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老村狼烟》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老村狼烟

  老村狼烟
  阿虎
  我们村最高的山头上,冲天矗立着一门土炮,我爷爷说这口炮的年龄比他的爷爷都大,是义和团轰击八国联军的老家伙。
  那年夏天,清秀的麦子日渐变得笨头笨脑。在一个知了喊破了嗓子的中午,爷爷请来了阴阳先生,喊叫着村子里的壮年人,把老炮炮口冲天,栽在山头上,好像山头上立着一个黑钢铜人。
  随后,村子里开始推选炮手,炮手必须是掌握了火药爆炸原理的壮汉,负责用火药轰散冰雹。他一年的口粮大伙公摊。因此,炮手除了对天放炮,剩下的活就是吃饭拉屎,和脱产干部一样清闲。
  我从学校里回家的时候,恰好村子里竞选炮手,我二哥在嫂子的怂恿下准备参选,他还没上台,爷爷的拐棍就抡了过来,他的脑门立刻肿起了一个黑包。
  一声炮响把整个村子震得屁滚尿流。刘赶山从爆炸的烟云中走了出来,他的神态如同摧毁了敌人碉堡的爆破英雄。刘赶山看了看吓傻了的村民,轻轻弹掉了手指上的拉环。“一颗手榴弹能吓死人啊”。
  刘赶山捡起爷爷掉落在地的拐杖,十分费劲的塞进老人家颤抖的手中。爷爷干枯的手指如同鸡爪子扣住了一根救命的枝条。
  刘赶山遗憾的摇了摇头,“响声还是差了点,要不是过了爆破期,能把大伙的**震破了”。
  “还有谁想当炮手”?爷爷喊了十多遍,所有的人就跟栽进了泥土的木桩,迈不动步子。
  刘赶山当仁不让地成了炮手。
  黄昏时分,太阳的余晖红如猪血,炮山顶上举行严肃的炮手交接仪式,三个年过七旬的老汉把牛皮火药桶托在头顶。胡阴阳身披道袍,如同抽风的老山羊一样胡须乱抖,念着谁也听不懂的经文。猛然间,胡阴阳眯着的双眼射出寒光,他嚎叫一声,用木剑刺向一堆画着鬼符的黄纸,淡蓝色的火苗立刻吞噬了鬼符,纷飞的纸灰如万只黑蝶在空中翩然漫舞。几个壮汉踏尘而来,把一只公羊抬到了土炮前,屠夫扬起冷光四射的杀猪刀,捅向公羊的心窝,黑血顺着钢刀血槽喷射出来,浸红了土炮上裹着的白绫。两个手脚麻利的小伙子扯下白绫,缠绕在光着上身的刘赶山身上。刘赶山立马成了天神一样的金刚血人,浑身喷射着灼人血气,他踏着尘土跑到三个老人跟前,一把夺过牛皮火药筒,把半升火药灌在了土炮里,18个童年男子围着土炮,齐刷刷褪掉了裤子,平躺在地上,让18根男根和土炮一起直指云天。屠夫用山羊的心肝把十八根男根染成血色,刘赶山抢过火把,点燃了引线,一声彻天巨响,爆炸惊天动地,整个村庄打了个冷战。脸上涂满了羊血的刘赶山成了我们村的炮手。
  第二天中午,我正在家吃饭,一声惊雷几乎把饭碗震掉,我爷爷从炕头上滚落了下来,连滚带爬出了家门。黑云如同洪水一样翻滚而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天空阴森黑暗,冷风从树梢上窜了过来,刺得人小便失禁,牙根打颤。
