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九重宫阙》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初进郁府(一)

    走到越城,已是上元佳节,花市灯如昼。
    不像家乡柳州,一个泾河边的小城,一年四季伴随着泾河的涨落,回忆里的日子过得像一首小曲儿。要不是这场天灾人祸,我恐怕也不会来到这里。
    几个月以前,我的眼泪已经哭干了。眼帘中人影重重,欢声笑语,宝马香车,雕梁画栋,花灯杂技,都没有让孤身一人的我难过。反而让我从死寂的过去看到了荼蘼的一丝生机。
    夜空中开始有雪花飘落,那么的细小,不易察觉,好像没有飘落到地面便要被这节日的喜庆与热情给融化了。这是我来到越城的第一场雪。我没有感觉到冷,身上还是裹着从姑姑家离开时穿的旧棉袄,虽然脏脏的,但是很厚实。只是这几天来,出走时带的干粮已经吃完了,饥肠辘辘。
    路上还是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小孩子,穿着破旧的衣帽沿街乞讨。在这样的日子里,或许他们可以比平时多乞讨到一些钱。我走在大街上,路边的小摊贩看到我就让我滚远一点,我才知道,在他们眼里,我和这些乞丐是一样的。但是,我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许有半个时辰,又或者是一个时辰,节日的喧嚣声离我越来越远,道路越来越黑,积雪越来越厚。还好,风不大,让我一个人的上元节显得不那么肃杀。脚步越来越沉重,我知道我是饿久了。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如同大地上的星光,我站在灯火之外。走到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口,身体越发无力。大门紧闭,没有看门的家丁,我走了上去,靠在边上蜷成一团,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睡梦中,听到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和谈笑声,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一轻,我扭动了一下又跌进了梦里。
    很久很久的梦。
    在梦里又见到了爹爹娘亲,还有襁褓中的妹妹。爹爹种完地,一手抗着锄头,一手拎着一条鱼回来,娘亲刚出月子,放下手里的针线活笑吟吟地接过爹爹手里的鱼,开始淘米做饭。我穿着浅蓝色的棉布衫,轻轻推着摇篮里的妹妹。娘亲不让我抱妹妹,说我还小,怕我把妹妹摔着。我马上就嘟起嘴,说要是妹妹摔倒了我一定让她摔我身上,我才不会让妹妹摔地上呢!不过不抱就不抱,给妹妹摇摇篮也好,看着妹妹咬着小小的手指,头发又黑又亮,软绵绵地贴着。妹妹的眼睛也很大,但是没有我的眼睛大。娘亲说,妹妹现在出生不久,眼睛还看不清楚,那我就要跟妹妹一直讲话,一定要让她快点认识我这个姐姐啊!
    ……
    画面越是温馨,我就越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不需要这样的梦境!
    我清楚的记得,去年夏天陡然升高的气温,让雪山上的冰雪都融化了。雪水顺着地势流入江河,河流水位比往年高了很多,汛期来的很早。加之去年连绵不断的雨季,对于柳州如同母亲河一般的泾河短短几天还是决堤了。洪水汹汹,顷刻之间冲毁了阡陌良田,摧毁了树木村庄。
    庄稼早就泡在水里死了,娘亲即将临盆,不能多走动。爹爹把食物高高地挂上房梁,不能被水泡坏了。家里仅有的家具被堆起来,娘亲坐在上面,我被爹爹放在了小木盆里,爹爹只能泡在水里。扛了两天两夜,洪水退去,爹爹却病倒了。
    娘亲让我乖乖看着爹爹,四处找大夫,可是大难当头,大家都逃难去了,几经波折才终于找到一个大夫。娘亲给了双倍的诊费大夫才答应过来看一看爹爹的病情。大夫说爹爹不是大病也不是疫症,是泡在水里太久寒气太重引致身体不适、浑身虚脱、高烧不退,服用几帖药吃点东西慢慢养就会好转。
    娘亲放了心,但是哪里还能有药可以买呢。家里的粮食已经吃完了,洪水过后镇上的粮食价格就水涨船高,娘亲一块铜板都要掰成好多块用,身子也越发虚弱。我跟着娘亲,在家里的菜园子里挖一些剩下的已经倒伏在泥土里的蔬菜,用沉积过的水洗一洗煮来吃。勉强过了几天,爹爹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
