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神魔变>>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序曲

  天空被撕裂了,躁动的元素在高速窜动。混乱对立的大陆从来不缺战争,但是,这天的战役显得很不一样。不仅因为对战的只有两人,更因为,战场的两边黑白分明!一边明亮得叫人情不自禁眯起了眼,并讶异于处在其中的人全身散发的那股泰然;另一边,黑得很沉,只是,吊诡的是,这么觑黑的色泽明明足以掩盖任何存在,但,处在黑暗中的那个人却又那么耀眼,彷彿黑暗中的唯一光体。
  祂们凝然伫立,彷彿千百年以来一直存在那里那么自然。
  风,轻轻卷起……尘粒跳动。祂们终于动了!
  两道人影迅快交会,金色的发影飘动,凌厉的剑气疾挑而来,白色身影如舞蹈般旋动跳跃,洒然当中带著无以伦比的杀机。另一边,黑色的旋风,引动狂野的线条,丝毫不让地挥出一道完美的弧形刀光,黑色人影大步一跨,嚣张的霸气直涌而去。
  “铿!”一声脆响,刀剑相交,火花一闪。黑色的旋风豪迈一笑,健臂使力,劲腿一扫,白色的身影袍袖一挥。
  “彭!”劲气交击,白色身影飞退,轻巧优雅的姿态恍若翱翔的飞燕。黑色的旋风对此却无心欣赏,疾追而上,刀光紧追其后。
  突然,飞退的白色身影发出了潇洒的笑声,双袍一挥,四野尘土就像有意识和生命的活物一样,卷了起来。黄褐色铺天盖地翻卷而来,瞬间吞没反应不及的黑色身影。
  一颗偌大的土球凌空急滚,越滚越大。白色的身影飘于其上,神色一贯优雅不羁,只有那双金色眼瞳中隐隐透出的谨慎光芒说明白色身影此刻的想法。
  然后,土球静止了。
  慢慢的,黑色的光如同烟雾一般从土球的缝隙缭散而出。白色的身影眉头轻蹙,随即洒然地笑了。伸出修长的食指微指著天,电光随即在指梢出现,蓝色的电光亮得令人心寒。明亮的金色眼珠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土球。
  只见,土球开始高速颤动,尖锐的嗡鸣也开始响起。一时之间,四周的空气也随著土球颤动,白色身影飘飞的袍袖此时却诡异得一动也不动。
  这样的颤动持续了约莫一分钟,接著便完全静止了。
  密切注意著土球的白色身影,见状微微一呆。就这当口,土球猛然爆裂,奇的是,所有土块全都去势汹汹地朝白色身影疾飞而去。一道黑色疾光就在此时直冲而出。
  白色身影在短暂的呆愣之后立刻回神,面对疾冲而来的土块视若无睹,食指往前轻点。凶猛而美丽的蓝色电光立刻穿越土块障壁奔向土球原址。
  黑色身影冲掠而出时,电光仅差毫釐从下方掠过……。
  就在白色身影不满地皱起形状优美的双眉时,蓝色的电光成功地在泥地上打出一个焦黑的大坑洞,深不见底。这时,土块也夹著啸声来到白色身影面前,却在身影前三尺处化成泥灰,让一道及时风吹散得无影无踪。
  黑色身影在空中一个巧妙翻身,透明的大刀一摆,停伫在空中,与白色身影遥遥对视。俊美的脸上此刻挂著嘲讽笑容,讥讽道:“神族的鼠辈!这么久不见了,竟然还是一样不长进。尽会使这种下流招数。”
  白色身影洒然一笑,将横在胸前的透明长剑斜指而下,轻松地反将一军:“本王承认,论蛮力,我们神族不是你们这些只长力气不长大脑的魔族对手。”
  这下可看清楚了,对峙的两人,黑色的身影原来是一个满头飘飞黑发,拥有妖魅紫色瞳眸,但肤色略显黝黑的男子,而白色的身影则是一头金色泛银长发,眸色金黄,肤色白皙的男子。
  黑发的那一位,光看脸,无可否认地,绝对是美男子一个,尤其是闪著诡异妖芒的紫色眼睛,更是令人无法拒绝。祂身上狂放的线条不仅勾勒出睥睨一切的傲态,更突显了祂独具的嚣狂气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额头上那只黑得发亮的独角,不过幸好,这独角长在其他人身上也许显得格格不入,但长在这个男子身上却突显了祂的脸部线条,有种吊诡的和谐感。继续往下看,看倌们可能又要大吃一惊,原来这男人身上不仅不著片缕,肌肉纠结的胸膛更有著鳞片一般的黑色斑纹,光裸的背后甚至还长著一对黑色的肉翼,这对肉翼让这个男人即便是战斗当中,也不曾落地。往下再看,下身,象徵著男性的器官不仅硕大得惊人,更令人诧异的是,战斗中竟然竖得高高的。
