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桃花依旧醉春风>>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天启宫里的一朵桃花

  东海之东,有仙山,名曰天启,乃盘古大帝心脏所化,是这四海八荒最具灵气的仙山,与其他山林自是不同,山中一花一草,一禽一兽皆通灵性,别人清心寡欲几万年都不见得能幻化人形,而天启山的这些飞禽花草,若是得了机缘潜心修炼,要不了几千年便会幻化成人,有的若是机遇好,得道成仙也不是什么难事。
  在天启山之巅,有仙宫,名为天启宫。
  而说到天启宫,便不得不提住在这里的神尊玥辰了。
  当初盘古大帝一把开天神斧劈开天地,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天地万物,至此天地间孕育出了上古神族、魔族、妖族后四海八荒六合一片混乱,征战不断,如今还活在世上的上古神袛也就只有天启宫的这位玥辰神尊和九重天上的天君一家了。
  玥辰神尊向来闲散惯了,自从老天君羽化历劫后他便游历在外,近万年来都不曾回过天启宫。
  玥辰坐下有五个弟子,皆是这四海八荒声名赫赫的上神,如今这天启宫中主事的便是玥辰的二弟子上神丘曳,丘曳是由玥辰一手带大的,听山里的老榕树精说:丘曳是命定之子,若是历得过七七天劫将会是下一任的神尊。
  玥棽歌那时还小,并不知道什么是命定之子什么是七七天劫,听山里的老榕树这么说,便去问了丘曳,谁知他神神叨叨地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自她认识他以来,听他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话,当真是无趣透了。
  玥辰神尊的五个弟子中,二弟子丘曳性格温润谦和、沉稳内敛,慧根独具,不到四万年便修成了上神,自玥辰外出游历这天启宫就是他在主事。
  三弟子栖年性格虽然火爆了些但却是菩萨心肠,天启山的许多精怪都承过他的恩,他得道飞升后,一直隐居在北海以北的钟山清修。
  四弟子蓝卿是这四海八荒医术最高的上神,只是这人孤傲得很,常年冷着一张脸,不太与人亲近。
  最小的弟子白悛性子虽然张扬活泼,但却心细如尘,常年游玩于人间,三百多年前不知怎的从人间回来便说要闭关,至今都还没有走出延虚洞。
  至于他的大弟子天擎嘛,是天界的太子,在九万年前一场神魔大战中与魔尊同归于尽了……
  九万年前,那时这世间还没有玥棽歌。
  天启山的日照很是充足,而玥棽歌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躺在金梓树的树干上晒太阳外加午睡,依着今日天气甚好,阳光暖而不嗮,她便多睡了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忽的听见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来,“下来。”
  玥棽歌眯着眼循声望去,只见蓝卿站在不远处的凉亭里,微微皱着眉看着她,手里端着个碗,里面是隔得老远都能闻见的浓郁苦味。
  “什么时辰了?”玥棽歌打了个呵欠,见蓝卿不答,翻身跳下树,缓缓向他走去。
  “我不就多睡了会儿吗,瞧你那张脸。”玥棽歌讪笑道,瞥了眼他手里的药,问:“迷陌花又开了吗?”
