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鬼三断案传奇>>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八章 吴二狗被杀

    吴田,大喊“我招,我招。”王义大喝一声“升堂。”接着,吴田被人带出,在带出走往大堂时,吴田看到外面的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那几个人满身的鲜血,院子里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呛的人脑子都疼,吴田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呆了。从出了院子到大堂他基本是被两个差人架过去的,到了大堂上,两边的公差一放手,他直接就瘫在了大堂上。
    两旁三班衙役站列完毕,王义猛的一拍惊堂木,大喝“吴田,你现在不招等待何时?”吴田爬起身子跪在地上,低着头说“大人,我招,李氏是我杀的,那天晚上我趁李氏睡着了用迷香,迷倒了她,然后我再屋梁上,挂了根绳子,把她挂在了上面,当时我心里很害怕,打开门就逃跑了,事情就是这样。”王义说“你为什么杀她啊?”吴田说“是受我在赌坊里认识的朋友的雇佣,他给了我五十两银子。让我杀她,至于为什么我也问过,可他说那些不管我的事,只要我把人杀了就行。”王义又问“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住?”吴田说“他叫吴二狗,外号赖狗他在城东的张府里做仆人,听说混的不错,很受管家重用。他就住在张府里。”
    王义想了想点点头看向文案说“他说的你可曾记下?”文案站起身子说“卑职已经全部记下,无一遗漏。”王义接着说“好,拿过去让他签字画押。”接着有个差役过来,接过文书递到吴田的前面,吴田现在哪里有心情看这个啊,就直接在上面按了手印,差役又把那份吴田的陈诉递给王义,王义看了看说“好,退堂。”众差役喊毕堂威,吴田大声喊“大人,我不能回牢房啊,万一那李氏在回来,我怎么办啊,你可不能卸磨杀驴啊。”王义说“你自己既然说你是头驴,那好你就住牲口棚吧。把他带到马棚里去。”王义一声吩咐,上来两个人把吴田架走了,王义又吩咐王元找两个人,把他看好了。王元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王义走出大堂,看到院子里躺着的人,笑着说“好了,都起来吧,观众都走了,你们还演戏啊。”这时院子里躺着的几个差人,都从地上笑着爬了起来,接着又从屋顶上跳下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王义拍拍她的肩膀说“行,演得不错,赶紧把这身换了,免得我们做恶梦。”那人哈哈哈大笑着走了,是个男人的声音她也是男人扮的,要不你以为这么好诈尸啊,诈尸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得有,地势,时间,两者缺一不可。
    大家都回去,休息不说,话说到了第二天,吃完早饭王义招呼王元说“走,去张府。”王义,王元带着几个差役从衙门出来直接奔张府,张府的院外叫张五福,是个院外爷在这个小县城里算的上是首富,县里的gdp可以说他家控制了一半,外面的人都叫他张无德,这家伙除了好事什么都做。王义带着人到了张府,敲开了门,张府的门子打开门,看到是官府里的人,赶紧说“大人,你这是?”王义说“我们来找一下张员外。”门子说“好,我去里面汇报一声,请大人等会。
    王元几步上前,照着那个门子就是一脚说“你他妈的说啥呢,让我们等,他张无德也配。”说着他带头大步走了进去,王义和众人也跟着走了进去,那个门子赶紧起身爬起来,大喊“员外爷,员外爷,县太爷来访。”这时从正房里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挺着个肚子的男人,他后面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长得尖嘴猴腮,那五十多岁的男人出来就说“大人来访,未曾远迎还请赎罪。”王义说“员外多礼了,冒昧来访还请员外赎罪。”张员外说“哪里哪里,大人里面请。”
    王义众人走进了正房里,丫鬟上了茶,王义端起茶碗,轻轻的掀开碗盖,放到鼻子上闻了闻,然后又轻轻的抿了一口,说“好茶。是虎跑的龙井吧。张员外说“是,大人明鉴。”王义说“我这次来是因为你府里的吴二狗牵扯一件命案,我要把他带回去审问。”王义刚说完,就听哐当一声,那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的茶碗的碗盖掉在了地上,张五福瞪了他一眼。他赶紧蹲下身子,不好意思的看着众人说“我没拿稳,不好意思。”王义笑了笑,看了看员外,张员外,喊了一声来人,接着就有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给大家见了礼,张员外说“把管家叫来。”