  这人就是东界魔域的主人──魔王摩拉。
  而金发的那位,也是一位美男子,美得不类凡俗,全身散发著圣洁的白光。斯文的线条让这个男子带著浓浓的书卷味,俊朗的五官、瘦高修长的身躯迎风而立,丰神俊朗之姿叫人忍不住忌妒。不同于摩拉充满侵略性与企图心的紫色眼睛,这男子有一双柔和、友善的金色眼眸,尽管此刻与祂的宿敌兵戎相见,这双眼睛仍旧不带丝毫的火药味。这样的气质加上一身笔挺的白色袍服,及一双白色锦靴,更让他全身上下无可挑剔。若要说金发与黑发男子的差异,除了这种迥异的气质外,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个男人没有黑色的尖角,而且祂背后的翅膀既不是一对也不是一对黑色的肉翼,而是两对羽翼,一对雪白,一对却泛著金光。
  这人就是摩拉的死对头,西界神领的主人──神王萨斯。
  神王与魔王分别领导著神魔双族,割据了盘古大陆为东界魔域、西界神领。在这个世界法则下,祂们就是一切的主宰。只是,没想到这两个平日里难得见上一面的王者,此刻竟然同时出现在此,并且打了起来。
  两人虽然手持由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剑,互不相让的对视著,看来气势庞大,但明显的已有一丝疲态。嘴巴虽然说得轻松自在,但眉头紧锁的样子,在在都说明了两人心中凝重的心情。
  ※※※
  像刚刚的交手模式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事实上,祂们已经在这里打了两天,几乎每一次都是这样惊险却又毫发无伤的情况。祂们都知道,只要不拿出那把武器,凭那用能量聚合而成的透明刀剑,谁都伤不了对方。可是,祂们尽管在此缠斗了两天,却还是迟迟不愿拿出决胜负的武器……。不到最后关头,他们不愿意冒两败俱伤的风险。
  只是,连续打了两天,不久,北线的战事又即将开始,这一个战事,祂们规划了很久,还牵扯到百万顷丰美农地的归属权,祂们必须回去坐镇。可惜,为了骄傲与立场,祂们谁都无法开口在胜负未分之前示弱收手。因此,祂们越发焦躁了。
  对峙之中,魔王首先发难,怒吼一声,光刀斜劈而出。刀气挟著风雷之声,转眼便到了神王面前。几乎与此同时,魔王的身影也来到眼前。神王见状却不硬接,而是不慌不忙虚架一刀,顺势侧身一转,滴溜溜转到魔王身后,受到光刀刀气直击的长剑余势不竭,就著神王转身之力,迅若流星,往魔王背后空门而去。
  只是魔王也非等闲,一刀不中随即知道情势不妙,并不勉强收刀,反而熊腰一扭,斜劈而下的光刀随即顺势由下往上捞,正好嗑开了疾刺而来的光剑。
  攻势被阻,神王并不气馁,右脚一错,左脚往前一跨,蓄满劲气的一掌便印了上去。岂料,这一掌却碰上了有同样想法的魔王所发出的一拳。
  劲气打实,两人胸腹都是一阵震荡,立刻顺势飘退,又恢复成对峙的模样。只不过,此时的两人因为意外的近身接战,气血激荡,都显得有些喘,凝重的神情更加凝重了。
  这样拖下去,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全都脱力,无法再战。只是,战事在即,祂们必须速战速决……!更何况,有多久啦……?有多久没这样打得淋漓痛外了?祂们也记不清了,想来有千年以上了吧!久违的战斗快感让祂们潜意识里想要撇开一切顾忌打个痛快。察觉这一点,两人脸上露出了坚定的神色,似乎下定了决心。
  黑白分明的两边突然以两人为中心迅速放射出令人无法逼视的剧光!然后,太阳与月亮同时出现在这片天空上,构成一幅诡异的景象。
  令人难以置信,祂们的力量竟然足以违背了天地循环的常规,让日月同时并存?!
