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静渊微澜>>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6章 六

  天冀舒下脸来,嘻嘻笑道:“还是没有朋友。”
  众人指点着天冀笑道:“强词夺理!”
  天冀笑道:“你们如此说,仅因夫子乃是圣人,故而刻意歪解其话之本意来夸赞美化他。须知,圣人也是人,也会在特定时候说些平常话来。你们想,假如某一天,夫子‘曰’了一句,‘屁者,何其臭也,竟出自香体之中’,难道非要强作解释说,‘夫子乃是感叹天下礼崩乐坏,纲颓纪紊,一个好端端朝堂上,宵小充斥,奸贼盈庭,弄得污浊不堪,臭不可闻’?肯定不对吧,因夫子确实仅指生活中,屁是臭的,如此而已。”
  一语未了,众人早已笑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
  天冀也不能自抑,呵呵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儿,天冀勉强止住笑,又一脸严肃地说道:“要想正确理解夫子之言,一定不能脱离他老人家所处时代、所处周身环境,切不可站在夫子身后之时代,更不可站在如今的时代上去理解。忽视这个前提,只怕便理解差了。我刚才说‘无友不如己者’听不得,却是玩笑话。我的意思是,此句不是听不得,而是后世之人皆理解错了。”
  吴春水笑道:“不然!今人古人皆有解释,比如今有南怀瑾先生,李泽厚先生,钱宾四先生,陈志岁先生,全认为是‘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的意思;古有朱夫子,也这么讲,想来是不差的。”
  天冀笑道:“朱夫子的注解,根本不通,纯粹望文生义,何足与谈?夫子从来不会表达‘不要跟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的意思,不然,‘不耻下问’,怎么解释?许多人强作解释,本欲爱之,其实害之。依我愚见,这话之所以产生歧义,有个重要原因。”
  众人问道:“是什么?”
  天冀正色道:“断句不对!人们一般把此段分为四节,‘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为一节,‘主忠信’为一节,‘无友不如己者’为一节,‘过,则勿惮改’为一节。如此一来,便是夫子讲了四层意思。你们试想,假如夫子真是这样说话,难免就有‘前言不搭后语’之嫌了。恕我冒犯,其实这段文字仅仅讲了一个意思。也就是说,这些话该如此断,‘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中间全用逗号。另外,强调一点,文中‘友’字,却是‘相与’的意思。”
  众人听了,似懂非懂,因笑道:“请试翻译之。”
  天冀清清嗓子,翻译道:“君子不庄重,吊儿郎当,嘻嘻哈哈,则不威严,学习便不能专心,学得的知识谈不上不牢靠,容易忘记。学习过程中,注重两点,曰‘忠’与‘信’,切不可跟‘忠信’不如自己的人瞎混在一起,因乱世中‘忠信’人本来就少,而自己的‘忠信’也有限,成天与他们瞎混在一起,怎么能学好?如果以前跟他们瞎混了,那是错了的,应该勇于改正,不要害怕,所谓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翻译完,停了停,补充道:“故我认为,本段文字专讲君子学习过程中,应该注意的事项,并非另讲交友之道。关于交友之道,夫子已讲过了,如‘道不同不相为谋’、‘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听其言,观其行’等。在我见过的今人解释中,只有萧民元先生《论语辨惑》里解释得还算接近原意,不过说得不透,没能让世人信服。”
  众人听了这番解释,恍恍惚惚,疑疑惑惑的,又觉得有理,又不太理解。一个个如痴如呆,似木鸡一般,默然无语。
  天冀见了众人这般模样,又是欣慰,又是好笑,因玩笑感慨道:“不意千载而下,知夫子者,唯我天冀一人而已!”
  方成文听了这话,便拿起一个茶杯,笑嘻嘻送到天冀面前,调皮说道:“老天,请喝茶!”
  天冀有些纳闷,因笑说道:“我姓梁,不姓天,该喊我‘老梁’才是,怎么喊起‘老天’来?”
  成文又嘿嘿一笑,摇头晃脑说道:“子曰,‘知我者其天乎’。”
  一语未已,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比前更猛,几乎声振屋瓦了。引得隔壁同学也奔将过来,齐问发生了什么。于是小小宿舍挤了一屋子人,站着的,坐着的,躺着的,乱哄哄一片热闹。
  柏水寒见天冀先前说得头头是道,乱七八糟,似解似不解的。因笑问道:“你先前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不是夫子讲的,却是谁讲的?”
  天冀听了这话,又见满屋子人齐齐地盯着自己,顿起豪兴大作,一发不可收拾起来,扫视众人一遍,又看着水寒,却先发问道:“这一整句话,你记得么?“
  水寒笑道:“记不下来!”
  天冀冷笑不已,讽刺道:“就知道你只记得一句最没用的!”于是又转向郁江澜,问道:“你记得么?“
  江澜颔首,因诵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天冀点点头,又看了大家一眼,便装模作样说了起来:“我刚才不是说了么?研究夫子,一定要先考虑他老人家所处坏境。我据前后文推测,这话确是夫子讲的,只不过是夫子闺中之语,不足以训诲天下后世呢!所据何由呢?首先解释两个名词,‘小人’乃小民也,此处专指夫子家仆人;而‘女子’则专指夫子家妻妾也。”
  众人听了,齐声道:“有点意思!为何作此解释呢?”
