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悍将之铁血虎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九章: 杨字旗破围而来(下)

    鼓声震天动地而响,似乎在下一刻,白马寨就会轰然崩塌。周遭战场所有一切,都笼罩在这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当中,契丹人死伤已经很惨重,宋人的坚韧是这些马背上的民族难以想象的,虽然一次次的将宋人逼到绝境,似乎再加一把力,就可以拿下他们,但似乎就是被压挤到极限的弹簧,压到极限,反弹的力也就越大,凭着这股子气一次次的将辽军挤出大寨,阿古嘞所部因为表现勇悍,所以被留在这里,和辽人一起进行最后的进攻,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再辛辛苦苦做这样的攻具,然后跟在后面限制自己朝前的速度。白马寨残破若此,城墙上头,还不知道能有几个能站起来的守军,羽箭守具,都使用干净,这个时候,赤膊上了也罢!
    白马寨墙下的土地,因为经历了太多人的践踏,吸满了太多人的鲜血,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大队大队的辽军,一边跟着前行,一边大声呐喊,兵刃敲击在盾牌上头,蓬蓬作响,应和着鼓声,萧禧已经将家底全部拿了出来,最为精悍的贴身亲卫也被派了上去,数百最为精锐的重甲亲兵全部下马扫数上阵。吼声虽然高昂,可是前进的脚步并不甚快。饶是如此,这铺天盖地的人浪,从白马寨城上望下,仍然让不多守军,兴起抵抗不能之念!
    白马寨,保不住了!阿古嘞浑身重甲,头盔下面,还戴着面甲,如此沉重的披挂加于他高壮的身上,也一点没有阻碍他的动作。
    在千军万马的呼号声中,一声悠长肃杀的号角声音,在西面远处响起。如此微弱,却如此的惊心动魄,撕破了轰雷一般响动的震天鼓声,一直传到了白马寨城西的萧萧易水之上,仿佛在这一刻,就卷起了一千年的波浪!
    没有人能够想到,之前被打的节节败退的宋军,竟然越过崇山峻岭,挟着西去晚霞出现在白马寨之东,直面辽人大军。并且以号声宣示,他们来了,雄雄的号角告诉辽军,他们来救他们的皇帝了。
    这如山一样压过来的兵马,那之后也许是乌云蔽日般的宋军,旗号遮天,盔甲闪亮,兵刃林立如莽莽丛林,在铺天盖地的涌来,这支也许只是小小的前锋,正是有这样的倚靠,才敢前行直冲得如此锋锐?
    宋军来了,宋军居然来了,宋军真的来了!
    在白马寨城头,宋主赵光义从天明起,就一直树立着,看着辽人集结起的万千大军,看着辽人大队向东而行。看着辽人发起一波波的冲击,看着不断的宋军士卒冲杀、死去,身边的武将和亲卫一个个少去,那些有着巨大武勋,运筹帷幄的武将被当做士卒投入战斗,那些有着智谋和渊博知识的谋士也拿起手边的武器用细瘦的身躯保卫着皇帝,一个个就这样死去,死的与他们的价值和身份都好不相称。
    也许自己真的错了吧,不应该在攻克了北汉后还要逞强去北伐,去挑衅辽国,去夺回燕京。
    也许自己真的错了吧,自己也许真的远远比不了大哥,如果是他就不会这么被轻易被打败了,哪怕被辽军骑兵突击,也会带着身边殿前司的士卒冲上去,狠狠的打回去吧,那些被他从四处镇军中收拢来的热血勇士,一定会追随着大哥冲上去的吧,喊着他的名字,不皱一下眉头,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屁股上中了两箭,狼狈着被他们保护着逃走,而这些被大哥收拢过来的勇士回过头断后,也是为了报答大哥,而不是因为自己吧,这一刻,赵光义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往日的雄心壮志烟消云散,自己终究是躲在那个雄伟的身影后面,哪怕自己已经登上九五至尊之位,哪怕自己已经做下灭国屠城的男儿伟业,自己在众人,在大臣,在军中健儿,在当年追随他的,现在奉自己为主的臣子眼中,自己仍旧是沾了他的光的弟弟吧。
    也罢,就死在这里吧,也要让所有人知道,他赵光义不是只会粘哥哥光没用的人,当年陈桥兵变、黄袍加身有他的功劳,攻灭北汉、一统中原的人是他,他是赌得起的人,这次赌输了,那就死在这里吧!