  一道电光把黑云斩成了两半,沉闷的响声仿佛从地底深处滚滚而来。爷爷一声怪叫,一把扯着我滚回了窑洞里。
  一声巨大的爆炸从天劈落,院子里的百年老柳冒了一股青烟,抖动了一下,被惊雷拦腰劈成了两半。
  爷爷发疯一样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两眼直勾勾望着炮山。
  刘赶山扛着一包炸药冲上了炮山,他一把扯开炮口的破布,用牛角量好了炸药,填进了炮膛里。
  “点火”爷爷发疯的咆哮着,“你他娘的快点火。
  刘赶山飞快的用塑料布把剩下的火药包好,一脚踢进了旁边的老鼠洞里。随后,他用火药和棉花搓了一根导火索。
  一声闷雷从山边传来,一道如鞭闪电,劈空抽向了炮山。
  “完啦,刘赶山完啦”,爷爷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刘赶山飞快的拿起一块塑料布,塞住了炮口。他就势一滚,隐没在旁边的避雨洞里。
  闪电把炮山的一棵枯树劈得成了一堆焦木。
  由于受都塑料布的绝缘保护,闪电没有引燃炮膛里的炸药。
  刘赶山钻出了山洞,他摸去了脸上的灰尘,回头望了望我们的村庄。
  一块黑云悄悄压到了山头上,一座山一样的红云翻滚着向这里聚集,黑云和红云只要一摩擦,冰雹就会飞泻砸下。
  爷爷张了张干枯的嘴巴,喊不出一个字来,他干瘪的舌头在瑟瑟发抖的嘴巴里来回抽斗,如同一只奄奄一息的死蛇,两只手死死扣着门框,眼睛都快被急火点燃了。
  刘赶山装好了导火索,他点燃了一支香烟,悠然的抽了一口。
  黑云和红云在山头马上就要汇合了,我已经感觉了刺骨的寒冷,这是冰雹即将落下的前兆。
  “我日你先人”,爷爷带着哭腔破口大骂。“刘赶山,你个狗日的”。
  一道闪电点亮了黑云的边缘,刘赶山迅速引燃了导火索,只见火光一闪,一声惊天巨响,我的小便喷射而出,屋檐上震落的瓦片把爷爷砸晕过去。
  炮山一片火光,刘赶山和老炮消失在火光中。
  黑云被火光冲开了一道口子,向两边翻滚。一阵冷风刮开了硝烟,刘赶山从硝烟中显现了出来,他悠闲的吸了一口香烟,两股青烟从他的鼻孔中徐徐涌出。
  刘赶山一炮击败了冰雹。
  2
  这年的麦子算是从冰雹的手里夺了回来,填饱了肚子,日子过得斗转星移,转眼到了来年春天。
  二叔掐了一个柳树芽子,放进嘴里咀嚼了一会儿,一股草腥味直冲鼻腔。二叔打了个喷嚏,脸上露出了一丝怪笑。
  二叔把公驴牵到河水里冲刷干净,洗过澡的公驴身上和黑缎子一样闪烁着阳光,散发出雄壮的活力,二叔在公驴的后跨上一拍,公驴粗大如警棍一样的生殖器就会垂落下来。二叔抓过来细细审视一下,严肃对儿子说,“好好看着家,老子该出去挣钱啦”。
  二叔给公驴脖子上挂上一串牛眼珠子一样的黑铜响铃,在公驴的额头上栓上一末红布,公驴的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皮带,这头公驴平时就和疯了一样,让二叔这么一武装,比平时威风了许多。二叔在院子里转着圈圈细细查看一番,好像母亲在阳光下打量即将出嫁的女儿。
