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静渊微澜>>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3章 三

  清雅待在原地,擦了擦眼,抬头看着天冀,只见他扔完垃圾,却站立不动,呆呆地看着桶边立着的一块竖牌,于是也走将过去,笑问道:“你在看什么?”
  天冀指着牌上的话语,说道:“这话可笑!”
  清雅看了看牌子,只见上面写着:“天才,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不知笑自何来,因问道:“这话哪里可笑了?”
  天冀还只是看着,没有作声。
  清雅见天冀不答,就自顾自辩道:“我就觉得很对,天才的事业本来就是汗水滴就的嘛!难道不是吗?你想想,爱迪生若不昼夜勤劳,哪会有那么多发明?”停了停,又说道:“也许世上真有有先天的天才,但如果没有后天的努力,天才也就只是天才,并不能干出天才般的事来,古代不是有明证么,仲永不才,介甫伤之。我想爱迪生这里讲的应该是指后天的天才吧。”
  天冀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笑道:“我前段时间看了《爱迪生传》,发现人家原话不止这么多,原话是‘天才,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可见爱迪生强调的是百分之一的灵感,而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清雅道:“可又胡说!以你说,没有灵感的人干脆就不努力好了,反正也成不了事。如此,怎么劝导世人努力?”
  天冀笑道:“你不要急,这里并不是否定汗水的作用。只是我觉得吧,一般人看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这样的字眼,只怕一番努力之心,顿时冰消云散了。你想想看,一个人只有汗水没有灵感,干得的事业能有多大?”停了停,续说道:“当然,这里要解答一个问题:灵感从何而来?”
  清雅问道:“来自哪里?”
  “博览群书!”天冀坚决地说道,“只有广泛阅读,才能增长知识、广博见闻,才会有更多的灵感,看过《爱迪生传》的人都知道,他曾花费大量时间待在图书馆里看书,且多而杂。我们不能只看到人家埋头苦干做实验的一面,忽视人家广泛阅读的一面。要知道,多看书,就能旁征博引,就能举一反三,就能以东启西,这样灵感就来了。夫子讲的‘告诸往而知来’,也含此意。举个简单的例子,刑警们如果不看逻辑学,怎么去推理犯罪份子的思路呢。”
  说完就走开了,清雅也连忙跟着。只见天冀边走边又说道:“当然,从多看书这个层面上讲,这句话又是有道理的。”
  清雅道:“又来绕我,怎么又有道理了?”
  清雅笑了笑,没有回答,却先问道:“博览群书是一件什么活?”
  清雅想了想,道:“对很多人来说,好像也是一件苦差事!”
  天冀哈哈笑道:“何止苦差事,简直要命呢!”
  笑毕,又认真说道:“所以说灵感的获得也是要流下大量汗水的。现在的人们在教育方面不注重阅读,只注重苦做作业,反而误了。你看,古往今来的成功人物,绝大部分都有阅读的习惯,实际上也只有阅读才是终身受益的事。更重要的是,从小培养阅读习惯,还可以训练坐得住的耐性。一般来讲,有耐性的人也更愿意付出汗水。所以我总结说:天才,百分之百是汗水。”说完,洋洋得意对清雅说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
  清雅笑道:“神气什么!你这样说,岂不是更误人了。依你这个逻辑,人家爱迪生讲的‘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本身也饱含看书这一项呢,只不过单独把天生的灵感拿出来说罢了!”
  天冀感慨道:“我常常看到有些孩子非常勤奋,成绩却不是很好,我看着心疼,故有此感慨!希望他们能抽出更多时间多看看课外书,开阔开阔视野和思路。”
  清雅听了,一时无语,稍停又笑问道:我看你看的书也算不少了,是不是将来必定能干得出天才般的事业来了啰?”
  天冀想了想,狡猾笑道:“此亦未可知!”
  清雅拽着天冀的胳膊,道:“尽扯闲篇,走吧!”
  “哎呀!好亲蜜的一对呀,拉拉扯扯的也不怕教坏别人!"二人吓一跳,同时扭头望去,只见汝娴她们正在不远处笑嚷着,然后摆了摆手,算是打过招呼嘻嘻哈哈走开了,清雅不认得她们,怪眼看着天冀,笑问道:“这却又是谁?”
  天冀不理会她的怪表情,只是平静说道:“这是我们班的同学,那个说话的,名叫‘汝娴’,别看她咋咋呼呼的,人却是很好的。”
  清雅笑道:“我看得出,在你的眼里,没有一个女孩不是好的。真是博爱大师呀!”
  天冀没说什么,忽指着前面冷饮店说道:“说了许多,嗓子开始冒火了,去买个冷饮吧!”
  于是二人来到小卖部,买了两块奶油冰棍。天冀本吃不惯奶油,无奈清雅爱吃,只得陪着,初时龇牙裂嘴,面露难色下不了咽。清雅见了,每每笑弄道:“凡是不能跟我同胃的人,就不能算作是跟我同心的人!”又说什么“男子汉不能征服奶油,怎么去征服世界”等语。天冀奈何不了这些奇论,吃了几次,不意现在非唯习惯,一发喜欢起来了。清雅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点点头满意地笑说道:“孺子可教!”