    赵光义默默的站立在高台上,看着宋军的最后厮杀,辽人的兵马已经突入寨中,双方在这里死命的厮杀,叫骂声、嘶喊声、临死前的哀鸣和痛苦的呻吟,火光在寨中燃起,已经有零星的辽人杀到高台下,然后被守在四周的侍卫砍死,但白马寨破寨已经迫在眉睫了。
    赵光义握紧了手中宝剑的把柄,已经有多久没有亲自厮杀了,当年,自己也是殿前司禁军有名的勇将,让那些辽人也知道下寡人是马背上的天子。赵光义不在意随时会扑面而来的箭雨了,只是看着眼前山川大地,看着黑压压涌来的人浪哈哈一笑:“原来男儿末路,是这么回事!”
    号角声在远处响起,撕破了辽军鼓号之声,直直扑向白马寨。这号角声音,在西面!
    已经退守在皇帝身边的高怀亮用尽力气向西边望去:“皇上,援军,那是援军!?”
    赵光义呆呆的向东而看,嘴角蠕动了几下。萧禧旗号所在的土堆上头,同样引发了一阵骚动。白马寨左近,万千战士,同时引颈而西!
    巨大的呼号声音,从辽军军阵深处响起,让在场所有人,都立脚不定!
    神采在一瞬间,就全部回到了赵光义身上!虽然号角响起的地方,离白马寨城还有数十里。那里情势,也完全分辨不清。可是赵光义已经挺直了腰杆。男人的精气神,就全部在腰上。脊梁骨一硬,天塌下来也扛得住!赵光义猛的回头:“援军已到,全军随寡人死战!战死者,寡人厚葬之,不死者,寡人必定厚赏之,高官厚禄,男儿功名,就在今日!”
    高怀亮拔刀大喝:“全军死战,卫护吾皇!”
    他这一声,让城头呆呆的朝东而看的士卒们都是一动,少顷之间,就有几百条汉子,浑身又是泥又是血,衣甲俱残,朝着赵光义这里涌来。
    赵光义和他们对视一眼,眼睛里涌出了泪水,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了追随的壮士,豪情壮志油然而生,大哥,我不会比你差的!
    “寡人今日立誓!诸位身后事,寡人自当任之!你们尸骨,某当厚葬,有家眷的,某自然照料,孤身一人的,某也给你们续绝嗣,到了地下,不怕担心冻着饿着,来世俺们再当兄弟!”
    这个时候,城下阿古嘞已经越众而出,血战到此,阿古嘞的部落死伤惨重,如果不能砍下宋人皇帝的脑袋,用这个换取奖赏,死了太多勇士和男人的部落,恐怕熬不过这个冬日,所以虽然只是孤身一人,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声,持盾挽刀,大步冲向城墙的塌陷处!
    在他身后,阿古嘞部下呆了一下,也同时发出受伤困兽一般的吼叫声音,从橹车两旁涌出,跟在阿古嘞身后,直直扑了过来!
    拉橹车的百姓,还有橹车后头的大队辽军,一时都失却了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这场战事,走到现在,已经混乱得难以理解。是战是走,谁也说不准。
    而被宋主激励的宋军残兵也爆发出了吼叫声,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拼命的时候,盾牌什么的,都已经仍在一旁,抄起手中的横刀,就这么直直的冲了过去。
    辽军在白马寨东面正在集结的大队,如同着了魔也似,只是看着山上出现的宋人铁甲重骑。
    在任何时候,装备完善,人马披甲的铁甲重骑,都是一种最大的威慑。
    他们看着那最先出现的宋人统帅放平马槊,朝前一指,数百重骑,就已经越过他的身边,沿着山坡疾驰而下,仿佛天河倒卷,马蹄溅起大块大块的土堆,仿佛天地,在这一刻就已经塌陷!
    宋军重骑,都已经放下面甲,都可以看见上头狰狞的图案,每名骑士铁盔上红缨舞动。白蜡杆子的长矛直直放平,有如一道道整齐的钢铁海浪,直直朝他们拍击而来!
    阳光照在锋利的矛头上面,闪烁着万千寒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由山坡朝下直冲,还能维持着冲击阵列。每名骑士都在战马上俯下了身子,绝不动摇,绝不后退,只是将全身气力,都集中在了手上长矛里头。如此威势惊人,如此显得训练有素的冲击,大宋引以为豪的重骑,这一刻张牙舞爪,迎面而来!
    辽军大队,在白马寨城下困顿日久。战意早就不如在白沟河两岸那边高涨。连日露宿野外,忍受大雨,虽有营帐,但是人马体力都削弱日甚。战马更是掉膘。漏夜调动而来,赶得是人困马乏,正在纷乱的列阵。本来士气就不甚高,当宋军挟着一股杀气迎面而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心旌动摇。前头才列阵完毕的辽军士卒,第一个念头,就是反身让开,不要直面这义无反顾而来的宋军最为精锐的重骑!
