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鬼三断案传奇>>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一章 提审张福

    王义把张五德连同他儿子和管家,带回了衙门,王义吩咐把他们三个分开关押,又特意嘱咐把吴田从马棚里提出和管家关在一起,王元不明白什么意思就问“大人,这是要?”王义说“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这个案子马上就要结束了。”王元不明白的看着王义,王义看看他笑着走进了内室,王元傻傻的站在外面,想了好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说“唉,我这脑袋不比王义的小啊,甚至还比他的要大,怎么脑子就赶不上他的快呢,里面不会全是脂肪吧。”说着摇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张五德,和他儿子被分开关押了起来,管家和吴田关押在了一起,吴田看见张府的管家,问“哎呀,李管家你怎么被关进来了。”原来张府的管家姓李,名作,和张五德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也是一个吃粮食不办人事的主,李管家叹了口气说“熬原来是吴田啊,你怎么在这啊。”吴田就把他被关进来的经过诉说了一遍,他又反问李管家,“你老为啥啊。”李管家说“别提了,真是倒了大霉了,今天早上,县大老爷,不知在什么地方买了一樽玉观音,拿来和我家张员外家的那尊作比较,我们家员外见了,非得说是他家的,县大老爷一生气就把我们关进来了。没办法谁让我家员外,是个视财如命的人啊。不过我估计不会关太久等县大老爷的气消了,我找人大点大点就能出去。”
    吴田说“我看着这位县大老爷,不像是个贪财之人啊。”李管家,大笑了一阵说“这世道还有不贪财的官啊,贪了你的财给你把事办成就是个好官。”吴田听着点点头,张管家忽然闻到吴田身上一股很大的臭味,就说“你掉了马粪里了啊,你身上啥味道啊。”吴田胆怯的说“我刚关进来时,李氏的尸体还在这县衙里,有天晚上,县大老爷要夜审我,我被带到了一个小屋里,等着上堂,这时只听外面一阵大乱,你猜怎么着。”
    李管家瞪着大眼睛说“咋了。”吴田接着说“说出来,吓死你,李氏诈尸了,她伸着血红的舌头,张着两只手,眼睛瞪着样子太吓人了,他抓死了很多的人。”李管家说“你可别瞎说了,这事你听谁说的啊?”吴田说“这是我亲眼所见,我亲眼看着她把一个和我说话的差役用两手插死了,她还拧下了一个差役的人头,放在嘴上吃呢。要不是县大老爷会点法术,我早就完了。”李管家听了这些,浑身就是一颤,心里一个劲的打鼓,就问“那李氏诈尸以后,尸体抓到了吗?”
    吴田说“那就不知道了,我不敢在大牢里呆怕她来找我,大人就把我关在了马棚里。”正在这时一个狱卒拿着吃食来给他俩人送饭,李管家从身上拿出一块银子递给狱卒说“狱卒大哥,我像你打听件事。”狱卒掂了掂手里的银子说“啥事啊,问吧。”李管家说“听说,前几天县衙里闹鬼了。”狱卒凑过来小声说“你是说李氏诈尸的事吧。”
    李管家说“是就是这事。”狱卒说“这事,太可怕了,现在想起来,我还害怕呢,那天我们县衙里死了好几个差役,有的肚子被抛开,有的头被拧了下来,真是太惨了。”李管家浑身哆嗦着问“那李氏诈尸以后抓到她了吗?”狱卒摇摇头说“没有,不过从那以后,没到晚上夜深人静时,就有一个女人在这牢房里转,看着很像李氏,看样子她好像是在找人。”
    狱卒看看李管家和吴田说“不过你们也不用怕,她在这转了还几天了,从没伤害过谁,所以晚上你们看到她也当没看到就没事了。好了我该走了。”说完这些,狱卒转身走开了,李管家和吴田呆呆的看着狱卒送来的饭,谁也没有吃,他们也没那胃口了,
    白天很快就过去了,牢房里由于太阳晒不进来,所以早早的就黑天了,狱卒送来晚饭,转身就出去了,这是个单独的牢房,就这一间,没有其他的牢房,在牢房不远的地方点着两只火把,有几个狱卒在那坐着,送饭的狱卒,走到那几个狱卒身边,他们转身就一起出去了,接着就听到有铁链锁门的声音,吴田说“他们怎么走了,晚上不用当班啊。”李管家说“估计他们是害怕走了,看来闹鬼确有其事啊。”
    吴田颤抖的说“那我们怎么办啊?”李管家说“不知道,我又没害她,她应该不会来找我。”吴田说“咱们名人不说暗话,对是我害死她的,可指示我的人我想不会是吴二狗吧,吴二狗和他无冤无仇的不可能要害他,再说他也没有那个实力,我想不会是李管家你吧。”
    李管家说“怎么会呢。我也跟她无冤无仇。也许就是吴二狗和她有过节呢。”吴田说“忘了告诉你了,吴二狗的尸体也在县衙,李氏会诈尸吴二狗也说不定会啊。”李管家听到这话脸色立马变得非常的苍白。说“咱们别掐了,事情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还是想想今晚怎么过吧。”
