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静渊微澜>>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一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伟大在于:只要稍加努力,你就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
  这是一个平凡的时代,平凡在于:不管多么努力,你将永远是一个平凡的人!
  每个人都应当庆幸,庆幸生活于这样一个时代,能够伟大而平凡地生活着,努力工作着!
  宿舍里静悄悄的。
  天冀醒了,坐直身子,摆晃了几下脑袋,定定神,拿起床头架上一件短袖衬衫穿上,衬衫是白色格纹式的,已不新了,因洗得粗糙,领上看得出浅浅黄色汗渍。天冀也不多想,穿好衣服,下得床来,只见地下堆满了杂物,旧书籍、旧衣服、旧用品等,扔满一地,几无容足之处,天冀也管不得了,径直踩于其上,吱嘎吱嘎作响地出了门,上了锁,走出宿舍大楼。
  出得大门,向左转个弯,折到大道上,太阳已偏西了,斜光直照脸上,天冀一时眼睛不能适应,赶忙抬手挡着,往边上靠了靠,刚走得几步,只听见脚下“砰”的一声响,吓一大跳,急急低头看去,原来自己踢碎了一只玻璃花瓶,霎时地面又是玻璃又是水的污了一片,瓶中花儿狼狈地躺在地上,幸喜旁边一堆旧书隔着些距离,免于水污。天冀颇觉尴尬,抬头见书堆后站着一位女孩子,于是赶忙迭声道歉,女孩儿先也着了一吓,花容失色,轻叫一声,可瞬时又恢复了平静,天冀暗暗吃惊于女孩定力,就看视起她来。女孩个头不高,小巧可爱,面色微黝,却很光洁,脑后扎一马尾辫,上穿淡红圆领束腰长袖衫,下穿褐色紧身短裙,宽边黑白斜纹腰带,正中嵌一心形钢片,闪闪地反着光,显得大方得体,因书挡着,没看清鞋袜。只见她走近前来,幽香随之,天冀顿觉沁人心脾,正要再说什么,女孩却俯下身,拾起花儿,拿起一个透明塑料袋,把花小心装进去,往天冀面前一伸,脸庞堆起两朵笑云,轻声说道:“我原是想把它送给某位爱花之人的,没想到被你踢碎了瓶,想来只怕它与你有缘,就送给你吧!”
  天冀有些无措,急促间只得接了,听见女孩又说道:“这花我可养了很久了,一向精心呵护,希望你也用心养着。”
  天冀其实认不得此花,却不愿在女孩面前自显寡闻,于是点点头,笑了笑,又凑近鼻子嗅了嗅,装模作样地叹赏了几句,红着脸道声谢走开了。
  因前番狼狈,天冀也就谨慎起来,缓步轻移,双目沿着路边扫视过去。原来沿路已排摆着许多简易地摊来,各摊一二同学守着,或立或坐,间或吆喝几句,无非是“忍痛割爱”啦,“跳楼贱卖”啦。天冀看着有趣,微笑着乱看,走了不上十来米,见一男生盘腿而坐,手抱一半新不旧的琵琶,胡乱弹着,面前杂堆着许多旧书,边上放一纸牌,上写着“大甩卖”三字。天冀正看着,突然眼前一亮,驻步半蹲着,放下花儿,拾起看中的那本。书有些破旧,显然翻过多次了,天冀早闻此书之名,渴想已久,一直不能如愿得以一读,此时骤见,自是喜不待言,立时饶有兴趣地大略翻看起来。摊主见了,也就不弹了,伸手竖起大拇指,笑说道:“有眼光!这本书可是值得研看的,要不是带不走,我还真舍不得卖呢。同学,看得出你也喜欢看书,便宜卖给你吧!”
  天冀笑了笑,问明价格,付完钱欲待走开,只见摊主挤了挤眼,坏坏地笑道:“这位同学,你要记住,该书只能以君子之心看之,切勿以小人之心看之!”
  天冀看他说的郑重,因笑问道:“既如此说,你相相我,以我为君子耶?以我为小人耶?”摊主收住笑,半真半玩地朝天冀端详了一番,就又笑道:“就你面目而论,我认为,你可为君子!可为小人!”天冀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天冀转过身,刚走了几步,听见摊主喊他道:“你的花!”天冀回头一看,却是自己把花儿忘了,于是走去拾在手,又不觉有些紧张起来,朝原来花主瞅了瞅,只见女孩儿正跟另一男生说笑着,并没往这边看,也就略略放了心。
  离开这个摊位,天冀也就不再看其他的了,把书卷起,塞进裤兜,裤兜很大,却是刻意选的,因平时出门不带包时,可以放书。于是一面低头走着,一面又想着刚才摊主的评语,不由得发起笑来。
  “哎呀呀!我们的梁同学有什么喜事,就乐成这样,何不跟我们分享分享?”一个女生的声音轻响起来。
  天冀吃一惊,急忙抬头,见本班两个女同学,笑着正向自己走来,天冀脸一红,笑着反问道:“能有什么乐事?”