  公驴发出疯狂难听的叫声,驮着二叔绝尘而去。二叔在公驴的叫唤声中大声喊叫,“配种啦,配种啦,三道弯村的李勇强,劲大玩意儿长”。
  经常在附近的村子里配种,我的二叔李勇强的名声传遍了十里八乡,听到他和公驴的嘶喊声,打算配种的人家早早地把母驴栓在大门口,公驴一见,发疯冲了过来。二叔死死扯着公驴的噘子,把公驴往这家的槽头上一栓,大大咧咧的走进了院子。主人赶紧把他请到炕上,好烟好酒好茶好肉好招待。又大声吆喝着子女赶紧给他家的公驴添草上料。二叔塞满了馒头的嘴巴大声喊叫着,“料要拌好,最好来碗炒黑豆。畜生和人一样,肚子填不饱,哪有配种的心思”。
  听到公驴一声嚎叫,二叔李勇强把筷子一撂,放了一个能冲破裤裆的响屁,开始了正式工作。这家的主人把母驴牵到村口的打麦场上,李勇强一本正经地指挥着公驴和母驴交配。母驴对生人有点不太适应,毛着耳朵,绕着树桩跑圈圈,还冲着李勇强撂蹶子。围观的乡亲们笑得前仰后合,他们冲二叔喊叫着:“李勇强,真是应了那句话,磨道里日驴一大转”。
  二叔和公驴跟在母驴后面寻找机会,他们在打麦场上搞得尘土飞扬,二叔不停得唠叨,“真他妈的和婊子一样,明明是想干哪个事,还装什么正经”。折腾了老半天,母驴终于就范。
  二叔擦了一把汗,他指着公驴对围观的人说,“方圆20里地,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条子吧,个头高,力量大,爷们,给你家也配上一个,你看这驴玩意,都赶上娃娃腿了”。
  二叔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众人看来十分好笑,这让他有点恼火。二叔一把抽出公驴的玩意,“是爷们的掏出来比比看,谁的玩意要赶上它,我管谁叫爷爷”。
  在哄笑声中,交配结束了,二叔拿出一根红线绳,栓在母驴的脖子上,“明年要产不下驴崽你找我”。有的人大喊,“找你顶个球用,又不是你配的种,找驴还差不多”。
  李勇强嘿嘿一笑,主人就会拿出五元钱来,塞到他的手中。二叔在阳光下看了看脏糊糊五元钱的钞票,一甩腿跨上驴背,奔向了下一个母驴。
  “公驴就是咱家的传家宝”,二叔不止一次的告戒儿子。
  一天下午,看到了公驴进村,我的老师来到了二叔的家里,正在喝酒的二叔光着脚从炕上跳了下来,他慌慌张张地在衣服上擦了擦经常握驴鞭的脏手,冲着老师李晓明伸了过去。我们的老师早就知道二叔的职业,他也曾碰见过二叔协助公驴交配的工作场面。李晓明老师并没有接应二叔那只热情的脏手,他回过头来严肃的对我们说,“你们不好好念书,难道将来干这个”?
  李晓明老师挑一个凳子,弹了弹上面的灰尘,稳稳地坐在上面。
  二叔大声呵斥着儿子从驴背上卸下了白酒和茶叶——这些都是别人送给他的礼品。二叔给老师倒了一碗酒,“55度的,来两口”,自己则抓着酒瓶直接捅进了嘴巴里。“烧,真他妈的够劲”。
  “你怎么能让儿子辍学呢?”,我的老师讲明了来意。“这样下去,儿子不就和你一样了吗”?