  就在这强烈的光芒中,魔王摩拉额头上的黑色独角迅速缩了下去,只片刻,一把黑得发亮的大刀出现在摩拉的手上。
  而另一边,几乎与此同时,神王萨斯泛著金光的羽翼也迅速缩回,一把金光粲然的长剑也立刻出现在萨斯的手上。
  随著两样武器的出现,空气开始混乱了起来,天幕迅速染上墨黑的色泽,日月迅速被遮蔽,电光在漆黑的天空中闪动流窜。
  神剑,魔刀!所有神族人与魔族人的精神象徵。历代神王与魔王都由它们来决定。也只有它们能主宰神与魔的“真正”死亡。
  几乎是在一切异变发生的同时,两道一黑一白的光影迅速窜起,在电光交错中交会,接著便是伴随著电光流窜的一连串震耳轰鸣。
  以交会点为中心,方圆百里,瞬间塌陷,烟尘刹那间遮蔽了两人的身影。
  如有实质的狂风,迅速吹散烟尘。两道身影再度出现,没有了先前的轻巧灵活,此时的祂们两脚凝立于地,不仅无法离地而立,还猛退了三大步才立稳身形。
  仔细一看,魔王摩拉持著依旧黑亮的魔刀,而神王萨斯也持著依旧金光闪闪的的神剑。但是,方才还谈笑风生的两人,此刻不仅满头斗大的汗珠,摩拉的唇角还挂著一道红中带紫的鲜血,光裸的胸膛也在侧腹部留下一道深足三公分的细长伤痕,紫红色鲜血汩汩地由伤口中涌出,一点也没有止血的迹象,看样子只要伤口再划高一点,摩拉恐怕就将命送于此。
  那么,萨斯呢?祂那身洁白的服装也已不再洁白。左上臂接近关节处被横划了一刀,深可见骨,闪著微微金光的血液沿著手臂下流,染红了那一身洁白的衣裳,滴滴答答地低落在泥地上。若非萨斯机警,此刀应该是落向祂的脖子。
  如此看来,萨斯似乎比摩拉要略胜一筹了,祂还胜了祂一口鲜血!事实不然。只见萨斯白皙俊脸上闪过一阵红光,接著,一口鲜血就溢出嘴角。原来,方才萨斯还打算忍著这口鲜血呢!
  结果势均力敌!结果未分,战斗自然还要持续下去,因为祂们的双眼此克都燃烧著熊熊的斗志。但是,此刻若是有旁人都可以清楚判断,祂们,不适合再战斗了。因为,伤口虽非致命,却流血不止,只对立片刻,地上已经多了两滩鲜血,这些鲜血并不往下渗,反而凝成了光滑的液状物,像水银一般闪著各自的色泽。此刻,这两摊血正以极快的速度扩大面积。再战下去,就算不用得到致命伤祂们也会鲜血流尽而死。更何况此刻的祂们似乎体力耗费过剧,就连站立,都显得吃力。
  如果真的要打,只有一??击??之??力!
  可惜,祂们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所以,他们很快地决定赌这一击之力!喘息地对视,眼中火热的光芒说明两人斗志正盛,气势于是再次累积,眼看另一次交锋一触即发,两人心中都知道,这一击将是决胜的一击,也将是两败俱伤的一击。这时的祂们眼中只有战斗,尽管战后祂们都将需要长时间的休养,甚至再生,但是棋逢敌手,热战正酣。眼看气势高涨、即将爆发。突然,警讯同时在两人心中响起。
  有人接近!两人高涨的战意迅速冷却,冷静再度支配祂们的思维。
  塌陷地的外围出现了人影,不是一个两个,而是黑压压一大批人。
  人类!