    两人忐忑不安,在牢房里坐着他们两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说什么,时间慢慢的到了半夜,忽然外面刮起了一阵大风,那风刮得很是邪门,他们两人在牢里风刮不进来。可是还是觉得浑身发冷,就像有万把尖刀在身上乱划一样,感觉很是不舒服,他们两人都感觉下面裤子湿湿的,他们两个都想站起来,可谁也站不起来,都瘫坐在地上。
    随着风越刮越大,在牢房里出现了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声,哭的让人心寒,吴田和李管家,吓得脸色苍白。那声音越来越近,可就是看不到人,不过他们能感觉到有人在他们周围盘旋,时不时的感觉脖子上冷飕飕的,吴田在也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跪在牢房的地上,不断的磕头,嘴里还说“大仙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一定在大堂上如实招供,还你个公道。”
    李管家也跪在地上说“主谋不是我,我也是受人指使的,明天在大堂上,我一定如实招供。”他们感觉那个人在牢房里,转了好长时间,才走出去,慢慢的外面的风,停了,一切恢复了正常,吴田看看李管家说“你说,她走了吗?”李管家看看四周说“也许走了吧。”他们两人在牢房里的一个角落里一直坐到天亮。
    天亮了,狱卒来送早饭,看了看蹲在牢房角落里的二人,说“二位,怎么了昨晚不会碰上啥事了吧?”吴田低着头没说话,李管家有气无力的说“昨晚,她又来了。”狱卒说“谁啊,谁来了。”李管家说“还能有谁,李氏的鬼魂啊。”狱卒说“她又来了啊,怪不得,我一进来就闻到一股尿骚味啊。二位吃饭吧。不行你们还是先还条裤子吧。”李管家说“你看,我们两个哪有多余的裤子啊。”狱卒看看他们摇摇头说“那你们先这么凑合着吧。”说完放下饭菜就走了。
    吴田和李管家也觉得饿了,草草的吃了点饭,他们吃完饭就在牢房里坐着,这时狱卒进来,说要提审李管家。李管家被带出牢房,在牢房门**给了来提人的差役,并且里面的狱卒大喊了一声“交人。”外面的差役接过李管家喊了一声“接到。”这事古代牢房里的规矩,在差役提人时必须这么喊,如果犯人在狱卒没有喊交人时自杀了,那责任是狱卒的,如果狱卒喊了,外面的差役也喊了接到,犯人自杀了,那责任就是外面的。
    李管家,被带到了,大堂上,王义坐在公案的后面,在他的后面是正大光明四个字,大堂上众差役喊过堂威,王义猛拍惊堂木说“下跪者何人?”李管家在堂下跪着头也不敢抬说“小人,李作是张府的管家。”王义接着说“吴二狗是怎么死的?”李作说“吴二狗是我下毒害死的,你去的那天早上,我接到你们县衙里,周魅的消息,说大人查李氏的事查到吴二狗的头上,我怕他招出我,就在我接到消息后,弄了些酒菜,借着他去拿酒之际,在他的酒里下了毒药,把他毒死了。”
    “这么说,是你主使,吴二狗找,吴田杀的李氏了,你为什么杀她。说”王义大喝一声,李作愣了一下,这时他觉得在他声边多了一个人,他扭头一看在他身边跪着竟然是戴沐春,他满脸是血,等着死鱼一样的眼睛,看着他,他猛的向后一撤身子,大喊“是,张员外的儿子,张福。”他和李氏通奸,在他和李氏私会时被突然回来的戴沐春撞见,张福就杀了戴沐春,把他的尸体埋在了山上。”
    王义听完李作的供词说“叫他画押。”文案上来,拿着记录下的李作的供词,李作画了押,王义大喝“把他带下去,听候发落。”李作被带了下去。王义接着说“带张福。”没多大的功夫,就听一阵铁链撞地的声音,李福带着枷锁脚镣被带了上来,张福是个,富家子弟,那受过这罪啊,显得很是狼狈,他到了大堂上跪了下来,王义一拍惊堂木说“你是怎么和李氏害死戴沐春的还不如实招出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我的野蛮女上司
应酬酒席上,因为商业合同某些细节双方持不同意见,加盟商狠下心在女上司的酒里动了手脚。阴错阳差的,公司里最下等的小职员殷然与神态娇媚、雍容华贵却又心狠手辣、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野蛮上司发生了情感纠葛……
尽头
现代都市连载
第一秘书
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秘书,在充满荆棘的仕途之路奋力的攀爬,那种种情感,次次危机一直伴随他走向终点。
饥饿的狼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