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将军很慌张>>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这个孩子是你的

    像是睡了很长的时间,昏沉的大脑慢慢有了想要苏醒的意识。
    恍惚中,司鸿尔嫣在一片黑甜的梦境中嗅见了一丝桂花的芬芳,下一刻,她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这次的睡眠与以往有些不一样,她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的景象,却发现四肢竟然麻木地不能动弹,而眼睑的沉重也超出她的想象,一时竟然无法睁开。她疑惑的蹙了蹙眉,手底下的触感已经先一步传达到了她的大脑。
    如果触感没错,那么她现在应该睡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而身上盖着的,是她睡觉时惯用的蚕丝软被,质地柔软如云,舒服的叫人飞起。
    她鼓着劲动了动沉重的身体,各个关节在这时传来的酸疼让她不自觉地闷哼出声,下一刻,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突然在耳边响起,一双手飞快地触上她的脸颊,指尖带着压抑的低颤,恍惚中,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确定地喊着她的名字,嗓音中带着微微的惊慌:“嫣儿,嫣儿……”
    这下,司鸿尔嫣算是彻底想起了她入睡前的记忆。
    昨天可是她与夫诸的婚礼啊!
    她,司鸿尔嫣,三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铁血战神,自小与火神夫诸定下婚事,就在昨天,她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一天的空将这个拖了几千年的婚事给办了。
    还记得当时她提出要成婚时夫诸不可置信的脸庞,他从小就是那副愣头愣脑的样子,整个三界都知道他想娶她想的都快魔障了,可偏偏她不说成婚他便也不敢说,只能一次次地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这次她的主动让夫诸彻底成了傻子,足足呆了半晌功夫他才终于清醒过来,狂喜的神采在他阳光好看的脸上炸开,他小心地抱着她一个劲的傻笑,话也说不完整。
    可相较于他的不淡定,司鸿尔嫣就要淡定许多了。
    毕竟她可是三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铁血战神,应该要冷静沉着才是。
    于是她冷静沉着地穿上了夫诸几千年前就已经准备好的嫁衣,然后冷静沉着地坐上了由七七四十九只鸾鸟驮着的喜轿,最后冷静沉着地坐在了夫诸几千年前就已经布置好的婚房中。
    这整个过程用“四平八稳”来形容最合适不过。
    可,问题来了……
    司鸿尔嫣坐在房间里等的都快长毛了,夫诸却还是没来!
    仙界的成婚仪式并不像人间那样繁琐,在天界众神的见证下告知过天地便算礼成,根本不需要新郎在前厅应付宾客之类的程序,所以夫诸究竟是去了哪里?
    她一边在心里泛着嘀咕,一边耐着性子继续等,直到房间中的一对花烛都燃到了末梢,新房门才“吱呀--”一声被推开,一阵脚步声缓缓向她走来。
    夫诸这小子可算是来了!
    司鸿尔嫣在心里大喊了一声,立刻“唰--”的一下站直了身子,伸手便将盖在头上的红盖头掀了下来。
    光明在刹那间涌现,司鸿尔嫣有些不能适应地眨了眨眼睛,下一刻,房间中突然变作一片黑暗。
    这是花烛燃尽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
    司鸿尔嫣靠着朦胧的月光瞧见了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她的身前,身形挺拔,她立刻不悦地狠狠瞪了夫诸一眼,也不管他能不能看见她的眼神就哼哼唧唧的开始抱怨:“好你个夫诸!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你说说,你说说,你到底是去干什么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啊!”
    回答她的是一阵沉默,恍惚中,他像是低了低头,脸上的表情拢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不过这应该是认错的意思了吧!