  天冀道:“‘小人’一词在古代原指平民百姓,并非是如今卑鄙龌龊之人的意思,想必大家都看过民国之前的小说,书中尽是‘大人’‘小人’地乱叫。再证一下,夫子话中‘小人’若指现在意义上的卑鄙之人,肯定不通,因以夫子品性,决不会与他们相处的,何来‘近之’?‘女子’亦然,夫子平常尽与男子接触,摈斥女子,朝堂里南子之流他也见不着,所以也不存在‘近之’‘远之’之说你呢。”
  众人听了,有些不耐烦,笑催道:“啰哩啰嗦!我们知道‘小人’‘女子’何所指了,你倒是快点讲讲此话何来吧!”
  天冀挺挺身,整整衣领,笑道:“不要慌!听我讲来。”
  众人见他如此架势,知道必有伟言,不禁肃然起敬,一个个屏气凝神,竖起耳朵等听下文。
  于是天冀满脸神气,摇头摆脑,娓娓道来:“一日,夫子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夫人见他既不授课也不会客的样子,便款步走至跟前,小心问道,‘老人家,今日想吃点什么?’,夫子答曰,‘一以贯之’,夫人听得这句,便有些不悦起来,因埋怨道,‘能否具体而微点?’夫子无奈,答曰,‘无可无不可’,夫人听了越发不高兴,说道,‘还无可无不可呢!我怎么那么不信!什么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什么食饐而餲,鱼馁而肉败,不食;什么色恶,不食;臭恶不食;什么失饪,不食;不时,不食;什么割不正,不食;什么不得其酱,不食;什么沽酒市脯不食。此番合礼而不合理的言语却是谁说的?’”
  一顿话引出满屋笑声,江澜因笑道:“这下夫子尴尬了,不过夫子这番话仅针对祭祀而言呢!”
  天冀笑道:“不要插嘴,前言戏之耳!”
  众人又是会心一笑。
  天冀续说道:“夫子听了夫人之言,晓得她没理解自己说此话时的语境,欲待分辩,又恐犯了巧言鲜仁、利口覆邦的理论,只得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夫人见之,以为切中其隐,便放胆说起来。夫人道,‘老人家,你平居所讲关于仁的道理,我亦不大解得。当然怪不得我,因你吃饭不说话,睡觉也不说话,其余时间不是教书在堂,便是游历在外,我上哪里了解去?但我从你只言片语中,也略窥知一二。大意无非训诫朝堂须善待百姓,抚养天下而已。恕我直言,你讲得许多,可奈官家不理会何?执政者自不惜百姓何?我小时听奶奶讲过,‘天亡该亡之人,天灭该灭之国’,你此番操心有谁理解?你的苦心,其谁知之?季孙之忧在颛臾也好,在萧墙也好,你能怎么样呢?徒自苦耳!老人家呀,你讲的理论,原是不错的,奈何人皆作为耳旁风,故我心疼你呀,上次桓魋意欲杀你,我便提心,又在匡地因与那叫什么阳货的貌似而被人拘禁,我又吊胆。甚者,有一次,子路回来讲,你们竟在陈绝粮,忍饥挨饿,虽你以君子小人自解,然肚皮挨饿终究解答不了。而且……’夫人正说得来劲,觑眼瞧夫子,发现老人家脸色微红,似有愠色,便有些心虚,但转念一思,老人家不是说过吗,‘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且夫子一向以君子自视,料定今日不好发作,因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股脑儿说出来算了,反正一个得罪也是得罪,两个得罪也是得罪。胆子便又壮了起来,因接前话道,‘而且,以我鄙见,你讲的仁,要求太高了,不要说常人,即是帝王将相也难以做到吧?别的我也无法深究,只有一点,我却有些疑惑,前年孟武伯问子路如此行事,仁乎?你说不知也;又问冉求这么干,仁乎?你也说不知也;又问公西赤那么干,仁乎?你还是说不知也,请问老先生,你天天讲的‘仁’到底指什么呢?还有,记得有次你说,‘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我觉得甚为有理,可另一次你却说,‘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我便糊涂了,请问老先生,你到底主张出呢,还是主张入呢?再者,有次你说‘君子怀刑,小人怀惠’,也很好,可另一次却讲,‘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我不明白,请问老先生,你到底坚持法度呢,还是坚持孝道呢?’”
  天冀说到这里,便住口喝茶。只见众人一面听着,一面思着,一面又笑着,奇形怪状、姿态不一的。
  阮立志见天冀停下来了,因笑道:“夫子听了夫人这番数落,肯定要生气了。”
  柏水寒因没读过《论语》,听了便不大明白,只得笑着问大家道:“天冀刚才讲了许多,好像出自《论语》,你们都听得懂么?”
  众人见他打岔,有些不耐烦起来,欲待不理,看他眼巴巴一副认真态度,便取笑他,问道:“你如今是什么身份?”