  天冀也不搭理,自顾吃着,突然猛咬一口,立时就咧嘴吸起气来。清雅看着他那急样,觉得可笑,因笑着埋怨道:“猴急什么!古人言,心急吃不了冷冰棍的。”
  天冀张嘴卷舌呀呀问道:"我的牙还在么?”一句话引得路人直瞅着发笑,清雅有些不好意思,打趣笑道:“牙还在猴嘴里呢!”一面说,一面手往右一指,说道:"吃完了,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二人吃毕,扔完垃圾,便肩并肩一起往右走去。不一会,来到实验楼前。楼前有块白地,从前一直空着,只是随便摆放几只简易健材,以为学生加强体质之具。不料前时学校换了领导,据传此公酷爱雅静,排斥刚猛,看到这片空地仅作健身之用,颇觉浪费,便说健身自有处所,这里何必多次一举呢,又说今日之学生,身健固重要,心健亦不可少,于是径自下令,要求改地作园。有司接得此令,立即鸠工庀材,劳作一番,造了个花园来。园以篱笆围起,虽不甚大,却给刻板的校园另添一番情趣了。
  二人自建园以来,不曾赏玩过,于是一起来到园口,举目瞧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小池,池内一泓碧水,清澈见底,却放着一只小鸭子,安静地拨水游玩。
  天冀指着鸭道:“怎么就放一只,看着多么孤单!”
  清雅道:“听人说起过,原来却有两只,后来不知怎么就仅剩得一只了。”稍停,又笑道:“可是作怪,不放鸳鸯,竟放鸭子!”
  天冀噗嗤笑道:“鸳鸯哪里找去!况且校园是何等地方,岂能以鸳鸯示意,诲人谈情说爱呢?”
  清雅笑道:“可又来!我俩不也谈起来了么?谁教过?我觉得吧,谈者自谈,不谈者自不谈,跟诲不诲没什么关系。”
  天冀听了,不由得哈哈笑起来。
  二人说笑着,步入园内,只见池边弯弯曲曲环绕着一条小道,鹅卵石铺就,甚是小巧。沿道走了几步,却见左侧篱墙边摆放着一排花盆,干净整洁,内栽小花,五颜六色交叉间杂着。天冀虽叫不出花名,但觉甚是可爱可亲。正欣赏着,突然弯下腰来,作出要把手中花儿插于盆内的架势。清雅见了,不禁略带讥讽地笑道:“人家托付于你,你不知宝惜,却要插在这里,岂不辜负人家盛意!”接着又似感慨又似讽刺地说道:“可见得始乱终弃,才是你们男儿本色呢!”
  天冀听她说得严重,无可答话,就只顾低头插花。
  清雅见他不答言,因又认真说道:“况且这花儿习性未必能适应这样环境,设若不能适应,只怕就枯萎了,你可忍心么?”
  天冀还是不理,插好花,直起身,俯首看了一会,喃喃说道:“若花匠看见了,拿去另养着,胜过放在我这里,我不善养花,也不喜养花,只怕不多久就不得活了。”说罢挪步走开,边走边动情地说道:“我实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花儿亡在我手,宁愿别人养亡,我看不见也就罢了。”
  清雅听了这句,也无可答话。于是二人默然前行,边走边看。忽见清雅手往前一指,轻喊道:“你看!”
  天冀循指瞧去,只见花盆尽头立着两根粗木柱,柱上爬满藤蔓,两边各以铁链斜拉着,柱间一个秋千,也由铁链斜拉着,座板却由青藤条织成,显得古雅自然。秋千另一边又置一长木架,架上挂着一排小花盆,上下错开,盆内养些翠绿植物,似花非花,各长出几根枝条来,皆顺盆沿垂下,长短不一,错落有致,如碧丝绦一般,在微风中轻轻摇荡着。架前建一仿古四柱八角小亭,亭内放一花岗石圆桌,又配几条小石凳,桌凳皆光可鉴人。
  天冀正看着,却见清雅早已快步走向秋千,轻轻拂去座板上的落叶,缓缓地坐了上去,手拉斜链,单脚微点地面,悠然地前后晃荡起来。
  天冀笑看着,也走将过去,径直坐于凳上,翘起二郎腿,忽觉兜里书有些碍事,便拿出来放于桌上。清雅见了,因感慨笑道:“还别说,这里可是读书的好处所呢,看会儿书,荡会儿秋千,多么惬意啊!易安居士少女时的得意时光,只怕也是如此度过吧!”
  天冀听了,笑道:“莫要妄攀古人呢!如今我们有得那份物情,却没得那份才情呢!”