    这些战士,都是看到过当初宋人白梃兵数百,在辽军大阵当中如波分浪裂一般的冲过,直直扑向辽主大旗,到了最后,才功亏一篑的景象!冲击一路,都是血肉开路,多少辽人精锐骑兵迎上去,都被杀得人仰马翻的那种景象!
    好在宋人重骑,不过就白梃兵千余,轻易难得冲阵。可是今日在白马寨城下,又看到了一只崭新的宋军重骑兵,而且是作为宋军先锋!
    辽人大阵,只是爆发出巨大的喊声,这喊声却不是准备呼号着迎上去的意思,满满的都是混乱惊惶的意思!有的辽军下马准备结阵迎敌,有的却要打马向两边散开,不正面当其锋,有的胆气豪壮一点的,却翻身再度上马,准备迎着冲上去。
    可是宋人重骑来得如此之快,借着下坡的冲力,这铁墙一般的重骑,已经扑至面前,那些披着马甲的高骏战马,长嘶着喘着粗气,已经踏进了黑压压的辽人大军当中!
    对于裹在大军当中,直扑入辽军大军当中的杨七郎,这一刻,几乎凝固。
    周遭所有一切,在一瞬间都失却了声音。他虽然被裹在大军当中,但仗着座下战马神骏,还是远远的超出了半个马身,虽然不喜欢批戴重甲,但带领重骑兵冲锋,这却是必须的,这几百重装骑兵,是大哥杨延平的嫡系部下,旗号血云都,选的是军中力能敌百的勇士,一色的批双层重甲,配长枪硬弩,座下战马都是精选的,比一般马要高出一个头,最是雄俊,冲锋起来,讲究的是一往无前,有进无退,一路过去,无论是什么都是要碾平的,在这种军阵里,穿着单薄的白衣,那是随便便就会被后面的兄弟误伤的,也唯有被钢铁包裹起来的战争凶器才能带着这用甲具、骏马、长枪装备起来的钢铁洪流冲垮一切。
    在这一刻,虽然从面甲里向四下看去,只能看到一层层的铁甲,只能看到紧紧簇拥着自己血云都战士。但是杨七郎却仿佛看到了在最前面,无数辽人士卒,已经被血云都踏过,践踏在马下,长矛涌动处,不知道多少辽人战士落马。这些血云都将士,有的已经丢矛抽刀,没头没脸的砍杀过去,借着马力,长刀过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就是一条血路!辽军惨叫着,呼喊着,跌跌撞撞的朝后挤,将自己队列践踏得更加纷乱,每个辽军,都没有反身迎敌的勇气,只想离开这些黑甲杀神远些更远些。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是同样,那就是说不出的惊恐!
    转瞬之间,所有声音在这一刻回到了战场上头。巨大的呼喊声音,惨叫声音,在这一刻爆发,直冲上云霄!杨七郎冲在队伍前头,只是朝前:“痛快,痛快!这才是我的本色!”
    三百重骑踏阵,视万千敌军有若无物。有这么一群大好男儿,追随着自己,要将战场彻底的掌握在手中,为了这个,性命又算的了什么!
    辽军已经列好的阵列,并不厚实。后面还有人马不断的加入战场。这条薄薄的阵列,在血云都面前,实在太过微不足道。更不用说这些辽军,并没有白沟河那场战役中那么高昂的士气,那么充足的羽箭器械,那么多可以结阵死死抵住的步卒!
    整个辽军,都被搅动,外面的想朝里面挤,里面的想朝外面逃。混杂在一起,人喊马嘶声音搅成一团,军官将领大声喝骂,却没有半点办法。白梃兵冲过之处,却毫不停留的收割着生命,砍翻了不计其数的辽人士卒。将无数人体,在马蹄下践踏成为烂泥!
    转瞬之间,辽军阵列,已经被冲破!
    血云都厚实的队形,一下就因为突破辽阵散开了一些。杨七郎眼中,不再只能看见那些森寒铁甲,从人马缝隙当中,就看见无数支辽军骑队,正呼喊着朝这里涌来,回头而顾,只看见一路血肉,被突破的辽军大阵,还在混乱拥挤成一团。辽人骑队,射过来的羽箭寥寥,敲在盔甲上也只是发出点响声,想撕破血云都的两层重甲,实在是骑弓弓力,不能办到的事情。更不用说辽军绝大多数,已经是腰间撒袋空空。
    每个血云都衣甲之上,都满满的都是血迹,人马只是发出粗重的喘息声音。刚才一次突击,将冲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速度自然减慢了下来。辽人大军,这个时候才终于恢复过来一点,从四面翻卷而来,每个辽人骑兵,都尽力催策着马力,呼喊着涌上。这个时候,结阵什么的,都用不上了,就想用人多,以一场乱战将血云都彻底淹没!
