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血饰圣灵》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画

    云雾缭绕的高山顶上,坐落着一个圣阶大陆南端的超级门派,七绝山。在圣阶大陆,因势力割划,分为中部,东西南北各端,中部作为统领。
    此刻,七绝山的宗门大殿内,正在举行门人十年一度的大庆典,所有的宗门弟子都喜气十足的。
    突然,一个声音从殿外传了进来,“嚯嚯嚯”是东西在空中旋转,与空气发生摩擦的声音。
    结果,“砰”的一声,一把巨斧从殿外飞入了殿内,插在了一根长柱上。光光听着声音,就知道来者不凡。
    此巨斧,乃七绝山第二神器,裂龙灵斧。看到这把巨斧,原本受到惊吓的修士们也都安静了下来,而坐在首座上的一个中年人脸色却是铁青的。
    在他们神色各异的时候,一个青年模样的人缓缓的从殿外走了进来,身上还有着显著的伤痕,脚踝还拖着一根长链。他没有转头看身边的人,眼睛直直的盯着那个中年人。
    走到大殿的正中央,一脚甩掉脚下的链子。链子碎开成很多小硬片,飞中的几个门人立马就受伤了。对于此,众人心里都是憋着火了,个个都捏紧了拳头。
    这时,青年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眼睛只是平平的扫了一下。
    这一眼下来,殿内的温度都好像降低了,还有些修为低的感觉身体瑟瑟发抖。一时周围人的怨气就都没了,只以看戏的心态看他。
    “我想,下次你应该换一根链子了,每次都被我挣开了,这样不好玩!”对于周边的人,他的语气十分冰冷,毫无感情。
    “孽子,你要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个中年人端坐在雕龙的长椅上,手中拿着的茶杯都因这一句话给震碎了。不过,碎片他依然没有抛掉,就那样握在手上。
    “我知道,但是,我想听你说,听你亲口说!”所谓的孽子,就是大殿中央的少年,相对于情绪激动的掌门,他特别镇静,语气和讲笑话一样,可他脚下的链子却给他冠上了别样的色彩。
    宽敞的大殿之内,坐落着数百号人,此刻都兴致勃勃的观看七绝山的掌门和他的天才儿子间的对抗。
    在两父子的世界里,没有别的人。
    “啪。”手上握着的茶杯碎片全都砸向了少年,“画,我是你爹,别在这里碍我的眼,滚回去!”
    画没有躲开,任由茶杯砸到自己的额头。那些茶杯的碎片,更是硬生生的在他的额上和脸上画出数道深深的血痕。一部分血液从额头上的伤口流到眼角,对于这个,他连眼睛都没有眨。
    “你要记住,你生在七绝山,你有义务带领七绝山走上更高的势力宝座。”
    这句话,没有勾起画情绪的丝毫波动,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你是我爹?你是我爹啊,你还可以说你是我爹啊!”同一句话,他的语调一变,再变,越变越萧冷。别人看不见的,此时他的眼开始变得赤红,不甘的眸子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上首的掌门,满是陌生与冰冷。
    画的父亲,落源。对于自己儿子的反常已经是司空见惯了。虽然每一次,他都是这么的镇定,但背后,大家都知道。
    “这么久以来,你觉得,你是我爹?”说完后,画就地坐了下来,手指很轻浮的触摸着眉梢,摆出了一个慵懒的坐姿。
    “滚回去,突破源阶再出来!”落源从首座上走了下来,走到画的身边,在他腿上狠狠的踢了几脚。
    “突破?突破了之后干嘛,给你们压榨吗?”画双手用力向后挥,迫使他身边的人纷纷后退几步。他的脸色,更是阴沉的吓人,目光直指首台上的中年人。
    “你看看,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语调依然是那种轻浮的,食指更是直指落源的眼睛。
    一来二去的,落源的耐心没了,冲下面的人示意,指着半靠在地上的画,“带下去!”