    司鸿尔嫣肯定的点了点头,心中猜想着夫诸这个傻小子之所以没回答,一定是因为又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可她是三界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铁血战神,应该要心胸宽广才是。
    所以她先一步走上前一把搂住了夫诸的肩膀,而后一个巧劲将他反手压在床上,朦胧中他像是低低地闷哼了一声,轻轻地,有种说不出的蛊惑意味。
    司鸿尔嫣一直平静的心弦在这时才终于起了些波澜,她学着民间的恶霸,嚣张地胡乱在夫诸的胸膛上乱摸了一通,而后嘿嘿笑着说:“你叫的可真好听,再叫两声给我听听。”
    下一刻,空气中出现了片刻敏感的凝滞。
    只是司鸿尔嫣却没能立刻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双手依旧游移在夫诸的身上,一边摸一边暗暗地惊叹着“没想到这个小子身材竟然如此好啊如此好。”下一秒,她已经跟夫诸掉了个位子,变成了她被紧紧压在床塌上的姿势。
    司鸿尔嫣是久经沙场的战神,武力与力量齐飞的人物,可奇怪的是,这时她竟然完全挣脱不出夫诸的桎梏,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一双温暖且带着芬芳酒香的薄唇就贴上了她的嘴唇。
    这还是司鸿尔嫣人生中第一次出现亲吻这个东西。
    那是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奇妙到她的脑子出现了长时间的空白,朦胧中她只觉得夫诸一直拿嘴唇或轻或重地吮着她,直到她的双唇麻木,他火热的舌才探入她的口中。她闷哼了一声,声音滑腻迷人。
    于是那种火热更加深入,深入……
    司鸿尔嫣迷乱地睁不开眼睛,黑暗中,潮热的气息渐渐蒸腾在床帏中,迷乱中,她的手被一只大手被动地牵着慢慢往下,往下……
    司鸿尔嫣躺在床上浑身酸疼的又挣扎了一下,这样一来,她为什么浑身那么难受也可以解释的通了。
    她奋力地睁开了沉重的眼睛,映入眼帘的光明让她恍惚了一下,随即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这个脸庞……
    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大一小两张脸。
    她哑然地瞪大了眼睛,与眼前的这两个人面面相觑地僵持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叔叔--!”
    “娘亲--!”另一道稚嫩的声音与她一同响起。
    她眨眼……再眨眼。
    随即她选择性无视了那个奇怪的称呼,毕竟小孩子是很容易乱叫别人娘亲的。
    她重新看向眼前的人,不好意思的问:“叔,叔叔,你怎么在这里啊?”司鸿尔嫣拽着被子一边说,一边往床脚慢慢缩去检查自己的衣服是否整齐,可奇怪的是,明明记忆中,她昨晚是做了羞人的事情,可怎么现在她的衣服却如此整齐。
    难道是晚上夫诸替她重新穿好的?司鸿尔嫣疑惑地想着,却没看见明亮的烛光中,站在她跟前的那人轻轻地挑了挑眉,浓黑的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时如果旁边站着别的什么女仙,恐怕已经捧着心口甜蜜的叫出来了,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叔叔--则胤上仙,是三界所以雌性生物的共同梦想。
    他是上古的仙尊,在很多人眼中,则胤是可望不可即的代名词,很多人与仙都只能通过画像才能近距离的观赏他的盛世美颜,可司鸿尔嫣却从来没有那么麻烦过,只因为,她从小几乎是则胤上仙看着成长起来的。
    这一定程度上来说还多亏了夫诸。
    则胤是夫诸的叔叔,而司鸿尔嫣是夫诸自小定下的未婚妻,所以在很小的时候,司鸿尔嫣便见过则胤。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位只能在画像中看见的上古仙尊时,她只有四百岁大,相当于人界孩童的四岁,真是没脸没皮的年纪。
    那时夫诸牵着她将她带到则胤的居所找则胤上仙,可她却嫌夫诸呆头呆脑的不好玩,于是便挣脱了他,跑到了院子的深处去找好玩的东西,就是在那里,她看见了则胤。
    彼时他正坐在一株高大的桂花树下,身前的小桌上放着一只精致可爱的白瓷碗,而在一阵阵扑鼻的桂花香中,她却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香味。于是她立刻”蹬蹬蹬”地跑了过去,扯了扯则胤垂下的衣袖,指了指桌上白瓷碗中的汤圆,又臭不要脸地指了指自己张着的小嘴巴,娇声娇气道:“喂我吃,我要吃。”
    她是父母的独女,自小便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真正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所以难免娇气自然地去使唤别人。
    司鸿尔嫣还记得,那时在她说完那些骄纵的话后,则胤俊雅出尘的面容微微滞了滞,随后在一树娇黄的桂花映衬下轻轻地笑了笑,眸中似有流光婉转、夺目迷人。
    那样的场景真是好看地叫人说不出话来。
    后来那白瓷碗中的汤圆自然都进了她的肚子,她被则胤宠爱的抱在怀中,张着嘴小口小口的吃着,模样仿佛大爷,连后来父母来找,她都不愿意回去。而自从那碗汤圆后,则胤便成了世界上最疼爱她的存在。
    有时他对她的宠爱甚至比父母还要浓烈上许多,而此时看见则胤叔叔,她不是不开心,在确定自己穿戴整齐后,她立刻轻巧地跳下了床,向着则胤跑去,可双脚不过刚落地,她的小腿便抱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她垂头看向那张小脸。
    那“柔软的东西”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眉眼粉雕玉琢,精致地叫人挑不出一点瑕疵来,可奇怪的是……这个小女孩怎么长得那么眼熟?