  不祥的预感同时在摩拉与萨斯的心中升起,阴谋的味道也浓郁地几乎叫两人窒息。
  ※※※
  “清高的家伙!本王问你一件事,你听了谁的话要跟本王交战?人族吗?”摩拉谨慎地问。
  萨斯不语,只是艰难地点头。的确是祂帐下的人族大将建议的。
  “我们都落入陷阱了!”摩拉冷著脸道,眼中有著一丝懊恼与蕴怒。
  这是一个混乱的时代,除了神族与魔族之外,还有一个在神与魔斗争中所诞生的种族─人类,在这片盘古大陆中同时并存。
  人类是神魔二族制造来让祂们役使的种族,是没有意识、没有善恶的奴隶。长久以来,神与魔位居高位,兀自为了领土、为了宿命的对立而纠纷不断,战火将盘古大陆分割为东、西两界,东界魔域、西界神领,为祂们的对立与领土战斗的就是人类。
  然而,千万年来,无善无恶的人类开始有了变化。他们有了意识,他们开始想要掌握如神族魔族般的权力。
  萨斯与摩拉身为神、魔两族的王,自然知道人类已经有了意识,甚至也清楚看出他们的野心,但是,早在一开始,神魔二族为了怕人类叛变,就将他们造得太脆弱,即便是面对最低等的神奴与魔奴,人类也不过像是蝼蚁一般,不堪一击。更何况,基于神族和魔族的骄傲,他们不认为一个低等的种族有办法脱离他们的掌握!而之后人类也的确一如过去千万年,甘心地为祂们做事,让祂们几乎要以为他们放弃了无谓的奢想。
  原来……人类的企图从未消失,甚至还在不断的渴望中,发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优势─灰色的能力!巧妙地让祂们的骄傲蒙蔽了祂们的眼睛!
  没错!神族与魔族的性格太过单纯,各自坚持著祂们的信条与正义,祂们眼中只有正号与负号,却忘记了正号与负号间还有一个零。这对人类是好事,因为,人类不选择负号也不选择正号,他们选择零。神魔的眼中永远只有对立的黑与白,而人类眼中却看见了灰色,而且,他们可以充分掌握灰色。
  这个零和灰色,成为人族的优势。于是,阴谋一步步的酝酿,灰色逐渐成为世界的主要颜色、主要意识。
  风暴在神与魔的骄傲中展开,盘古大陆上洒满了血,不同的是,此时的人族心甘情愿的流血,因为这是他们计划中必须流的血。为了掌握权力,鲜血是蒙骗骄傲的神魔们最好的东西!
  两名王者都非寻常人,祂们很快就想通了,也因此,祂们的脸上同时浮现了懊恼的神情。
  电光闪烁中,摩拉与萨斯都看清了这群人的首领。那是自己亲口决定的人族领袖,两个最没个性的人,没想到这样的人竟暗中设计了自己。
  此次对战,两人并未带任何族人随行。而目下,两人正在气势已足不得不发的时刻,人族大批到来,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后果。
  此战非进行不可,但是结果必定是同归于尽或两败俱伤。但是,即便是两败俱伤,重伤后的祂们还有能力保住这两把足以扭转神魔与人类间关系的武器吗?
  一但这两把武器落入人类手中,他们尽可以巧妙利用,让神魔两族两败俱伤!两名王者很快就想通了其中道理,还准确地推断出人类的打算。
  人群已经*近,但仍旧与战斗中的两名王者保持一段距离。一群人穿著黑白两色劲装,在百丈外停了下来,挺身而出的是两位衣冠楚楚颇具威严的中年人。
  “神王!您最忠心的属下拿奥带著人族的兄弟们来帮助您!”
  左侧身穿白袍的中年人恭谨地发言,卑躬屈膝的模样彷彿对著心中的最高信仰讲话。
  “魔王大人,属下苏亚领著人族的兄弟来帮忙了!”