    晚上有官兵来家里安抚民心,说再坚持一下,朝廷马上会有赈灾粮饷拨下来,帮助灾民渡过难关。我高兴得一蹦一蹦的,但是爹爹娘亲却还是愁眉不展。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天,赈灾的粮食终于下来了,确实每人几口薄粥,稀稀拉拉有几颗饭粒。我还是很饿,我知道爹爹娘亲也很饿,爹爹把省下来的都给我和娘亲吃。我跟爹爹说我还小,不用吃这么多,都给娘亲吃,给娘亲肚子里的小弟弟小妹妹吃。娘亲说我真乖,以后好好对待弟弟或者妹妹,要相互扶持相亲相爱,一边哭一边哄我吃粥。
    那我那时候还不知道这不是最惨的。
    没多久,爹爹浑身是血地躺在了家门口。娘亲哭着喊着没有人来帮忙。我也吓坏了,从小到大都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血。我和娘亲留着眼泪把父亲拖到床上。娘亲去打水给爹爹清洗血迹,爹爹抖着手从衣服里掏出来几个烧饼,嘴唇翕合了几下,说了一句:“给你们……吃……”然后又从嘴角涌出一口血。
    我哇地一下又哭了:“慕兰不要吃……慕兰要爹爹好起来!慕兰不要吃……呜呜……”娘亲端着水快步走过来,看到这一幕,丢下水盆就扑倒在爹爹身上,哭喊着:“你怎么这么傻……这么傻!你要是走了我们怎么办……”
    那天晚上,在微弱跳动的烛火中,爹爹就无声无息地走了。血迹已经被娘亲擦干净,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面无表情地躺着,看不出异样。我哭累了,在娘亲腿上睡了过去,娘亲守着爹爹流了一个晚上的眼泪。烧饼放在桌子上,上面沾染的爹爹的血迹显得有些发黑。
    第二天,娘亲把爹爹放在板车上盖上被子,带着我,找了一块人迹少的小山坡就把爹爹埋了。这么高大魁梧的爹爹就变成了一个小土包。娘亲找了一块木桩,立在爹爹坟前,算是墓碑,然后咬开手指,在墓碑上写上爹爹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慕庸生之墓,妻方素兰。
    然后娘亲又从竹篮子里掏出爹爹的烧饼,撕下半个给爹爹,我和娘亲一人一个,剩下的放进了篮子里。娘亲没有哭,我也努力瘪了瘪嘴,忍住不哭。
    回到家里,娘亲简单收拾了东西,背上包袱,牵着我说:“慕兰乖,这里没有爹爹了,以后不回家了,我们去见姑姑好不好?”我不知道娘亲说的姑姑是谁,印象中的亲戚很少,即使见过,也许是我太小忘了吧。娘所走,那我们就走吧。再见了,爹爹。
    娘亲一手牵着我,一手托着肚子,走一段路就要休息一下。这些天来,娘亲越发瘦削,脸色苍白。衣服越来越宽,肚子仍然高高隆起,成为娘亲甜蜜的包袱。走了一天,天色已晚。娘亲带着我走进了一家破旧的客栈。因为盘缠少,娘亲低声下气地恳求老板让我们在柴房留宿一晚。老板看了我们母女,也是动了恻隐之心,让我们在柴房留宿。
    我扶着娘亲坐下,开始铺稻草,铺完了让娘亲睡觉。娘亲抱着我,“对不起,娘让你受苦了……娘怎么样都行……就是舍不得让你受苦……”声泪俱下。我说:“娘不要担心慕兰,慕兰以后长大了还要和娘亲一起抚养小宝宝长大。”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娘亲开心一点,不再如此憔悴、郁郁寡欢,所以表现得那么懂事,想要一夜之间长大。在后来的岁月里才慢慢参悟,原来为人父母,看小小年纪的孩子不骄纵不任性不天真不烂漫,而那么懂事那么想要长大,才更让人心疼。我不知道娘亲那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在我倔强的时候默默地心疼。
    第二天照样上路。路上仍旧有很多乞讨的人、逃难的人,饿殍遍野。娘亲一路上没有说话,让我不要看,偶尔走着会捂住我的眼睛,一边紧紧撰着包袱,生怕唯一的一点口粮也被抢走。娘亲怕我走着累,一路上跟我说坚持一下,马上就要走出柳州了,马上就要到姑姑家了。我很听话,其实孩子们都比娘亲想得要坚强,倒是娘亲一路上堵在出汗,发丝湿哒哒地沾在纸白的皮肤上。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鸿运
郭家栋大学毕业后,被分到某山区乡政府工作,从没想当官的他却鸿运高照,一次次的无心之举,都给他带来好运,一顶顶的乌纱帽,让他避之不及……
闻松听涛
都市其他连载
穿越之旺家小农女
堂堂秀才俊秀,为冲喜娶了村子里粗鄙的胖村姑,却不想是捡了个发家致富的贤妻良母? 她一个博士后凭什么要变成一个死肥婆?虽说相公有才有貌,能当饭吃? 十年后。 堂堂掌权宰相,惧内人尽皆知。
半生欢
现代言情完结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绝世小保安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人到三十:妻子的野望
赵阳残疾了,妻子开始天天骂他,羞辱他,鄙视他,每天白天直播,一到了晚上就偷偷……
一纸虚妄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