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神皇血脉>>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十品唱咒师

  初秋刚至,龟伏大陆北部群山之中却早已是一片肃杀。枯叶在寒风中苟延残喘,只有顽强的北方灌木仍在灰黑的岩石间绽放着活力。
  远山中,一个少年扛着一头牛犊大小的黑鬃野猪正一路高歌的飞奔而来。在少年身后激荡起如同土龙般的灰尘,很快他便来到一座巨大的古宅门前。
  那古宅占地极大,彷佛一顶巨大的荆棘铁冠覆盖了半座山头,其中建有数以百计以黑石砌成的屋宇,黑石已有许多残损并大多覆盖着青苔,令这古宅显得莫名的寥落和寒酸。
  「凌霄!回来啦!」残破的大门外站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在他两侧腋下各夹着一只公鸡,怪异的是其中一只公鸡身上被画满了血色的线条,看起来有些古怪。
  「大哥!今天我们一家人可以打打牙祭啰!」少年飞快的冲到那人面前将野猪抛到一旁,顿时发出轰的一声响。
  「喔,好大的家伙。」青年兴奋的踢了脚野猪称赞道:「还是我兄弟孝顺,总能给娘寻些山珍来,大哥也就只有下厨的本事了,今天我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红烧野猪肉吧!」
  「大哥你又来了。」凌霄不满的摇摇头,然后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淡淡的白气和他身上蒸腾而起的热气彷佛舒卷的云袅袅而散,凌霄顿时倍感舒泰。
  十八年了,到了这个世界已经整整十八个年头。虽然从他出世伊始就已经拥有成熟的灵魂,但是十八年来爹娘和兄长毫无保留的关爱仍然让他这个前世的孤儿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现在的他早已习惯了这个奇妙的世界,前世的血雨腥风都彷佛一场梦境般不复存在了。
  这座曾经兴盛一时的凌宅在凌霄出生前就已没落到了极点,足以容纳五、六千人的古宅内如今只有凌霄一家四口。
  父亲凌正心憨厚老诚,在山下经营一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铺,母亲付雅温良贤慧却体弱多病,但却包揽家中一切杂物,从来不让夫君和两个儿子插手。
  大哥凌云秉性和父亲如出一辙,幼时修行出了岔子导致现在也只能在药铺中帮忙,但平日里却是对凌霄照顾到了极致。
  「两个时辰之后你就要参加山境赛了,我们来热热身吧。」凌云举起两只公鸡笑道。
  「用牠来热身?」凌霄哭笑不得的指着那画满鬼画符的公鸡说道。
  「别小看牠们,这可是斗鸡,每只的价值都是普通公鸡的十倍以上呢!」凌云憨厚的笑着向门外的空地走去。
  原来凌云早已用木板围了个囚笼,两只斗鸡被扔进去之后很快便被凌云激起了斗志,于是扑棱扑棱的厮杀起来。
  两只斗鸡的实力看起来是半斤八两,片刻之后除了落下满地鸡毛之外战况仍是没有任何改变。
  「兄弟,看你的了!」凌云兴奋的看着凌霄,握得泛青的双手却流露出他此时的紧张。
  凌霄摇头苦笑了下,只好站在囚笼之外凝视着那画满红线的公鸡,一抹精神力无声无息的锁定了正热血奋战的斗鸡,随即凌霄如同舌战春雷般大吼了声:「吾以吾道,战必克!」
  那吼声彷佛带着某种莫名的韵律,无形无状的虚空中竟轻微的晃动了一丝。