    没多长时间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和张五福年龄差不多的男人,他看到王义他们施了一礼,走到张五福身边说“员外爷,你叫我。”张五福说“去把吴二狗叫来。”“是”管家答应一声下去了,过了一会就见那个管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说“员外爷,不好了,张二狗死了。”王义大惊“什么死了,怎么死的。”管家说“看样子好像是服毒自杀的。”王义赶紧说“走,去看看。”
    管家带头,领着王义他们走进了一个很偏的小房子里,打开门屋里一股酒味,迎面扑来,大家捂着鼻子走了进去,看到一个大约四十岁模样的人,趴在桌子上,桌子上放着四个菜,有鸡有鱼还有一盘豆芽和一盘芹菜,在死者的旁边放着一个倒了的酒杯,在桌子上还放着一双筷子,和一个酒壶,王义走到死者身边摸了摸他的动脉,又摸了摸盘子里的菜,盯着那菜看了一会吩咐一声说“封锁现场,叫仵作来验尸。”接着就有一个差人回去叫县衙里的仵作了。王义和众人走了出来。
    在外面,张员外说“你看大人,我的府里怎么会出现人命案呢,我可是个本分人,请大人明察啊。”王义说“员外尽请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的。”没多少时间仵作就赶来了,他走进屋里,忙了一会说“大人死者是中毒死的,身上没有任何的外伤,死亡时间大约离现在有一个时辰毒在酒里。”王义点点头说“把尸体带走。”王义众人带着尸体回了县衙里。到了县衙里,王义叫人把吴田带了上来,王义指着尸体问吴田说“这个是不是吴二狗。”吴田慢慢的走到尸体的身边说“是他,就是他,他怎么死了不会是昨晚被炸了尸的李氏杀的吧。”
    王义说“你说什么。他是服毒死的。”吴田说“服毒死的,自杀吗,不可能啊。”王义说“怎么不可能?”吴田说“他很受张府的管家重用,过的很不错了,他怎么会自杀呢?”王义说“嗯,好了,把人带下去吧。”接着上来两个人把吴田带了下去,王元看着吴二狗的尸体说“这肯定是他杀不是自杀。”王义说“哦,说说你的理由。”王元说“首先他过的不错,不可能自杀,在一个就是,咱们去的时候是中午,他死亡时间是离咱们发现他一个时辰,也就是吃早饭的时候,哪有早晨自杀的。”
    王义看着他说“完了。”王元说“完了。”王义说“好,我给你解释一下。首先过的好不好和他会不会自杀没太大的干系,要你那么说,过的不好的都得自杀啊,在一个就是自杀没有挑时间的,早上自杀也不犯法。你能分析案情,说明你有长进,不过不够心细。你在现场看了你觉得当时是死者一人在喝酒吗?”王元说“是啊,当时桌子上就一个酒杯,一双筷子,不是他自己还能有别人啊。
    王义说“你看的,太简单了,当时吃饭的是两个人,他是他杀是正确的。”王元说“你凭啥说,是两个人在吃饭啊。”王义说“很简单,首先早上喝酒的很少,更别提还弄四个菜了,除非有朋友,最重要的就是,那些菜。”王元说“那些菜怎么了。”王义接着说“那些菜,两边都有动过的痕迹,一个人吃饭喝酒怎么会夹菜的前后两边呢。在一个就是那盘鸡的两个鸡腿都没有了,可在死者的身边,只有一根鸡的腿骨,那那根腿骨去哪了。”
    王元点点头说“嗯,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王义接着走了出来说“你跟着我到内衙来。”王元跟着王义到了内衙,王义说“在我们县衙里有内奸,有人给主凶犯通风报信,要不一切能这么巧吗?李氏回家就被杀了,我们过去抓吴二狗,他又在我们到的一个时辰前被杀。”王元说“什么内奸,你说是谁,我弄死他。”王义说“我要知道还问你啊,先不要声张,我有办法查出那个内奸。”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圈套男女
她说,我们都只是相互利用而已,你贪图我的美貌,肉体,我享用你的人脉,权力!是的,当我们踏入这个残酷,无情而又变化莫测的商场,生存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一一出现,那种爱恨情仇,永远缠扰在我们身边。
饥饿的狼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巅峰高手
昔日狼王走出大狱,左手女人情,右手兄弟血,将地下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杀我兄弟者,死!辱我华夏者,死!
青衣刀豆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男人四十
如果不是心血来潮的亲子鉴定,方浩一直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妻子是江东市第一美女,还有一对龙凤胎,有车有房,他还是人民医院住院医生。 然而,亲子鉴定书上,妻子的双胞胎竟然有两个父亲,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其他男人。
月下火
现代都市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