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将军很慌张》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七章: 家里的东西不要跟外人说

    事实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司鸿尔嫣捂着发胀酥麻的嘴唇站在云端内心后悔不迭,而她的身边,则胤笑眯眯的看着她显然心情颇好。
    早知道这个男人那么禁不住开玩笑,她就不应该作死地去让他吃醋,现在被占便宜的也是她,没脸见人的也是她。
    司鸿尔嫣紧紧地捂着嘴唇,唯恐叫别人看见了她双唇红肿显然干了坏事的样子。
    要知道她可是三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女战神,这种眼波似水,红唇轻肿的样子多么地毁灭她在外人眼中英明伟岸的形象。
    于是这样一来,她回家的路途便显得异常艰难起来,像是上天都在跟她作对一般,这次归家的路上,他们碰见的仙者格外的多,经常腾云还没多久就看见了一个冲着他们微笑打招呼的仙者。
    以往他们两个人同行,司鸿尔嫣都是热情有礼打招呼的那个,反之则胤,总是摆出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可大家都知晓他是上古仙者,久而久之也都适应了他的“冷处理”,可今天,一路上“热情有礼”的反而变成了则胤。
    心情很好的则胤上仙一路都以微笑示人,虽然无法媲美司鸿尔嫣那种大呼小叫的热络打招呼方式,但是相较于之前的冷淡,能微笑示人的则胤上仙已经让一路上遇到的仙者幸福的简直要飞起,而反观他的身边,司鸿尔嫣一改以前热络的态度,变得偷偷摸摸,仿佛做贼,一直捂着嘴目光躲闪。
    又一对男仙边飞边回头的过去了,司鸿尔嫣明显感觉到了他们探究的目光,于是为了掩饰自己捂嘴的动作,她连忙“咳咳”的咳嗽了两声,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秒钟过后,又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仙眼带疑惑的过来了,司鸿尔嫣赶紧捂着嘴再咳上几声。
    于是就这样一路“咳咳”地过来,到达府邸时,司鸿尔嫣觉得自己嗓子都快冒烟了。
    则胤有些好笑的看着她,问;“为什么要一直捂着,他们就是看见了那也没什么?”
    “那可不行。”司鸿尔嫣横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我可是三界无人不知无……”
    “我知道我知道。”则胤打断她的话,缓缓将一直握着她的手拿起,放在唇畔,而后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印下一吻:“我还知道你除了是三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女战神外,还是我最喜欢的人,是我泠儿的娘亲,所以即使那些仙友看见了什么也只会觉得我们感情好。”
    司鸿尔嫣立刻被近在眼前的男色冲昏了头脑,连说话也开始结巴起来:“那那那也不行。”她支支吾吾地觉得方才好一点的唇舌又开始发麻起来:“那那那多不好意思啊。”
    则胤微微顿了顿。
    司鸿尔嫣面颊发热地咬着唇,因为心中的羞涩而不敢看则胤,只将视线扭到一边去看栽种在府邸四周的桂花树。
    则胤最爱桂花清甜醉人的芬芳,所以从司鸿尔嫣刚见到则胤第一次开始,他府邸的桂花树便一直都在,这几年来,这几株桂花树成长地越发强壮起来,司鸿尔嫣为了分散注意力,让心中的羞涩散去,一直将双眼紧紧地黏在眼前的桂花树上,一边看一边还在心中默念着:桂花树好啊好啊,这个花好啊,这个叶子好啊,这个……这个花好啊……
    然而她这种拙劣的闪躲技术并不成功……
    则胤看着她轻轻地勾了勾唇,瞳孔中的黑色更浓,司鸿尔嫣只觉得周身气氛蓦地一变,紧接着她便被牢牢抱住,后背紧紧靠上了结实的树干,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话她的呼吸便被剥夺。
    则胤温柔地吮吸着她的双唇,而后轻且坚决地将舌尖顶进了她的唇间,隐秘而诱惑地勾引着她的舌尖与他纠缠。
    司鸿尔嫣只觉得那种熟悉的眩晕感再次袭来,她被亲的不知方向,不知过了多久,则胤才终于放开了她的双唇,转而紧紧抱着她,亲着她的耳垂声音低沉道:“跟我去房间。”
    这一下司鸿尔嫣立刻清醒了过来!
    混沌的脑子这一刻随着则胤的话立刻清晰起来,去去去去去房间?