  右侧穿著黑袍的中年男子接著说话。不过,他显然比较耐不住性子,因为他此刻的脸上已经带著倨傲的神采。
  两位王者没有回答,仅是神色不定的对视著。
  祂们都查看过了,附近并没有魔、神二族的气息,也就是说,来的全是人族的人。
  这是不符规定的,一但领兵出来,尽管全是人族兵,指挥官也一定是魔、神两族的人,但这次却没有,这就透著奇怪了。
  两名中年人族男子见两名王者并不回话,紧张的互视一眼。最后,黑袍中年男子说话了。
  “魔王!您现在状况如何………需要属下……”
  黑袍中年男子的话说了一半便噎住了,因为黑暗的王者已经将目光转了过来,妖异的紫色眸光彷彿穿透人心一般,让心机深沉的黑袍男子也不禁手脚发抖。
  “……王……王……”
  黑袍男子直接承受魔王的眸光,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全了。
  其实这些人族人绝大多数根本从未见过魔王,此刻都被魔王震慑住,一时之间人族中人只感受到一股逐渐窜升的恐惧。
  正当众人几乎快支撑不住抖颤的双脚时,恐惧的来源-魔王发话了:“苏亚………直说吧!本王不查,中了你的奸计,乾脆点,说出你的目的吧!”黑暗的王者如是说。
  黑袍男子闻言精神一振。
  是了!他们是来夺权的!看祂们对峙的模样根本不可能分身来对付他们。
  想到这里,黑袍男子的恐惧立刻化为傲气:“嘿嘿………魔王大人!属下只是想借魔刀一用!”
  黑暗的王者闻言并不吃惊,只是拿眼看了与祂对峙的王者一眼。光明的王者在黑暗的王者徵询的目光中,说话了………
  “……拿奥……”光明的王者开了口,语气平淡。
  这么平淡的语气却让白袍中年男子遽然一惊,身躯重重一震,紧张地应声:“是……。是……属下在!”
  “你的打算也是本王手上的神剑吗?”光明的王者阖上金眸,平稳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白袍男子闻言紧张地转头看了黑袍男子一眼,黑袍男子信心满满的表情似乎带给他勇气,只听他深吸了一口气,挺起胸膛道:“没错!”
  光明的王者也没有吃惊的表情,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两人自然都知道得到神剑魔刀的好处,那便是号令所有神魔双族族人,生杀随意。
  这件事要是发生在前一刻,管他来了千军万马,两位王者也不会放在眼内。只可惜,如今的两人仅剩一击之力,尽管这一击足以毁天灭地,重伤后的祂们也将保不住神剑与魔刀。而不管神剑魔刀落于谁手,都不是祂们所乐见的。因为,尽管神剑魔刀仅能在认定的人手上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但是它们拥有的无上权威却可以左右许多事。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神剑在神族人手上,魔刀在魔族人手里。如此,谁也奈何不了谁,而等祂们疗伤完毕或重生完成,这两把刀剑祂们随时都可取回。但此刻,祂们都无法保证,因为,附近根本没有神魔族人。两位王者努力想要停下最后的一击,但是从祂们额角不断滴落的汗珠看来,成效并不大。
  祂们仅剩一个最后的方法,孤注一掷!反正,不论是重伤还是死亡,神剑魔刀都极有可能落进人族之手。那么与其将神魔的骄傲断送在卑贱的人类手上,祂们宁愿选择玉石俱焚,神魔是不灭的,祂们可以保留部分强大的力量保护神剑魔刀,直到祂们回来!
  “萨斯!”黑暗的王者开了口,第一次没有加上任何污蔑羞辱的形容词。
  光明的王者惊讶地看著黑暗的王者。
  两位王者从茫茫宇宙中诞生的那一刻起,亿万年来从不曾不在对手的名字上加上一堆形容词。对祂们来说,尽管对方的存在是必要的,因为,有了敌手才能确立祂们的领导地位,但是与生俱来对对手的反感却也同时存在。
  两人对视了一会,神王惊讶的神色很快的转变成了凝重的表情,接著两位王者竟同时的点了点头。
  为了保住神魔两族,祂们必须这么做。当然,这之间或者加上了一点点的私心。祂们也不希望有任何神魔族人拥有祂们的权威。
  见到两名王者似乎做出了某种协议,黑袍男子与白袍男子不安地对望一眼。黑与白的绝对对立,此刻竟然出现了灰色吗?