    画用力反抗着,落源一个意念就禁住了他,“画,我和你说了多少遍,在你没有真正实力之前,说这些,是没有人会听的!你要是不尽快突破源阶,我就只能按我自己的方法办事了。”
    “我已经一百多岁了,你办了那么多的事,最后一件事!”说到这,画站起了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
    低头,再次看到脚下的链子,他把它提在了手里,“爹,你看,这条链子,你每十年都会绑我一次,这次我又赢了。”
    听到这句话,落源的心里也不好受。一时,他不敢看画的眼睛,因为那里有着让他动容的东西。
    反手,拿出一条长鞭,狠狠的抽了画肩上一下,立马衣服就被抽破了,衣服下面一条带血的伤痕,为他后面这句话加了一把力。
    “爹,我再也不会挣开这条链子了!”而后,不在看任何人的脸色,离开大殿。
    他已然是心如死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而他的父亲也是只在乎他的天才潜能,不断压榨,展示出来,好去向中方势力邀功。以此,来换取自己的满足,他可不会去在乎他的心里怎么想,更不会在乎他一百对年来的孤独与痛苦。
    这一百多年来,画就是一台修炼机器,所有的人都只容得下他修炼的利益,容不下他修炼时的痛苦。他唯一的期待,就是挣开那条链子后,会看到父亲的赞许,能够得到他的关爱,让他为自己而自豪。
    一滴墨水,滴落在宣纸上,笔尖沾着墨的镶金毛笔悬在半空。
    毛笔缓缓下落,触碰到了那滴尚未干涸的墨水,柔和的牵动,细细勾勒出一对翅膀的形状。而后是鸟首和尾部,很快,鸟的的外形慢慢出现,匍匐在宣纸上的是一只在展翅的仙鹊。净利的眼神,如有灵一般静静的盯着自己的画者。
    “我画出了你,你盯着我看,你看什么!”执笔者是一个青年人,他对着画中的鸟儿怒吼着,他感觉,那双眼睛在嘲笑他,嘲笑他的处境。嘲笑他贵为人人敬仰的天才,其实是贱的什么都算不上的孤狗。
    他叫画,是七绝仙山千百年来罕见的绝世天才,因此,他也就担负起了让家族走出圣阶势力的重任。他一百多岁,有着别人所没有过的成绩,可他也有很多的奢望。他没有朋友,那些同门也都只有在他因天赋超群而带来利益时才会关注他,利益的余温过了,就是冷嘲热讽。
    不知道为什么,这只仙鹊激发了他心里潜藏的奢望,眼睛都变红了。
    稍稍的冷静了自己的情绪后,再次挥笔,“好,我给你一片天。”一片大气磅礴的天幕之景呈现。
    “我再给你无边际的大地。”
    一个世界,就这么出现了,生物就只有那只仙鹊。它自由了,可它太孤单,还有着落寞。
    看着那只拥有自由的仙鹊,画嫉妒无比,死盯着那只仙鹊。
    突然异象出现,画原本青年的身躯渐渐显出老态,而眉毛,胡子都长了出来,还是通红的。
    渐渐的,仙鹊被一片血海淹没,好像是天幕倒塌,血海翻涌而来。山崩地裂,为血海续源。
    这些画全部都看不见,他的眼睛布满血丝,看什么都是红的,他眼里只有自己的杰作,那只愉悦的仙鹊。
    仙鹊很兴奋,它在血海中穿梭着,宛如血海的精灵。血液翻滚着,好像有什么在为它蓄热,和沸水一样愈演愈烈。血海越是翻滚的激烈,仙鹊越是兴奋。
    “啊!这是……”突然醒悟的画对于这一切,震惊了。但马上,他就镇定下来。他可以确认,他没有画过血海。
    “画!你终于觉醒了吗?”那只原本匍匐着的仙鹊,此时已经立了起来,化作了一个戴着透明的血色面具的人。立在血海世界的正中央,一时,整幅画就只剩下他与背后翻滚的血海。
    画指着那个仙鹊所幻化的人,开始是轻轻的唤了一声,而后反应过来,转为震惊,“你,你是!”
    画中人,与画,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人,只是一个充满妖异一个仙气凛然。
    “画,你,你的这幅画该如何命名?”
    “血,从天幕泄下来的血,流淌于地表,山崩地裂,只为给它续源。”
    画中人挥了挥手,立马血海开始凝结,天幕缝合的无缺口,整幅画就只剩下他与背后凝结的血壁。血的凝结,遮住了天与地,他就是着血海的主宰。
    “啊,这是,血封天,凝地!”画依然被这画中景象给深深震撼了。
    画中人点了点头,“很好,画,你今天所看到的,就是你的未来。我,就是你!”
    画完全被怔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带着疑惑与震惊的眸子,盯着画中人。
    “你看,还有好玩的哦。”画中人的身上长出龙鳞,头上生出一对长角,背后生出双翼,手里多出一把长刺锄,身边边出现了两只威猛的异兽。屹立在血海之上,一副睥睨苍穹,冻结乾坤之势。
    “你既然有着那么多的不甘,就让我来帮你一把吧,你将会得道你想要的。”
    听着画中人的不断叙述,画感觉自己的头特别的重,有种要爆炸的感觉,最后,晕了过去。
    看着已经晕过去的画,画中人眼中闪过一丝呈凹陷状的血痕,直直的盯着画的脸。
    “竟然那这一世混的如此差劲,那么,就先到六千界去历练吧,记住,莫辜负我的期望!”
    能者,应对天下,犹如作画之人,一切尽在笔下,轻则画江山,亦可描天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大器早成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仙医
曾经,他是东城最窝囊的女婿,遭老婆陷害后,被狼狈地赶出家门。 一当触发医魂,成为一代仙医,从此后,那些曾经伤他的人,都纷纷拜倒在他的脚下……
白熊
现代都市连载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