  而与此同时那斗鸡忽然双目充血,浑身的羽毛都瑟瑟发抖起来,随即牠发出嘹亮的啼鸣疯狂的扑向了对手,而原本实力相仿的对手却忽然间溃不成军,在对手猛烈的攻势中迅速被啄得体无完肤而落败。
  「成了!」凌云兴奋至极的跳了起来,笑道:「兄弟,依我看你今天肯定能拿到十品唱咒师的资格!」
  「十品唱咒师吗?」凌霄苦笑着自语道:「感觉比七品芝麻官还要更加渺小呢。」
  这个世界以武者为尊,所谓的唱咒师不过是武者的随从,在战斗中起到中世纪传说中牧师透过唱诵圣经来为骑士加持一样的效果。不过好在唱咒师能晋升为咒师,那就好像牧师转变成为魔法师,前途就莫可限量了。
  唱咒师有十品,但即便是一品唱咒师也至多只能像个寄生虫一样依附着更强大的武者,所以在凌霄看来这个职业真是窝囊到了极点。
  不过凌霄没有办法,虽然他在前世拥有超凡脱俗的实力,但是这一世限于血脉的原因,很难在武者的道路上走出太远。
  传说中,五百年前的这个世界强者如云,顶级的武者拥有翻云覆雨、移山填海的力量,那时妖魔遍地生灵涂炭,如果没有无数武者和咒师的拚命抵抗,恐怕这个世界早已是一片荒芜。
  五百年前三千豪门战妖魔的壮举仍令人津津乐道,满世界的吟游诗人称颂着那个时代,凌霄每每听到绝顶武者斩杀顶级妖魔的唱段时总是感到热血澎湃。当年的天下群星璀璨,三千豪门中随便一家都有移山填海、翻云覆雨的能力,而千万世家追随在豪门身后与妖魔浴血奋战,时间长达一百年!
  那段历史被人们称为涅盘时期,是被妖魔厌憎却被神灵眷顾的岁月。
  然而当妖魔败落时,忽然天生异象!
  大陆上的河流同时逆流,河水鲜红如血,河鱼溺毙。这异象持续三日,人人为之惊慌失措。然而天下并无灾害发生,但豪门的噩梦则由此开始。豪门的血脉逐渐开始萎缩,那种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力慢慢成为传说。直至今日,大多豪门再也难复当年荣光,反倒是千万世家之中开始人才辈出,连续十年之内,已经有三个世家晋级成了豪门。
  凌家身处龟伏大陆极北端的秋意国,其地域内有凌家和黄家两大豪门,还有以郑家为首的三个世家,其中黄家算是豪门中比较幸运的,血脉尚未完全枯竭。而郑家则在数代家主的经营下连年兴旺,如今已经几乎能与黄家分庭抗礼,秋意国上下都笃信很快郑家便将晋级成秋意国的新豪门!
  然而曾经是战力第一的豪门凌家,彷佛是因为杀虐太重而遭受了诅咒,从数百年前那异象开始之后血脉便彻底被断绝。多少年来凌家各代子弟不乏有终生苦修发奋图强的子弟妄图打破魔咒,然而最后却都不过是碌碌无为之辈。所以凌家没落得非常快,快到没有人敢相信现在的凌家是当年挥斥方遒、叱咤风云的那个豪门凌家。
  历代的凌家子弟只能靠想象来缅怀祖辈的荣光了,凌家没落至此已经没资格列在豪门之林。血脉的断绝令凌霄也难逃噩梦,多少年来他每天都坚持在山间长跑,能打到猎物就扛回来,打不到猎物就扛着岩石负重归来,如今凌家的古宅中还有许多残破的石屋是靠凌霄背回来的石块修缮的。
  然而即便凌霄如此刻苦修行,却仍只能堪堪达到观山境三品的尴尬境界,而这世界上武者的层级按观山境、攀山境、半山境、通天境、点山境、青云境分出数等,每一个境界又分为十品,如此算来凌霄的修为根本就是不登大雅之堂。
  今天是秋意国每年一度的山境赛大考,而观山境三品的境界连大考的门坎都迈不过去,所以凌霄也只能参加唱咒师的大考了。一旦成为唱咒师或许还能跟随某个武者混口饭吃,总算能贴补些家用。
