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魔灵圣传>>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三巨头聚首

    艳阳天,东风偏南。时令白虎伏穴,此间教室位于离震之间……
    此乃凶兆也!
    我暗自掐算指节,口水却不自觉溢了出来,于是气沉丹田,一口将它吸回微张的嘴里,用力咽下。
    可是,我真的看见凶兆了!是黑色的,有漂亮的**边,由敞开的校服领口暴露出来,依照这冰山一角以及校服曲面来推测,这个黑色凶兆包裹着的是一对至少85c的大咪咪!再看看它们主人的面容,简直……
    “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吧。大家鼓掌欢迎!”
    讲台上我一回头,才发现身旁那个看起来比我还猥琐的男班主任正笑嘻嘻看着自己,让人完全无法感到任何善意,但是教室里稀稀落落的掌声令我暂时抛开前桌那个有着85c胸部的美女。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开始做插班生的自我介绍:“试问,一个高二的学生是如何拥有此等人间胸器的呢?大家好,我叫任……”
    时间凝固了几秒。
    霎时,当我意识到自己嘴里蹦出什么词句,脸上那好不容易堆起的友善笑容立刻土崩瓦解。鸦雀无声中,急需什么东西来转移所有人对我之前话语的注意力,幸好我有杀手锏……
    一顿蓄力,几个蹬足,我厉声喊:“我就叫做,任!逍!遥!”
    杀伤力瞬间展现,讲台下有一半的学生换了表情,另一半反应快些的吐血身亡,这名字的效果还影响了好些个昏昏欲睡的同学,露出了发现新大陆的兴奋微笑,而那个猥琐的男班主任竟已失声,通红着一张苹果脸不住点头,极力帮我作证:“没,没错,这位同学真的叫做任逍遥……哈哈哈!这名字……我看过他的资料,这是真名……哈哈!哎哟!我不行了……”
    好吧,我知道他还想说一些诸如“起这个名字的人一定是明朝遗留至今的僵尸”或者“你父亲武侠小说看疯了吧”之类的调侃。我无所谓,这类嘲笑没什么,听听就过了,但是这个与二十一世界毫不搭调的名字却是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我,任逍遥,十七岁,由一个寒冷的北方城市转学到此处,为了继承一个跟我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给我的遗产——某间位于深山顶端的小木屋(连陋室都称不上)。但我有必要搬到此处居住,一是因为我确实没地方去,二是这里有我的身世与父母的下落。更何况这个地方确实是块风水宝地:玄武入泽,五行不缺。
    我自幼入道,研习道法道术。结果是道法没怎么见长,奇奇怪怪的道术倒是懂了一大堆。那时候我父母早已下落不明,教我这些的是一个让我叫“外婆”的人。可后来外婆去世了,留下了我一个人以及满脑子古怪的“太极八卦”。
    猥琐男终于停止了那夸张的笑,意犹未尽却也恢复正常。他对我说:“任同学,你就坐在后排那个空位子吧,就在萧枫旁边……”
    萧峰?不就是天龙八部里的那个契丹英雄?这倒和我有点搭配。
    萧枫是角落里一个趴在课桌上酣睡的男生。猥琐男的眼神明显透露着厌恶,但我却感觉亲切,不由自主扬起嘴角,并快步走去——萧峰?我喜欢这个名字。
    糟了!忘了多看那凶兆几眼,那种居高临下的角度可不容易出现!
    ……
    任逍遥就这样以一个“凶兆”开始而进入永光中学,这是叶行风起先所想象不到的。但是随着接触的深入,叶行风才渐渐发觉自己的有眼无珠——这发生在任逍遥身上是再正常不过的,就如你知道树叶是绿的,天空是蓝的,有些影视读物是黄色的。
    最开始见到任逍遥是在一次混乱的课间,叶行风顶着一头焦了半边的怪异发型,杀气腾腾冲进高二(10)班的教室,直捣后排角落,并用一声动天撼地的怒吼将酣睡状态下的萧枫掀翻。
    “那疯婆子又发病了!”
    怒吼过后,叶行风才发现萧枫旁边有一张惊愕的面孔。
    毛发尽竖的任逍遥此时在想:这是何等的狮吼功力!
    实际上叶行风长得就像头狮子,棱角分明的脸庞使五官的组合显得刚毅威武,虽然仍带有男孩的稚气在,但那浓黑的双眉隐约透着王者气质,如果不是此时头发被烧焦一半,原本那一头稍显凌乱的碎发定能更好地展现其风风火火的狮子气质——但此时更像头被烧掉一半胡须的暴躁小雄狮。
    “耳朵快聋掉了,你喉咙自带扩音器?”地上的萧枫睡眼朦胧,打着哈欠懒懒试图爬起来,期间又险些翻倒了旁边任逍遥的课桌。终于在新同学伸出手的帮助下站起身,萧枫刚想说谢谢,却被死党叶行风一把揪住领口:
    “你要负责!”狮子再次大开口。
    萧枫在这种面对面的距离下才终于真正睁开眼睛,直勾勾瞪着面前那半边焦掉的头发,大张的嘴简直能塞进一个木瓜。半天他才喘出一口气,难以置信地问:“这……这是珍妮干的?”
    狮子郑重点点头。
    一旁对此感兴趣的任逍遥适时插了句:“发型不错。”
    “谢谢。”萧枫回头补充刚才的感谢,并报以微笑。
    叶行风火了:这哪门子事!是我头发被烧又不是你,该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吧?也不对!这两小子坑我,“发型不错”是什么意思——明显找抽嘛!