  蓝卿不答,将那碗药递给她。
  迷陌花是世间难得的仙草,整个天启山也只有一株,还是蓝卿费了好些功夫寻来养在天启山的,迷陌花一千年一开花,花瓣入药有解毒养气、生肌美容的疗效。只是这花娇贵得很,开花期间受不得一点雨露风霜,稍有差池花瓣就会掉落。
  时至今日她已经是第四次喝这药了。
  “明知我怕苦却每次都拿这么苦的东西给我喝。”玥棽歌坐了下来,盯着那碗药皱起了眉头。
  “你若是想一辈子都以面具示人,不喝就是。”他话虽这么说却还是将药往玥棽歌面前推了推。
  玥棽歌抚上脸,触及的是冰凉的面具,这张面具是当年丘曳亲自为她做的,面具上的束带还是他的头发所化,这一戴就是四千年。
  “喝了。”蓝卿将药碗放在她面前,声音凌然。
  玥棽歌叹口气,就算她再怕苦这药还是得喝的,不为自己这满脸见不得人的伤疤也得体谅体谅蓝卿为了她日夜守着迷陌花的辛劳。
  将药一饮而尽,玥棽歌咂咂嘴,眉头皱得更深了,“这药怎么一次比一次苦啊。”想必是蓝卿又加了几味药材吧。
  蓝卿收了药碗,纤细的食指搭上她的手腕,片刻后点点头,这才道:“你这一身的伤可算是痊愈了,也不枉师兄度给你两万年的修为。”收了手,蓝卿又点了点头,甚是欣慰。
  玥棽歌站起身朝他深深作了个揖,笑容亲切一脸陈恳地说:“还要感谢四师兄的灵丹妙药和这四千多年的悉心照顾。”
  蓝卿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也不说话,伸手将她脸上的面具取下,在看到她面容那一瞬间凝了凝眉。
  玥棽歌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四千年了,她身上的伤是好了,但这脸上的伤疤却没有丝毫痊愈,她这位四海八荒医术最高的心气最高的四师兄怕是真的有些着急了。
  “万魔窟的戾气乃魔族千万年来的魔灵所化,我能活过来已是上辈子积了十方功德了,一张脸换一条命说到底还是我占了便宜。”
  这番话是当年丘曳对她说的,如今她也只有用这番话来宽慰蓝卿,知道他是在为自己担心,玥棽歌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这面具戴了四千年,若是突然不戴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蓝卿顿了顿,啪的一声将面具放在石桌上,一甩袖子人已经走远了。
  玥棽歌摇摇头,也不知道他是在置什么气,叹口气,轻轻抚上面庞,脸上凹凸不平的伤疤早已不疼了,只是愣愣地看着手里银色的面具发呆……
  她本是东海边上的一株桃花,机缘巧合下得了神尊玥辰的一口仙气得以幻化成人形,神尊说她幻化人形时东海之上响起十里棽歌,直达天际,惹得一众神仙纷纷伸长了脖子巴巴地瞧着东海还以为东海出了什么大喜事。
  神尊见她乖巧伶俐,身上又隐隐泛着自己纯真的仙气于是便收她做了义女带回了天启宫,取名,玥棽歌。
  那时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儿,在天启宫待了几千年,渐渐的有了修为。玥棽歌刚过六万岁的生辰就历了天劫修成了上神,只比白俊晚了不到五百年。
  她自修成了上神,就想着什么时候去天界看看,一日乘着丘曳不注意,便隐去身形,直奔九重天界。可是她哪里知道自己如今已是上神怎的还会有一个死劫等着她。
  她这一去就是七百多年,丘曳只当她是玩疯了,等腻了自己也就回来的。谁知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哪里还有半点人样,只剩一缕魂魄飘飘然。
  丘曳为了救她,损了八千年的修为为她聚拢魂魄,就这样玥棽歌还是在天启宫的崇星台上睡了整整两百年才醒过来。
  玥棽歌从混沌中醒来,她的几位师兄告诉她,她损了四万年的修为,一张脸被万魔窟的戾气所伤,还有,玥棽歌发现自己少了七百年的记忆。
  再后来丘曳告诉她,她是得了神尊的一口仙气才得以修成人形的,算是生来仙胎,这一劫就是要她还那一口仙气,若是历了从此便寿与天齐,若是历不了便断尽仙根魂飞魄散。
  那场天劫比她飞升成为上神时历的劫还要凶狠得多,听白俊说,那日天雷足足劈了三个时辰,天际一片火光……
  其实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玥棽歌一点也不记得了,只是后来听栖年说,她可能是被天雷劈中从云端上跌落了下来,偏偏好死不死地跌进了万魔窟,原本只剩一口气的她,只差那么一点点就魂飞魄散,若不是丘曳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每每提及这里,栖年都要摇摇头,一脸的担忧看着玥棽歌说:“当真是险得很,险得很啊。”
  白俊曾调侃她说:“你这劫历得也太狠了,就算依着神尊之女的劫难也有些过了,难不成是你在天界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才至遭这么个罪。那可是万魔窟啊,怎么就掉进去了。”
  然后摇着那把从不离身的玉骨折扇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继而又是鄙夷地说:“莫说你还有师父的一口仙气在身,好歹你也是修了六万年才修成的上神,怎么连自己要历劫都算不出来?”