  就在他们惶惶不安中,黑暗的王者开口了:“苏亚,要拿本王的魔刀,可得要有本事才成!”低沉的声音悠悠回荡著。
  话落,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两道身影急速交会,黑夜与白天急速交融,却奇怪地一点声响也没有。就连之前狂暴的空气与流窜的电光都彷彿在瞬间消失无踪。
  两人正在惊疑之间,一幅彷彿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出现了。
  空气突地如爆炸般狂烈乱窜,两名人族领袖首当其冲被发狂的空气撕裂成片片碎块,散落的骨肉鲜血飞溅在其他惊恐的人类脸上,不过,没等他们意会,黑暗就已经来袭……。
  大地彷彿震怒般地震动,翻转,崩裂。
  天空像是碎裂一般,黑白碎片洒遍大地。
  人族在惊恐之间开始乱窜,践踏。一切都疯了………
  疯狂的世界,没有人注意到暴乱的中心窜起一黑一白两只光鸟,分往东西而去。
  就在天地暴动的刹那间,这群企图拥有神剑魔刀的人全都瞬间失去了生命。狂乱的空气中只悠悠传来低沉的声音:“走吧!去找一具最坚实的躯体转生吧!”
  从今以后,神族与魔族在大陆上失去了踪影。
  人类也自此丧失了与神魔双族一般几近永恒的生命。
  没有了神、魔双族的支持,人类脆弱的身体最多祇能支持百年。
  而神剑魔刀却已经掩埋在无人能接近的地方。
  这场天地间的暴乱,持续了一个星期……
  盘古大陆分裂成六大陆块。
  五大陆块在外,区中的是中央大陆,也就是暴乱的中心。
  在暴乱的中心,狂暴的空气使得任何会动的生物都无法生存其间,但这样元素纵横的环境,在亿万年后却孕育出另一种新的生命,没有生命的中央大陆这种种族出现之后,开始有了转机。
  人族在这次天地的暴动中死伤惨重,领袖也不知所踪。神族与魔族更是销声匿迹。
  不知情的人议论纷纷,而知情的人却是心中七上八下,但是,他们不能声张……因为他们的心里害怕著不知行踪的神魔族人。
  于是,他们将神族塑造成崇拜的神祇,将魔族塑造成恐惧的偶像。藉由这种方式告诫族人,远离神与魔……。
  这场为期一周的暴乱,在人类史上被称之为“开天辟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极品小村民
山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就剩下了一个个俊俏的小娘子,我该如何保护她们不被别人欺负呢?
西门龙头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农民
一度被视为全村骄傲的有志青年龙高远突然被精简回家,受尽奚落和白眼,人生陷入低谷,且看他如何靠自己的才华,扎根乡村,谋求发展,实现人生的又一次华丽转身。
樵夫
现代都市连载
美女的贴身医圣
实习医生被开除,鲜血意外流进一本古书,得到医术传承。艺术针灸、驱鬼辟邪、风水玄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成就一代医圣。
一念
现代都市连载
错爱总裁甜宠一生
外婆去世,她奉命嫁给他。新婚之夜,他跑到国外和初恋幽会,半年后还带回个私生子。她心碎一地,“江榕天,求你放过我。”他邪魅一笑,“放过了你,我怎么办?”
怡然
豪门总裁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连载
女子监狱里的男人
警校的第一名竟被分配到了女子监狱。那一个个饥渴难耐的灵魂,那一朵朵亟待滋润的花朵,杀人犯,经济犯,卖淫女,在这小小的四方天地中,她们渴望追逐着自由,但需要她们付出的,是身体和尊严。我是女子监狱的男狱警,唯一的男人……
红唇含刀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