    她看着那张小脸问:“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像什么人?”
    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回答:“有,他们说我长得像娘亲!”
    司鸿尔嫣了然地点头:“这样啊,那你娘是谁?”
    “你啊!”
    ……
    这可就聊不下去了。
    司鸿尔嫣默念了一句“童言无忌”后便将视线重新看向则胤,奇怪地问:“叔叔,这个孩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你难道都忘了?”则胤却突然反问他。
    司鸿尔嫣云里雾里地摸不清头绪。
    则胤说:“这个孩子是你的女儿。”
    屋中的灯火隐约闪动了一下,司鸿尔嫣目瞪口呆地僵直在原地,半晌才指着小女孩,看着则胤一字一句道:“这,这个是我的女儿?”
    “对。”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司鸿尔嫣连连摇头:“我昨天才跟夫诸成亲,怎么可能过了才几个时辰就有女儿!”
    下蛋都没那么快的!
    “昨天?”则胤蹙着眉重复了一边她的话,直直的看着她说:“距离你跟夫诸成亲已经过了五百年了。”
    司鸿尔嫣周身一震:“这,这怎么可能!夫诸呢,你叫他过来。”
    “没这个必要了。”则胤沉声回答,漆黑的眸中是叫人捉摸不透的神色:“……现在我说的话你可能会很震惊,可你要仔细听好。”他顿了顿:“嫣儿,你已经沉睡了四百年,四百年前,你因为与魔界的一战而受了重伤,你的武器血刃四分五裂,你也差点灰飞烟灭,我用尽法力保住了你的灵魂与肉体,可你也从此陷入了沉睡,现在已经是五百年后的世界,而你的记忆却还停留在五百年前……”
    则胤默了默,淡淡地补上了一句:“夫诸在五百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原因不明。”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超级桃花运
我和一个美艳少妇同事下乡扶贫,没想到离开了单位之后,她就性格大变……
金铉山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第一战神
他,经历灭族之痛,投身军旅,杀出赫赫声威。 他,诸般荣耀加身,为复仇归来,讨血债,斩仇人,祭奠亡亲。 他,遭奸人陷害,兵权尽解,招致敌国大军压境,单枪匹马,独对百万雄狮。 “若能护得我万里河山,抛下这颗头颅,屠尽天下英雄又何妨?”
舞夜星空
现代都市连载
商海局中局
本以为春风得意,不料却是别人手中的筹码,在人生这盘大棋中,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纵横开阖,因势利导,成为最后的赢家。切看主人公高原如何从小人物登上事业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权力巅峰
李翰林凭借他聪敏的智慧,一路走来,力挫对手,完成了他人生的蜕变。登上了为官者的权力巅峰。
莫将
都市其他连载
镇国神婿
赵无敌戎马十年,保疆土、护龙脉,战功赫赫。 一朝回归,竟成了林家赘婿…… 十年间,青涩的少年已成长为西境最大的王,而少女仍在原地等候,从未离开过。
拓跋流云
现代都市连载
尖兵使命
他是一个被野狼养大的孩子。中国特种部队的一次丛林行动,让他走出了茂密的原始丛林。狼群当中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在无数次与死神舞蹈的任务之中,他在原始丛林,在高原戈壁,在冰天雪地,在万米高空,在无渊深海……他用热血诠释无悔的军魂。
黑鹰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