    从上朝下望,就可以看见以血云都数百为圆心,外面是黑压压的辽军大队,虽然纷乱,但是却只是朝着这圆心狂暴的卷来!
    辽军所部,确实仍是精锐之师,这个以镔铁为国号的民族,有着最为强大的军队,虽然疲敝,可是在萧禧未曾下令撤退之前,也只有死战到底,绝不后退。
    杨七郎略略一顾四下涌来的辽军,再向远处残破的白马寨城墙看了一眼,笑道:“哈哈,杀的痛快?诸君,与我朝前勤王,杀!”
    四周的血云都扔掉已经无用的长枪,拔出腰间的马刀,狂热的看着这个带着他们一头扎入辽军大阵中的无敌猛将,这个永远冲在最前面的杨家七郎,喊出一声震破天云的杀!
    七郎推下面甲,呼喝着将手中长枪在头顶转了一个圈子,血云都骑士纷纷再度催马,自然成一锋矢阵型,再度提速,不顾四面迎上的辽军,直直朝着正当其锋的辽军涌去!杨七郎的呼喊声音,响彻全阵:“男儿一世,杀尽胡虏,天下威名,我自来取!”
    这一次,杨七郎枪锋所指,就是萧禧的大旗所在!
    辽军军马,的确退了。不远处那个丘陵之上,萧禧的白色大旄,已经隐没在丘陵后面。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下来,战场之上,只能看见宋军余生士卒身形如幽灵一般呆呆的或坐或站。
    血腥气扑面而来,浓重得甚至不能为夜风所吹散。耳边响起的是受伤战马凄凉的嘶鸣声音。这个时候,余生的人们反而不会说什么了。
    战场之上,累累的都是尸首,在刚才他们阵列所在的正中央战事最惨烈处,双方甲士尸首,几乎都堆叠成了一道胸墙。有的人还未曾死透,在那里轻轻的挣扎。宋军战士们在尸堆中动作迟缓的翻检着,看见自家袍泽还有一口气就赶紧拖下来救护,看见辽军甲士还未曾死透,就补上一刀。偶尔有一声惨叫传出,也很快被哗哗的雨声掩盖下去。
    夜幕时分来的这场大雨,似乎是为冲洗战场而来,整个白马上一整日的战斗,只怕整个山全被染红了吧?
    一将功成,万骨皆枯…………赵光义用手中的宝剑撑着自己,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他甚至用这个宝剑砍下一个辽人士兵的脑袋,只是养尊处优久了以后,这么一厮杀,身子就觉得受不了,自己老了吗,可是豪情犹在,自己可是想要成为名流千古的大帝的人啊!
    看着皇帝恍惚的样子,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军官都不敢多说什么了,高怀亮低声说了两句,这些军官才各自散开,去计点损失,收拢散卒,集合战马,准备携带所有伤卒后退。
    赵光义身边传来了轻轻的响动,他被惊动,转头一看,却是高怀亮站在他身旁不远处。高怀亮还能勉强站直,恭谨的在他身后半步,看着赵光义转头,高怀亮叉手朝赵光义行了一礼。
    赵光义勉强笑道:“这个时候,还行什么礼啊,真没想到,撑下来来了,咱们运气不错,你的功劳,寡人都记着…………怀亮,弄清楚是哪路援军吗?”
    不等高怀亮回答,赵光义就轻声自语:“其实你不说寡人也看到了,哈哈,这么大的一面旗,也辛苦那杨家小子竟然一路扛着冲杀进来了,杨家将的善战之名,寡人今日才真正知道啊…………那些来冲阵的是杨家的血云都吧,和寡人的白梃兵有的一拼,杨家的人来了,我们和辽人的这盘棋,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啊,我们还有机会!我要让耶律贤知道,鹿死谁手,现在远未到揭晓的时候!”
    大宋太平兴国二年十月四日,杨业领火山军勤王,一路汇集各地援军达万人,遣杨七郎领千余骑为先锋,直抵白马山,一日夜连败辽军耶律底奚、萧禧两部,白马山之围得解,辽军损兵过万,辽主大怒,斩耶律底奚及以下将领二十七人,鞭萧禧,是役,杨七郎背大旗、执长枪,纵横叱咤,所向披靡,军中号位小无敌!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铁血军事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