  这话说的,玥棽歌当真是无地自容啊,但嘴里还是不服输地回了一句:“谁让你常常在我修炼的是时候拐我去人间游玩的。”
  白俊一时语塞,手中折扇唰地一收就想去敲她的头,但看她那虚弱的样子到底是没忍下心。
  其实吧,白俊说的这个玥棽歌也想过,难道她真在天界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但是转念一想,她虽然是有些调皮任性,但那也是在她几位师兄面前才会做的事,在外人面前她一向礼貌懂事,伶俐乖巧,嗯,这是义父说的,这么说来,也不至于会得罪哪位大神到非得致她于死地吧。
  唉!总之一句话,玥棽歌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孽不道的事了,虽然这辈子修成了上神,但好日子没过几天,就遭了这么一个劫,差点魂飞魄散不说还失了七百年的记忆,最最要命的是一张脸毁了个干干净净。
  她本是桃花化身,一张脸生得清秀绝俗,眉心一朵碧血桃花,灼灼其华,桃眼柳眉,明眸皓齿,就连一向眼高于顶、阅尽无数美人从不轻易夸人美貌的白俊也曾称赞:这张脸当真是面若桃花,色如凝霞,啧啧,人间有个词叫倾国倾城,大概说的就是你吧。
  现如今,这张脸倾国倾城的脸大概是再也回不去了,她心里有过愤恨、有过不甘,丘曳却常常安慰她说,这世间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但凡想要飞升得道的,不经历一番苦难,又怎么能屹立于天地间。
  归根结底一副皮囊而已,时间久了,她也就不去纠结这些事。
  晚间时分,玥棽歌在蓝卿的药斋摆弄药材,蓝卿曾教过她炼丹识药,这四千多年养伤的日子,玥棽歌因着无聊,经常跑去他的药斋打发时间,帮他的仙草浇浇水松松土什么的,偶尔也翻几本医书古籍来看看。
  没过多久,就见一只黑猫从外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舔了舔爪子,在离玥棽歌几步外化作了人形。
  “连翘,小心蓝卿将你拿来炼药。”玥棽歌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小少年。
  连翘是一只毛色纯黑的猫妖,两百多年前受伤晕倒在天启山下,山下的老榕树精见他还有气,便告诉了她,玥棽歌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将他救下,并托蓝卿为他治伤,他伤好了以后说要报答她,又说自己实在是没地方可去,玥棽歌便将他留在了身边。
  时间一久,玥棽歌也摸清了他的性子,和自己小时候一样活泼,爱惹事,曾经把蓝卿的养了几百年的仙草当野花拔了做了个小花环,气得蓝卿差点拿他炼药,自那以后便不允许连翘踏足药斋。
  “才不会。”连翘吐了吐舌头,墨绿的眸子很是耐看,“我刚刚看见他和丘曳上神在双生殿说话,现在不会过来。”
  玥棽歌一挑眉,这小子倒是变聪明了不少。
  既知丘曳从燃月台上下来了,玥棽歌便想着待会儿去双生殿看看他。
  天启宫一共有十二个大殿,双生殿位于天启宫的东南方,是丘曳的住处,与玥棽歌的住处只隔了一个尧碧殿。
  玥棽歌到双生殿时只看见丘曳一人坐在屋外的凉亭闭目冥想,白衣白发,容颜俊朗。
  凉亭里焚着香,青烟袅袅,蓝卿应该是刚走,亭里还能隐隐能闻见蓝卿身上的药香。丘曳似早知她会来,石桌上沏着一壶她喜欢的碧游花茶,玥棽歌走近,丘曳睁开眼朝她招招手,笑得温和:“小桃花,你来了。”
  除了她那脾气火爆的三师兄一直以来都直呼她的姓名外,其他三位师兄都这么叫她。
  “你这几日去燃月台做什么?”玥棽歌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地喝着。
  “天机不可泄露。”
  玥棽歌放下白玉的茶杯,斜挑着眉,“你泄露的天机还少吗?”