    狮子想着想着,就抄了把椅子在手上。
    萧枫瞬间主动后撤两步,为死党和新同学留出战场,示意这件事毫不关己,同时提着脸轮流打量两人,那副表情使叶行风和任逍遥都感到自己像个傻子。
    “总之这次你无论如何也得负责。”叶行风说着,暂且抛开和十班这个插班生的恩怨。
    萧枫收紧下巴逃避着威胁,口中委屈道:“凭……凭什么我负责……”
    “那疯婆子是你表妹!这里你不负责谁负责?”
    “知道了啦!那么我该怎么负责——把头发剪下来给你?”
    “帮我一起报复她!”
    “天呐!饶了我吧!你一个人被她整得还不够吗?别拉我下水……”
    “这水你下定了!”
    “哦。”萧枫咽了唾液,望着死党举在眼前的拳头。
    ……
    通常,只有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才会被判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然而还有一种情况也会如此——那便是得罪了珍妮。
    珍妮此时正提着大包小包站在萧枫家门前,夕阳挤过一些建筑与绿化林的空隙,刚好为她留了一块暖洋洋的光景。天生一头微泛金色的卷发披在肩上,此时更显蓬松柔和,像某种雍容的毛皮,令人第一眼便产生抚摸的冲动。她身旁还堆放着好几个皮箱,几乎能装下一整个家……
    她看着大门,从裤袋里抽出了那把全都是贴纸的手机。
    而此时在这座房子里,萧枫与叶行风两个死党正在计划着如何报复她。
    “好一朵美丽地茉莉花,好一朵美丽地茉莉花……”
    萧枫家里的座机电话突然闪起了霓虹,在欢快唱着,打断了叶行风正在策划的“如何将壁虎放在珍妮座位的抽屉里”以及“如何模仿校草的笔迹写情书约珍妮放学在天台见面,并狠狠地放她鸽子”等等。
    这个座机电话是萧枫唯一的通讯设备——他甚至不用手机。
    萧枫抓起话筒,喊了句“喂”。
    “枫哥,我是珍妮,开下门。”话筒里传来了令人心悸的声音。
    这熟悉的女性嗓音让萧枫一愣,忘了说话,只是举着固定电话的话筒看向身旁的行风,张嘴做出“珍妮”的口型,同时又冲话筒问道:
    “你,就在我家门口?”
    “啥!就在门口!”叶行风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有种将死的预感,表情凝固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正策划着谋反的大臣被皇帝抓了个正着,然而正当萧枫还在支支吾吾的时候,他已经很快反应过来,在电话旁不断做出“打发她走”的手势。
    萧枫点点头,对话筒说道:“那个……呃……我现在不在家啦!”
    “你端着固定电话出门?”珍妮一阵见血,接着说道:“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总之赶紧给我开门,外面热死了。”
    然后按下了挂机键。
    “喂!喂?”萧枫冲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喊了两声,才确定了这件事实,放下了话筒。
    这,怎么办?叶行风已经在客厅里到处找着能藏人地方,一边还在冲萧枫分析着利害关系:“千万别让他进来,否则你也逃不掉,她看到我后肯定会猜到我们两个逆臣在干些什么勾当!”
    这出息……萧枫抽了抽脸颊,起身往大门走去,说道:“我去门外看看她有什么事情。”
    家门刚开,只见人影一闪,珍妮抱怨着“怎么这么慢”的同时轻车熟路走了进来,拦都拦不住。她两只手都提着行李,已经无视了萧枫,留下他站在门口,看着门外满地的行李箱子,走也不是回也不是。
    “枫哥!”珍妮的声音由客厅中响起。
    应该是撞见叶行风了。萧枫这么想着,死死闭上眼,觉得自己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对不起!他只是……”他快步跑回客厅,但却只看到珍妮放下行李,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行风已经不见踪影。
    “什么?”珍妮睁开半只眼睛看着表哥。
    “呃……没。”萧枫暗自佩服行风的反应速度,表面上却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问:“没,你叫我有什么事?”
    “哦,帮我把门外那些东西搬进来吧,我累死了。”珍妮说。
    萧枫点点头,刚转身,便发觉了不对劲,回头惊恐地问道:“你,带这么多行李干什么?”
    “哦,那个啊。”珍妮回答得很不在意,“家里又出事了,妈让我到你这住几天。”
    二楼的楼梯处响起了有人摔倒的声音。
    珍妮皱着眉头睁开眼,却听到表哥突然大声咳嗽起来,声音几乎要扯破他的喉咙……
    “你没事吧?枫哥?”珍妮问道。
    萧枫这才停下了咳嗽,咽着唾沫说道:“没事了,你先坐着不要乱跑,我去帮你搬行李。”
    “嗯。”珍妮耸耸肩。
    萧枫仍不放心地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才转身走出客厅。在大门外,大大小小的箱子像在对他无情宣战……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人到中年
老婆出轨,兄弟反目,三十岁那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亲人的背叛,朋友的贪婪,无数只魔掌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让我不得不挣扎地想要爬起,去触碰那一片属于我的骄阳!
火烧风
现代都市连载
非常权途
从小小秘书到书记,调岗离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于波涛汹涌之中左右逢源,抓住每一个契机,扶摇直上……
沧海而立
都市其他连载
权梯
刘志成刚到青山乡参加工作,乡里就发生了大变故,领导集体出事;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候,刘志成也被动陷入了一场场激烈斗争的环境中,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尸骨无存……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坚持本心,方为正道!
宅春秋
都市其他连载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一路高升
醒掌天下权,如履薄冰;醉卧美人膝,如临深渊。朱立诚步入职场,便遭遇困境,巧妙化解后,从乡镇起步,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走向人生巅峰。他坚信——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争斗不忘坚守,方能平步青云!
锦猪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