  凌云早已准备好丰盛的早餐,凌霄又听了父母一番叮嘱之后才赶赴山境赛大考的考场。
  当凌霄早早的赶到秋意国主城内时,满城的街道上已经挤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少年,其中绝大多数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虽然看似懵懂无知,但凌霄却知道他们都拥有观山境四品以上的实力,那是武者大考的及网格线。
  秋意国的巨大疆土中超过八成都是山地,就连主城中央都耸起一座山峰,那便是山境赛的考场了。
  凌霄来到山脚下抬头望去,只见一条羊肠小道径自通向山巅,每隔数百米就有一座石屋,象征着攀山境、半山境乃至通天境等等境界。从攀山境往上的小路已经杂草丛生,想必多年来能越过攀山境的武者不过是凤毛麟角。
  山脚下有座恢弘的石门,上面写着「观山境」三个大字,门外已经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让这寒风瑟瑟的季节散发着澎湃的激情。而在大门远处则有一座尴尬的小门,上面则写着「唱咒师考场」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门前不过有寥寥五、六十人,相比之下就像一群被人遗忘的鹌鹑。
  「看啊,那不是豪门凌家的凌霄吗?」
  「嗯嗯,就是他了,据说他已经年满十八岁但还不过是观山境三品的层次呢。看那,他向唱咒师考场那边去了,还算他有自知之明。」
  「他想参加武者大考也得有那个资格啊,啧啧,我十二岁就达到三品了,他可真是个窝囊废啊。」
  「十二岁到三品很厉害吗?我十岁就三品了!」一群挤在观山境大门前的孩童们毫无顾忌的聒噪着。凌霄则根本不为所动,这些年来他听到的闲言碎语有之,更恶劣的嘲讽讥笑也有之,但以凌霄的性格却从未放在心里。
  观山境?有资格嘲笑别人吗?
  「凌霄!你来啦,快过来!」唱咒师考场门前有个胖胖的少年兴奋的向凌霄挥舞着手臂,白胖的脸庞好像雪白的馒头一样鼓囊囊的。
  「秦如海,你今天没迟到啊。」凌霄也笑呵呵的打着招呼走了过去。
  秦如海要说出身也算不错,他是秋意国三大世家中秦家的外戚,不过他从小天份拙劣又不肯吃苦,再加上在秦家也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于是最终也只能选择唱咒师的职业,不过在学习过程中倒是和凌霄成了莫逆之交。
  「别听那些小王八蛋胡言乱语,等咱们考取了唱咒师的资格就去找个如花似玉的女武者,到时候无论朝夕都陪伴在她的左右不是很惬意吗?」秦如海搂着凌霄的脖子笑着。
  「先减肥吧,否则哪个女武者能看得上你?」凌霄讽刺道。
  「切,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就是喜欢我这种胖胖的有喜感的男孩啊。」秦如海挤着黄豆大小的眼睛打量着凌霄,忽然不满的将他推开:「不过你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帅了,和你站在一起没办法发挥我可爱的本性啊,女人们都被你这小白脸迷惑走了!」
  「你去死吧。」凌霄踢了秦如海的肥屁股一脚。
  忽然远处的人群发出一阵鼓噪,凌霄转头看去却看到一个瘦削阴邪的少年正在一群黑衣人的簇拥下走向观山境的大门。
  「郑家十三少,这家伙今年也要参加山境赛啊。」秦如海往后缩了缩,似乎有些忌惮那个少年。