  玥棽歌还记得她初见丘曳的时候,那是六万多年前,义父将她领回天启宫的那日,天气格外的好,丘曳站在众弟子之首,风姿卓越,墨发如丝。但四千年前她在崇星台上醒来时看见的就是他如今这副模样,青丝胜雪。
  蓝卿告诉她,丘曳窥视了天命,以至盛年白头。
  后来玥棽歌才知道这让他白头的天命就是她命中的这个劫,丘曳耗费了八千年的修为,窥视了她的天命,为她渡劫,后来为了聚拢她的三魂七魄又渡了两万年的修为给她,否者现如今这世间哪里还有玥棽歌这么个人。
  说到底他这一头白发全是为了她,玥棽歌为此内疚了好久。
  丘曳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伸手就要来拍她的头,玥棽歌连忙避开,才不让他得逞。
  他却不在意,乐呵呵地笑了两声,说:“刚才见了蓝卿,他说你的伤已经痊愈了。”
  玥棽歌理了理耳鬓的发丝,笑着点点头,“毕竟是这四海八荒公认的神医,再说我不是还承了你两万年的修为吗?养了四千年,若是再不好我都没脸见你了。”
  “那两万年的修为只为聚你魂魄,你原先的修为断送了一大半,现下需得好好修练,终归你还是个上神。”
  玥棽歌打了个哈哈,连连点头说是,心里翻了个白眼,想:怕是这四海八荒之内没有比我更弱的上神了吧。
  当真是惭愧啊惭愧。
  饮了口杯里的茶,丘曳悠悠地叹了口气,银色的发丝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凄凉。“你脸上的伤,蓝卿也同我说了,万魔窟自上古时代就一直存在,里面不知道聚集了多少魔灵的戾气,所以你脸上的伤恢复得慢些也是情理之中的。”
  他说着抬眼看了看玥棽歌,她正用手拈起杯壁的花瓣把玩着,听他这么说,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又说:“我现在是真不把这伤当回事,再说你这面具做得精致,我很是喜欢,戴了四千年,我早已习惯了。”
  暮地又想起些什么来,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凄凄然地问道:“你说要是义父他老人家知道我历个劫不仅损了大半修为还毁了脸失了忆连带着你白了头,会不会一气之下把我赶出天启宫啊。”
  丘曳嘴角抽了抽,一口茶在嘴里差点就喷了出来,缓了缓,道:“赶出天启宫不至于,倒是有可能罚你把藏经楼里的经书抄个千百八十遍。”
  玥棽歌一怔,想到藏经楼里那些她到现在也没数清的经书,差点背过气去。
  好险,好险,她拍着胸口暗自道:幸亏义父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绝品医圣
偶然得到神医传承,洞穿人身体的同时,也可以洞穿人心,帮美女治病,和美女谈心……
流沙
现代都市连载
生死突击
他曾经是一名热血的军人,为祖国挥洒着鲜血和汗水,当他褪去一身峥嵘回到现实生活中之后,却发现一个残酷的命运正在等待着他,于是他的生命旅途中再起波澜,又一次的踏上了充满热血的征途。这是那一代军人的传奇故事,几十年之后哪怕他们已经老去,也仍然有人记得他们曾经的热血和征途。他们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圈!困哥出手必属精品!
困的睡不着
现代都市完结
化龙
我妈生下我就把我丢给了舅舅,说要去找我爸,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从小家徒四壁受人欺负,若有朝一日虫化龙,我定要你们十倍偿还!我不知道什么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
小白菜
现代都市连载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与女神荒岛求生的日子
一场空难,一切未知。当李辰醒来时,已在荒岛……与一位女神、两名空姐,开启了一场神秘之旅……
曾家小少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