  “还没什么呢!笑成那样!手上还拿着花,想送给谁呢?”女生打趣道。
  天冀听着不对头,急忙加快脚步,侧身绕过她们,只管走了,走出老远,隐隐还能听到她俩的笑声。
  “这个汝娴,还是那样!”天冀心道,笑了笑,摇了摇头,又信步走着。蓦然想起她们的话来,想道:“她现在在干什么呢?何不去找她!”于是朝女生宿舍方向走去。
  正走着,忽听得“啪”的一声响,天冀立感屁股一阵疼,急忙回视,见一只足球在脚边翻滚,顿时眉头一皱,怒从心起,欲待发作,这时就听见远处有人正朝这边哇啦哇啦乱嚷,天冀循声望将过去,只见操场上站着几位学生,都穿着球衣,朝天冀连连作揖道歉,其中一位跑过来,边跑边示意把球踢回去。天冀心虽不快,无可奈何,见让他把球踢回去,不禁又技痒起来,便有意要露一手了。于是放下花,拿来球放在脚前,摆好架势,狠命地一脚踢了过去,却是球没飞起来,滚了过去,鞋却飞起来了,一时引得众人一阵大笑。天冀本想着露露脸,却是现了眼,也笑了起来,忙踮着脚去捡起皮鞋,鞋上早已满是灰土,脏污不堪了。天冀笑着胡乱穿上,甩了甩腿,又在路边草坪上蹭了蹭,算是擦过了。
  天冀拾起花,继续往前走,不多时,来到一教学楼前,于是有意无意朝里望了一眼,只见教室里稀稀落落坐着几位同学,或看书,或写字,一片安静。天冀心下笑道:“这些该是大一大二的吧。一般来讲,但凡挨到了大三大四,也就懒惰的多,勤奋的少了。”想罢,又不由地赞许起来:“这才是学生本分嘛!”
  几分钟后,图书馆大楼出现在眼前,天冀抬头看去,只见阅读室里灯光通明,同学们三三两两伏案看书,一副认真模样。天冀想起当初也曾这样看书,就有些感慨起来,又想到以后再也不能的了,不禁又有些感伤起来。
  图书馆旁边就是女生宿舍,天冀来到楼前,抬头看了看,又左右瞅瞅,清了清嗓子,冲着三层一个窗户喊了起来:“清雅!清雅!”喊了几声,只见窗口探出一个脑袋来,也扎着一个马尾辨,红着脸笑嘻嘻地朝天冀急急地摆手,示意止声。天冀报之一笑,站在原地等着。
  良久,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只见一个女孩儿蹦蹦跳跳地下了楼,欢快地来到天冀面前,天冀一直注视着她,只见她上身是一件干干净净短袖白衬衫,下配长筒喇叭蓝裤,脚穿一双白色便鞋,纤尘不染,看着清清爽爽的。
  女孩站定后,朝天冀笑笑,嗔道:"你这么几嗓子嚷着,弄得大家都晓得了,有个名叫“清雅”的人住在这楼里,这样一来,只怕我就出名了!"
  天冀也笑道:"也非一日了,还没习惯呢?再说,出名不是更好么,你看现在的人们,都是钻天入地、为非作歹地盼着出名呢!”
  清雅笑道:“要说不习惯呢,可是每次有每次的不习惯呀!”听他讲‘盼着出名’的话,就冷笑道:“这样出名,不要也罢,我只相信古人说的那句‘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不择手段的出名,有甚意思?又何可仿效呢?况且那样动静,看着得意,其实可笑,只是人们苦不自知罢了,要我说呢,还不都是跳梁行径,与其说是出名,不如说是出丑呢!”
  天冀听了,未加评论,只是笑了起来。
  俄而略带伤感地说道:“只怕以后没有这样机会了呢。”一言未了,忽见清雅脸色有异,眉根微动,略带愁意,于是赶忙笑嘻嘻地问道:“以前下来很快,这次怎么恁般久?”
  清雅回转脸色,却不答话,眼睛只是盯着天冀手上的花儿看,天冀也看了看,就把装着花儿的袋子往前一伸,笑道:“拿着吧!”
  不料清雅把嘴一撇,满脸的不屑,说道:“哪来的野花,就要送我!”天冀看她那模样,暗道不妙,因笑问道:“你从哪里看出这是野花?”清雅轻攒柳眉,哼了一声,道:“我何曾不知道你!你什么时候养过花?想必是哪个女生送你的,你却转身卖巧,拿来讨我欢心!只这一件,你们男子心性,已可概见了。”
  天冀只好把得花情由轻描淡写地讲了讲,又推说人家已经放到我手上了,我也不好意思推掉啊。清雅因讽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顿了顿,又轻叹道:“哎!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或者说,这是你的有情处,也是你的无情处。”说罢愀然不悦,脸色分明不善起来。
  天冀听着迷糊,就跼蹐起来,又想着已答应人家“善待”,不忍弃之,无可如何,只得依然拿在手上,往下稍垂着,不让清雅明显看见。于是就讪讪地笑着岔开话题道:“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清雅颜色稍霁,神秘兮兮地笑着,似真似假地说道:"我在干一件大事呢!"天冀听她说“大事”二字,就屈起一指,在她鼻尖上轻轻地刮了一下,笑说道:"小姑娘家的,干得甚大事!”清雅笑嗔道:“还小姑娘小姑娘的,人家已是二十多的人了,哪里还小!”天冀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笑道:“你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小姑娘!理由很简单啊,因为不管你如何增岁,总是要比我少一年的,这可是你这辈子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了。”接着又逗她道:“来来来,喊我一声大哥!”