  “喝酒”,李勇强把酒瓶碰向了老师的酒碗。老师小呡了一口,“你还想让儿子骑头公驴闯世界”?。“满上”,李世强又在老师的碗里倒满了酒。
  一个老头牵着母驴找上门来,老头很生气的告诉李勇强“一年了,满满一年了,母驴连个屁也没有放,还驴驹呢”。
  肚子里灌了半斤烧酒的李勇强眯缝着眼睛看了看老汉,他被老汉气愤的表情逗笑了,李勇强拎着酒瓶指着老汉:“没怀上就没怀上,你悄悄拉来我给你重配就是了,不就一驴球的事吗,嗓门那么大干啥”。
  李勇强灌了一口酒,“球大点事,球大点事,母驴没怀上,不耽误你抱孙子”。李勇强拉着老汉的胳膊进了窑洞,“喝一盅”。李勇强指着母驴对儿子说,“你他娘的上手呀,家门口的生意,还要老子亲自动手,你没看见我在喝酒吗”?他和老师又碰了一大碗。
  李晓明老师说了半天,李勇强只管望嘴里灌酒,李老师一看李勇强听不进去,匆忙结束了这次家访。满脸通红的李勇强拉着老师走出了窑洞,酒精烧的他的嘴巴有些变形,舌头不停在里面叨咕,说的什么话一句也听不清楚。
  儿子正在摆弄着驴鞭和一只母驴交配,他的个头显然不够,怎么也不能把驴鞭放到应该去的地方,我的兄弟累得满头大汗。公驴比他更着急,蹄子踩到了他的脚上,我的兄弟叫唤了一声,抱着脚在院子里跳了起来。
  老汉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娃的手脚不麻利,不像你的种”。
  恼怒的二叔灌了一口酒,他用酒瓶指着儿子,大声地呵斥,“再高点,你把驴球再抬高点”。看到儿子仍然无法按照自己的指令完成辅助公驴的交配,李勇强跳了过来,一脚踹开儿子,“他妈的,吃了十年饭,连个驴球都抬不起”。
  李勇强自己抓起了驴鞭,把儿子扯到了跟前,现场教学:“用劲要巧一点,就这么点事,这下懂了吧”。
  李勇强自豪得回过头来,他对老汉大声喊叫:“明年再要怀不上崽,就是你个老鬼给驴吃了避孕药,故意倒我的行市”。
  我的老师脸上露出难看的表情。“你怎么能给孩子教这些呢?”
  老师的话显然影响了二叔的情绪,他没有回应老师的话,当母驴的主人把五元钱递到他的手上时,二叔狠狠灌了一口酒。
  李勇强醉眼惺忪的打量着民办教师李晓明,“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二十五元”。我的老师自豪的说。
  “我的驴球动五次就够了”,李勇强伸直了五个手指头,认真的说“就五次”。
  我的老师一句话都没有说就离开了二叔家,他像一片落叶一样被二叔秋风般的话语扫出了院子。“脑袋里不就装了几个字吗,神气个球,还不如个驴球值钱”。二叔看着老师的背影,大声地训斥着儿子。“记住,老子死了以后你就多养几头公驴,有几根驴球,就有几根金条”。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权力巅峰(又名关山风雨路)
脾气火爆、军人出身的柳擎宇初入职场,就被手下们给架空了,切看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着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历经数千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争之后,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全家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负责吃奶
【全家读心术+炮灰+团宠+大佬穿书+扮猪吃虎+爽文】 陆朝朝穿书了。   穿成出生被溺毙,还被女主顶替了身份的炮灰。女主大义灭亲,举报养母和外祖父通敌卖国,害的全家灭门。   女主接回亲娘,和渣爹金蝉脱壳,和和美美过一生。   只陆朝朝全家,皆为垫脚石。   陆朝朝看着被PUA多年的娘亲【娘啊,你心爱的相公在等外室生孩子呢。】   恋爱脑母亲清醒了!   陆朝朝看着残疾大哥叹气:【大哥,你被人灌尿,钻胯,活脱脱美强惨啊!好在,你这腿我能治!】   转头,大哥连中三元,将满京才子踩在脚下。   【二哥啊,你所信非人。你的挚友,乃渣爹的外室子!】   【三哥啊,你被人刻意养废,不学无术,好赌成性,最后做成了人彘呢。】   陆朝朝吐槽着,发现全家逆天改命了。   渣男被休,三个哥哥成了人中龙凤!   连叼着奶瓶的她,都被全天下追捧!
夏声声
古言架空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权路谋局
吴建国,一个帅气、果敢、忠义的事业男,被众多美女包围式的追求。但他自制力极强,与两小无猜的赵丽天专心相爱。 然而,他被一主要靠美貌而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杨咏看中。杨咏一边伺候官场里极个别的色狼,同时,她模仿武则天用权力寻欢男色,吴建国,成为最主要的猎物……
第二台阶
都市其他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