    昨天晚上那些被翻来覆去,被各式各样折腾的姿势与画面顿时如洪水般汹涌地涌入了大脑中,她立刻站直了身体,一把推开了抱着她的则胤,义正言辞地看着他说:“去去去去去什么房间!去去去去房间干什么!我我我我要去看小泠儿,小泠儿呢!”说完她便立刻拖着发软的双脚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走去。
    则胤站在原地好笑地看着司鸿尔嫣蹒跚的脚步,眼中更是温柔,下一刻,他眼中的柔和就立马变了。
    司鸿尔嫣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了院子里坐着的一个黑色身影,于是原本还算清明的脑子顿时又是一懵,恍惚中,她听见自己用比刚才还结巴的调子唤着对方的名字:“昭昭昭昭昭慕--!”
    “女神”轻轻地看了她一眼,视线在她红肿的双唇上停驻了几秒,目光意味深长。
    司鸿尔嫣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唇,而后有些惊慌失措地看了“女神”一眼,紧接着又转过头来,有些羞愤地看了站在她身后的则胤一眼。
    那一眼中像是包含了许多,则胤看见了,而后觉察出了其中的意味。
    这不像是单纯的羞涩,倒像是一种责怪,一种偷情后,男人看见正宫责怪小三的眼神,而很明显,昭慕是那个正宫,而他这个正宫变成了小三……
    他脸上原本的柔情立刻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褪下……
    院子里,司鸿尔嫣期期艾艾地坐在石凳上,一边扭捏一边偷偷地拿眼风小心窥视昭慕。
    今天,坐在桂花树下的“女神”好像又变得更好看了呢。
    昨天的那些“仇恨”在这一刻已经被司鸿尔嫣自动清零,她有些痴迷地看着“女神”宛如玉石雕琢而成的精致五官与脸部轮廓,这一切的一切简直是分分钟美到她失控啊!
    于是她更起劲地偷窥起来。
    司鸿尔嫣自认为自己这个隐秘的窥视动作真的非常聪明,这样一来,她既做到了不让则胤大吃飞醋又满足了自己想要看见“女神”的粉丝心理,可谓是一举两得,但事实是,所有人都很清楚地知道她的这个窥视举动,小泠儿一边喝着粥一边皱着小脸问道:“娘亲,你为什么老是偷看昭慕哥哥啊。”
    “别别别胡说!娘亲看的明明是地面!”司鸿尔嫣红着脸开始睁眼说瞎话。
    则胤脸色更黑,转而看着昭慕说:“你老是过来干什么?”
    昭慕一边动作柔和地拿起放在桌上的手帕替小泠儿擦了擦嘴,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则胤说:“我来喂小泠儿吃饭。”
    则胤语气更冷:“泠儿我可以自己喂。”
    昭慕凉凉看了他一眼:“等你回来小泠儿都饿哭了。”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刚刚都到门口了,你们还一定要拉拉扯扯那么久。”
    司鸿尔嫣脸色立刻炸红,只觉得自己刚刚在门外与则胤这样那样的场景有可能被“女神”看见就满心的羞涩加悔恨,她嗫嚅着认错:“……下次不会了。”
    则胤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昭慕上了兴致,故意扯了扯唇看着司鸿尔嫣道:“很好,很乖。”
    司鸿尔嫣脸红到只差原地爆炸。
    而则胤脸色已经无法用黑来形容了,他眼冒火花地看着昭慕:“……你不要搞事情。”
    显然在昭慕面前,司鸿尔嫣是非常不理智的。
    之前本来信誓旦旦说好的“粉转黑”在她看见“女神”的盛世美颜时就已经尽数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坐在石凳上满面红云地低着头,不敢明目张胆地看昭慕,则胤在一旁铁青着脸旁观了一会,最后被气的心塞,于是拿了衣服准备去沐浴冷静一下。
    小泠儿坐在凳子上已经吃好了饭,这时看着则胤离开的身影立刻伸出手来要抱抱:“爹爹你要去哪里啊?”