  话音刚落,只见清雅立时低头侧脸,笑着朝地面“呸”了一口,随说道:“真正不要脸的家伙!”。同时又轻叫一声:“咦!你这鞋怎么弄成这个样了?”
  天冀低头看了看,就把刚才踢球的事说了一遍,说完又甩了甩脚。清雅没说什么,只是掏出一包纸巾来,半蹲着身,抽出几张在他鞋上擦一会。天冀一直低头看着,待她擦完一看,鞋面虽不光洁如新,却也不那么面目可憎了。清雅立起身,环顾四周看了看,低头把脏纸小心翼翼地捏作一团,又抽出一张,把纸团包了起来,塞进裤兜里。
  天冀不解其意,因笑问道:“留它作甚?”
  只见清雅一脸的严肃,答道:“留它还能有什么用呢!不是附近没有垃圾桶么?等会儿看到了再扔吧。”说完抬起头,盯着天冀的脸,正色说道:“你这脾性也该改一改了。就算你不念及这是新鞋,买了没几天,应该爱惜。如今弄脏了,也该擦擦吧。就这样走着,也不怕寒碜。你将来走上社会,难不成就穿着这么脏的皮鞋走在大街上?还还脸不红心不跳的?”
  顿了顿,又说道:“你从前作为学生,只以学习为主,彼时生活圈子里除了老师就是同学,大家只以学业优劣论人,脸面衣着尽可将就,无人指责,说句不好听的话,你越是衣衫不洁、尘垢满面,人家却越夸你,说你是力在书本、志向远大呢!”
  “怪不得那些大学问家、大科学家们,都是一副不修边幅、蓬头垢面怪模样,原来其理在此!”天冀笑着接话道。
  清雅看他打趣插话,不由地脸色收得更紧了,说道:“不要打岔,还笑得起来呢!你不要忘了,不久就要去上班了,也算是社会人了,到那时,你的生活圈子也就完全不一样了,有老板啦、有同事啦、有邻居啦、还有什么朋友啦,反正五颜六色的什么人都有啦。”
  天冀听了,又插嘴道:“你这忽而一堆‘了’的,忽而一堆‘啦’的,把我都说迷糊了,知道的人晓得你在说正经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说我完蛋了呢,‘了啦了啦’的!”
  清雅被他逗乐了,笑骂道:“就会说嘴!我还没说完呢!”就又说道:“这些人中,虽说不都像那些目光短浅之辈,只以相貌论你品行之高下、以衣着评你能力之大小,但也没有几个忍受得了你这个样子,一味以腌脏示众,污人眼目。”
  稍停,又感慨说道:“我们处此社会,没人要求你一天到晚华衣丽服,挂金佩银,但也不是说,你就可以以‘邋遢’为‘洒脱’,以‘龌龊’为‘高尚’。你反过来想一想,如果你穿戴整洁,清清爽爽的,别人看着顺心顺眼,对你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天冀听到这里,猛然以手拍胸,傲然笑说道:“大丈夫当以本来面目处世,赤心做事,岂愿以颜色媚人耶!”一语未了,胳膊上早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天冀“哎呀”一声喊着疼,急急地笑说道:“你这一下子怎生掐得这样痛?可见人说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何其谬也!”清雅噗嗤笑道:“我就是要掐醒你这梦中人呢!你不要强词夺理,穿着得体跟媚不媚人有什么关系?你说你不愿以色悦人,那你干脆以屋作裤、裸体以呈好了?”
  天冀听了大笑起来,正要接话,清雅以手止之,继续说道:“你可不要以为穿着乃是一件小事,其实关系大着呢!”说完就看着天冀,不吱声了。
  天冀正巴着眼等待下文,见她住了口,有些纳闷,张了张嘴欲问她怎么不说了,却见清雅突然把脸一侧,眼睛微眯,斜视着自己,面露微笑,似有得色,怪声怪气俏皮地问道:“想不想听听大师给你讲讲人生至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交锋
他意外的被神秘组织看中,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彪悍的改变!在最凶残的训练营中锻炼强大的体魄,开始虎胆龙威的人生!
谢景龙
现代都市完结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
“不许贴近我!” “不准睡,这是我的床!” “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太接近!” 林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
拉姆哥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