  水寒不知是计,诚恳答道:“大学生啊!”
  众人听了,大不以为然,便讥讽道:“不看《论语》,不读《大学》,却敢说自己是大学生,真正‘人而无耻,不知其可也’。”
  水寒听了,立时起身走了出去,边走边说道:“不跟你们聊了!”
  众人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刚说完,却见他又折回来了,说道:“虽听不懂,还想再听听!”
  众人又笑道:“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矣!”
  水寒也懒得理会众人的之乎者也,只是坐了下来,却又说道:“夫子乃圣人,你们如此玩笑他,似乎不妥!”
  不料这话惹了众怒,齐声嘲笑道:“夫子圣不圣人,我们比你更清楚!我们比你更理解他老人家的心苦与无奈,我们更懂得‘仁’字的真正含义。一个连《论语》中一句囫囵话也说不出来的人,却在我们面前胡夸乱耀妄谈夫子是圣人,真正无耻!不是我们自大,只怕你想玩笑他老人家,你还说不出口呢!水寒同学,你若不把《论语》熟读三百遍,请不要在我等面前,讲什么夫子是不是圣人这样话,好不好?”
  水寒辩道:“我听得很多人皆说夫子是圣人,难道有错?”
  众人早已无法容忍,齐声恨骂道:“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
  水寒无以为意,不屑笑道:“你们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才熟读《论语》,世人中比你们读得懂的何止千万?”
  众人也不屑道:“读得懂的固然多!可实话告诉你吧,严格按照夫子教诲去修身齐家的,却是一个也没有!皆是空口说大话,苛责别人而已!”
  水寒知道犯了众怒,只口斗不过群嘴,便不再作声,无语地坐于天冀面前。
  众人见他默然,懒得理他,回头笑着鼓噪天冀道:“老三,继续说吧!”
  天冀便也不客气,说道:“夫子听了夫人言语,倒没生气,欣慰说道,‘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夫人听了这句,胆儿立即更肥了,索性埋怨道,老人家呀,我就不懂,公冶长明明囚于缧绁之中,你偏说,非其罪也,于是把女儿嫁给他,你到底据何标准,论定人家有罪无罪?话说回来,也许你有你的道理,只是不说罢了。但另一次,我很纳闷,你患微疾,康子馈药,你虽拜而受之,却说‘丘未达,不敢尝’,请问老先生,难道每个人都要在未病时,把天下药材先行尝遍,然后才吃它们治病么?”
  众人听了,哄笑道:“这下夫子不能忍耐了!”
  天冀笑道:“不过,夫子依然不答,但脸色已不能‘温而恭’了。虽生着气,又不能发火,因发火便违礼了。夫人却见机,知道这下真把夫子惹毛了,吓得舌头一伸,脖颈一缩,笑嘻嘻一溜烟回到内帷里去了。夫子仍然端坐不动,又无可奈何,因想到以前跟夫人保持距离,夫人有些抱怨,说是不近人情,如今走得近了,言语间便不逊起来。忽而又想到家中仆人也是这副德性,不禁嘟囔着大发感叹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满屋子人听了,都笑道:“原来如此,这话却是这么来的!可既是闺中之语,又怎么流传下来了呢?”
  天冀正要说下去,墙上电话却骤响起来了。天冀立即以指虚嘴,示意大家静声,自己便把电话接起来,却是清雅打来的。
  清雅问:“休息了没有?脚还疼不疼?”
  天冀答:“脚不大疼了,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
  众人听得这句答言,立时哄堂大笑起来。
  清雅问:“你们宿舍怎么这么吵?是不是在打扑克?”
  天冀答:“刚才打了,现在没打。”
  天冀笑着反问:“你怎么猜我们这里在打扑克,而不是干别的?”
  清雅笑答:“因为我们宿舍正有人打呢,以此推之即知!”
  天冀听了呵呵笑起来,于是再讲几句闲语,便互道晚安,说些早点休息的话儿。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最强桃运小农民
赵小飞高考后落魄回乡种田,偶然捡到聚宝盆,进入聚宝洞,从此开启了发家致富、拳打村霸、坐拥美女的桃运巅峰人生!不但能复制,而且种地、养鱼、治病、透视……他样样精通,拿下各种大奖,俘获无数美女!风骚小寡妇、妖娆村花、御姐女老板、外国女农业专家……排着队找上门,个个生猛!风骚嫂子:“今晚来嫂子家吃饺子。”漂亮村花:“小飞哥,帮我按摩。”迷人女老板:“想卖菜,先给我一根黄瓜。”面对众多美女,赵小飞表示,我只想好好种地!
想吃桃子
现代都市连载
贴身狂医俏总裁
【都市爽歪歪】他拥有神奇医术,身怀绝世武功。 十八岁那年,他走进了充满欲望的大都市。 桃花运接踵而来,美得冒泡的女总裁,性感貌美的动姐,娇艳妩媚的老板娘,风骚无比的麻辣教师…… 看到这些如花美眷。 叶小白双眼放光,他知道在成为泡妞高手的路上,已别无选择……
笑吹雪
现代都市连载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