  「郑无惧吗?不过是个纨裤子弟而已,恐怕也是被他爹娘逼的吧。」凌霄若无其事的笑道。
  郑家发展到现在愈发强势,已经隐隐可以和豪门黄家分庭抗礼,这个郑无惧应该是郑家中最不肖的子弟,平日里蛮横跋扈、嚣张无礼,虽然和秦如海同是世家子弟,却总是喜欢欺负秦如海。
  在郑无惧之后,其他两个世家王家和秦家都有子弟参考,而当最后豪门黄家的子弟出现则顿时引起一阵骚动。
  「哇,黄三小姐怎么也来了?她不是出去试炼了吗?」
  「难道是冲击攀山境吗?据说她已经达到观山境十品了啊!」一群小鬼又开始交头接耳,但声音却明显小了许多,每个人看着众人簇拥下的那个少女都满是敬佩畏缩。
  那少女双十年华,长得妩媚动人,即便在数千人的注视下仍显得从容不迫。她的目光轻轻的瞥向凌霄的方向然后忽然报以亲切的微笑。
  凌霄同样微笑着点头响应。黄三小姐名叫黄梓珍,只有凌霄知道她和凌云之间那缠绵悱恻的情事,只不过虽然同属豪门,但黄家的地位与凌家不可同日而语,黄梓珍和凌云的感情也只能隐藏至深不敢为外人所知,即便是凌霄的父母也毫不知情。
  当!随着一声清越如云的锣声,山境赛大考正式开始。凌霄和秦如海随着考生一起走进了那矮小的石门,考官早已在那里等候。
  所谓的考场不过是草率清扫过的一片砂石地,一个花甲老者神情厌厌的坐在木桌后强迫自己不要睡去。他赤裸着一只胳膊,枯干瘦削的手臂上赫然有许多如同火焰般的纹路,冷眼看去就会有种彷佛手臂在燃烧的错觉。
  「开始吧。」老者有气无力的说道。
  第一个考生略显紧张的走了过去,高声吶喊了一句咒文之后,老者手臂上的火焰顿时微微颤动起来,老者头也不抬的挥挥手,掌间顿时带起一道微弱的风浪。
  「十品……下一个……」老者彷佛睡意更浓了,挥挥手道。
  那考生却激动的跳了起来,欢呼着跑了出去。
  「这老头是谁?秋意国内的唱咒师就那么几个,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秦如海一边跟着考生们向前走,一边问凌霄。
  「你都不知道的事情以为我会知道吗?」凌霄笑道。这个秦如海自己号称百晓生,秋意国内哪家的狗生了五胞胎都一清二楚,而自己这些年来痴迷于修炼,相对要闭塞了许多。
  「也对。不过那老家伙是不是在敷衍了事啊,怎么考得这么快?」秦如海看着如流水般考完的考生惊讶的道。不过令他奇怪的是那老者虽然效率奇高,但却判断得极准。这几十个考生他几乎每个都认识,谁是什么水平也都心知肚明,老者竟没有一个看走眼的。
  很快便轮到了秦如海,这胖子鼓起了肚子,连面庞都更加鼓胀起来,看起来活脱脱像个蛤蟆,随即炸雷般吼道:「吾以吾道,战必克!」
  老者手臂上的黑色纹路忽然变成了暗红,隐约竟有股蒙蒙的血色弥漫开来,而原本沉沉欲睡的老者也忽然抬起头瞄了眼秦如海,眼中露出一抹讶色。
  轻轻一挥手,那老者竟发出一道淡红色的掌风,险些将洋洋得意的秦如海掀了个跟头。
  「不错哦,七品唱咒师。」老者再次垂下头去,再也不看秦如海一眼。
  「好耶!」秦如海握着拳头跳了起来,他回头拍拍凌霄笑道:「兄弟我是七品,你要多努力了哦。」说着欢天喜地的冲出了石门。
  凌霄无奈的摇头笑笑来到那老者面前,同样的吸气凝神,随即从丹田内猛的爆发出一声怒吼,和秦如海一样的咒文,声音也同样的惊天动地。
  老者手臂的纹路不过是微微荡漾而已,凌霄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及格。他紧张的看着老者,却见那老者也忽然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
