现在这辆只有女生的车上,难道说……是萧北轩?
  想着,我又反复琢磨,萧北轩根本就不会是这样的人,更何况他这次并没有跟我们一起来。
  这个想法将我自己惊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再耽搁,猛地想要起身,可奇怪的是,身体完全动不了,而且不仅仅是身体,嗓子里面就想堵了一大团棉花一样,完全发不出声音,眼睛也完全睁不开。
  从未遇到的怪事让我慌了神,而且就算是一场春梦也不可能这么真。
  我明显感觉到那人的手捏的我发疼,而且他冰冷的嘴唇还在我的唇边轻轻触碰,猛地,就咬住了我的双唇。
  我明明张不开的嘴巴,在他的亲吻下,完全不受控制的跟着他的撩拨走。
  想挣扎挣扎不了,该死的是,身体竟然还有了反应。
  不断的发烫,发软,就连下身也如同**大海。
  “呵,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浪荡!”
  突然,那人放开我的唇,伏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吹着冷气,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的话语也让我猛地清醒了过来,羞愧的同时,更多的是不能动弹的绝望。
  却听那人继续说道:“别急,我很快就会给你……呵……”
  那人说完又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下一秒,不知道为何,我猛地就清醒了过来。
  下意识的坐起了身,吓得聊得欢快的思婷她们都停下了声,一个个瞪大着眼睛看着大口喘气的我。
  还是思婷先反应了过来,忙挪到了我身边帮我顺气,“妙妙,你没事吧?是不是做噩梦了?”
  “噩……噩梦?”我哆嗦着嘴,重复着思婷的话,却是自己无法确认,如果真的是噩梦,可为什么胸前的柔软会那样的疼,就连被他用力亲吻过的嘴巴和舌头也一阵阵的发麻。
  抱着自己都知道不可能的想法,我看向思婷,缓了好一会才问道:“我刚刚睡着的时候是不是停车了?”
  “没有啊,车一直在走,眼看着快到了,刚刚小曼说要上厕所我还说让她坚持坚持呢。”
  回答我的是坐在副驾驶上的团长,还有笑着附和的司机。
  一瞬间,我感觉好像一盆冷水泼在了身上,全身发冷的同时不由的颤抖。
  “哎呀没事,你看你做个噩梦还把自己吓成了这样。”思婷看着我的样子,却似乎见怪不怪。
  可我去无法释然,毕竟这么真实的噩梦我也还是第一次做。
  不由得,我有些害怕越来越近的蒙家庄,甚至生出了现在就掉头的想法。
  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任性,也没有人会任由我这么任性。
  索性就调节了一下气息,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跟思婷说了没事后,看着她们又聊得尽兴,努力想要融入进去,可耳边那梦中之人的话语和身上的疼痛却挥之不去。
  一遍遍的回想下,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我从很久之前就认识梦中人一样,甚至有种莫名的伤感……
  有了这个小插曲,一路上我始终都没办法挣脱它的困扰,直到车停在了村口,看着站在村口灯火通明和迎接我们的众人时,我才长出了一口气,抛开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噩梦,跟着思婷他们下了车。
  村口站着很多人,但为首的却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
  那姑娘看着年龄跟我们差不多大小,但因为常年在山村里的缘故,皮肤不是太好,甚至有些粗糙,可却不难看出,她是一个美人。
  尤其那被皮衣包裹下完美到几乎没有赘肉的身材。
  我虽然不是练武的,但团里练武的不少,所以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个练家子,一双修长的腿精致又有力,几乎不难想象她打起来的帅气样子,我个人觉得,就算萧北轩来都不一定能打得过她。
  不过很奇怪,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常年不外出的,而一般农村不外出的女人都是在家带孩子或者做农活,可她为什么要练就一身功夫呢?
  我有些不解的转头去看身旁的思婷,而她也恰好看着我皱了皱眉,又朝着那个姑娘的位置努了努嘴,显然,她也看出来了,并且很好奇。
  而那姑娘虽然生在大山沟里,却没有一点点拘谨的样子,直接走过来跟团长打了招呼,吩咐村民带我们进村。
  没错,是吩咐,因为被她驱使的村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脸卑微的点头哈腰。
  我不解,不过跟我没有关系,也就是多看两眼而已。
  却没想到那姑娘转身走了两步却停下了身,直到我走到她身边时,她才跟我并排走了起来。
  我出于礼貌的跟她点了点头,而她却是一动不动的打量着我,好半晌才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原来你就是她。”
  “她?谁?”
  我一头雾水,可她却丝毫不给我追问的机会,迈开大长腿就走到了团长的前面,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和满头雾水的我走到了一个大院子里,给大家一一安排住处。
  她安排的都是两个人一组,安排给了各家各户,我和思婷被安排在了一个大婶儿家,大婶儿很热情,拉着我们夸个不停,还说家里给我们做好了饭,全是她最拿手的。
  被大婶儿这么一说,我之前的噩梦和刚刚被那姑娘弄的云里雾里的不解也散去了大半,只剩下肚子咕咕叫个不停。
  却没想到,我们的脚步还没迈开,跟那姑娘商量了半天的团长突然开了口。
  “一会吃完了饭你们换好衣服来院子里集合。”
  “这么晚集合干什么?”同行的其他人问出了声。
  却被团长白了一眼,“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演出喽。”
  “天哪,我没听错吧?大半晚上让我们演出?”思婷松开我的手走了上去。
  就见团长一脸无奈的走了上来,“我的祖宗,你快别啰嗦了,快去快去,大不了我给你们加钱还不行吗?”
  思婷胆子大,性格又活泼,是全团唯一一个能镇得住团长的人。
  好在她爱钱,一听到钱什么都不是事儿,大家见思婷罢休也各自吊着脸跟着分配的村民们回去吃饭,准备着晚上的演出。
  可我们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场半晚上的演出不仅荒唐,更是让人恐慌。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匹夫的逆袭
一场误会让他亡命天涯,出租屋内的大叔与萝莉,暴雨来临前傍晚,每一个人都站在了命运的三岔口,是引颈就戮还是绝地逆袭,无路可退的黑车司机刘汉东面临最后的抉择。
骁骑校
现代都市完结
超级桃花运
我和一个美艳少妇同事下乡扶贫,没想到离开了单位之后,她就性格大变……
金铉山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天眼神农
勤劳踏实却颗粒无收,善良本分却造人陷害,刘大伟不信天命,拿起锄头怒怼贼老天,却意外被天雷劈中,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万灵之眼。 且看刘大伟如何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
风已远走
现代都市连载
特种作战:幽灵部队
我们是军人,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军人。 我们是战争机器,冷血无情无悲无喜的战争机器。 我们渴望荣誉,我们渴望鲜花和掌声,渴望得到共和国的承认; 然而这一切终究与我们无缘,因为 我们是一群穿梭在黑暗中的幽灵 一群没有退路的人。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穿梭在黑暗之中守护着光明与和平的共和国军人
鹰隼展翅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