    “爹爹准备去沐浴。”则胤没有抱起小泠儿,而是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一直铁青的脸色在看着女儿才稍稍好了一点。
    “泠儿也想洗澡,爹爹你可以带我洗澡呀。”小泠儿满脸天真地提建议。在她的记忆中,小时候娘亲都在睡觉,她都是爹爹给洗的澡,后来稍微长大点,就一直都是她自己洗了。
    还记得小时候爹爹温柔给她洗头发的场景,爹爹的大手总是那么的舒糊,爹爹的身材是那么的……
    “不行!”这次换作昭慕脸色铁青了,他一脸正经地看着小泠儿道:“泠儿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自己洗澡。”
    “可是……”小泠儿有些纠结地咬着手:“我现在才四百岁,再过几年也才满五百岁,我确实是小孩子啊。”
    昭慕:“……”
    泠儿今年是四百岁,换算成人间孩童的年纪便是四岁,这个年龄的孩子,男孩与父亲洗澡,女孩与母亲洗澡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他们家有些错乱,谁叫她之前的四百年一直都在睡觉呢,要知道,连她的澡都是则胤给洗的……
    司鸿尔嫣微微缩了缩脖子。
    则胤面上不动神色地勾了勾唇,可内心,看着乌云满脸的昭慕,他的心中颇有扳回一城的舒爽。
    于是一时间,在则胤与昭慕中间的空气都仿佛凝结了一般,司鸿尔嫣轻轻咳了咳,挺身而出解决了这场明争暗斗:“泠儿乖,等会娘亲带你洗澡。”
    小泠儿立刻眉开眼笑地拍了拍手,欢呼道:“好呀好呀,我最喜欢跟娘亲洗澡了,娘亲可好看了,因为……”司鸿尔嫣惊恐地发现小泠儿的两只小手又开始画圈圈,她忙不迭地想要阻止,可惜已经晚了……
    小泠儿拿手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圆,表情天真烂漫道:“因为娘亲的这里有这么大!”
    四下顿时一片安静,许久之后,昭慕轻轻的咳了咳,则胤伸出纤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敲了敲小泠儿的脑袋,语重心长的教育道:“家里的东西不要随便跟别人乱说。”
    司鸿尔嫣作为家里的东西……悲催地泪流满面。
    最后则胤拿着衣物去了净室,司鸿尔嫣坐在桌子前因为内心的羞耻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就在这时,昭慕看着她淡淡地开口道:“作为则胤的朋友,我很开心看见他现在这样。”
    额?
    现在这样?
    什么样子?去沐浴的样子吗?
    司鸿尔嫣作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将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昭慕叹了口气解释道:“我之前跟你说过,你没醒过来的那几百年里,则胤过得很苦。”他顿了顿,轻轻地捂住了小泠儿的耳朵:“那时候我甚至怀疑如果不是有泠儿在,也许他现在已经不会那么正常了。”
    “为,为什么那么说?”司鸿尔嫣有些莫名的问。
    昭慕:“那时候你整日沉睡着,随时都有可能就此死去,更别提能不能清醒过来,则胤就那样整天守着你,不动不笑亦不哭,整个天界都在传也许则胤会就这么守着你变成石头,是我抱着小泠儿到他身边。”他长长地叹了口气:“那时候泠儿刚刚断奶,小小的一个躺在襁褓里不哭不闹静静地特别乖,可当我抱着她走到则胤身边时,她却突然哭了起来,那时,一直守着你一动不动的则胤才突然像是清醒过来一般,愣愣地看着我怀中的泠儿,落下泪来。”
    “那不是我第一次看他哭了。”昭慕一字一句道:“之前他因为你不理他,特别没出息地整日喝酒,喝醉了以后就坐在院子里看着月亮哭,丝毫没有一点上古仙者的风范,就像是个被人抛弃的孤儿一般。”
    司鸿尔嫣心疼地红了眼眶,根本说不出话来。
    此时,她的眼前就像是展开了一幅图画,则胤守着她,为他哭的模样都出现在了上面,叫她难受地喘不过气来。
    昭慕看着她摇了摇头道:“说这些不是想让你难过,而是我想告诉你,现在的则胤因为有你的陪伴,他真的很开心,而最为他的朋友,我也真的很为你们高兴。”
    “可……”司鸿尔嫣梗咽着低声道:“可是我的一些记忆都不见了。”
    昭慕微微默了默,安慰道:“慢慢地总会想起来的。”
    可这个慢慢究竟是什么时候?
    司鸿尔嫣低头看着被自己抠红的指尖,脑中不自觉地再次响起了之前在训练场上萧离的那些话。
    那面知天镜,真的可以让她看见以前的那些回忆吗……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青云路
人前显贵,背后遭罪。看上去消遥自在、光鲜亮丽的公务员身份,背后却是三十余年的步步惊心和心泣口哑的锥心之痛。与憎恶之人的同床异梦,与亲爱之人的心绞诀别,与险恶对手的殊死较量,让他在迷惘的摇曳中身心俱疲,但理想的明灯却指引着他披荆斩棘执着奋进,一路红颜相伴,终达青云之巅……
奔云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小狂医
一代战医下山,却没想到因为一碗泡面而奔波。 “美女,只要一碗泡面,我人就是你的了。会暖床,会煮饭做菜,会治病,最主要的我还会哄!”
小书童本尊
现代都市完结
执掌风云精修版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扬名立万
张文定被新来的漂亮女上司给看上了,从此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
坐而不忘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