  半晌没有动静,老者的脸上第一次升起一丝狐疑,他从桌后站起绕到凌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又伸手抓了抓凌霄两臂的肌肉,随即皱眉道:「奇怪了,明明很强的魂力怎么才是个勉强十品的货色?」他抬起头狠狠的看着凌霄,道:「你小子是不是很少练习唱咒?」
  「学生每天都要练习超过两个时辰。」凌霄微笑道。
  「奇怪了……」老者困惑的挠着原本就杂乱无章的白发,最后目光忽然停顿在凌霄胸前的名牌上。
  「你姓凌?凌正心是你什么人?」
  「是学生的父亲。」凌霄依旧不卑不亢的道。凌家受尽了白眼,凌正心作为当代家主更是饱受种种非难,老者提到父亲的名字让凌霄自然的升起了一丝警惕。
  「哦,原来如此,那就能解释了。」老者笑笑之后再次恢复了倦懒的模样,挥挥手道:「十品,回去报喜吧。」
  凌霄这才松了口气,欣然向老者点头为礼之后向场外走去。十品唱咒师,总算有资格找些事情做了。
  走出门外凌霄忽然一愣,刚才结束考试的许多唱咒师考生仍没散去,却反而和一群黑衣人对峙了起来,周围已经围了近百人,远处等待考试的武者小鬼们也正在蜂拥而来。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口角吧,这些年轻气盛的少年总是血气方刚啊。凌霄本来准备掉头就走,但却被人群中一阵怪笑止住了脚步。
  「秦胖子,你走路不长眼睛吗?明知道郑爷要走这条路,你就不懂得避一避?」随着话声又响起两声脆响,似乎是抽对方两记耳光。
  凌霄顿时皱起了眉,那声音应该是属于郑无惧的,而秦胖子说的自然是秦如海了。他挤入人群之中一看,果然郑无惧正得意洋洋的站在秦如海面前,那张惨白如纸的脸几乎快贴到秦如海的胖脸上了。
  「十……十三哥,是小弟刚考完试太兴奋了,没注意你要从这里过,你……你别介意啊。」秦如海低着头颤抖着声音道,脸上充满了畏缩。
  「哦?很开心吗?你几品?」郑无惧奸笑着。
  「七……七品。」
  「哇!七品唱咒师?」郑无惧夸张的瞪圆了眼道:「好强!我们的秦胖子真的好强啊!你们说是不是?」他回头看向身后的数十个郑家武卫,顿时得来一阵嘲弄的笑声。
  郑无惧拍着秦如海的肩膀,奸笑道:「秦家出了个七品唱咒师,真是光宗耀祖啊!你十三哥刚刚得了个观山境五品的评级,不知道有没有资格配上你这个七品唱咒师呢?正好我最近总是头疼,你没事能给我唱唱咒,或许我的病就好了呢?」他死死的搂住秦如海的肩膀不让他挣脱,脸上却挂满了讥讽和不屑。
  人群中又挤进几个人来,为首的正是秦家的子弟,凌霄认得那人是秦如海的六哥秦平,平日里倒是没什么交集。秦平原本是想凑凑热闹,但见到此情此景顿时无比的尴尬,虽然秦如海也是秦家子弟但是秦平却不敢因此得罪如日中天的郑家,于是面对秦如海投过来的哀求目光秦平选择了置若罔闻随后掉头就走。
  郑无惧轻蔑的看着秦平如同丧家之犬般逃走,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他搂着秦如海的脖子笑道:「十三哥今天高兴,要去满月楼摆酒,不如你就在那里当着各家朋友的面好好的唱唱咒吧,据说有舒筋活血的功效哦,或许能让十三哥我多喝几杯呢。」
  秦如海浑身抖若筛糠面色惨白如纸,如果郑无惧真要自己在各个世家子弟面前唱咒作乐的话,秦家的脸就算被他丢光了,以后还如何在秦家立足?