  清雅笑了笑,不接话,自顾自地晃荡着。
  天冀见她不说话了,也就不再言语,扭头转颈观赏起园子来。只见园子另一边界之以路,路边大树高耸,枝繁叶茂,树影婆娑,倒映水中,与园子融为一体,倒也给小小园子增添了不少气势。清风徐来,把那树叶窸窣声尽吹入耳中。天冀见此情景,不禁想起“水中看树影,风里听松声”的古诗来,怡怡然有些陶醉了。又往前看,只见不远处放一大石,算作假山,不十分高,却也突兀嶙峋,石底却有一洞,洞口杂草丛生,旁边放块木牌,上书三个歪歪扭扭大字,曰:“水帘洞”。天冀看着可笑,心下想道:“真正多事!”
  看毕园子,回转头瞧清雅,只见她依然悠闲地荡着秋千,双目微闭,一副若有所思模样。落日霞光透过树叶,斑斑点点辉映着洒落在她白色衬衫上、清洁的脸庞上,色彩斑斓,光怪陆离的,天冀看着这幅景象,顿觉她仿佛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了,不忍打扰,便把一只胳膊支在书上,掌托腮帮,呆呆地注视着她。
  良久,清雅忽睁开眼,瞧见天冀正用直直的眼神呆看着自己,顿时脸泛红云,羞涩地嫣然一笑,露出两排整整齐齐洁净白牙来,轻启朱唇笑责道:“看什么看!”
  天冀不做声,只管眼神直直地看她白牙,却又忽发怪想道:"要说女子之态,以‘脸似银盆’、‘肤如凝脂’、‘领如蝤蛴’,‘手如柔荑’、或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等词汇形容之,固然很美,可要没有‘齿如瓠犀’这一点,只怕全都白搭了。”于是脑海里不觉地想象着清雅满嘴东倒西歪黑牙的模样来,顿觉面目可憎,表情也就怪异起来了。
  清雅看着天冀,见他初时眉舒,继而眉蹙,有些纳闷,于是下了秋千,走近前来,在他肩上轻拍了一下,嗔笑道:“怪模怪样的,在想什么?”
  天冀一惊,想到刚才的糟蹋,难免心虚,赧然而笑强说道:“想你好看啊!”
  清雅也挨着坐下,作出一个不信的表情来,笑道:“鬼才信呢!肯定在嫌我难看呢,不要以为我瞧不出来。”
  天冀笑了笑,正待分辩,忽听见一声鸭叫,二人顺声瞅去,只见小鸭儿又叫了一声,扑棱了几下翅膀。天冀看着有趣,又扭头看了看落日,突发奇想说道:“清雅,你看,假如这是野鸭子,又飞得起来,岂不是“落霞与孤鹜齐飞”了?”
  清雅闻了,立时咯咯地笑个不住。天冀初始以为清雅仅是觉得这个比喻有趣,故而发笑,后来见她笑中带讥,不免有些诧异,伸手虚堵着她的嘴,笑道:“停!停!停!你笑什么?”
  清雅止住了笑,但脸上残存的笑意中讽刺依然。只见她不屑地说道:“我不惟笑你,亦笑天下人也!”
  天冀听了这话,大惊道:“笑自何来?”
  清雅把头一扬,乜视着他,傲然笑说道:“你刚才拿爱迪生的话来压我,这回我可要‘报仇’了。”
  天冀笑道:“只是学术讨论,哪得论及恩仇!况且世无全才,哪个不是有所知有所不知呢?可以说,人人如此,概莫能外。我愿虚心请教!”
  清雅笑道:“这还差不多!不过,今天不早了,改天再说吧。”
  天冀不依,拽了拽她的胳膊,状极恭顺地恳求道:“你说说吧,今天不说,还让我晚上睡觉不?”
  清雅笑道:“看你求知若渴的样子,很是有夫子遗风了。”
  天冀听了这话,却不作声,抿着嘴只是笑。
  清雅看他笑意不善,眼珠一转,恍然大悟,立时起身,假意怒道:“不说了!”
  天冀赶忙又拽她坐下,陪笑道:“我这是不耻上问,总可以了吧。”
  清雅满意地点点头,便坐直身子,夸张地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听本老师细细道来。我要说的是,这句话里那个‘鹜’字,实际上是错了的。”
  天冀闻言大惊道:“莫要开玩笑啊!该字行之已千年,世人皆不以为错啊。”
  清雅笑了笑,却作出一副老学究模样来,夸张地摇头晃脑说道:“此我所以笑天下人也。”
  天冀道:“你就别卖关子了,直说吧,既然你认为错了,那你认为该是哪个字呢?”
  清雅一本正经地慢慢说道:“该是‘雾’字。”
  天冀皱了皱眉,面露疑色,问道:“其理何在?”
  清雅不解释,却先发问道:“你见过落日么?”
  “那里!”天冀指指已偏西的日头。
  “你见过野鸭么?”
  “没有。”
  “你见过野鸭飞么?”
  “废话。”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假面娇妻
结婚纪念日妻子晚归,李泽发现了妻子身上的异常。而当李泽确定妻子不仅在上班期间洗过澡,而且身上还少了某样东西时,李泽意识到妻子可能已经出轨……
小九
现代都市完结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大叔你好坏
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对她颐指气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剥,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
顾汐
现代言情完结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