  「十三哥,您别开我玩笑了,我怎么有资格做您的唱咒师,我就不打扰您去满月楼了……」秦如海边哀求着边试图挣脱,然而郑无惧的胳膊好像铁钳般锁住他的脖子,脸上的奸笑已经换作一片狰狞。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郑无惧冷笑道:「说文雅点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粗俗点就是给脸不要脸!」
  郑无惧冷不防一脚将秦如海踢翻在地,狠狠的道:「你以为凭你这个窝囊废有资格在我身边吗?十三爷开个玩笑,你这傻鸟还当真?」说着他狠狠的一脚踢在秦如海的肚子上,顿时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秦如海剧痛之下惨叫了一声,身体也佝偻成虾状。郑无惧拥有观山境五品的实力,踢碎岩石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虽然这一脚没有动用真力但是也不是秦如海所能承受的。四周围观的许多人都不禁一阵哗然,其中同情者有之,为虎作伥者也有之,但却没人敢挺身而出。许多唱咒师考生都义愤填膺,但也只能向郑无惧怒目而视。
  在众目睽睽之下郑无惧彷佛更是兴奋,他怪笑着道:「秦胖子,十三哥今天教训你不为别的,只是怕你不够长进。知耻而后勇才是男子汉成长的必经之路啊!」说着他再次飞起一脚踹向秦如海,这一次却用了几分真力。
  腿风呼啸着卷起地上的砂石,四周许多小鬼都闭眼不敢再看,而忽然间一道黑影鬼魅般冲出抱住秦如海向旁边一滚,千钧一发之际闪过了郑无惧的一脚。
  郑无惧根本毫无防备,一脚踢空顿时趔趄了下,顿时令他勃然大怒,凝神一看那抱着秦如海的少年却登时一愕,随即露出一丝狰狞的阴笑。
  「呦,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的二少爷嘛。十三爷给您请安啰。」郑无惧不伦不类的单手抚胸致礼。
  昔日三千豪门的地位何等崇高,凌家更是绝顶的豪门。当时在这秋意国境内,无论郑家、王家还是秦家都是凌家的家臣,所以凌霄自然是二少爷,只不过在郑无惧的口中却完全变了味道。
  凌霄扶着秦如海站起来笑道:「郑无惧,秦如海怎么也算是秦家子弟,教训他也轮不到你吧?」
  「是是……二少爷您说的对。」郑无惧点着头阴笑道:「轮不到我教训他,但您可以啊,不如这样吧,您当着我的面抽他二十个耳光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怎样?」
  凌霄看着郑无惧那不阴不阳的假笑直欲作呕,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纨裤子弟而已,还真把这秋意国当成他郑家的天下了?他淡淡的一笑,理都不理郑无惧的拉着秦如海就走。
  郑无惧脸上的阴笑一扫而空,他猛的抓住凌霄的肩膀冷酷的道:「凌老二,还真耍起威风来了?就连你老子在十三爷面前也要点头哈腰,你有什么资格插手十三爷的事?」
  凌霄猛的扭回头,双目顿时露出一股凶煞蛮横之气,他最忌讳有人轻视自己的家人,郑无惧此时已经踢破了他的底线。
  「有些时候屁可以乱放,话却不可以乱说的。」凌霄的声音如同腊月的寒风透骨生寒,前世磨砺出来的杀气难以遏制的涌现出来,令此时的凌霄浑身都散发着彷佛凶兽般的戾气。
  郑无惧下意识的收回了手,目光中已经有了些许畏缩。然而转念间他又勃然大怒,自觉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了面子,毕竟凌霄不过是个观山境三品的白痴,又有什么可以畏惧的?
  「妈的,又是一个给脸不要脸的蠢货!我说错了吗?你们凌家靠着我家给的药铺才能苟延残喘,你老子凌正心每次见了我都恨不得为我舔鞋!」
  轰!郑无惧话音未落就感觉眼前一黑,随即就感觉脑袋好像炸裂开来一般剧痛,眼前金星乱转,整个人也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四周人都一阵哗然,随即都以错愕的目光看着凌霄,而凌霄则正缓缓的收回拳头。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连载
国医无双
医仙陈步重生都市,可与阎王夺命,可与天下争锋。 生活很简单,赚赚钱,泡泡妞,踩踩人,不过如此。 “我不过是将我走过的路,再走一遍!”——陈步
步履无声
现代都市连载
绝世小保安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